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 袁氏的秘密(7)

章节字数:2992  更新时间:14-11-05 17: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下手真狠,孙沅成仿佛自己脸上也挨了这么一下子似的,嘶的一声咧了一下嘴,结果被‘玉公主’狠狠地瞪了一眼,吓得孙沅成只能缩着脖子装鹌鹑。

    “一会儿我开门之前会再屋子里扬满香灰,你就借着我开门,外面的人闯进来之际跳窗逃走就是。”‘玉公主’显然已经想好了应对之法。

    不一会儿满屋子的香灰飞扬,三个人就都没办法喘气了,恰在此时,门外响起了不少人的脚步声,还有人高声问道:“女施主,请开门!!禅房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玉公主’第一时间拉开房门,拽着雷毓秀冲出禅房,两个人还不停的咳嗽,而孙沅成也不敢逗留,在开门的瞬间就窜上了窗台,飞速地向外翻去。

    “追!!”泷阳寺常年有香客来往,知客僧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了,现在的情景很显然是有恶人闯进了这位女施主的禅房,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不能抓住恶贼,泷阳寺恐怕也会摊上麻烦。

    “不要追!!那恶贼手上持有木棍,千万不要伤到贵寺的僧人。”小玉立刻开口阻止,她貌似好心的建议却让知客僧心下已经了然,偌大个泷阳寺僧人众多,还会怕一个手持木棍的恶贼么?这小姑娘不让追贼,怕是本来就知道这恶贼是什么来路。人家的家务事,能不管就不要管吧。

    “这位夫人可有受到什么惊吓?”既然不让追,知客僧只能查看这对主仆的情况了,总不能她们在这寺里受了什么伤害,而他们却丝毫不知。

    “小夫人…………我家小夫人被那恶贼打了。”小玉似乎被吓到了,一直在小声抽泣,一脸的香灰被泪水冲出了两道‘泥石流’。

    雷毓秀一直在弯腰咳嗽,期间偷偷用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小玉,这丫头是什么时候把自己弄的如此狼狈的?头发散乱衣裳破损,再加上满脸的香灰,活像是一个泥地里滚过的小猴子!这个那个女人的演技也太好了,雷毓秀有些自嘲,身边跟着这样一个会伪装的人,她永远也不可能逃得出这个女人的手掌心。

    接下来的事就都交给这个女人吧!雷毓秀两眼一翻晕倒在地,后面的事当真就什么都不管了。

    *****

    待到雷毓秀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搬到泷阳寺女香客居住的禅房里面了,不过雷毓秀很聪明的没有睁开眼睛,而是竖着耳朵听取屋子里面的动静…………

    “这位女施主头上有一处撞击的伤痕,脸上也肿起了一片,确实像是被打过的样子,好在没有伤筋动骨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不过…………”泷阳寺的年轻主持减缓了语气,似乎有些踌躇。

    “不过什么?请主持大师直接告诉奴婢吧,奴婢能扛得住!!”小玉攥着小拳头表现了一下决心。

    “女施主头上的香灰有止血的作用,但那么一大片的灰色……怕是日后要浸到皮肤上无法洗掉了,也就是说…………”主持很为难地看了看雷毓秀,“也就是说,女施主日后怕是要破相了。”

    “你说什么?我家小姐会破相?小姐她只是我家大人的良妾啊!!本来就只能靠一张秀颜博得大人的喜爱,破了相……大人会不会把我家小姐逐出家门啊?”小玉心中大恨自己不小心,雷毓秀也就这张脸能派上点儿作用,破了相不就等于她以后就彻底没用了吗?

    “呃,这个…………贫僧就不太清楚了,良妾…………良妾虽不是正妻,但也是良家出身,应该…………应该不会被轻易逐出家门吧?”

    主持和尚暗暗叫苦,泷阳山距离京城这么近,寺里的香客大多有点儿来历,就好像眼前的女子,看她衣着言行便不像是平民百姓的出身,一般人家娶妻纳妾的确是常有的事,可良妾却是个很特殊的位置,她不同于通房或者侍妾,可以当成奴隶财产一样随意处置,而是类似于二房平妻这样的地位,在家中通常都是仅次于正妻的,当然也因为她们必定有一定的出身,不存在身契,是跟侍妾完全不同的存在。

    眼前的小丫鬟管主家叫做大人,那也就是朝廷中的官员,官员家中的良妾在泷阳寺遇到贼人,还受伤破相,这让他怎么跟人家家里交代?

