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这不是鸿门宴吧

章节字数:2469  更新时间:15-02-27 12: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章这不是鸿门宴吧

    “啥事呢?”

    他们六个集体做思考者,托着下巴去琢磨,很想尝试学学童年偶像一休,叮的一下就来答案。

    可惜他们脑子里真琢磨不出什么来。

    “爱咋咋地,只要不牵连咱们,就看戏呗。”

    潘雷大手一挥,得到田远的赞同,就是,琢磨啥啊,咸吃萝卜淡操心,目前看来和他们几个都没啥关系。

    “事情没有明朗之前,多吃饭少说话,看看就看出门道了。”

    陈泽也点头同意。

    “那还等啥,我都饿了。回去吃饭吧。”

    夏季真是饿了,张辉怎么可能饿到老板娘啊,走走,回去了吃饭先。

    但是到门口了,谁也不肯先推开包厢的门,又蹲在门缝边往里看。用一只眼去瞄,看看里边什么情况。脑袋叠脑袋,几个大老爷们的脑瓜子就这么叠着单吊一只眼去看门里。

    包厢内就剩他们俩了,贺廉从口袋里摸出一包东西,浅褐色的小袋子有些像是钱袋,打着褐色的蝴蝶结,没有打开呢就散发一股浓浓的巧克力香气。

    苦涩里带着香甜。

    爱情的味道。

    这是某一位大哲学家说的,巧克力的味道就是爱情的味道。绝对不是瞎掰的。

    “我同学家里做巧克力生意的,这次回国我带回很多,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份,这一份送你。”

    “我不爱吃这个。”

    周麟看都没看,转着茶杯。

    “巧克力不一定是女生喜欢的。你早上起来晚了可以吃一块补充糖分,心情不好的时候吃一块还能愉悦心情呢。试试看。”

    周麟冷笑一声,看着贺廉。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一般都选择最直接有效的办法来发泄情绪。”

    “比如说?”

    “骂人。”

    贺廉挑了一下眉头。

    “就比如有人见好不收一直无事献殷勤,知道我脾气不好还在我面前瞎晃自说自话,我会直接骂人,再惹我就动手。还不会停止的话,那本少就让他,生不如死。”

    周麟笑着点了点贺廉。

    “就像你这样的。绝对是没事找抽。”

    在本少面前得瑟,大嘴巴子绝对扇上。一点不迟疑。

    贺廉一点也没有受到威胁,还是笑盈盈的。

    “如果这包巧克力是我亲手做的你会不会收下?”

    “我不喜欢。不喜欢的东西我不会碰。别说你做的,就是英国女王做的不喜欢照样不要。”

    包厢内没有别人,周麟不再去伪装和气维持笑容,很直接的表现出对贺廉的不耐烦。

    “真有个性,很坚持自己的喜好。这样的人不会委屈自己,活得很自我很真实。”

    “阿谀奉承的本事很高啊。”

    “那你喜欢吃什么?”

    “为什么告诉你?”

    “樱桃呢?”

    周麟翘起二郎腿不说话。

    “草莓?”

    周麟眉毛动了一下。

    贺廉点点头,把这包巧克力收起来。

    “请客吃饭的人都走了,这什么礼数?”

    周麟看看表,那几个人纷纷找借口都出去了,故意的吧,就为了给他制造一个和贺廉单独谈话的机会?指责眼神一下对上贺廉,贺廉看起来特别无辜。

    “他们有事出去了,和我无关。我这就去找找。你肯定饿了。”

    说着就在门上敲了敲。

    已经在门缝看见那几个大眼睛了。保持正常啊,哥几个,不要一开门都滚进来。

    林木赶紧拉起这些人。里边给信号了,都别蹲墙根了,正经点。

    一打手势,我们先进,你们再来,这就不像是故意的。

    田远夏季表示收到。

    林木推开门带着笑就进去了。

    “我把车挪了挪,差点当门口。人呢,怎么还不开饭?”

