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凭楼听风雨(8)

章节字数:2963  更新时间:14-12-02 17: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温甯太后顿了一下,“你们不是都很看好阮竹卿的人品吗?这几年有他陪着冉儿,哀家也的确放心不少。哀家也曾远远地打量过,那阮竹卿是个不错的孩子。”

    也就是说温甯太后只是碍于面子不肯与阮竹卿见面说话罢了,其实她早就认可了阮竹卿和薛冉之间的关系。可是她也知道阮竹卿是外男,让他长时间停留在宫里于宫里的女子们名声有碍。

    尤其是十三公主,她是废后端旻的女儿,端旻和二皇子刚刚落马不久,广仁帝并没有过分难为十三公主,毕竟她只是一个深宫里的小女孩,母亲和兄长所作所为都不一定愿意让她知道,可阮竹卿曾经是端旻放话要订下的女婿,要是让阮竹卿长时间呆在宫里,十三公主和他之间的那点儿事儿还不知道会被人传成什么样子,那十三公主以后也就可以不用想能嫁得出去了。

    “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救救我的冉儿了吗?”温甯太后失声痛哭,“休了那个阮竹卿,让冉儿进宫来还不行吗?你们当真就要哀家看着我的冉儿去送死?你们还是先要了我老婆子的命吧!!”

    “皇祖母,将来孙儿给您养老送终还不行吗?”薛墨温声劝解道,老太太这是犯上不讲理的毛病了。

    “不行!!谁也代替不了我的冉儿!!”温甯太后任性地喊道,“没有了冉儿,我老婆子也不活了!!”

    “这…………”薛墨神色有些为难,却被温甯太后抓住了一点点端倪。

    “都给我滚出去!!!谁也不许进来!!”温甯太后拔掉了头上几支最贵重的簪子,扔到了地上,附近服侍的宫女立刻上来拾取,然后一一退出寝殿,只留下温甯太后和薛墨两个人在屋子里面,谁也不知两个人在屋子里面都说了些什么。

    过了不就,薛墨就神情狼狈地从里面退出来了,屋里仍然回响着温甯太后不依不饶地叫骂声,这一个晚上,温甯太后哭了半宿,没有一个宫人胆敢进屋去安抚,第二天几乎整个后宫的人都知道这一回永安王薛冉怕是再也保不住了,谁也没有注意到薛墨离开慈安宫的时候,眼底闪现的那一丝丝宽慰。

    *****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这样的天气一向都是九门提督最最不喜欢的天气,好像明明白白地告诉世人,这样的天气要出事似的。可是偏偏就是这样的天气,出事的几率高达百分之多少多少,让九门提督专门赶在这样的天气里心情不好。

    “…………启禀大人!!永安王府起火了!!火光冲天呢,咱们是不是应该派人过去救火?”门外传来的禀报声让九门提督心头恼火。

    早就有人跟他打好招呼了,今天晚上必定出事,要他不许插手,可是他要是当真不管,将来皇上要给天下百姓一个解释,出头担责任的还不是他吗?京城的九门提督是最不好干的活儿,没有之一!!

    “本官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九门提督瓮声瓮气地回答,其实他连外衣都没有脱,正站在后窗口观望着永安王府方向的大火呢,这大火都已经烧红了半边天了,永安王府周围的邻居家恐怕也要受到牵连,不过既然有人能够警告到他的头上,永安王府的那些邻居怕是也都受到过关照,最近举家出去探亲访友的人很是不少啊

    “可是大人…………”门外的人想不通了,平常城里要是什么地方着火了,他们家大人可都是积极救助的,所以这一任的九门提督在老百姓当中声望很好,今天大人怎么自毁名声起来了?

    “没有可是,回去睡觉,管好房门,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听见没有?告诉咱们府里的人,今晚大家睡得都早,一觉到天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谁也不知道!!!”九门提督郑重其事的警告让门外的人心下了然,看样子今天晚上永安王府的这一劫是躲不过去了…………

    *****

    没错,这一劫是躲不过去了,阮竹卿和薛冉两个人手拉着手站在卧房的窗前,静静地看着外面的骚乱,薛冉的手心有点儿潮湿,阮竹卿感受到了,便抓起他的手在自己的衣服上蹭了两下。

