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爱寻暖香来(大结局终章)

章节字数:4713  更新时间:14-12-05 18: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贱妾雷毓秀参见永安王爷阮大人还有……玉楼兄弟?”衣裳破旧,面容苍老,一看就知道她曾经历尽沧桑,可是她的行为举止依旧那样的委婉端庄,仿佛她还是借住在永安王府西苑的那位百里靖的小夫人。

    “雷……雷毓秀??怎么会是你??靖呢?阿靖呢?他有没有跟你一起回来?”百里靖是眼前这几个人心中共同的惦念。

    “夫君…………当初六殿下攻破巫族城寨的时候,巫王不愿神子蛊流传于世,便一剑刺死了夫君。巫族城破,夫君的尸身便不知下落了…………”这是大家都不愿意听到的消息。

    “百里大哥都死了,你还活着干什么??”邵玉楼咬牙切齿地恨声说道。当年的事,虽说主犯不是雷毓秀,可她也不是全然无辜的,邵玉楼想念百里靖,不免对眼前之人怨恨不已。

    “贱妾的确早就应该自尽谢罪,可是夫君对贱妾有重托,贱妾不敢轻易寻死,有负夫君拳拳心意。”到了此刻雷毓秀依旧淡然,仿佛她真的已经看破了生死。

    “对对对,百里小夫人还带了两个人来呢,你们看见了这两个人再骂也不迟。”郑铎跑到门口,朝门外的人招招手,“快来,别害怕,他们都是好人…………”

    薛冉、阮竹卿和邵玉楼都抻长了脖子,向门外看去,之间两个瘦小的身影期期艾艾地躲在门边,用两双漆黑璀璨的大眼睛怯懦地打量着一屋子的男人。

    “孩子??跟百里大哥长得好像!!是不是百里大哥给你薛冉生的孩子?”邵玉楼口无遮拦地喊道,惹来了阮竹卿和薛冉的怒目而视,可这两个人并没有反驳邵玉楼的疑问,或许他们心里也有些不确定吧。

    “不是的!!这两个孩子跟王爷没有任何关系!!”雷毓秀连忙解释,“青鸾,青鹤,快过来,叫叔叔伯伯!!”

    雷毓秀将门外的两个来自带进门来,一左一右揽在了怀里,竟然是一男一女两个龙凤胎。

    “几位大概也看过当年我留下的巫族的医药圣典,那里面有明确的记载,神子蛊可使男人生子,却不会诞下女婴,所生必定都是男孩儿。这对龙凤胎是夫君的妹妹,贱妾的小姑生下的孩子,外甥像舅,所以这两个孩子看着才会跟夫君长得很像。”

    雷毓秀的解释让薛冉心里松了一口气,当年他跟百里靖之间发生的事虽然是被人算计的,可这些年薛冉始终觉得心里对阮竹卿有所愧疚。于是众人落座,听雷毓秀细细讲述他们分别后所发生的事情。

    当年,百里靖和雷毓秀被劫持到了西南巫族的地盘上,巫族人为了威胁百里靖就范甚至还抓来了百里靖的妹妹作为人质,可百里靖到了巫族的地界上他们却发现百里靖根本就没有怀孕。巫王并不死心,又折腾折磨了百里靖许多次,也不见有什么结果,终于招来了巫族的大巫医为百里靖进行诊治。

    几经周折之后,大巫医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神子蛊要改造男人的身体需要从小就开始对人体产生作用,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百里靖从小就没有在巫族长大,神子蛊在他的身体中蛰伏了二十多年,只是在玉公主发现了百里靖很有可能是神子血脉之后,慌忙中催动了神子蛊,意图唤醒神子血脉的特种功能,仅仅一个多月的改造过程当然是不足以完成那么浩大的工程的。

    换而言之,不但在玉公主算计百里靖和薛冉发生关系的时候神子蛊不能发挥作用,只怕是就算百里靖回到了巫族,从现在起改造他的身体,没有个二三十年也是完不成这件事情的,等到百里靖的体质能够生孩子的时候,怕是百里靖年岁超龄,也已经不适合再生孩子了。

    过去,巫族从来没有出现过神子血脉外流的事情,所以他们地神子蛊改造男人身体构造的事情也知道的不是特别清楚,才会在百里靖的身上浪费这么长的时间。巫王对神子血脉寄予了厚望,得到的却是这样的一个结论,正在气头上的巫王立刻下令杀了那个好心办了坏事的玉公主,就连玉公主那位巫族大长老的爷爷亲自来求情都没能救下她的小命,不过巫族大长老却把百里靖和雷毓秀两个人的性命给救下来了。

    原来百里妹妹被虏至巫族的当天就被巫王长子给沾污了,在百里靖和雷毓秀到达巫族的时候,刚好传来了百里妹妹有了身孕的消息。大长老告诉巫王,反正就是当作棋子来用,是不是薛冉的孩子又能怎么样呢?百里靖与其妹长相有七八分相似,只要百里妹妹把孩子生下来,就说那孩子是百里靖生得不就可以了吗?巫王这才勉强答应留下百里兄妹和雷毓秀。