    泷阳寺几年前遭遇突变,原来的主持和尚竟然伙同悍匪灭了帝师袁阁老的儿子一家老小几十口人,被当街处以极刑,其后泷阳寺接连发生了几次僧人无故失踪的时间,惹得寺中人心惶惶。

    泷阳寺所属的宗门觉得失踪事件跟老主持的死有莫大的关系,说不定是幕后真凶在处理一些知情人。为了不让整个泷阳寺受牵连变成无人的鬼寺,宗门做了一次公开的人事调整,将原泷阳寺内所有的和尚都调离此地,重新安排了另外一批什么都不知道的和尚重新驻扎于此,这样一来泷阳寺的旧人即便一个个都死于非命了,至少也不会在给泷阳寺带来什么不好的名声了。

    现在这位年轻的主持和尚正是那次大调动后来到这里的,宗门看中的就是他长袖善舞的本事,泷阳寺地处京郊,社交功能更胜于传教布道,年轻的主持在泷阳寺的这两年也的确给陈旧的泷阳寺带来了旺盛的香火,可是像今天这样的麻烦事,他还真的没遇到过,京官儿的家眷…………不好答对啊。

    “姑娘息怒,这实在是意外之伤,若只是额头受伤,敝寺自然也有上好的伤药拿给夫人,可…………你们从禅房里出来的时候,夫人的伤口上就已经沾满了香灰,这时候即便是想要洗掉也已经晚了啊。”这个明显不赖我们好吗?

    “本姑娘还没怪你们寺内有贼呢,你倒是先推卸责任起来了啊?”此时的小玉纯粹就是撒撒邪火罢了。

    “阿弥陀佛!山寺之门大敞四开,佛渡有缘人,每一个上山拜佛之人,山寺都没有随意驱逐之理,贼人原本也未必就是贼人,不过是善恶一念间罢了。”什么长袖善舞,纯粹强词夺理而已。

    “你!!…………”小玉也只能是撒撒火儿就算了,难道还真的追究下去吗?孙沅成若是被抓住,她少了一条‘腿’还是小事,万一那个没骨头的东西被抓住把她给出卖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姑娘…………用不用报官?”最好不用,他还不想浪费时间跟官府打交道。

    “想要报官,还用得着找这儿的县官儿吗?那群废物能干什么?我家大人就是刑部的官员,这事儿直接找我家大人说去就是了。”小玉纯粹吓唬人而已,百里靖一个小小的刑部文职官员,根本就没有她说得这么邪乎。

    “是是是,那贫僧便在寺中恭候大人的大驾了。”

    其实主持和尚心里偷着乐呢,时常要跟京中打交道,他不可能不懂得这里的规矩,这种被袭击的案件必须要在当地的县衙报案之后才能一级一级上传至刑部,在此之前刑部是不能直接插手案件审理的。你们此时此刻不报案,过后人证物证全都没有了,到时候说是在泷阳寺遇到贼人了,还有谁信啊,那就是死无对证了好吧?

    一个硬要瞒,一个不想管,这件事很明显就要从此烟消云散了,雷毓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心中却偷偷叹了一口气,这也就是她受点儿小伤破个相什么的,要真是危及生命,只怕她立时死在这里都不会有人发现,搞不好被眼前这两个心怀鬼胎的人直接伤到山里去喂狼也说不定。

    百里靖,你果然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真心对雷毓秀好的人,只可惜雷毓秀连真实姓名都不能告诉你,日后还要加害于你,害得你身败名裂或许还会丢掉性命,你让雷毓秀如何忍心?如果雷毓秀从来就不曾认识过你该有多好啊…………

    短暂的修养之后,雷毓秀……袁氏就表示自己没有大碍,可以回家了,本来嘛,反正她也是装的,泷阳寺的大小僧人也乐得送她走,至于后面还会不会因此招惹麻烦,僧人们就不考虑了,就让主持自己发愁去吧。

    小玉一路之上苦思冥想对付百里靖的说辞,却不想人家两口子一见面,袁氏就告诉百里靖,因为她太过思念家人,哭得头脑发晕撞翻了香炉才会变成这样,百里靖竟然也相信了。细想想撞翻香炉的说辞虽然不太靠谱,可总比说遇到贼人了强吧,更何况泷阳寺用化瘀药抹掉了脸上的肿胀,为什么就不能用点儿像样的伤药处理头上的伤口,非要用香灰呢?袁氏一门被血洗是何等惨烈的场景,即便袁氏没有亲眼的见也足以让她为思念家人哭到头脑发昏了。可见撞翻香炉的说辞还是有些道理的,这一路之上小玉纯粹是瞎操心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