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素铁杆银神党(银魂同人)

热门小说

背后的故事没有芙蓉王  【夜兔神威番外篇】1

章节字数:1293  更新时间:14-10-10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神威这个名字,还是那个秃子给我的呢。它代表着夜兔对力量的渴望,就像那个秃子,就像……我。

    那个秃子——我后来这么叫他,这真是一个符合他形象的好名字呢。

    我的母亲是个美人,墨蓝色的眼睛,橙粉色的柔软长发,永远温柔如同春风的笑容。她总是会很轻柔地为我和神乐梳头,一点一点亲手为我们缝制衣服,很认真地做香喷喷的米饭。

    而那个秃子,每天按时回家,陪小神乐玩耍,陪我修炼,就像母亲说的那样,算是个好父亲。

    这是我五岁之前的事情。

    就在我五岁那年的某一天,秃子破天荒地彻夜不归了。

    不满一岁的小神乐早就已经撑不住先睡下,客厅里的灯明明暗暗,大门敞开着,门外风雨交加。

    母亲仍然坐在门口,她美丽的脸庞带着淡淡的忧愁,双眼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门外,在昏暗的天色和雷电交加中寻找着父亲的身影。

    “神威,你去睡觉吧。”母亲看见我了,她弯起眼睛,冲着我微笑。她的眸子晶莹剔透,就像春日里的天空。

    “我要陪着妈咪。”我这样回答,门外吹进来的狂风吹乱了母亲橘粉色的长发,让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却有些许冰凉的液体随着风,撞上我的脸颊。

    我不知道那是雨滴还是泪滴。

    什么时候才回来呢,父亲。

    “神威真乖。”母亲这样说,她的语气很温柔。她伸出手,轻轻把我揽入怀中。她的怀抱,很温暖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划过天空的巨大的闪电和雷声惊醒,就看到门口母亲惨白的脸色。她的眼睛里滚动着某种东西。那是什么,我不明白呢。

    父亲还是没有回来。

    天快要亮起来的时候,父亲终于回来了。他满身血水,表情肃穆,冰冷冷地摔门而入。

    母亲的眼眸一亮,从凳子上一跃而起,表情欣喜。“你回来了。”

    “嗯。”父亲答应了一声。他的表情很不好看。

    “饿了吗,我去给你做吃的。”母亲的语气里含着急切的关心。

    “不必了。”父亲冷淡地回答,一把攥住母亲的手腕。“这么晚了怎么不睡。”

    母亲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脸红了红。“我在等你……”

    “不必了。”父亲却打断了她,他的眼睛墨黑一片深不见底。“以后我如果不回来,你们早点休息就好。”

    母亲似乎发现了不对劲,有点奇怪地凝视着父亲。“你怎么了?”

    “你别管了。”父亲有些烦躁地脱下沾满血水的披风扔在地上,转过身走近房里去。不一会儿,他抱着一个行李包出来了。

    “你要去哪里?”母亲有些不安地拦住他的去路。

    “我有事,很久以后才能回来,早点休息吧。”冷冰冰的丢下这句话,父亲撑着伞走出门去,头也不回。

    他走后很久,母亲一直愣愣的盯着门口出神,蓝眼睛睁得老大,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

    似乎就是从那一天开始,那个曾经温柔的父亲,一去不复返了呢。

    父亲走后没有几天,家里闯来一大批夜兔,他们穿着整齐一致的黑色功夫装和斗篷,破门而入之后,向母亲逼问父亲的行踪。

    “别看我这样,我也是个夜兔哦。”母亲仍旧只是温柔地笑笑,她用眼神示意我,去陪着小神乐。

    我摇摇头,固执地张开双臂把母亲护在身后。“我已经长大了,可以保护妈咪和小神乐了。”

    “神威……”身后的母亲轻轻叹一口气,温柔地摸摸我的脑袋。“你是个好孩子……”

    不,妈咪,我不够好,称不上你口中的好孩子。因为我,保护不好你。

    倾盆大雨里,我怀抱着小神乐,看着昏倒在雨里的母亲,再看看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房屋,这样想。

    秃子,为什么你还不回来呢?为什么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