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二皇子寿辰(5)

章节字数:2939  更新时间:14-11-11 17: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白冬儿跪在戏台上,看着下面的人有来有往地讨论着自己即将的去处,心里凉了半截子,原以为木新航是个有权有势的,要保护自己完全不成问题,所以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白冬儿对木新航几乎是言听计从,半点抵触都没有。

    不论是他对自己要求什么或是对排戏时多么严格,白冬儿都扛下来了,可眼下木新航大有抛弃自己的趋势,难道自己在他眼里连一条狗都不如,想一脚踢开就一脚踢开吗?那么自己之前的辛苦付出又是为了什么呢?

    白冬儿忍不住眼泪盈满了眼眶,却在此时不小心眼神一飘,飘到了正座上的二皇子薛垒的身上,薛垒正全神贯注地看着戏台上那个孱弱的人,发现他的眼神看向了自己,薛垒忽而一笑,竟从正座上起身,朝戏台走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薛垒吸引住了,只见他走到白冬儿的身前,蹲下身,平视白冬儿的眼睛,问道:“为什么要哭?”

    白冬儿满心委屈却只能压抑:“冬儿生就是漂泊无依之人,原以为跟着木世子可以有个安身之处,如今看来,木世子也是容不下冬儿的,冬儿即将不知归处去向何方,怎能不哭?若是真的被逐出京城了,恐怕这条命都保不住了,冬儿又怎能不哭?”

    “那你可愿意留在本殿下的身边?”薛垒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白冬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还有可能饿死街头呢,一转眼他就能留在这辉煌的府邸之中,留在这个英俊的皇子身边?这简直就像做梦一样,太不可思议了。

    “二殿下,您留这样一个卑贱之人在自己的府邸里,就不怕他搅得您内院不得安宁吗?”金凤宇皱起眉头,大大的不悦了,就连木新航都要给他三分薄面,怎么二皇子反而毫不顾忌自己的身份地位?

    跟这样一个低贱的戏子搅在一起,是要坏名声的,就连邵玉楼留在百里靖身边也是从此不再唱戏当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仆从,免去了许许多多的是非,才有可能过安稳日子。要论起人品,白冬儿可是比邵玉楼差远了,要让他不生事过安生日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凤弟也不用这样急赤白脸的跟本殿下着急,你之前不是说不想听到他再在京城里唱戏吗?行呀,本殿下留他在身边做一个小侍,从今以后深居简出,不再让你听到他唱一句戏还不行吗?”薛垒看似退让其实很强势,看样子他是下定决心要把白冬儿留在自己的身边了。

    薛垒的心态一般人还真是想不明白,可说穿了也没什么深奥的,只不过是白冬儿在兰玉班万年老二的处境触动薛垒心里最深的那根弦了。

    薛垒在广仁帝的几个儿子当中年龄算是比较大的,可太子薛埴既是长子又是皇后所出,从小到大就备受关注,偏生这个薛埴才华横溢,为人处事从来就没招人说过一个不字,他太耀眼了,让仅仅比他小一岁的薛垒完全被这耀眼的光芒所覆盖,从来就没人关注。

    过去的薛垒对自己老二的身份也没什么不认同的,过去的绮罗皇贵妃也没少骂自己的儿子不争气没出息,薛垒都没当成一回事过,将来的皇位就应该是嫡长子的,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可是当有一天绮罗皇贵妃一跃成为了端旻皇后的时候,一切就都不一样了,他薛垒也变成嫡子了,如果他头上的那个长兄不存在了,那他不也变成嫡长子,变成可以继承皇位的人了吗?薛垒一直觉得自己过去没有自卑过,可现在想来嫡庶的区别不正是自己心里那道无法逾越过去的坎儿吗?现在,无法逾越的坎儿变成压在自己头上的长兄了,薛垒的心头长草,蠢蠢欲动。

    白冬儿也是万年老二,过去在兰玉班,只要有邵玉楼在,就没有他白冬儿出头露脸的份儿,即便是现在兰玉班散伙了,邵玉楼退隐了,白冬儿依然越不过那座名为邵玉楼的高山,白冬儿觉得金凤宇处处针对他就是因为金凤宇是邵玉楼的戏迷,不希望他白冬儿变成超越邵玉楼的存在,可事实上根本不是这样好不好?