    夏季田远这时候也进来了。

    “啊,你们进来了呀,我们还在找你们呢。”

    表现得都非常正常,一点不像在门口蹲了好久。

    黄凯一直很听潘革的话,潘革再三嘱咐要对周少客气点,他决定着一个公司的落成呢,黄凯马上拎着一瓶红酒过来。

    “来者都是客,来来,先敬你一杯。酒桌上都是哥们,这杯酒喝了,啥恩怨情仇都掀篇了!”

    陈泽笑着从包里拿出闷倒驴。

    “别喝红酒,喝这个。闷倒驴,谁倒下谁就是驴!”

    “今天吃海鲜,还是来点黄酒比较好。”

    张辉也凑热闹。

    潘雷更直接,直接把三两一个的大高脚杯摆出来了,倒酒!倒满,谁不一口气闷掉那就不是哥们!

    周麟看着眼前的三杯酒,一杯红酒,一杯闷倒驴,一杯黄酒,看着潘革。

    “我怎么感觉这是鸿门宴啊,你们是想把我灌倒看我出丑吗?”

    “这是欢迎你,别想歪了。”

    潘革很正经的解释。绝对不是灌酒。至于是不是他们起哄架秧子,给黄凯出气,那就仁者见仁了。

    “我谢谢各位,咱们慢慢喝,不着急对吧。我中午还没吃饭呢,先让我吃点东西垫垫底,再来喝酒。”

    “干一杯在吃饭。”

    周麟一看,这黄凯给倒酒了,不喝不行啊。

    站起来,端起红酒。

    “黄凯,咱们哥俩打交道最多,不管谁对谁错,你说的,酒喝了什么都掀篇了。我干了这杯,过去的都过去了。”

    “那你往后别打我夫人的主意了。”

    黄凯还是不放心。

    “你们都结婚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黄凯琢磨琢磨,也对。

    “敬你,你也算我们俩半个媒人。要没有你,我们俩也不能那么快的就滚,,,”

    潘革捏着他的下巴就把酒灌进去。

    酒可以喝,话少说。

    差点把黄凯噎死,一边咳嗽去吧,潘革没那么缺德,只是倒了半杯红酒。

    “庆祝我们合作愉快。”

    周麟二话没说,第二杯酒也喝下去了。

    “来点黄酒暖暖胃,在吃海鲜。“

    张辉递过来一小杯,周麟接过去抿了一口,黄酒度数不高,喝下去之后浑身暖暖的,还有些甜。

    “好喝。”

    “喜欢的话你带走一坛,这是我让人特意从绍兴运过来的,味道不错。来来,都坐,吃饭了。”

    人都落座之后,才发现,少了一个人。

    田远旁边是潘雷,潘雷旁边是陈泽林木,林木旁边是黄凯潘革,然后是张辉夏季,周麟身边就多了一个空椅子。

    潘雷到处找,人呢,贺廉哪去了?请他吃饭他怎么眨眼功夫不见了?

    张辉让他们先吃,站起来去找,在通往后厨的通道上看见了贺廉。

    “都等你吃饭呢,你干嘛去了。”

    “做了些小甜点。”

    “告诉服务员让他们去通知后厨就好,快走,都等你了。”

    赶紧回来,贺廉坐到周麟的旁边。

    潘雷举着酒杯站起来。

    “贺廉,不,贺大哥,你和我二哥同岁。我家宝宝在国外一直受你照顾,我们俩都很感谢你。一家人不说谢谢,都在酒里了。”

    贺廉笑着看着田远。

    “要说照顾,不如说田远去了给我做了伴。异国他乡有个亲戚有个兄弟,感觉不孤单。”

    “我家宝宝啊出去就是双眼一抹黑,啥也不懂,出门都迷路,要不是你在当地都安排好,时不时的和我打电话我都担心死他。当初一说当地有你,我就放心了。”

    “贺大哥,真的很感谢你。”

    田远也端着酒杯,他们俩一起敬贺廉。

    “别说感谢,让我小婶听见了肯定骂咱们三个。亲戚里道的这么见外呢。”

    干了一杯,说什么感谢不感谢的,一家人用不着说这个。吃饭吃饭。

    ----------------三月参赛,准备好枝枝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