    数月后,百里妹妹果然生下了一对龙凤胎,要按巫王的意思这个女娃也是留不得的,又是百里靖以性命想要挟才保全下了这个名叫青鸾的女孩儿并交由雷毓秀亲自抚养。至于百里妹妹,也不知是真的产后大出血还是巫族故意杀人,总之生过孩子之后,百里妹妹就死了。百里靖为了两个孩子的安全,硬是隐忍下来,和青鹤一起变成了巫族跟姜氏父子发动战争的棋子。

    巫族城破之时,巫王不愿神子血脉外流,特意找到百里靖,一剑将他刺死,但当时巫族的城寨早已乱作了一团,雷毓秀才得以有机会带着两个孩子东躲西藏地活了下来。只可惜当时薛墨先一步得到消息,说京中恐要生变,他没怎么停留就急忙带人赶回京城去了,雷毓秀错失了找到薛墨将两个孩子交付于他的机会。她只好重操旧业,沿途卖唱,领着两个孩子一路北上,来寻找薛冉和阮竹卿或者邵玉楼。

    历尽风霜,雷毓秀表现出了惊人的耐力,她带着两个懵懂无知的孩子,一路步行,花费了几年的时间来到了京城,却发现京城早就物是人非,永安王府不复存在,六皇子薛墨也坐上了金銮宝座,寻常人等难得一见。雷毓秀只得在京城停留下来,一边卖唱一边继续打探薛冉他们的消息,直到在一座茶楼里遇到了与客商碰面的郑铎。

    这母子三人的艰难经历,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唏嘘不已,纵然难过于痛失好友,却也为雷毓秀的坚忍不拔心生敬佩。在薛冉的安排下,雷毓秀和百里小兄妹两个算是正式落脚在了鸣泉山庄,郑铎甚至为两个小孩儿找来了暖香园里十分罕见的丫鬟贴身服侍两个孩子。

    邵玉楼还是不肯放弃收养这两个孩子的希望,不过他毕竟是宫里出来的,那皇宫内苑里的狗屁规矩多如牛毛,他想要收养两个百里小孩儿,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办到的。于是,在夕阳向晚的时候,邵玉楼被他身边的太监大总管连哄带劝地给拉回鸣泉行宫了,薛墨曾经有言在先,不管邵玉楼跟薛冉和阮竹卿关系有多好,坚决不允许他随便外宿。

    第二天一清早,邵玉楼就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到暖香园混早饭吃来了,两个小孩儿也在丫鬟的服侍下洗漱一新,来到餐厅吃早饭,邵玉楼看到两个小宝贝,喜欢的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来,宝贝,别光喝粥,也吃一点小菜!!这是用清酱腌渍过的五香小瓜,配粥吃味道最好了…………这个是用蜂蜜腌渍的橘子皮,甜的,也很好吃哟…………”邵玉楼当贵妃娘娘有几年了,亲手给人布菜这样的勾当可是有日子没干过了,不过能为两个小宝贝服务,他心甘情愿。

    “你别在那儿献殷勤了好不好?”薛冉十分看不起邵玉楼狗腿的样子,他在薛墨的面前都狂得二五八万的,现在这张狗腿的嘴脸真是让人看不顺眼,“百里是要把两个孩子托付给我们照顾的,别把俩孩子拉到皇宫那个大染缸离去,那种地方除了糟践人,半点好处都没有。”

    “大染缸怎么了?这俩孩子又不跟他们抢皇位,跟着我进宫就只有吃香的喝辣的,谁敢欺负他们,我跟他急!!包括你六哥在内啊!!”邵玉楼是铁了心要收养这两个孩子了,“若素和若谷那会儿就是这样,说是把俩孩子挂在我名下抚养,可是那俩丫头成天往你们这儿跑,跟我一点儿都不亲近,这一回我说什么也不让着你们了。”

    “若素和若谷是太子哥哥亲自托付给我们的,她们怎么可能连自己亲爹的话都不听?你想跟我们抢人,到了没抢过吧?这俩也一样,你是抢不走滴!!!”薛冉脑袋都快扬到天上去了,“这地方多好啊,山清水秀没有俗事烦心,这地方要是不好,你还能成天赖在山上不走?这俩孩子还是跟着我们过更好一些!!!”

