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百里的远行(2)

章节字数:2895  更新时间:14-11-14 18: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哎呀!我们这些皇子的婚事,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能有几个像你跟阿冉这样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这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世上最大的奢望。你看我二嫂怎么样?从前号称是最受丈夫宠爱的皇子妃,可前些日子我二哥为了白冬儿闹腾那么一阵子,不也扫了二嫂的颜面吗?到最后她除了忍下来,同样无计可施。

    现在好在玉楼已经是奴籍了,我跟百里靖讨要了玉楼也不会惊动什么人,闹不出什么大的动静来。能有一个可心的人跟在自己身边一辈子,我觉得也就值了。父皇如今一天比一天年纪大,皇位之争近在眼前,接下来还不知道要有多少惊涛骇浪等着我们兄弟,我真的不想错失玉楼,成为今生最大的憾事。”

    对于薛冉和阮竹卿的婚事,薛墨心里说不出的羡慕嫉妒,生在他们这样的人家能获得心满意足的婚事就是最大的不容易,可薛墨同样知道薛冉和阮竹卿为了这门婚事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所以在羡慕嫉妒的同时也掺杂这不少同情,这样的情绪酝酿在薛墨的心底当真是五味杂陈。

    “你倒想的通透。”二皇子和白冬儿之间的那场闹剧,阮竹卿可以说是近距离的旁观者之一,他并不觉得二皇子对白冬儿情可以和他跟薛冉之间的感情相提并论,但在这次的事件中二皇子妃木氏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和伤害却是不争的事实。

    “可是你还要想清楚,邵玉楼和白冬儿可不是一类人,白冬儿巴结权贵,那天唱戏最后飞出去的那个眼神可不就是把二皇子迷得神魂颠倒的关键吗,你什么时候见过邵玉楼这样勾引人?如果邵玉楼是白冬儿那种真正的贱人,怕是以你六皇子的眼界还真是看不上他。

    邵玉楼外冷内热,性情其实很天真,他在魏庭仲那儿受到的伤害现在已经让他关闭心扉不再接受任何人了,你拿什么打动他?如果不能打动他,即便你跟百里靖讨要,百里靖也不会把邵玉楼让给你的。

    百里靖和邵玉楼之间的关系你也应该知道,无关风月,情同手足,说他们是这世上相依为命的两个人也不为过,你要打动邵玉楼,怕是少不得也要先说服百里靖才可以…………”

    这几个人都是阮竹卿的至交好友,为了这些人都能获得幸福,阮竹卿也愿意倾囊相助,虽然说薛墨用不着阮竹卿为他花什么钱,能帮他分析分析情况,出出主意也是好的。

    “阮主子!!阮主子…………老奴找您好半天了,原来您在这儿…………”永安王府的大总管年岁大了,还一身的肥肉,这一跑起来,满身肥肉颠得很是销魂。他自己也很销魂,跑得个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别忙,出什么大事了,让您老人家这么着急?缓口气,慢慢说。”大总管是跟着薛冉从宫里一同出来的老人儿,给过年幼时的薛冉不少关爱,薛冉和阮竹卿这两口子对大总管都十分尊重,把他当成自家的长辈来看待。

    “哎呦…………还是别慢慢说了…………王爷在水榭那边发脾气呢…………王爷身边那个皮猴子小厮小九儿把您前年从江南带给王爷的那套紫砂茶具中的一个茶杯给摔碎了,王爷就不高兴了。

    ……您也知道王爷本来就最喜欢那套茶具,说是您第一次送他的礼物,他要珍藏一辈子的,就让小九儿这么给摔了一个,这不就不成套了吗?再说,这几日百里大人一家老小都忙着收拾东西离开咱王府,王爷嘴上虽然不说,可心里老大的不痛快了。这下好,全让小九儿一个人给赶上了。

    王爷说要拍小九儿二十板子,然后撵出王府去。您也知道,小九儿那孩子干吃不胖,瘦的跟小鸡子似的,他哪儿挨得了二十板子呀?没到十板子就得给他打死,咱府上这些个粗人手底下没轻没重的,您要是再不去,小九儿可就要没命啦!!”

