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百里的远行(5)

章节字数:2955  更新时间:14-11-17 17: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同于阮竹卿的思虑,后面一辆马车里的袁氏---雷毓秀一路上都是怔怔的,默默流着眼泪。

    她是一直都不喜欢孙沅成,可那也是她哥哥,是她亲哥哥,难道那些人以为她连这个人是吊死的还是被捂死的都分辨不出来吗?以为她从小是在什么地方长大的?那种地方从来就没少过死人,最常见的就是吊死和捂死这两种死法,可是一种被动一种主动,性质是截然相反的啊。

    玉公主…………既然你们如此心狠手辣,那就不要怪雷毓秀跟你们不客气了,就算娘亲知道了自己儿子落得如此下场也不会原谅她的,依着娘亲的脾气,她甚至有可能痛骂孙沅成和雷毓秀兄妹俩个助纣为虐之后自裁谢罪。

    娘亲的性格就是那样的刚强啊…………

    到家了,袁氏神情萎靡地下了马车,甚至没跟阮竹卿打个招呼就径自带着小红和小桃回了西苑。阮竹卿知道她情绪不好也没跟她多计较,只带着自己身边的人回自己院落。

    唉…………找时间再安抚这个可怜的女子吧。

    袁氏刚刚抬脚迈进西苑的院门就看见了不远处狼狈不堪的百里靖,他身上披着一件长衫,内里只着一套中衣,还是凌乱不堪的。他面金如纸,双唇肿胀还有几处破损,满头满脸的冷汗已经湿濡了头发,身形更是佝偻着,扶着墙似乎在艰难地向前挪动脚步。

    袁氏见此场景如遭雷劈,脸色迅速苍白,声音也颤抖了:“大人!!您这是怎么了?”难不成真的让玉公主的诡计得逞了?袁氏在某些方面也堪称见多识广,怎么会不知道百里靖为什么会落得如此狼狈。

    “别过来!!走开!!”百里靖略带哽咽的声音中竟包含了一丝哀求,“别看我…………别看我…………”

    “大人怎么摔成了这样?昨晚阮大人不是说给你们熬了醒酒汤吗?莫非醒酒汤不好使,才让您到了这个时候还宿醉未行,走个路也能摔这么大的跟头?”袁氏迅速地抹了一把脸,把眼底的绝望退却换上一抹坚毅,而她急中生智的解释则很好地安抚了两个不谙世事的小丫鬟,两个小丫鬟刚刚还在奇怪自家主人到底是生了什么病才会变成这样,原来是摔跟头摔得啊,但愿没伤到筋骨才好。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小红快去烧水给大人沐浴,水要烫一些,多烧点儿!!小桃,你去王府别的地方找找你小玉姐姐,若是找不到,就出去找你玉楼哥哥回来,告诉他大人摔伤了,叫他回来侍疾。”袁氏支开了两个小丫鬟,然后自己快步地走向百里靖,用单薄的肩膀撑起了百里靖的体重。

    小桃不解,歪着脑袋问道:“大人摔伤了,不用请大夫吗?怎么反倒找玉楼哥哥?要不奴婢现在去找王府的府医过来给大人看看吧。”

    “别让别人知道…………”百里靖在袁氏的耳边小声哀求道。

    “用不着!!”袁氏立刻厉声喝止小桃,将小桃吓了一跳,“你玉楼哥哥从小学戏,没少吃苦。跌打损伤什么的,你玉楼哥哥就能处置,他最擅长这个了。咱们马上就要离开王府了,这个时候还要麻烦人家府医,欠下的人情什么时候才能够还得上?你别啰嗦,叫你找人,你去便是了。”

    小桃难得自作主张问了这一嘴,反而被训斥了一顿,好不委屈,但却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找主子吩咐的去做,跑开了。

    “大人,该知道的咱们拦不住。”见两个丫鬟都离开了,袁氏才在百里靖的耳边小声劝慰道,“您现在病倒了,玉楼就是咱们家的顶梁柱,许多事情妾身不便出面,还是要玉楼去做的。至于那边…………您弄得这一身狼狈,那边不可能一点儿痕迹也留不下,他们只怕会是知道最早的,应该很快就会过来看您。”

    “你知道…………”百里靖万分尴尬,但因为这个女子沉着却又贴心的反应,对她产生了前所未有的依赖感。

    “对不起大人……昨夜是妾身听说抓到了孙沅成,需要去泷阳县验明正身,才会突然离开,阮大人不放心妾身一个女子赶夜路又要与县衙的人打交道,才带了一干护卫送妾身一同去泷阳县的。妾身以为两个男子同处一室,又是一个睡在里间的床上,一个睡在外间的榻上,应该出不了什么事情,才会放心离开,想不到还是酒后乱了…………”

