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凭楼听风雨(7)

章节字数:3065  更新时间:14-11-30 18: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薛墨在前往慈安宫请安的路上意外地碰见了他的父亲广仁帝,于是薛墨只得恭立在道旁等着等着他的父亲过去,不过他的父亲并没有对他视而不见,而是示意轿辇停下脚步,把薛墨叫到了跟前。

    “你这是要去给你皇祖母请安吗?”广仁帝近一年来憔悴得厉害,已经逐渐显出龙钟老态了。

    “是,儿臣即已领命出征,临行前怎么也该跟皇祖母道声别,所以儿臣就来了。”薛墨今日在大殿上请命出征,适时地缓解了薛冉和阮竹卿两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尴尬,但仍然没有免去他们被禁足的命运。

    “嗯,你是个有良心的孩子,这宫里如今恐怕也就只有你说的话,太后还能听进去一两句了,去好好安抚一下太后娘娘吧,她老人家正在慈安宫大发雷霆呢。”广仁帝不怎么在意地说道,却掀起了薛墨心中的一阵风浪。

    温甯太后素来都是以老狐狸的架势坐镇宫中的,就连被废的端旻皇后跟她老人家说话,都只有被欺负的份儿,常常没说几句就被带沟里去了,能当温甯太后大发雷霆的只有关于薛冉不利的消息。

    尤记上一次温甯太后大发雷霆,还是因为薛冉要娶一个男妃子的事情,在那之后薛冉几次和阮竹卿两人相携去慈安宫给温甯太后请安,温甯太后都硬下心肠不肯相见,好几年过去了,温甯太后硬是一次都没有在慈安宫接见过阮竹卿,他们之间偶有几次见面都是在大型的皇家宴会上,温甯太后也能对阮竹卿一副视而不见,我就是看不见你这个大活人的架势。

    这一次温甯太后大发雷霆是为了什么事情?薛墨不由得在心里暗自揣测。广仁帝可是刚刚从温甯太后的慈安宫出来,想必是广仁帝决心要对薛冉出手了?那是肯定的,现在姜氏父子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孩,声称是薛冉的子嗣,并且一次为借口再次举兵造反。那么这些年薛冉娶男妻驱逐府上一切的女子,就变成了在广仁帝逼迫下所做的无奈之举,看上去薛冉也不是那么一心一意只爱他的男妃子嘛,要不然怎么会有阮竹卿之外的人生出薛冉的儿子来了?

    广仁帝肯定是再也容不下薛冉了,薛墨心里一阵阵的心寒,也难怪温甯太后会闹,那可是她唯一的孙儿,嫡亲的血脉,祖孙两个战战兢兢这么些年也逃不过最后这一死的命运,那温甯太后牺牲自己儿子儿媳的举动又是为了什么呢?

    “儿臣知道,儿臣会好好跟皇祖母交代的。”得到满意的答复,广仁帝深深地看了薛墨一眼,这一眼内容很复杂,一如广仁帝复杂的心情。

    “去吧。”轿辇再次启程,薛墨与他的父亲背道相向,去往慈安宫。

    慈安宫曾经是薛墨心里一个最喜欢的去处。

    身为皇子,薛墨和几个哥哥一样,从小就要学习很多东西,每日里都要早起就读书,很晚才能休息,常常是两头看不见太阳,其中的辛苦不足为外人道,可是大哥却告诉他,这是他身为一个皇子应该肩负的责任。可是薛冉不一样,他跟薛墨一同长大,读书可以不用功,遭到训斥可以撒娇耍赖,父皇对他看似严厉其实在功课上根本就不怎么管他,虽然常常训斥他却根本不给他安排什么书目让他去读。

    最重要的是,薛墨常常因为偷懒而躲到慈安宫去,在温甯太后那里跟祖母有说有笑,混来一大堆的吃喝赏赐,然后酒足饭饱小脸儿泛红地回到皇子们读书的地方,水汪汪着一对大眼睛跟先生说,我生病了,太后娘娘给我看过病吃过药,还要我回来读书,太后娘娘真是一位严厉的老人啊。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惹得先生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那吹胡子瞪眼睛的模样每每都要惹得几个皇子哄堂大笑一番才能了事。

    如果薛墨跟薛冉一起去慈安宫偷懒,温甯太后也是很欢迎的,温甯太后的宫殿里永远也不会缺少各色点心和好喝的花果茶,所以薛墨有时明知道自己偷懒的下场绝对不会有薛冉那样幸福,轻描淡写地就能糊弄过去,可薛墨还是忍不住想要去慈安宫。

