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邪蛊

章节字数:3152  更新时间:16-04-22 22: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犬奴赶回庄里把李千鹿叫到了沉月庵。

    “什么东西非要我一个人来看?”李千鹿见犬奴大汗淋漓的赶回庄,又一个劲的把他往外拉一边说着有东西要拿给他看。不禁让他心生疑惑,究竟是何宝物?仔细想想犬奴恐怕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给他瞧吧……

    “进去就知道了!”

    “陈管家!?”李千鹿刚进到中殿就看到了被绑在柱子上的陈管家。

    “他为何会在这儿?”犬奴是知道什么了……?

    “我听翠和你说络府……我……在胭脂铺就碰到了他……所以……”犬奴认为只要能帮到主子的事那就是他最想做的事!今儿这事儿没告诉主子……主子会不会怪他多事?

    “胭脂铺?他快醒了,以后再给我慢慢道来究竟怎么回事。”李千鹿想知道的事恐怕也只有陈管家能全部告诉他。

    “好的主子!”主子竟然没有责骂自己,那是不是就说明自己没有多事?

    “主子你这是干嘛?”犬奴看着李千鹿拿着小刀朝还在晕睡的陈管家走过去,还不会主子要杀他?

    “嗤啦!”陈管家深海蓝色的衣角被小刀划掉一块“绑在他眼睛上,我不想他记住我的样貌和声音。”

    “哦(′-ω-`)”犬奴动作麻利的将布料绑在了陈管家眼睛上。

    不一会儿药效过了陈管家慢慢苏醒过来“是谁绑了我!?快松绑!”显然陈管家怒了。

    “陈管家奴家绑着你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此时从李千鹿嘴里吐出的却是尖细轻柔的女人声音。

    “主……”

    “嘘……”李千鹿打断了犬奴“下人好不识规矩,没见我和陈管家叙旧嚒?”若是不是早已知道主子是个男人,恐怕犬奴也会沦陷在李千鹿绝色的容颜和轻柔似水的声音里。身边有个绝色美男,可真是……恐怖呀~

    “叙旧?我们可认识?还是陈某何处惹了姑娘?”听声音是个年轻女子,到底何处招惹了这姑娘?

    “陈管家是贵人多忘事嘛,自然也不会记得奴家。李若云你可认识?”

    “李若……云?你究竟是谁!”为何还有人会认识李夫人!?陈管家有些慌了。

    “我是谁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奴家找您很久了,你可知道李若云现身在何处?奴家是她以前莺歌楼的姊妹。”李千鹿试探的问着。

    “姑娘问得奇怪,李夫人当然是在府上。你若真是想寻她便去络府即可,我定当好酒好茶奉着,你又何必绑了我伤了和气。”

    “府上?前几日奴家也曾派人去府上问过,门丁说他在府上干了七八年未曾听说过李夫人……这……?”李千鹿倒是想看看陈管家如何去圆这个谎话!

    “姑娘想的可真周全……”恐怕这次自己被绑是注定了……

    “陈管家奴家从小就喜好蛊物之毒,你若不愿说那也就只能请你吃点苦头了。”李千鹿邪魅一笑从带来的小药箱里拿出了一个黑色小木盒。犬奴好奇的凑近一看被吓得不轻,盒子里装的是一条小指头大小的褐色虫子🐛,虫子被浸泡在红色不明液体里。

    “呃……”刺鼻的酸臭味熏得犬奴差点吐了。

    “什么东西!?你想怎样?”

    “这是奴家养的白白胖胖的虫蛊,奴家一会儿就用它伺候陈管家。先在你的脖子上划一条很小口子,能见血它就会自己钻进你的脖子……陈管家现在可愿意说?”李千鹿用银筷夹着虫蛊,银筷有一半都发黑了……

    “罢!反正你是非要知道”若是扛不住吃了不少苦头后还是会说,倒不如现在就说。

    “陈管家这是识时务。”李千鹿把装虫蛊的小木盒放在地上,自己则坐到了药箱上。

    “李若云…十年前就死了,姑娘不必找她了。”

    “这我已经知道了。”李千鹿冷冷的答应着。哼!若不是络尚荣不愿立碑文,就不会连母亲葬在何处也不知道了……

    “奴家早些年也见过李若云,你可知道她脸上的烧伤是何人弄的?她又是如何被赶出络府一人在北国流浪?”李千鹿眼框开始有些潮了,母亲受了太多苦了……

    “这……”为何这些她都知道,仿佛发生这些事时,她都身在其中……

    “怎么?不能说?”

    “李夫人脸上的伤是大夫人把她推到在火炉上烫的,至于被赶出府…这是二夫人一直都不待见李夫人本想着干脆杀掉她却次次都失手,所以才趁老爷不在便找了些莫须有的里有将她赶出府。”

    “原来如此……就知道大夫人不会是个好人,也有会吃斋念佛的鬼!”翠说过人最痛苦的事不是被杀掉,而是在她最不想死的时候让她生不如死!

