正文  第八十九章 袁氏的秘密(2)

章节字数:3002  更新时间:14-10-30 17: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袁氏早在好几天之前就跟百里靖提出想要去泷阳山上香了,因为袁家满门被灭的忌日也快要到了,百里靖没有任何理由不允许袁氏出这趟门。

    “定下来明天去吗?要不然你再等两天,等到我休沐日跟你一起去…………”百里靖现在就这么一个女人,虽然从没见过袁家人是缘分不到的原因,可在家人忌日这一天他跟着一起去祭拜一下总是应该的,只可惜百里靖在刑部的职位不高,不像薛冉那两口子似的,说不去上班就能不去,他想请假还是比较困难的。

    “贱妾多谢老爷有这份心了,只是贱妾并非正妻,以老爷的身份绝没有陪着一个良妾祭奠家人的道理,贱妾不能让老爷您因为贱妾的事情而被人嘲笑…………”你要请假就得说明理由,陪着小妾去山上祭拜先人是那些读书人十分不齿的行为,袁氏的顾虑也不为过。

    “唉,只可惜当初是皇后娘娘下的懿旨要你嫁我做良妾,否则我也不能让你受这样的委屈。罢了,你明日自己去吧,带着小玉和玉楼两个一同出去够不够?不然我去找王爷说说,跟王府借两个侍卫护送你一同上山,你此去怎么也要两三天的功夫才能回来,为夫也着实的不放心你…………”泷阳山虽然离京城不算太远,可也毕竟出了京城卫戍的范围,让一个女人家独自出门走这么远的道儿的确不太安全。

    “不用了!!贱妾不敢劳烦老爷!!今日玉楼出去帮贱妾雇了一辆车,那赶车的把式正好在带儿子学徒,有他们两个帮忙,贱妾应当是安全无虞的。泷阳山离京城这么近,去泷阳山上香的人也很多,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况且那车把式知道咱们家老爷您是永安王爷的幕僚,算得上是半个权贵,他们也不敢把贱妾怎么样,无非到时候多给他们一些银钱就是了。

    玉楼是老爷的长随,出来进去都是给老爷您长脸的,这要是跟着贱妾走了,好几天就让您自己来回上朝下朝,会让人看您笑话的。王府的侍卫就更不能借了,贱妾身份低微,怎能劳动府里的侍卫?真是折煞贱妾了。”

    袁氏没有说的是,王府里的侍卫稍微当个小头头的官职都比百里靖高,普通侍卫则跟百里靖是平级,跟王府借侍卫替她一个小小的良妾护驾送行,人家会觉得打脸的。

    “都是为夫无能,只能让你一个人孤身犯险。”百里靖为人清高,袁氏能为他着想,不愿他去求人,百里靖十分感激,可这个家里总共就只有两个男人,难免会有支应不开的时候,要是小柱小三那两个孩子还在就好了,百里靖偷偷下决心,过几天去找人伢子问问,是应该给家里添两个仆人了。

    “老爷这是说哪儿的话,是贱妾给老爷添麻烦了才是,原本贱妾就不应该去那么远的地方去上香,城里本来也是有寺庙的,可……老爷您知道泷阳山对于贱妾来说实在是有些不一样…………”是啊,泷阳山是袁氏逃过一劫活下命来的地方,也是在那个地方,她知道了自己终于失去了所有的亲人。

    “唉…………你就放心去吧。”百里靖勉为其难地点头了,但他又回过头来问邵玉楼,“玉楼,你从哪儿找来的车把式?人可信吗?”

    “老爷放心,老黑是咱们兰玉班过去固定用的车把式,您见过的,别说去泷阳山了,再远些的地方也都是用他的车去打来回的,他今年带的儿子是小黑三,那秃小子从小就在咱兰玉班里里外外混着玩儿,您见过他,还给过他糖吃呢。

    老黑和小黑三都打了包票,说一定将小夫人完好无损地送回来了,老黑媳妇还说若是小夫人回来少了半根寒毛,她就打折老黑的腿。”而且老黑看在熟人的面子上还没多要钱,这话得等没别人的时候再告诉老爷,省得小玉那丫头多想,说他办事不经心,光知道图便宜。

    “原来是老黑的车?那我就放心了,老黑怕媳妇,他媳妇下的命令,他肯定听。”百里靖这话也是说给袁氏听的,意在安慰这个女人。

    “多谢老爷挂记,一会儿做好晚饭,贱妾给老爷热上一壶酒,您也喝两盅吧。”袁氏嘴角挂着微笑,显然是心情很不错。

    *****

    从永安王府到泷阳寺,老黑的驴车紧赶慢赶还是天将黑了才赶到地方,不过好在泷阳寺是附近方圆近百里内最大的一个寺庙,内设女眷投宿的禅房若干,袁氏完全可以留下住宿。而且袁氏此次前来是为家人的忌日作法事的,第二天要念一天的往生经,第三天一早才能赶路回京。