    笑语晏晏看着薛冉和自己的温甯太后就好像是民间最普通的一位祖母,溺爱着自己的孙儿,不在意他将来是不是能有出息,只要孙儿能在自己面前展现最幸福的笑容就好。回过头来跟自己那个严肃地教训自己不应该偷懒的母亲比起来,温甯太后才更像是一位亲奶奶吧?薛墨回忆了一下,即便是在几乎对他有求必应的外祖家,他也没有感受过那样寻常又那样温暖的亲情。

    在小太监的通报声中,薛墨一边回忆着过往,一边迈进了温甯太后的寝殿大门,可是迎接他的却是一个黄铜铸造的小巧香炉。好吧,即便再怎么小巧,黄铜铸造的香炉依旧分量不轻,温甯太后的手劲儿勉强能将这个香炉扔到薛墨的脚边而已,对他无法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可这依然表达了温甯太后的愤怒之情。

    “你们爷俩前后脚地来气哀家吗?老子才走,儿子就赶过来?是想要看看哀家气死了没有?”温甯太后的头发有些乱,满头珠翠摇摇欲坠,衬托得她的面容更显憔悴了,“你们着什么急?哀家死了自然会有人给你们报信!!哀家可不想让你们看着咽气,哀家就怕被你们盯着看着咽不下这口气,死都死不利索!!”

    “孙儿就是来给皇祖母请安的。”薛墨根本没把脚边的香炉当成一回事儿,向前走了两步走之后,双膝跪在地上给温甯太后磕了三个响头,“孙儿已向父皇请命西征,不日即将远行,特地来跟皇祖母道个别。”

    “你说什么?你要西征?”温甯太后惊诧地问道,“你走了哀家的冉儿可怎么办?姜贼如今有了所谓的战神孙子,肯定是不会让冉儿在存活于世上阻碍他打着战神的旗号犯上作乱了。刚刚你父皇的意思,就是要任由姜贼派人暗害冉儿,他坐视不理,甚至先行将冉儿和他那个男媳妇圈禁在永安王府里,等着给人家暗害。

    你怎么也要走?你走了这偌大个京城还能有谁肯保护哀家的冉儿?你也要坐视姜贼派人来暗害冉儿吗?你不是和冉儿从小一起长大,情同亲生兄弟吗?难道说你为了讨好你那个狠心的爹,把冉儿也放弃了吗?

    墨儿,哀家自信带你不薄啊?在哀家的心里,你的位置仅次于冉儿,是你那个没良心的爹几个儿子里,哀家最喜欢的一个,怎么你也不肯帮衬冉儿吗?”

    对于温甯太后的种种斥责,薛墨无言以对。

    “皇祖母……”薛墨早就知道广仁帝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可是亲耳听到广仁帝的决定,他还是觉得很难过,其实广仁帝也未必就不疼爱薛冉,从小看到大,广仁帝看薛冉时那种从心底迸发出的喜爱眼神是做不了假的,可广仁帝毕竟是皇帝,很多事情要放在喜爱这两个字的前面去考虑。现在,广仁帝的这一特征也被薛墨给学会了。

    “皇祖母,姜贼造反,孙儿身为皇子,不可以坐视不理。当年威胁皇叔性命的是姜贼,如今威胁冉儿性命的也是姜贼,姜贼不除,无以安抚皇叔的在天之灵,也不能解除他对冉儿性命的一再威胁。孙儿此去征西,未尝不是一种釜底抽薪,永除后患的好办法呀?”薛墨试图跟温甯太后讲道理。

    “可是…………可是姜贼对冉儿性命的威胁近在眼前,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派人杀上门来,你去西征别说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只怕是一别经年,回来后只能看到冉儿坟头的荒草了!!你不能晚些时候再走吗?”

    薛墨说的道理,温甯太后未尝不明白,可是这偌大的京城,如今除了薛墨,已经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帮助薛冉了,最疼爱薛冉的太子薛埴已经过世,素来与薛冉交好的北郡泉家父子又远水解不了近渴,当危险真的来临的时候,薛冉怕是只有坐以待毙的份儿了。要不然她把薛冉招进宫里来,躲躲灾祸再说?

    “这个…………孙儿也无能为力。”薛墨瞄了一眼一脸算计的温甯太后,“而且恐怕皇祖母想要把冉儿招进宫来也行不通。”

    “你说什么?”温甯太后眼神一厉,“有什么行不通的?哀家知道冉儿已经成年,不能在宫里过夜,这是规矩。可是哀家不让他迈出慈安宫的大门还不行吗?在哀家的眼皮子底下,那孩子根本就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那阮竹卿呢?您会不会将阮竹卿一并招进宫来?”薛墨寸步不肯退让,“薛冉是您的亲孙子,宫里的妃嫔都算是他的婶子,那些未成年的公主也都是他的堂妹,他会不会做什么,宫里的女人们根本就不用担心。可是阮竹卿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外男,妃嫔们不用防备他,您怎么能保证公主们不会多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