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似曾相识

章节字数:1208  更新时间:17-02-09 09: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都到太医院了,我可以自己回去了,劳烦七皇子殿下了。”李千鹿拨开抚在他腰间的大手。

    “我也喝醉了,紫御不请我进去醒醒酒?好歹我也帮了你。在宴席上被人在背后议论不好受吧?”

    “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受的,议论就议论吧随他们,你觉得我会在意?”李千鹿可不是什么小家碧玉听不得风吹雨动。

    “嘘――”弥澈轻轻捏住了李千鹿的下巴,微微往上抬起。

    “唔――!”弥澈的舌头划入李千鹿的嘴里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未满之月,月光银白朦胧。受惊的李千鹿看着咫尺的容颜,在月光的衬托下更是美丽……

    感受着李千鹿舌头的迎合,弥澈高大的身体便紧紧拥抱着李千鹿薄弱的身躯。舌头也充满了性感的挑逗这李千鹿,缠绕着亲吻着,吮吸着……

    “嘶――”弥澈嘴唇被李千鹿狠狠地咬了一口。

    李千鹿推开了弥澈“你真是醉得不轻呢!醉鬼!若是真想醒酒,就老实安分点,我可不是你的平希公主!”李千鹿微怒的一甩衣袖进了医寝阁。

    弥澈也不生气笑嘻嘻的跟了过去。

    “主子?”犬奴被突然出现的李千鹿吓了一跳。

    “我的衣服怎么了?”李千鹿看着被犬奴紧紧抱在怀里的红色官衣。

    “主子今早换下的,翠还没来得及拿去净衣阁。”主子不会发现自己的心思吧?

    “翠去哪了?”李千鹿自顾自的坐下,倒了一杯茶水。

    “南岭山,找莫草(稀有药材)去了,昨日我在一本医书上看到有记载。”

    “蒽,知道了。好凉~”一杯冰凉的茶水下了肚。李千鹿静静的打量着犬奴。

    “怎么了么?我脸上有什么吗?主子要这样看我?”难道……被主子发现了?衣服上残留的……主子会觉得我很恶心吧――

    “呼!”李千鹿突然站了起来走向犬奴。

    “主……主子!?”看着面无表情步步逼近的主子,犬奴心底彻底乱了……被发现了……

    李千鹿从自己的头顶平着比划到犬奴的耳垂边上“犬奴,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哈?可能――是吧!”真是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主子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主子捏揉过的耳垂隐隐发烫呢――

    “嗯好!”李千鹿背对着犬奴侧倒在睡椅上,认真的看着医书不再理会犬奴。

    “啊~啊~被我看到了~”弥澈靠在门口从背后喊着犬奴。

    “你!”犬奴一把拽住弥澈的衣襟把他拉倒远处的亭子里。

    “放手可以吗?”弥澈用大手捏住了犬奴拽他衣襟的右手手腕。

    “我放手就是!”这男人真是高大!力气也不小右手手腕的骨头都快被他捏碎了。

    “明明就是个奴才,还真是色胆包天,竟然把自己肮脏的东西洒在自己主子的衣服上。”

    “你说什么!”犬奴怒了。

    “难道不是吗?这米色的汁液是什么!?”弥澈抢走李千鹿的官衣,红色的官衣腰带下的一大片被寖湿,有些地方还有一小块的米色浆汁状的东西。

    “还给我!”犬奴咆哮着挥着拳头打了过去。

    “真是不像样!”

    犬奴的拳头扑了空,还被放到在地上。

    “阿六,你若一辈子都只在鹿儿身边做个奴才,那可真是可悲。”弥澈一只脚踩着犬奴的背,弓下身玩味的说着。

    “……”一辈子只做奴才……我才不要!

    “想通了到金旗找我,我叫弥澈金旗七皇子。”弥澈扔下红色的官衣扬长而去。

    看着高大陌生的背影,犬奴有些觉得这个男人似曾相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