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凭楼听风雨(2)

章节字数:2832  更新时间:14-11-24 17: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广仁二十六年九月,有东宫宫女在晾晒箱中被褥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三个草扎的人偶,每个人偶都被若干根细竹签前后扎透,像个刺猬,又像是人偶被万箭穿心的模样。宫女觉得这样的人偶十分的不吉利,便心情忐忑地将人偶交给里东宫的管事太监。

    东宫的管事太监入宫已经几十年的时间了,见识颇广,一眼就认出了这三个人偶是诅咒巫蛊之术专用的道具,立刻叫人拆开了草扎人偶,分别在三个人偶中发现了三张写有人名的纸条和三种色泽质地不同的头发,而这三个人名就是广仁帝薛慰二皇子薛垒二皇子妃木氏,三种头发的色泽和质地上也能够清晰地分辨出一个是女人头发一个是年轻男子的头发还有明显是广仁帝头上灰白色的头发。

    这是有人要诅咒皇帝和皇子皇子妃呀??东宫的管事太监不能镇定了。最近几个月广仁帝身子骨不太好,曾经两次昏倒,每天的办公时间都已经压缩到三个半时辰了,二皇子和二皇子妃也还几次称病,从宫里的太医院找了太医去给诊治。

    虽然说太医给出的结论是皇上劳累过度,二皇子和皇子妃只是饮食不当没什么大碍,可三口人接连生病总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端旻皇后更是重视。这三个人,一个是她老头子另外两个是她的宝贝儿子宝贝儿媳,对于三个人的病情端旻皇后相当上心,也连带着这阵子宫里的宫人们都觉得日子有些紧巴巴的不太好过。

    三个草扎人偶一出现,仿佛一切疑云都散去了一般,迎来的却是席卷了整个东宫的一场血雨腥风。究竟是谁要害这三位尊贵的大人物?东宫的小太监小宫女们人人自危,可仍然逃不过拷打审问的命运,从草扎人偶出现到广仁帝大发龙威,仅仅半个月的时间,死在慎刑司的小太监小宫女就接近了五十人。

    而无论死掉多少小太监小宫女,这个大搞巫蛊之术的罪名到最后都必定要落在太子薛埴的头上,特别实在草扎人偶被毁掉后广仁帝的身体陡然恢复了许多,更加印证了广仁帝之前一段时间的身体不适确实是草扎人偶作祟的作用,诅咒广仁帝的罪名薛埴就再也推卸不掉了。

    不会有人想不明白为什么最后要由薛埴来承担这个罪名了,因为广仁帝一旦死掉,皇位就是薛埴的,他是这场巫蛊之术背后最大的受益人。虽然有人也曾提出这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甚至手段并不高明,却依然不能帮薛埴洗清罪名。

    三四二位皇子从来都是与皇位无缘的,广仁帝在位于否之于他们一点儿影响都没有,五皇子漂泊在外对皇位不感兴趣,六皇子从头到脚都是太子的附庸,唯一跟太子有点儿争头的二皇子同样是此次事件的受害人之一,而且没有人怀疑过二皇子这样的智商能够想得到用苦肉计把自己同样弄成受害人,即便他能想得到,也未必下得了这个狠心伤害自己的身体。

    排除法在这个时候当真是无比的好用,人们纷纷传说太子殿下因为当太子年头太多已经等不急了,又有人说太子殿下膝下无子广仁帝早就起了废储之心,逼得太子殿下不得不先下手为强了,各种说法拢总到最后就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下手之人非太子殿下莫属。

    广仁帝固然心疼儿子,可是朝野上下传来的废储之声越来越高涨,甚至有人说即便这事不是太子殿下所谓,就冲着他年近三十依然没有儿子来继承皇家血脉也应该废掉他的太子之位。

    一项强势的广仁帝终于顶不住压力了,他不得不以太子膝下无子不能传承皇家血脉为由废掉了薛埴的太子之位,改成册封为明安郡王,将原来西郡的首府封给薛埴作为封地。不过至此广仁帝并没有打算让自己心爱的大儿子亲自去封地生活,毕竟绝大多数拥有封地的皇亲贵胄都没有离开京城,只要把每年封地的税收送到京城来供领主们花销就可以了。

