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你把我忘了吗

章节字数:2696  更新时间:15-02-19 0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章你把我忘了吗

    贺廉还记得他和周麟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吧,在电梯门口,他递给周麟一块手帕,周麟把他扯进屋那什么。他一直认为那是一个歪打正着的美丽的错误,非常浪漫。

    周麟坚决的认定,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机场,是潘革拜托他去接贺先生,他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拒绝不了,认识了这个一眼就能看穿人心,和肚子里蛔虫一样的,黑暗系心理医生。

    黄凯很奇怪。

    “为啥你们俩就连第一次见面都忘了呢?地点不对,酒吧咋回事啊。”

    潘革一把按住贺廉不让他说,笑着。

    “是在机场见面的。我肯定周麟的话是准确的。”

    打死也不能让黄凯知道曾经周麟给他一杯下了药的酒,要让他家这个知道了,绝对不可能老老实实在一起喝茶聊天,而是直接掀桌,跳过椅子把周麟按在地上狂揍一顿。然后打电话叫来兄弟们,那就热闹了,潘雷黄凯林木一起上,那场面,控制不了了。

    事情都过去了,他们还有利益往来,官场,多个朋友比多个仇人好的太多了。

    黄凯傻啊,他夫人说啥他都信,嘲笑贺廉记性不好,回去你就跪搓衣板吧。

    至于酒吧那次?喝大了谁记住发生啥事了。对吧。都忘了吧。

    那,就从机场开始。

    贺廉在国外做助教,留学之后就在国外定居了,工作不错。生活环境也好,但是,没有一个亲人。田远来这边留学,他和田远成了好友,从心里喜欢这个弟弟,一直感叹潘雷福气不小,有这么一个好伴侣。可惜,田远来了没几个月,就回国继续上学,有党红院长亲自指导,田远很快就成为心胸科一把刀。

    潘越的父母是贺廉的小叔小婶,潘越父亲倒插门进了潘家,所以潘越随母姓,小叔小婶对他非常照顾,听说学了医,小婶还托了党红阿姨给他找国外留学比较好的医学院,拜在名师门下。小时候小叔还把他接到身边来过暑假,那时候都在军区大院,大人们不是去地方了,就是不在家下连队了,反正军区大院内一群孩子。这群孩子们都放养,跟放羊差不多,满大院的撒欢祸害人。

    流着鼻涕的黄凯经常被打哭,小霸王的潘雷一直都称王称霸,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他们撒尿和泥然后往泥坑里丢石头让别人溅一身泥点子的林木,把裙子掀起来去荡秋千的潘越。张辉潘革不太和这群小崽子一起玩,总感觉太掉价,他和潘革一般大,潘革和他比较有话聊,说学习啊,说班上的女生啊,说你看那群小崽子又打起来了去拉架吧。

    然后他们一群,去一家蹭饭。他们一群人就和蝗虫过境一样,盘子碗筷子这是吃不下去,不然连桌子腿都能啃了。上多少饭菜吃多少,比着赛的吃饭,为了最后一块肉打起来每天上演。反正他们吃完饭,碗盘子都不用刷了,舔得干干净净的。

    据说,他们这一群,在谁家吃五天饭,能吃光一袋大米半袋白面。那时候他们都没超过十岁。已经隐约有了饭桶帮的架势。

    那几年的寒暑假,过的特开心。

    田远会和他说他们七八个人聚会,喝酒聊天唱歌,他们住一个小区,天天换人家去蹭饭。贺廉觉得还是身边有哥们这日子过得才欢乐。

    以前还觉得吧,一个人在国外还行,也有朋友无聊时候小聚,工作生活也很安稳,但是,自从田远走后,他就格外想念国内的生活,国内可口的饭菜,国内的朋友,国内那带着雾霾的空气,感觉这始终不是他的家,回国的念头一直存在。

    党红阿姨是一家医学院的客座老师,医学院新开心理系,国内从事心理学研究的老师很少,党红特意打电话问贺廉,如果你回来,我就帮你递简历和校长推荐你。现在新兴的心理学很受欢迎,你专攻心理学,回国会比在国外更有前途。

    潘越的母亲,潘抗美,就是潘雷他姑,穿旗袍练劈叉的的那位夫人,也打来电话。

    “在国内当医学院老师或者是从事心理医生工作,自己开心理诊所都可以,至少家里人都在有困难也可以帮你。你回国之后,还能照顾你父母不是。”

    “那行,我回去。”

    贺廉很快结束手边的工作,准备回国。他在国外好些年,东西行李挺多。潘抗美在外地不能去接机,就让潘雷去接,潘雷说在军队呢来不了。让我二哥去吧。潘革说那几天开会他也去不了。

    这可怎么办?