    两只受受吵起架来,阮竹卿却在安安静静地观察两个正在吃饭的孩子,这两个孩子年纪也就在七八岁左右,正是雌雄莫辨的年纪,使得两张脸孔一模一样难以分辨,他们五官的长相多似百里靖,大约是长相随了母亲,只是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不似汉人的特征,也许正是随了他们那个巫王长子的父亲外族的长相。

    要按说两个孩子离开巫族的时候不过也就是三岁左右的年纪,这么多年的颠沛流离并没有让两个孩子变得粗鄙,他们的举止行为和餐桌礼仪都非常完美,可见雷毓秀对两个孩子的教育是非常到位的。

    没多一会儿,两只受受还在吵架,小姑娘百里青鸾已经吃完早饭了,她的一双大眼睛溜溜转了一圈儿,轻轻地放下了碗筷,小男孩儿百里青鹤看见妹妹不吃了,他也连忙放下碗筷表示自己吃饱了,然后两兄妹对视了一眼,百里青鹤回头拽了拽阮竹卿的袖子说道:“大人,我娘呢?我娘是不是还没有吃饭?大人能把我娘找来,让她也一起吃早饭吗?”

    孩子的话语打断了两只受受的争吵,薛冉听到孩子的问话,立刻高声叫道:“管家!!怎么没见百里夫人过来用餐?再叫服侍的人过去问问百里夫人起了没有!!”

    不一会儿,昨天临时找来服侍雷毓秀的小丫鬟慌慌张张地拿着一个信封跑了过来,将纸条交到了薛冉的手上:“百里夫人昨晚跟奴婢说,若是今早她起得晚了,就让奴婢多等她一会儿,最近她们一路奔波,她想好好休息休息。刚刚管家让奴婢去请百里夫人过来,奴婢进得屋去却发现屋里已经没人了,只有桌子上压着这么一封信…………”

    阮竹卿看过了这封信后与薛冉对视了一眼,叫道:“不好!!…………汇泉河!!”一屋子的人都知道事情不好,便一并跟在阮竹卿他们的身后向汇泉河跑去。

    汇泉河只是丰满河流经鸣泉山一段的称呼,因为山顶的积雪在每年春天融化时会与山泉汇合成好几条小溪从山上流淌下来汇入丰满河而得名。在鸣泉山庄的地界内,汇泉河被拦在了山庄的围墙之内,只在围墙的下端下了铁箅子,可以容河水跟河中的鱼虾通过,人却不能通过河水潜入山庄。

    故而,鸣泉山庄的人们熟悉汇泉河,却很少有人留意河水的变化,当阮竹卿薛冉等人跑到汇泉河边的时候,河两岸红花绿柳,衬托着河水的波光粼粼,河面上只有一只绣花鞋在轻轻地飘荡。

    到底还是来晚了。众人的心头飘过了雷毓秀信上的一段话:‘……贱妾过去曾经做过不少错事,虽不算主谋却也伤天害理罪大恶极,每每思及表妹亡故时不甘的眼神和这些年夫君所遭受的非人的痛苦,贱妾倍感心如刀割。然,夫君将青鹤兄妹托付于我,贱妾不敢轻慢,非死不敢有负夫君之所托。今日终将此兄妹二人托付于永安王爷手上,贱妾如释重负。…………终于,贱妾可以安心地去见夫君了…………’

    “告诉下游替雷毓秀收尸,厚葬了她吧。”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阮竹卿只好如此吩咐跟随而来的山庄管事。

    小女孩儿百里青鸾静静地看着水面上漂浮着的绣花鞋,突然转身跪在了薛冉的面前,百里青鹤也跟着跪了下来,两个孩子恭恭敬敬地对着薛冉说道:“爹爹在上请受女儿(儿子)一拜!”然后一个头磕在了地上。

    “等等!!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邵玉楼不满地叫喊着。

    “昨天睡觉之前,娘吩咐的,她要是不在了,以后这个人就是我们的爹爹!!”百里青鸾白嫩嫩的小手直指薛冉,让邵玉楼好生的不服气。

    “你们管他叫爹爹,那么他呢?”邵玉楼指着阮竹卿问道。

    两个孩子一口同声地说:“叫伯伯!!”人家雷毓秀早就安排好了。

    “那我呢?”邵玉楼还是不服气,又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你…………叫……姨娘??”这个娘亲没教,青鸾有些不敢确定。

    “我是男的!!”邵玉楼鼻子都要气歪了,“以后叫我叔叔!!不对!!叫舅舅!!我是你们亲舅舅的兄弟,理当随着那边称呼!!以后叫我玉楼舅舅!!”形势比人强,邵玉楼知道争不过薛冉这个坏蛋,也就不较劲了。

    “好了,外面风大,咱们回去再说吧。”阮竹卿拉过两个孩子的手,领着众人要回到暖香园去,走了几步,阮竹卿突然觉得河面上似乎有什么东西飘过,他不禁站住脚步,回头张望。

    宽阔的河面上只有清澈的河水,除此之外空无一物。仔细聆听,似乎有笑声在水面上飘过,细细地看过去,水面的光芒折射在空气中,隐约形成了两个若有似无的身影,那是多年前初次见面时的百里靖和雷毓秀,他们的面容依旧那么的年轻。

    风声将一句话送进了有心人的耳朵里: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全文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