    “……”李千鹿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眼前身体发福的男人,这些事都少不了有他的份吧!

    “你的问题我都回答了没有半句是假话,现在可以放了吧!”

    “放!当然放!”李千鹿拿着小刀和小木盒走向陈管家。锋利的小刀在陈管家的脖子上划了一下,打开木盒虫蛊飞快的钻进了陈管家的脖子。

    “你都知道了你想知道的,为什么……”陈管家有些惊慌失措“快把它拿出来!”

    “我可从没说要放过你!放心你的伤口在愈合,只是未来的一个月你会稍微的有些难熬罢了,只是一个月而已!”一个月以后你就会成一副皮包骨,连呼吸也使不上劲……

    “你……”陈管家话还没说完头脑就不听使唤昏昏沉沉睡着了。

    “主子,他……死了?”主子杀了陈管家?犬奴赶紧跑到陈管家身旁探着他的鼻息。还好只是晕过去了,主子不会杀人……吧……?

    “你很担心他死了?”李千鹿用自己的声音毫无感情的冷淡的问到。

    “毕竟……他是我弄到庵里的,若是他死了……我也会有责任。”犬奴的声音越说越小,主子一定气我懦弱吧?

    “哼!”李千鹿轻笑了一下,面色冷漠,陈管家只是个开头!

    “把他松绑,把这里整理一下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一会儿再叫冥六把他送回络府。”

    “啊?哦!”虽然不知道主子打的什么主意,不过既是主子交代了,那就什么都不要问赶紧去办。翠跟犬奴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说的。

    “胭脂盒?”李千鹿捡起从陈管家身上掉出的胭脂盒。

    “这是给络府二夫人取的,我听老板是这样说的。”犬奴收起绳子随口的答应到。

    “二夫人?呵呵!”李千鹿冷笑着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瓷瓶,瓷瓶里无色透明的液体滴到了胭脂上。

    看着主子坏笑的样子也很是迷人呢……

    “还不去叫冥六?”

    “是主子!”犬奴飞快的跑了出去。

    李千鹿看着瘫倒在地上地下陈管家“络府没一个好东西!”说完从小木箱里拿出了一个黑色小瓶,手帕沾满瓶里的无色无味的液体擦在了陈管家的手腕脚腕的勒痕处,只见红红的勒痕逐渐消失……

    “我要你好好的回去!以后的一个月你得好好享受,才不会辜负了珍贵的邪蛊。”李千鹿不愿再多瞧一眼,便坐到药箱上等着犬奴,他还有事要给冥六交代……

    “主子!主子!”

    “嗯~”是冥六的声音啊!“冥六你来了!犬奴呢?”怎么一会功夫六睡着了?

    “犬奴在后面赶马车呢!”若不是亲耳听犬奴说主子找自己,恐怕自己还是不相信吧!

    “赶马车?”李千鹿看了看冥六的鞋子,是跑掉了重穿上的吧?脚跟都在这外面。

    “为何不和犬奴一起呢?”明明赶马车更快。

    “主子我跑得比狗还快嘞,以前我在容记偷包子吃,容记放了一条半人高的大狗来追我,我冥六把它甩了一条街!”冥六自豪的说着讨饭时的经历,心里却想着若不是主子自己可能病死饿死也不会有人多看一眼……

    “你们都在说什么呢?”犬奴一脚踏进正殿“冥六你跑这么快干什么?让我一个人赶两辆马车真有你的!”犬奴蹲着歇了歇心想亏得没把我颠簸死!

    “两辆马车?”

    “主子我是想着你一会儿回庄不得坐马车吗!所以就如马车铺多借了一辆。”冥六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真亏你想的得到!”但一个人赶两辆马车还真是难为人呢!

    “冥六过来把耳朵凑过来我有事给你说!”李千鹿凑近冥六的耳朵如此这般的吩咐着。

    “放心主子,冥六就不让你失望!”说完冥六就捡起地上的布条,扛起昏死过去的陈管家向门外走去。

    “主子……?”什么事要给冥六悄悄的交代?连自己都听不得?犬奴望着李千鹿“主子我们该回庄了。”

    冥六赶着马车刚到络府就听到从从马车里传出的咳嗽声。

    “客观络府到了!”主子交代过就当在街上接的一个客人,不多说不多问。

    “嗯!”陈管家清了清嗓子暗想着我何时上的这马车?为何又睡着了?下意识的摸了摸睡僵的脖子,有东西在动!?在仔细摸了摸脖子却再也异样,莫不是睡昏头了……

    “这是什么?”准备下马车时陈管家看见了车门上的布条。

    “哦,客官您忘了?您上去时挂到门口上了。”真怕他没看见,还好他始终还是发现了……

    “嗯!”陈管家闷声下了马车朝府里走去,但还是觉得有什么事忘了……好像很重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