    人年纪一大就爱啰嗦,可啰嗦归啰嗦,大总管嘴里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却说得很清楚。阮竹卿十分熟悉薛冉的贴身小厮小九儿,这孩子打从他刚进京城的时候起就隔三差五地跟着薛冉跑到他面前晃悠,说十板子就能把他打死有点儿夸张,小九儿的小身板儿也确实挨不了二十板子那么多。

    “您先回去劝劝,帮我拖延一下时间,我随后就到。”薛冉要发脾气,就不能让他闷着,否则容易闷出毛病来,所以阮竹卿没有打算立刻出手阻拦小九儿挨打的这件事。得了阮竹卿的嘱托,大总管连忙点头,回身又是一路小跑地离开了。

    “小九儿就是毛躁,让秋艳姐姐好好教训教训就是了,打他二十板子确实有点儿多。”都是永安王府里常来常往的,薛墨对薛冉身边那几个服侍的人耳熟能详。

    “你没发现今天的永安王府里看不见一个丫鬟奴仆吗?”阮竹卿冲着薛墨眨了眨眼睛。

    “怎么…………你们真的…………”薛墨之前也听说了这两口子要把家里所有的女仆都撵走,没想到他们动作这么快。

    “秋艳姐姐上个月初八就嫁出去了。”阮竹卿点了点头,“男方家在京郊的庄子上,多少有几百亩良田,家境还算殷实,他家祖上曾经出过做官的,不知道什么原因退隐后严令子孙必须读书却不许入仕,算是耕读传家。那个男人早几年因为为母守孝耽搁了婚事,又不在乎秋艳姐姐比他年长几岁,我们觉得他无论是家世还是人品都堪称上品,就答应了这门婚事,给秋艳姐姐又陪送了几百亩良田、金银财帛和仆役丫鬟,就把秋艳姐姐给嫁了。

    其他的女仆,已经成家的以后不许她们再到王府上来,各自遣散回家。还未成家的,年长的给找了婆家,年幼的一半跟着秋艳姐姐走了,还有一半被宫里的太后收留,总算是都安置了。我们这也是无可奈何,要不然也不至于连百里靖家里这几个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女眷都容不下,他们要走,我和阿冉都十分舍不得,这个你也是知道的…………”

    之前听说薛冉和阮竹卿要把家中的女仆都遣散了,薛墨就觉得有些夸张,没想到他们还真下的去手,全天下划拉划拉恐怕也找不出一户人家只用男仆不留女仆的,可见这两个人的决心有多么的坚定,也真是难为他们了。

    “端看对方的情况你们打听的这么仔细,就知道你们是真上心了。只要秋艳姐姐下半辈子能够获得幸福,你们的付出也就值得了。”薛墨还能说什么,这都是自己老爹逼迫的,半点怨不得别人。

    “那是当然!!”阮竹卿的眼底闪过了一丝苦涩,却故作姿态地高高扬起了头颅,“秋艳姐姐从小伺候阿冉,要按说阿冉头一个应该收房的就是秋艳姐姐了。是我嫉妒容不得人,若是不帮秋艳姐姐找个好婆家,外面还不知道要把我这点子嫉妒心传成什么样儿呢,我也要爱惜名声的好不好?”

    “行了,就数你最宝贝阿冉了还不行吗?”薛墨很配合地拍了拍阮竹卿的肩膀,“快去救救小九儿吧,你再不去,那小猴子真的要没命了。”

    于是,当天晚上阮竹卿亲自给薛冉做了一道菜算作是他饶了小九儿一条狗命的谢礼,那一盘黑黢黢看不出本来模样却味道寡淡到连焦糊味儿都吃不出来的东西,悉数落入了永安王薛冉的胃里。

    看薛冉那幸福享受的表情,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在吃什么绝世罕见的珍馐美味呢,殊不知在薛冉的心里,什么样的珍馐美味都比不上阮竹卿亲自洗手作羹汤的那份弥足珍贵的心意,要知道阮竹卿是君子远庖厨的坚实信徒,能让他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富贵人家大少爷亲自下一回厨房是多么难得的事情啊。

    相比之下,什么阮竹卿第一次带给他的礼物简直是弱爆了有木有?那是阮竹卿亲手制作的东西吗?不过是一份面子上往来的寻常礼物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啊?摔坏就摔坏了,他们这样的家世,想要找什么样稀世罕见的紫砂茶具找不到?喜欢?再买一套就是了。

    只可惜菜品这种东西必须及时吃掉,不能长久存放,否则按照薛冉的想法,打个板儿给这道菜供起来朝夕叩首参拜,那是必须的有木有?

    不得不承认,就没见过你这样上赶着给人虐的受受,你是最贱受,没有之一,有木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