    跟泷阳寺的主事和尚商量好了作法事的各种事宜之后,袁氏终于在小玉的服侍下洗洗睡了。第二天,主事和尚在配殿找来了几个作法事的和尚,安排好需要念的经卷,就着人请来了袁氏和小玉,在配殿旁边的一间小禅房里为她准备了木鱼、佛珠、香炉和经卷,让她在这里为往生的亲人念一天的往生经。

    “多谢大师。”袁氏和小玉向主事和尚行礼后,袁氏朝小玉一点头,小玉将主事和尚请出了禅房后就再也没进来,而是改守在了门外。

    禅房内,袁氏白衣素手,没戴任何的首饰,也没有化妆,以最朴素最虔诚的姿态上香,在香炉前行跪拜之礼后,微闭的双眼没有睁开,眼泪却已经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娘,今天是您十周年的忌日了。女儿无能,外面配殿里的和尚都在给袁家的人念经,只有女儿能为你念经超度,请娘千万不要怪罪女儿。”

    袁氏,确切的说她姓雷闺名叫做雷毓秀,再次对着香炉磕了三个头之后,继续说道。

    “当年,您让女儿发誓一定过上人上人的日子,可是女儿做不到,女儿嫁给一个从七品的小官,作的还是良妾,可这是皇后娘娘亲自下的懿旨,女儿不能违背。可这也不能怪女儿是不是?

    就算是您,也不曾想到姨妈她已经是袁家老爷的正妻了,她的出身依旧还是被那些达官贵人所唾弃,看不起。女儿假冒袁家女儿的身份,竟然都不能嫁入官宦人家做一个正妻,这就是咱娘儿们的命啊。女儿认命了,请娘别怪罪女儿行吗?

    老爷…………就是女儿的夫君,他对女儿真的挺好的,而且他也没有打算过要娶正妻,说不定这一辈子他就只会有女儿这一个女人了。这样的事,女儿过去从来都没想过会发生在女儿身上。一生一世一双人,比人上人更叫女儿羡慕,如今机会摆在眼前,您让女儿如何能够不动心?

    您见到外公他老人家了吗?外公都跟您说过些什么?袁家出事的那一天晚上,外公跟女儿说了许多许多,他老人家早就不像当年那样暴戾了,他修行多年懂得了许多佛家教诲百姓的道理,女儿觉得他有好些道理说得也挺对的,女儿…………”

    “怪道说女生向外,怎么百里靖那个穷酸对你好了?这才一年不到,你就打算跟他白头偕老了?”一个男子嘲讽的声音在禅房后窗上响起,惊得雷毓秀猛然睁开双眼,果然看到了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

    “你不是拿了钱早就逃之夭夭了吗?还回来干什么?我夫君是家境不够富裕,可他有良心,日子过得再穷也没把我卖掉,甚至还打算把自己早年失散的亲妹妹找回来一起过日子。人家是当哥的,你也是当哥的,你看看你自己,能比吗?”

    雷毓秀言辞犀利,完全不似平日里温婉贤淑的模样,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对面这个年轻的男子竟然是雷毓秀的亲哥哥,如果小玉在这间屋子里,她一定会指着这个人的鼻子大叫一声:孙沅成!可惜这个小丫鬟现在并不在门口,而是被人弄到没人知道的角落去了。

    “是不能比,人家心里心心念念想的都是自己的亲妹子,不像我只想我自己。不过妹子,你以为他日子为什么过得这么穷?他那是给自己妹子攒嫁妆呢,他可是把他妹子放在你前面了,钱都留给他的妹子了,你拿什么过日子啊?用柳家给你那仨瓜俩枣儿的嫁妆吗?”孙沅成嗤笑一声,毫不掩饰自己的卑鄙。

    “你没听说过长嫂如母吗?我都应该给小姑子攒出一份嫁妆来呢,有什么不对的?好歹人家还知道给自己妹子攒嫁妆,你可倒好,自己卷了所有的钱财逃之夭夭,你何曾管过你妹子的死活?要不是遇见永安王那几个人,现在你也只能烧香祭拜我了,不过我想到那时候,你想甩了我可能也不大容易了。”雷毓秀的话让孙沅成背后冷不丁冒出了一股凉气,这妹子说话也够狠的了,她这是在说做鬼也不放过孙沅成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