    “该来的,咱们逃不掉,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还有人不希望咱们死,能来伸把手救救咱俩了。”阮竹卿面色如常,看向薛冉的目光也温柔如水。“好在前两天邵玉楼已经跟着六哥一起上战场了,他要是在家,非得出去跟外面那些人拼命不可。”

    “你可别小看了邵玉楼,人都说三个好汉未必打得过一个戏子呢,玉楼的功夫好着呢,难怪六哥敢让他跟着上战场。”说起两人为数不多的共同的朋友邵玉楼,就让人不可避免地想起百里靖,可惜现如今早就物是人非了,而且很快这个所谓的‘物是’也即将灰飞烟灭,再也找不到他们两个人曾经留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了。“竹卿你说,外面那些打来打去的都是什么人?”

    “据说,今晚来杀咱们的是姜玉超的手下,这是六哥得来的小道消息。姜玉超手上已经有了‘你的’儿子了,若是这个时候你再站出来说你不想造反,你代表你爹不想造反,姜玉超岂不是很尴尬?他一直用来伪装的遮羞布就没用了,他的狼子野心暴露无遗,所以他不能让你活着,派人来杀你是理所当然的。你死在京城了,他不是刚好可以借口是皇伯伯容不下你,那他造反的腰杆子就更硬实了。”其实那块遮羞布有没有又何妨呢?姜玉超的本质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被人看穿了,他不过是在给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合理的借口罢了。

    “还要栽赃给皇伯伯?皇伯伯也真肯让他栽赃!!”薛冉撇嘴不屑中。

    “皇伯伯也巴不得你死呢。”真是个让人感到凉薄的结论,“斩草不除根的后果,一是你自己就想造反,二是肯定会有人利用你的名声造反,他能容忍你这么多年已经很不容易了。今天的事,要我说,他最有可能的作法就是坐视不理,任由姜玉超的人杀掉你,然后再打着为你报仇的旗号去跟姜玉超作战,总而言之你怎么着都是别人的借口就是了。”

    “也是,难为他这些年面对我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了。”广仁帝的心态,用不着阮竹卿给他分析,薛冉也是再明白不过了,“我就是没想到咱们府上的这些侍卫还挺尽职,要说起来他们也都是皇伯伯派来的人吧?皇伯伯没有命令他们不许阻拦姜贼的暗杀吗?”

    府里杀声震天,姜玉超派来暗杀薛冉的人早就和府里的侍卫们战成一团了,只是因为薛冉和阮竹卿的院落一向不许伺候的人在,所以眼下他们的院落才显得格外的安静,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杀到这里来了。

    “咱们府上的这些侍卫从到府上的第一天起就是皇伯伯备下的死士了,难道能让这府里的两个主子都死了,侍卫们却毫发无伤?那不是当众打脸么?说不定这些侍卫早早晚晚都知道有这么一天的到来,所以他们平时的操练才会那么上心。”都是些明知道会死的人,拼到现在都是在最后一搏了。

    “竹卿,咱们的水榭也着火了!!”薛冉很舍不得水榭,那是他和阮竹卿正式定情的地方,“或许很快咱们这个院落也会起火…………我明白了,他们就是想烧死咱俩,然后谁也不担捅咱俩最后那一刀的责任!!”到了这个时候姜玉超和广仁帝的想法还真是出奇的一致了。

    “那样最好不过了!!”窗外有个人接过了薛冉的话头,惊讶地薛冉长大了嘴巴。

    “六哥!!你不是已经出征上路了吗?为什么会…………”薛墨翻窗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黑衣人,却恰恰是邵玉楼,两个人的肩头分别扛了一个麻布袋子,往地上一扔扑通一声闷响。

    “快把你们俩的衣裳找出来给这两个换上,我再补两刀!!”薛墨忙得根本就没工夫观察阮竹卿和薛冉的表情,却发现自己发了话那两个人连动都没动地方。“还瞅什么呢?我们俩日夜兼程地骑马赶回来就是来救你们的!!”

    “这……这是什么人?”薛冉的手哆哆嗦嗦地指着地上的尸体,“别是为了救我俩,你们乱杀无辜…………”

    “什么乱杀无辜?”邵玉楼回手一巴掌拍在薛冉的后脑勺上,阮竹卿很不满地瞪了邵玉楼一眼,把薛冉搂到怀里小心安抚,“这两个是天牢里的死囚,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那种,绝对死有余辜,而且跟你俩身形相仿,做替身正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