    但朝堂上的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士还是没有死心,薛埴变成了明安郡王也依然拥有这不小的影响力,许多官员对薛埴的尊敬不但没有消退还有愈加尊重之势,薛埴的表现也云淡风轻好似被废储的人不是他一眼,仅仅废储对薛埴的影响太小,说不定哪一天广仁帝一高兴,依旧让薛埴做他的继承人也说不定。

    于是朝堂上出现了要求广仁帝严惩巫蛊之术的凶手这一呼声,细加观察就可以发现,这些人都是端旻皇后娘家的附庸。端旻皇后对这一现象也不解释,虽然大齐素来有后宫不得干政的律条,可端旻皇后说,搞巫蛊之术的人威胁到了与她关系最亲密的三个人的人身安全,她若是还能固守律条而不作为的话,等到真正失去亲人的时候她一定会追悔莫及的。

    事情似乎又绕回了原点,广仁帝想要刻意绕过巫蛊之术的案子,一边保护薛埴一边安抚人心的愿望落空了。不久之后,慎刑司交出了三份口供,描述了太子妃方氏指使人偷盗三个人的头发,藏匿三个草扎人偶的全部过程。据慎刑司说,这三份口供是三名偷盗头发的小太监在分开审问的情况下招供的口供,而这三份口供内容的惊人一致恰好可以证实了太子妃指使小太监行巫蛊之术的真实性。

    事已至此,太子妃在东宫偷行巫蛊之术的罪名是跑不了的了,太子妃方氏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并没有哭闹,却在一个转身之后便在自己的卧室中悬梁自尽了。偌大个悬案没有了真凶,眼看就要落空,这下子就连朝廷中一些素来中立的老臣都站出来要求广仁帝严惩薛埴以正朝纲了。

    广仁帝被逼无奈,只得下令将薛埴以家教不严致使家眷祸乱后宫的罪名废为庶人,即日起将薛埴逐出京城,迁往封地,不得诏令永世不得擅离的圣旨。

    *****

    一系列惊人的变化惊讶的薛冉甚至来不及张开嘴巴就已经落幕了,这其中薛冉也不是没想过帮帮他可怜的太子哥哥,然而阮竹卿并不支持他给太子殿下帮忙,这整件事情当中阴谋的味道太浓重了,即便薛冉伸手也帮不了太子,甚至连他自己也会迅速地被牵连进去。

    更让薛冉感到惊讶的是,不光宫里的太后就连太子薛埴的亲弟弟薛墨也竟然和阮竹卿的意见一致,坚决不让薛冉参与进来,薛墨和他身后的先皇后的娘家也同样对薛埴所面对的这场灾难表示里袖手旁观,让薛埴在这场惨剧当中独自挣扎。

    薛冉觉得他已经看不懂了。不让他参与进来,他能理解,毕竟他薛冉从小到大就是跟麻烦这两个字长在一起的,他被牵连进来对于太子哥哥来说只可能是坏事而不可能是好事。可薛墨是薛埴的亲弟弟啊?一母同胞且多年来感情亲厚,怎么也在大难来临的时候选择了袖手旁观呢?

    还有先皇后的娘家,这么些年来他们为太子殿下培养了多少势力,为了让六皇子薛墨成为太子的最大助力又付出了多少的努力,薛冉是一直都看在眼里的。难道他们做这些不是为了在薛埴遇到困难的时候,倾尽全力帮助他度过难关,将来好扶持他登上皇位的吗?怎么事到临头他们突然不管了呢?

    阮竹卿只能拍拍薛冉的头顶,轻轻地告诉他,事情来的太急太猛,如果不是先皇后的娘家在紧要关头选择了坐视不管,恐怕这一次他们多年来培养的势力就要被人清剿干净了。是啊,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太子薛埴逼到了远走他乡的地步,还逼死了太子妃方氏,可见这次的风波来得多么汹涌了。

    那么他们保留下来这些势力又有什么用呢?薛冉还是想不明白,难道他们培养这些势力不是给太子哥哥用的吗?

    阮竹卿的手依然停留在薛冉的头上,却没有回答,先皇后娘家这么做背后的用意,他大约已经猜到了,而且搞不好这正是太子殿下自己的意思呢。即便只落得远走他乡的下场,太子殿下的头脑依然清晰的吓人呀,真不愧是广仁帝为之骄傲的太子殿下,只不过他这一次的远走他乡,恐怕不会仅仅是落魄了那么简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