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离开药庄

章节字数:2181  更新时间:17-03-09 20: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呼~”出了皇宫李千鹿松了一口气。堂堂的天之骄子竟会容得自己如此放肆?刮圣上旧伤上的腐肉不就是在剥龙皮吗!自己都觉得荒诞的做法圣上竟能答应?总之自己还是好好的活着出来了……

    “主子为何看起来如此疲惫?”虽然那个名叫小允子的公公安排了歇脚处,可犬奴毕竟还是不习惯待在高高的宫墙里好似处处都有眼睛盯着,犬奴就叫上冥六出宫等主子。

    “犬奴为何在宫外候着?”不是让人安排好了吗?

    “这不是不自在,所以就出来等了。”犬奴呵呵的笑着。

    “犬奴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主子扶上马车!”冥六从不远处的树荫下把马车驾到李千鹿脚边。

    “你俩怎么一会儿功夫就都黑了一圈?”进宫前都白着呢!

    “这不我们都怕主子出来的时候没人候着,所以……就轮流在宫门外守上半个时辰。呵呵……”犬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自己和冥六是不是都快黑成碳了招得主子嫌弃了?

    “主子您这会儿若是没事去凌云阁看看吧!五娘总说主子把心思都全押在药庄,都快忘了她莫五娘了。”冥六熟练的驾着马车。比起主子让他当凌云阁挂名的老板做个马夫好像更适合自己冥六暗想着,再说这莫五娘日日在他耳边念叨也让好脾气的他有些烦了……

    “凌云阁?先不忙过去,我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朗锐会老实的把她交给我吗……

    药庄内:

    回到药庄已是下午时分,李千鹿也有些疲了。心想着早点了结了她,不然还会生出麻烦甚至自己还会像今日这样被人毒害……

    “庄主您回来了。”一个不知名的丫鬟迎了上来。

    “人都去哪了?”热闹惯了的药庄今日为何如此冷清?

    “公子叫如玉等着主子,说是请你去公子的别苑。”丫鬟的声音越说越小脸却越来越红。怎么办……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主子……

    “他没说什么事情吗?”

    “没有。”

    朗锐的别苑李千鹿去过两次,比药庄大不了多少装璜倒也是气派。

    李千鹿再也不想在马车上受折腾“犬奴把药箱放在我的卧室,随后我们去别苑。”

    “好的主子!”犬奴兔子般跑开。

    别苑:

    一个门丁大老远就看到了李千鹿三人,便跑进苑里汇报了。

    “千鹿!”等到李千鹿走到门口时朗锐就迎了过去。

    “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拦着我?”看着朗锐脸上尴尬的笑容,李千鹿有些明白什么了“你是想袒护她?”

    “早上的事只是意外,而且你也杀了狄烈出了气儿了……所以……我们就忘把早上的事儿忘掉吧!”

    “忘了?呵!有人想我死,你叫我忘了?”你还是心疼她……

    “是意外,千鹿!真是意外!”朗锐拉着李千鹿的衣袖激动的说着“你没有受伤我也无碍,为什么就不能大度一点就让它过去?再说有我在谁还再敢伤害你?”

    “再?你若不把季雪茹交出来,下次你见我的时候我可能躺在棺材里!”李千鹿一撒衣袖“今天我就要你给我个交代!”李千鹿怒气冲冲的推开朗锐进到苑里。

    “呵呵👄你这是想干什么?”庄里大红的喜字帖得到处都是,药庄的下人们都在这儿忙着晚上的喜宴。

    “主子你来啦,今儿公子大喜之日您可要多喝几杯啊!”翠悠悠的暗示性的说着笑。

    “千鹿!…唉~”朗锐无奈的看了看翠,就向着李千鹿走的方向追去……

    “嘭!”朗锐的寝卧门被犬奴踢开。

    “你来做什么?”正在为雪茹梳理头发的傾依脸上的笑面僵住了。

    “季雪茹,你以为这样就能躲开我?是你先犯的我,我便是你的阎王爷!”李千鹿本想用身上的毒物让雪茹中毒,可转念一想,早上换衣物忘带了,现在连药箱都不在身边只能动手了……

    犬奴见状拦住了李千鹿,自己冲上去想抓住雪茹却不曾想被傾依轻松制服。

    “傾依放开他!”朗锐赶到时寝卧里的气氛很是紧张。

    “千鹿这几年我对你怎样你是知道的,现在她季雪茹已经是我的妻子我的皇子妃,请你不要伤害我的女人行吗?”朗锐语气带着肯求。雪茹就像一个妹妹一样从小就跟着自己,朗锐也不希望任何人伤害她。

    “……是吗?那我就看在你的份上放过她,不过绝不会有下次!我们也冲刺恩断义绝!”不是只有你朗锐才会翻脸!林季雪茹,朗锐不会爱任何人,和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在一起你也不会高兴太久吧!

    “……”朗锐看到李千鹿的如此决绝竟无言以对,千鹿是认真的吗?

    “我们喝了这杯酒就散了!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这……”朗锐看着李千鹿斟满的酒,若是喝了那么是不是我们之间就真的结束了?

    “你怕我会害你?”就连这点信任也没有了?李千鹿一仰头喝了一杯,另一杯李千鹿把它倒在地上“我和你再无任何关系!”李千鹿转身想要离开。

    “等一下!把你的品如玉发扣留下。”雪茹悠悠的说着“若真是与皇子没有关系,那就把他给你的东西都留下可好?”明明就是和公子毫无关系的男人,公子却仿佛把世上最好的东西都给了他……

    “……”李千鹿看着沉默的朗锐“衣服是傾依给我的。”李千鹿看着傾依。

    “衣服你留着,我拿来也没用。”傾依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李千鹿卸下了腰间的双鱼玉佩,拔下了头上的品如玉发扣。齐腰的紫发瀑布般倾泻而下倔强的容颜甚是冰冷美丽……

    “千鹿……你知道我不是想要这些……”朗锐没想到李千鹿会真的什么都不要甚么都不顾,暗想着我只是想留住你。

    “药庄和你的人我都会还你,我就有一个要求,我的药箱给我!”李千鹿接过犬奴从衣袖上撕下的布条,捋了捋头发随意的绑好。

    “可以……”朗锐本想开口留住李千鹿,但他也知道若是李千鹿在他身边的话雪茹会很危险。嘴上说着决绝的话语,手却很老实的想要去抚摸梳理李千鹿微乱的头发,最后却也只是触碰到李千鹿转身离开是时飞扬的发梢……

    都结束了,这几年毫无安全感的羁绊,这几年生命中有他的快乐。今后在他身边的不会再是我。可我会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懒散又美丽的男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