    白冬儿自始至终就没有检讨过自己的行为举止有什么失当的地方,一味地觉得邵玉楼就是他面前最大的一只拦路虎,这样的心态,是无法在事业上有所突破的,白冬儿依然无法自知,所以再给他两辈子的时间,恐怕他也无法超越邵玉楼的成就。

    薛垒的心态跟白冬儿是一样一样的,所以这两个人瞬间惺惺相惜了,瞬间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有木有?

    “二哥,贱籍的戏子是不能留在你府邸上当小侍的。”薛墨从旁出声提醒,眼睛里闪烁着恶作剧的光芒,被金凤宇看到了,金凤宇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就明白了薛墨的心思。

    “二殿下既然愿意留下白冬儿做您的小侍,凤宇自然没有阻拦的道理,不过恕凤宇提醒您一句,邵玉楼当初从贱籍改为奴籍可是皇上亲自下旨办的,没有皇上的旨意,您想要办这事儿恐怕不太容易。”

    附庸于贵族的奴籍地位比贱籍要高出一个档次,所以要升籍不能是无缘无故的,这其中必须要有一定的功绩和贡献,才能符合升籍的条件。当然兰玉班和邵玉楼的升籍都是广仁帝亲自下的旨,属于特事特办,不在规定范围之内。

    薛垒要想给白冬儿升籍,没有广仁帝的旨意肯定是办不了的,如果想要从广仁帝那里讨要这个升籍的旨意…………可想而知薛垒在广仁帝那儿讨一顿骂是肯定跑不了的,骂完了能不能升籍也依然是个未知数。薛墨和金凤宇两个混蛋纯粹是想要看薛垒到广仁帝那里讨骂的好戏了吧。

    “…………这有何难?冬儿你只需等着本殿下的好消息便是了。”

    薛垒听完僵直了片刻,他也知道到广仁帝那里为白冬儿讨要改籍的旨意纯属找骂的行为,可今天是他的生辰,是大日子,当着这么多文武百官的面儿许诺了白冬儿要为他改籍,如果食言而肥,那么他在文武百官中的威信就将会大打折扣。现在,薛垒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吞了,这明显是有人给他下套儿啊,泪奔中…………

    金凤宇心情好了,他看见白冬儿就想发脾气,这几乎已经变成条件反射了,他也曾经多次检讨自己为什么要跟一个戏子这样的过不去,可是一想到当初白冬儿像苍蝇一样围着自己转悠的样子,他的心情就完全好不起来,薛墨说的对,他是被恶心到了有木有?

    你看看人家邵玉楼,戏唱得好还不算,从来都不巴结权贵,骨子里带着的高傲完全不因自己低贱的身份而折损,只要把你当成朋友,那就会对你掏心掏肺的好,敞亮仗义,甚至一点儿都不像一个从小在青楼瓦舍打混过的人,难能可贵的保存了一份真性情。

    白冬儿根本就不配跟邵玉楼相提并论,他给邵玉楼提鞋都不配好吗?现在,金凤宇看到薛垒为了留下白冬儿,要应着头皮去广仁帝那里找骂,表情好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金凤宇的心情无可言喻的一片晴朗。让你稀罕白冬儿,你就等着这只恶心的苍蝇给你添堵吧。

    *****

    二皇子的生辰宴会就在众人的一片窃窃私语当中落幕了,薛垒还真的为了白冬儿自动自觉的找广仁帝讨要改籍的旨意去了。广仁帝怎么可能为了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戏子去破坏规矩,薛垒找骂那是理所当然的。

    谁知道一向没注意的薛垒竟然在广仁帝那里碰了一鼻子灰之后,不肯死心,找到了自己的母亲端旻皇后进行游说,端旻皇后宠爱自己的儿子,想来都是有求必应,一听说儿子不过是想给一个戏子改籍成奴仆在自己身边当一个小侍,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没什么不答应的理由,便找机会跟广仁帝提了一回。

    端旻皇后找广仁帝这么一说,可把广仁帝气坏了,这个儿子不思进取迷恋戏子也就罢了,居然走正路行不通的情况下又求到了自己亲娘的头上,这可犯了广仁帝的几个忌讳,一来这是攀附裙带关系,二来是不把国家的制度当成一回事,肆意更改,三是没出息,一有事儿就回家找妈。

    广仁帝在端旻皇后的寝宫大发雷霆,骂端旻皇后纵容溺爱儿子,竟然给端旻皇后下了禁足一个月的旨意,又从二皇子府将薛垒提溜出来,胖揍了二十大板。薛垒为了白冬儿可以说是吃了苦头了,也被整个京城的人足足看了好几天的热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