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凤袍风波

章节字数:2234  更新时间:17-06-02 07: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五月初八:

    “主子今日可算是起了个早!你这十几日都是睡上八九个时辰的觉,连闻着衣来访都叫不醒主子呢!紫萱可担心主子身体了!……”紫萱手里忙着李千鹿的洗漱,嘴里也不停的抱怨着。

    “我的身体没问题,这只是春困罢了……再说我自己都是个医者岂能不知自己有无疾患?紫萱你不必多想多忧。”李千鹿安慰着紫萱。

    “主子说没事儿就没事儿吧!只是不要吓紫萱。”春困?这时间……怕早已是初夏了吧!?

    “紫萱近几日可有谁来访过?”李千鹿也不知自己是否何处得罪了沐林枫,他只知道从正月十五的家宴后沐林枫就没有来过他这里……

    “有是有,不过都是在主子睡觉的时候来过,紫萱叫不醒主子所以便请他先回去了。”主子该不会是在等着皇上吧……

    “谁来过了?”肯定是皇上来过,不忍心叫醒我所以又折回去了。

    “闻着衣。”主子这下可要你失望了吗?

    “闻。。。他来干嘛!”那个轻浮的男人,虽然自己的衣物都是出自他手,不过两次家宴下来李千鹿并没有对他有好感。“还有其他人来过吗?”

    “没有了。”这后宫的小主们主子也不愿接见,多来几次也都是徒劳而返。皇上也忙于政务也抽不开身……

    “哦。”李千鹿脱下外衫准备睡下。

    “主子可别再睡了,闻着衣那里你多少得去一趟。他这几日来过几回了!我可是答应他了,等你哪天早起时就主动去登门拜访。”紫萱毫不费力的一把就把李千鹿拉了起来“主子?你是不是瘦了?”主子的手腕都细了!

    “没有!我一直都这样。”李千鹿穿好外衫径直出了房门。

    李千鹿心里知道自己最近身体确实出了问题,只是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问题……

    拂绣轩:

    拂绣轩?不经人道的话李千鹿可能就这么走过了。

    ““拂绣轩”真是好――雅致的名字!”只有闻着衣这种放荡公子才题得出的名字,也是和他绝配了!

    “哟~这不是紫御大人嚒!小的这就去通知沐先生!”小太监飞快进去了。

    “沐先生?”李千鹿心想是否是自己听错了。

    “哟~真是贵客来了!我还想着小鹿子又拿我寻开心呢!”紫衣的美男子笑着迎了出来。

    “闻着衣,不必客气我只是刚好路过这里,听紫萱说这里是闻着衣的的住所,所以就来打个招呼罢了,紫御这就告辞了。”李千鹿真心不想和他有私人关系,毕竟能像自己一想住在后宫又不太监的男人……都是皇上很信任的人吧?何况他可比自己的性格好多了……

    “唉~唉!你怎么说走就走?明日就是你的生辰,有人托我给你做的衣裳做好了,你既然来了就进来沐浴试衣。”闻着衣也不客气一个劲拽着李千鹿的手把他往屋里拖。

    “脱衣服!”闻花柳直接把李千鹿拖到了洗浴阁里,还对下人说了“贵宾在内所有下人出去,本少爷亲自侍候!”这样不要脸的话……

    “闻……闻着衣,这不请喝茶,不请喝酒的,你这就直接请我洗澡这……”闻着衣这个人果然有毛病,我也治不了的毛病!

    “怎的?真要我亲自侍候?”闻花柳坏笑着走向李千鹿。

    “别……我自己来,不过……你先出去,我洗好了会叫你!”

    “呃,好吧!”闻花柳推开房门出去了。

    “我的生辰?”李千鹿细腻光滑的身体滑入浴桶。

    皇上记得我的生辰?所以专门叫闻着衣给我做了衣裳?

    明日可不是我一个人的生辰……

    去年的我身上背着仇恨,现在的我只要安心的调药,安心的被皇上爱着――皇上……他真的爱我吗?为何最近会如此想他……

    想着想着李千鹿就趴在浴桶的边沿上睡着了……

    “鹿儿,鹿儿!”

    皇上的声音?

    “沐闻花,这后宫之中你爱怎么潇洒怎么玩都随你,可谁叫你打鹿儿主意!?”

    听得出皇上极力压着自己的怒火。

    “皇上?你怎么来了?哈~”李千鹿睁开眼舒服的打了一个呵欠。

    “鹿儿,他没把你怎样吧?”沐林枫关切的问着。

    “没有怎样呀,只是闻着衣叫我过来试衣服罢了……”自己好像在洗澡的时候又犯困了……现在身上却穿着衣服?自己不敢问……

    “皇上,你先把我放下来吧。”皇上这样当着闻着衣的面抱着我恐怕不妥。

    脚尖沾地,李千鹿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镶着金丝边的凤袍!!!散在地上的裙摆上绣着栩栩如生的百鸟,金色的凤凰展翅飞翔。凤凰的上半身正卧李千鹿的胸膛,稀有墨色猫眼石便是凤凰的双眼……

    “很合适嘛!”沐闻花走近帮李千鹿理了理衣襟。

    “皇上!”李千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我从未有过越轨之心,今日凤袍着身……无从解释……

    “沐闻花!不要仗着先皇再世时立下的遗召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沐林枫心疼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鹿儿,鹿儿你怎能如此大意?

    “呵呵,先皇?先皇是谁?我只知道沐浙南是我沐闻花的最尊敬的父亲!而你……只是我的兄长罢了!父亲叮嘱过,不夺皇位不得目中无兄长。这些我沐闻花全全不会去犯!今日可好皇兄主动到我门上找事!这凤袍不干紫御的事。”沐闻花走向李千鹿想将李千鹿拉起“紫御,你这样跪着跪坏了衣裳可不好。”

    “……”李千鹿没有起身只是默默的把黑色凤袍脱下,双手奉给沐闻花“这次我认罪,不过我想知道这――衣裳是谁叫你做的?”原来我真是想皇上想过头了……凤袍这种高贵的衣物怎么会叫闻着衣做给我……真是得了皇上的半分好,自己就飘飘然了!

    “沐闻花,是谁叫你做这件凤袍的!?”沐林枫也想知道是何人叫沐闻花做的,又有何目的。

    “秘密――不过他好像比皇兄更是爱着紫御呢!他说过若是他得天下,紫御便是皇后!你说他傻不傻,明明是个男人……男人怎么可能做皇后?”那个男人恐怕是我一生见过最傻的男人!

    “他?”老六?肯定是他,竟然想跟他老子抢人,请赐不成就想抢了?难怪朕忙着边关的匪盗成灾,也不见他来问一声……

    “皇兄,你可要把你的皇位坐稳了,他重来都是说道做到的,凤袍已成,天下――迟早是他的!”沐闻花看着穿着长衫跪着的李千鹿“来人,把紫御带到人字牢房。”

    “皇兄我知道你不忍心。”所以坏人都由我来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