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百里的远行(9)

章节字数:2895  更新时间:14-11-21 18: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邵玉楼正站在门口跟薛墨练习大眼瞪小眼,却不料袁氏在此时从屋里走了出来,红着眼眶道:“我家大人有请几位进去说话。”

    “一群没良心的,见他们作甚?”邵玉楼还是不肯放行。

    “如果真如六殿下所言,咱们都是被人算计了的,若是不能放下心结,反目成仇,就只会换来亲者痛仇者快的下场。小楼,现在不是较劲的时候。”袁氏的识大体当薛墨很是满意,猛地一用力将邵玉楼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后,果然将门口让了出来,让几个人进了屋子。

    “昨儿还跟我那么亲近呢,今天我怎么就成你的仇人了?是我没良心还是你没良心?”薛墨凑在邵玉楼的跟前咬耳朵,“那些药好用不好用?回头我在给你淘换一些来好不好?”

    “我真是没脸没皮!!”邵玉楼的耳根都红透了,“怎么还是不长记性跟你这个禽兽说话?赶紧滚开!!有好药不许藏私,通通拿来!!”

    向前走了两步又想起自己的话好像有歧义,赶紧补充道:“拿来给我家大人用!”薛墨爱死邵玉楼这娇羞的样子了。

    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床前的幔帐层层叠叠地落下,让阮竹卿和薛冉根本就看不清百里靖的情况,薛冉向前踏了半步,想要掀开幔帐看看百里靖,却被阮竹卿拦住,冲他摇了摇头,还是给百里靖留些脸面吧,薛冉只好悻悻然收回了脚步。

    等着薛墨和邵玉楼也进屋之后,几个人分别找地方坐下,却听床上的百里靖开口说话了:“请各位恕我礼数不周了。六殿下,下官刚才听到您在门外说昨天的事是奸细设下的圈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百里靖这一开口,果然把大家的视线都吸引到了薛墨的身上,薛墨环视了一圈儿,便把从小九儿那里听来的事情经过和自己发现情香的事一五一十说了,最后道:“……这情香不比外面楼馆常用的货色,虽然只剩下了灰烬,可我闻了一下子,那味道似乎比外面没用过的情香还要刺鼻,想是比外面的那些情香要纯了许多,只怕是在外面根本就买不到这么纯粹的情香,如果不是巫族的手笔,还真是说不过去。

    细想想小玉昨天做过的事情,醒酒汤的碗早就刷干净了,被褥你们怕留下什么证据也急着烧掉了,如果不是我在静香的灰烬下面发现了这情香,只怕根本就不会留下任何的证据说明这是有人故意让你们意乱情迷,还以为就是简单的酒后乱性呢。

    早就听说姜氏父子在西南的山里跟巫族联手,有姜氏父子的计谋和巫族的各种毒药,这件事不难想象就是针对冉儿设下的一个圈套。现在唯一想不通的就是,他们为什么要设计冉儿跟百里大人一个男子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不是让小玉这个可以生育的女子献身。”

    当然想不通,谁能想到百里靖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身上还隐藏着那么大的一个秘密呢?袁氏的心里略显苦涩,而她一闪而过的苦涩神情却被薛墨抓了个正着。

    “袁氏!!”薛墨点名儿了,“小玉是跟在你身边多年的丫鬟,昨天的是明显是她刻意而为,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解释吗?”

    “殿下恕罪!!”骤然被问到头上,袁氏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小玉是跟在贱妾身边时候不短了,可仔细算算她也不过是在我袁家出事前半年才到贱妾身边做事的,原来她也不过是贱妾院子里的一个粗使丫鬟罢了,贱妾真的不知道她是什么出身来路。”

    “胡说!!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身边的贴身丫鬟不是从小就在身边服侍的?你以为你这样说就能逃脱罪责吗?”薛墨根本不相信袁氏跟这件事没有关系,泷阳县传来的消息太过突然了,很显然是有人刻意要调走袁氏和阮竹卿两个人的,如果没有奸细,这调虎离山之计是不是也使得太巧妙了?