    潘革想起周麟了,再三拜托周麟,我发小,我姑的侄子转弯的亲戚,他出国几年了国内没多少朋友,拜托你去接接他。最好派车把他送回来。我请你吃饭。

    周麟一肚子的不愉快,堂堂周大少变成了接机小弟?谁让潘革和他是朋友呢,去接吧。

    周麟以为是一个外国人,贺廉,挺外国人的名字,难道潘家还有亲戚是外国的?没听说啊。

    其实贺廉的名字也是潘老爷子给取的,取公正廉明的意思,积极发展改革开放了就要公正廉洁,大跃进以雷霆万钧之势搞活经济啊。

    把这晚辈的名字连起来,就是一个很生动的开会词。非常有激励精神。

    贺廉推着五六个大行李箱出来,一眼就在人群里看见了周麟。

    周麟面白如玉,身高和黄凯差不多,没有潘革那么高,一八零差点点,身上无一不精致,从头发到皮鞋,从衬衫到外套,有些懒懒的站在人群外翻看着手机。这倒不是因为贺廉看见一个挺精致的帅哥,而是猛地想起了几年前的一个夜晚。

    人生何处不相逢。

    贺廉一下就笑了,推着行李就走过来。

    周麟随便抬头扫了一眼他,不认识,又低下头继续玩手机。

    贺廉站在他身边,看见他的手指白皙骨节分明,指甲都透着健康的浅粉,瞄了一眼他的手机,在玩一款手机游戏。

    周麟又抬起头,奇怪,这人怎么不走啊,站眼前啥意思?

    “你挡着我的视线了,让让。”

    周麟微微皱眉。跟个电线杆子往前一站,要干嘛。

    “周麟?”

    “你是谁?”

    贺廉笑的更开心了,没记错,他那一晚看了身边那人的身份证,果然是他。

    周麟不知道他这么出名了?随便一个人都喊得出他的名字?

    “这位是你的秘书吧,那就是来接我的。”

    贺廉指了指旁边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人举着牌子,上面写着贺廉。

    他站在远处看了一会了,看见周麟刚才和这位穿西装举牌子的人说句话,应该是一起的。

    周麟眯了眯眼睛,捏着手机站直了身体。

    “潘革的发小,潘家的亲戚,贺廉?”

    “是我。”

    周麟上下打量了一下贺廉,这人一直在笑,但是,从他站在眼前开始,这人的眼神没有离开自己。一直在打量着自己,不,准确的说是探寻。

    他的眼神不对!第一次见面的人不会用这么放肆的眼神。

    以不变应万变。不管如何,堂堂周少会被一个陌生人吓住吗?

    周麟收起手机,低了下头,再抬头就跟变了一张脸一样,充满了笑容。热情的伸出手去。

    “你好,我是周麟,潘革的同窗。他在开会没办法来接你。只好我来了。车就在外边,你要想留在京城转转我派人陪你,如果你想现在回去,我开车送你。”

    完全没有刚才的疏远冷淡不耐烦,这变脸速度和四川绝活一样啊。

    “我打算直接回去的。那就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朋友的朋友,都是朋友。这边走。”

    说着就要把手松开,转身要走,贺廉猛地抓紧他的手,往回一扯。

    周麟就这么被他拉得又靠近几步。

    贺廉压低声音。

    “周麟,你不觉得我们很熟悉吗?你把我忘了?”

    -------------香香带着有种里的全部大小土匪,代表所有长辈叔伯婶娘,给各位美女帅哥拜年,过年好啊!新的一年大吉大利,事事顺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