    最后一个字袁氏说什么也吐不出来,这哪是酒后乱性,根本就是有心人刻意安排的,一想到那日在泷阳寺玉公主对自己吐露的那个恶毒的计划,袁氏觉得自己如坠冰窟,浑身冷得直发抖,刚刚弥消的眼泪再一次涌上了眼眶。

    “芷云,你怎么了?可是连夜赶路受了风寒?快别搀着我了,你赶紧回屋添件衣服,再让小红给你烧些姜汤。”百里靖见状要推开袁氏的搀扶,“我自己能走!!”

    看着善良体贴却又被天大的秘密蒙在鼓里的丈夫,袁氏的泪水终于决堤,可她只能哽咽着摇头,坚持搀扶丈夫回房。那个秘密对于百里靖来说只会是天大的打击,她绝对不能把秘密告诉百里靖,至少不能从她的嘴里说出那个秘密…………

    *****

    若干日以前,泷阳寺禅房内,玉公主将孙沅成撵出去望风之后,自己高高在上的坐在桌旁,让雷毓秀跪在了自己的脚边,居高临下地问道:“雷毓秀,你知道什么是神子蛊吗?”

    雷毓秀摇了摇头,她又不是巫族的人,上哪儿知道他们巫族那些古古怪怪的蛊毒之术的名称去?

    “神子蛊是一种很神奇的蛊虫,它能改变男子的体质,让男子与女子一样可以生育儿子。”玉公主为巫族的神物感到自豪,却不知雷毓秀心里只觉得恶心,能够生儿育女的男子?那不就是怪物吗?

    “只可惜这神物在我巫族也是绝无仅有的,素来养在神子一脉的血脉之中,而神子一脉则几百年来都是一脉单传,多半个人都生不出来。”玉公主当然不知道雷毓秀心里的腹诽,只自顾自地解说着。“每隔二十年,巫族都会举办一场盛大无比的祭神仪式,取当代神子的鲜血三碗祭神,之后由巫王与神子圆房,生下下一代的神子,而后由代代神子向巫神祈求我巫族物阜民丰,繁荣昌盛。然而,二十六年前的祭神仪式却出了意外…………”

    玉公主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雷毓秀的心也咯噔了一下子,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想到她的夫君百里靖今年的年龄刚好二十五岁…………

    “那位神子不愿与巫王圆房,竟然在喝下药酒之后,偷袭巫王,将巫王打晕逃出寨子逃到了山下。而就在山下,他熬不过药性,与路过的一个村姑苟合,让神子的血脉外流了出去。等他回到山寨,大祭司催动神子蛊的符咒,却发现已然不在他的体内,巫王一怒之下斩杀了这个叛族之人。可此刻已经为时晚矣,不但那一次祭神仪式宣告失败,就连二十年后的祭神仪式也因为神子的缺失同样失败。巫神降罪,巫族连年遭遇天灾,民生凋零,我巫族无奈之下只得与姜氏父子联手,以谋后计。”

    玉公主死死地盯着雷毓秀,看得她心里直发毛。

    “你知道吗?当我第一次见到百里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那叛族的神子外流的血脉。太像了,他跟我巫族保存的历代神子像上所画的神子,长相一模一样。而后我多次念过催动神子蛊的符咒,都得到了回应,这才确定了他就是我们巫族寻找多年的当代神子。即便他自己还不知道,他也依然是我巫族的神子,他得回到巫族,完成他的使命。”

    雷毓秀突然哭嚎着扑向了玉公主的大腿。

    “公主殿下!!您一定弄错了,我夫君还有个妹妹,他肯定不是你们要找的神子,他还是有家人的啊,依照您的说法那位神子应该是个孤儿才对!!依照贱妾的了解,无缘无故被人奸污的姑娘回到村子里一定会被沉塘的,若当真生了孩子,必定是母子双亡的下场以保名节。就算孩子能活下来,他的母亲也一定会死,更不要说再生别的孩子了,那是不可能的!!”

    玉公主一脚踹在雷毓秀的心口上,害她跌倒在门边倒着的香炉上,鲜血汩汩地流了出来。

    “你说什么我都信?你当我是傻子吗?别的都可以瞎编,唯独我巫族的符咒骗不了人!!他就是当代神子,本公主早已经飞鸽传信报与巫王知道了,你现在编瞎话想要掩盖,却也改变不了百里靖的命运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