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好事之人

章节字数:2187  更新时间:17-09-09 20: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月秋高气爽的季节里,洛河城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繁华如初的洛河城若是外人看来,决不相信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洛河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大的变化是洛河国的王朝灭了!瑞麟国也没了,三国统一了!还没来得及开始和金旗的战争就被金旗的七王爷带着军队灭了!现在的洛河城成了金旗的一块领地,也许是地理环境的原因,金旗国的京都由福山城改成了洛河城。

    华灯初上风静幽,万家灯火景依旧……

    微风浅凉的启政殿中,静得空气都凝固了。

    “皇上这棋怕是下不了了。”犬奴一脸无奈的看着与弥澈对弈的老丞相向傅。

    “呃……”向傅抬头看了看弥澈。

    “哈哈哈哈……皇上棋艺精湛,不用盯着棋盘思索棋局对弈老臣都是绰绰有余,皇上,犬将军,老臣这局输了!”

    “输了?现在输赢对朕……”又有何用,赢了天下失了他……

    “皇上!有人送来了这物件,说是皇上急寻之物。”机灵年轻太监总管安顺,从殿外小跑着进殿,奉上刚从侍卫长那里送来的小木箱子。

    “他的药箱……”

    “主子……”

    弥澈和犬奴一齐都迎了上去。

    “……”看着皇上也迎了上去,犬奴又规矩的退了回去,心头却是心情大好!这数月以来不光皇上命人暗地在寻李千鹿,自己也是到处打听主人的下落,但凡听到有人说道哪里有医者医术高明犬奴都会去会会。终是索取无果,今日主子的药箱却横空出世。药箱在,人就在!主子能没事那可真真是件天大的好事!

    犬奴万年的严肃帅气的冰山脸上,嘴角上扬隐藏不住内心的喜悦和激动。

    “犬将军……?”向丞相看着脸色微妙的犬奴,算是大开了眼界,那红色小箱子是女人的物件吧?本以为犬将军没有儿女情长的情怀,如今看来是自己的小女入不了犬将军的眼啊……皇上?也是这样的表情!?真想看看箱子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皇上,奴才替您打开吧!”万一是歹人送来的了就麻烦了。

    “你来开?”弥澈眉头一挑“他不喜人动他东西,这药箱我也开不了。送药箱来的人,侍卫可留下了?”

    “奴才这就去寻他来!”安顺转身准备离开。

    “不必了!安顺别动!”弥澈走近安顺从他背后的腰带间取出一封信。

    “安顺呀!侍卫长,你真的认识吗?”弥澈翻玩着着信封嗤笑了一声。

    “皇上……这……”安顺吓得身躯一颤,连忙跪地“皇上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起吧!你的师傅可曾教过你要“长心、眼”?不再有下次了!”

    “闻花柳,朕就说你怎能凭空消失了呢?”弥澈打开了信封。

    “呵呵!朕这宫里养的尽是些废人!冷宫那位被人掳走了,你们可有人知道!?”

    “皇上,要派人去抓她回来吗?”犬奴走上前准备领命。

    “这倒不用不过是个废妃让她去,开北门让他们出去。”

    “备马!朕要出宫一趟。”

    “奴才这就去安排护卫。”

    “谁也不准跟着!”

    洛河街道如意楼:

    “混蛋!尽然骗朕!”

    弥澈按着闻花柳留下的信里的内容,找到了他所说的如意楼天字客房,屋内空无一人!

    弥澈不甘心的看了看屋内。床上的被褥有些凌乱,似乎有人睡过刚走小二还未来得及收拾。床头斜搭着两件黑色的衣服,弥澈拿起来一看,才发现是两套宫衣!都是黑色金丝制绣的龙袍和凤袍!是出自闻花柳的手罢?看来闻花柳真的在这里呆过,那么鹿儿又去哪里了?

    弥澈带着龙袍和凤袍走下楼,看到飞快拨打着算盘的掌柜。

    “掌柜的!天字客房的客人几时走的?”

    “这位客官,是那两位客官的朋友吧?”掌柜停下了手上的活儿。

    “两位?可曾有一位紫发的公子?”弥澈压抑住内心的激动,说话的声音都在微颤。

    “客官可是说的,红衣紫发的公子?”

    “是!呃――正是!”

    “说来也玄乎,来的时候是他哥哥把他从马车上一路抱到客房的,他哥哥说他得到了怪病一直昏迷不醒特来洛河城寻医问药的,可今早他哥哥先出客栈没半柱香的时间,那红衣的公子也醒了出了客栈。也不曾招呼何时回来!”

    “昏迷不醒?现在又走了?”鹿儿现在又在哪里?

    出了酒楼弥澈小心的像周边的商户打听着李千鹿的消息,最后得知,李千鹿被某个富家的马车惊了昏倒在地,马车的主人把他带走了。

    “主人!皇叔回来了,在宫里等着您呢!”身着便衣的暗卫传话过来。

    “先回宫罢!”只要鹿儿还活着就没有朕找不到的!

    洛河城郊外:

    一顶普通的黑顶马车飞驰着。

    “皇叔,为何要救平儿?”黑色披风包裹下正是身材娇小的平希公主,也是被打入冷宫的“皇妃”。

    “六月的身孕了?怎么不见出怀?”

    “皇叔为何知道!!”平希一脸惊恐的护住微凸的肚子。

    “你?难道真的打算一个人都不告诉,然后一个人在冷宫里产子?”都是当母亲的人了还是那么天真!

    “皇上,是被逼的才把我打入冷宫的,只要,只要我生下皇子,他就是皇上第一个孩子!第一个皇子,母凭子贵,我就可以……”

    “就可以翻身当皇后了?你以为他会让你生下皇子?”沐闻花实在听不下平希的自欺欺人。

    “平希,你唯一做得对的事情就是,有了身孕谁也不告诉。皇叔也不过是在洛河国被灭掉的前一天截下了飞往宫里的信鸽。”尾羽染红的信鸽不就是你和你母后的信鸽吗!

    “母后……皇叔既然能把平儿救出来,为何不救父皇?父皇还在地牢关着呢!”

    “救皇兄!哈哈哈……”沐闻花听着平希天真的言语笑出了眼泪“为何要救他!他现在疯了癫了,救他有什么用?而且我恨他!”

    “停下!”平希看着笑得癫狂的皇叔,心里不由得打颤。

    “皇叔既是恨着我父皇,平希也多谢皇叔的搭救之恩,那么就此别过。”平希准备起身下马车。

    “往前走,是密林多的是豺狼虎豹,你千金之躯细皮嫩肉的?往回走孩子保不住吧?”

    “……”

    “继续走!”沐闻花朝车夫喊了一声。

    “我本就是个好事之人,你跟着我,我保你平安产子,安生度日。”

    我就静静的等着……看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