    “贱妾发誓,贱妾所说句句属实!!”袁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贱妾原本的贴身丫鬟名叫雪荷,是她幼年是家中贫困才把她卖进我家作丫鬟的,后来她哥哥与人合伙做贩马生意发了家,与合伙人商定将妹妹嫁与人家,才给雪荷赎身回家完婚的,后来听说他们全家老小都迁往北郡开养马场去了。

    雪荷原本就比我年长两岁,所以她家人要给她赎身回去完婚,我爹娘并没有阻拦,雪荷走后,我娘看小玉却是机灵能干,才把她调到贱妾身边做了贴身丫鬟。贱妾只听说她从前是来泷阳县投亲未果,被我爹从外面收留下来的,她再早别的事情贱妾真的一无所知。

    我家大人也可以给贱妾作证,小玉之前确实是忠心耿耿,就连贱妾被孙贼骗走了所有家产,穷困潦倒缠绵病榻的时候也不曾放弃,这样的忠心丫鬟,贱妾又怎会对她生出疑心?这件事阮大人和王爷也应该能给贱妾作证的!!”

    薛墨用眼光扫过了薛冉和阮竹卿,看到了阮竹卿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终于证实了袁氏所说他们可以作证的事的确是真的。

    “想不到敌人从那么早就开始设下圈套了,说不定袁氏的灭门惨案也在他们的算计之中,也不知他们算计袁家究竟为了什么…………”薛墨还是想不通

    “八成是为了钱吧?袁阁老虽然不再出仕为官,可皇上年年的恩赏都很丰厚,再加上他们自己置下的田产土地,他们家人口本来就不多,又素来节俭,怕是攒下的家产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床上的百里靖幽幽地叹息着。

    自从袁氏嫁给他,他就借着刑部的便利对此案进行过一番调查,袁家最丰厚的家产其实是父子二人留下的藏书,随便拿出一本去卖都会有无数文人学士为其抢破头脑,若是把这些书通通变卖了,其价值甚至能够抵得上国库一年的收入,袁家遭难后应该继承了袁家财产的袁氏竟然什么都没得到,那么敌人算计袁家的目的也就昭然若揭了,只怕这一次孙沅成的死也是在敌人的算计之中的。

    “可我还是想不通,敌人为什么要设计王爷和我家大人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不是那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小玉!!”邵玉楼站在薛墨的身边,一只手还被薛墨紧紧的抓着。

    “你以为我醉酒起来就那么不靠谱吗?身下之人是男是女我还分得清楚吧?要不是阿靖盖得是我家竹卿的被子,我会不会上当还不一定呢…………”薛冉小声反驳着,他这话大家伙儿倒是都能相信,这小子自幼在宫里长大,躲避算计几乎已经成为了他骨子里的一种本能,尤其他早就知道自己不可以拥有子嗣,对女人的躲避更是深入了骨髓,即便神智不清也不会犯错误。

    “不管敌人的目的是什么,为今之计咱们必须让冉儿和百里分开远远的,让你们身上发生的任何变故都不能联想到对方的身上。”薛墨冷静地分析道,“百里,这京城你恐怕是不能再呆下去了。”

    “我也正有此意,只要我不再和王爷同处京城之中,再把昨天的是彻底掩盖住,那么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也都不会有人把我和王爷想到一起去的。只是贸然离开京城的话…………”百里靖十分认同薛墨的想法。

    “既然知道有人要算计我家大人,你还敢让他离开京城?万一出了什么事,你拿什么担待?”邵玉楼一听说百里靖要离开京城立刻跳了起来。

    百里靖要走,他是跟着百里靖一起走还是留下来跟着这个六混蛋?这不是难为他邵玉楼呢吗?

    “刚巧最近北郡的丰州提刑官调往京城来了,百里你同为刑部的官员正好可以去丰州补这个缺。北郡王一家跟咱们素来交好,只要到了丰州地界,北郡王自然能够保证百里的安全,至于路上,我和冉儿多给你们派些护卫就是了。”薛墨恋恋不舍地看着身旁的邵玉楼,任由他在自己侧腰的软肉上掐来拧去的也不在乎。

    “那这件事就摆脱六殿下了。”百里靖躲在床幔后头,把两个人之间的情形看了个清楚,心下一片了然。“咳咳…………下官累了,可否请各位先行回去?”

    事已至此,百里靖的离开已经成为了定局,徐冉纵使百般不舍也无法改变百里靖自己做出的决定,于是百里靖一家搬离永安王府的事情暂缓了下来,调百里靖前往北郡丰州担任提刑官的事情却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