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涅槃重生  第三章 祀一被关押

章节字数:2691  更新时间:15-11-30 10: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浦仁和祀一两个人被压着一路前行,终于在金銮殿停了下来。

    皇浦仁看着面前的金銮殿不由觉得好笑,第一次进这金銮殿,自己去乞求那可怜的父爱,结果因为自己的愚蠢断送了奶娘的性命,这次,又会是什么呢?

    金銮殿,十三阶之上的龙椅上坐着当今王上皇浦轩,他看起来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神气。皇浦轩看着阶下的皇浦仁淡淡的道:“十二,你竟然敢纵宠伤兄?你说我该怎么办你呢?恩?”

    皇浦仁惊道:“父王,皇兄怎么了?祀哥哥不是已经把他救过来了吗?”

    皇浦轩眼睛眯了眯:“果然是你,怎么,你克死了你母亲还不够,现在还想克死你兄长吗?”

    皇浦仁被皇浦轩这话气的憋红了小脸,他刚想反驳皇浦轩的话,就被后面的祀一拉了拉衣服,皇浦仁胸膛起伏了几下又平静了下来。

    皇浦仁呼出一口气道:“父王,今天要不是祀哥哥,皇兄现在早就没命了。您不奖赏祀哥哥就算了,现在怎么还算在我的身上了呢?”

    皇浦轩冷哼了一声道:“不是你还是谁?也只有你这天煞孤星的绝命之人才敢养阴毒之物,那条毒蛇是你养的吧!”

    皇浦仁听了皇浦轩这话,心里就像被刀划了一样。他明明都下定决心不再奢望那不属于自己的感情,怎么现在这么难受,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或许自己出生就是个错误。

    皇浦仁收了收心神,展颜笑道:“父王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祀一听到皇浦仁话里的死寂,心马上沉了下去。他向前跨了一步道:“王上,那条蛇是属下养的,跟十二皇子没有任何关系。望王上恕罪!”

    皇浦仁听到祀一的声音,蓦然就从那种神思恍惚的状态下清醒了过来。他刚刚都说了什么啊,竟然就因为皇浦轩的几句话,自己竟然有了自弃的想法,不是从九年前自己都已经对他死心了么?

    要是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害死了祀哥哥,那自己死一千次都不够。

    就在皇浦仁准备上前辩解时,祀一似乎感应到了他的想法。祀一偷偷朝着皇浦仁挪了一小步,捏了捏他的手,歪着头,蹙紧眉头用眼神向皇浦仁摇了摇头。

    皇浦仁看懂了他的意思。他是让自己稍安勿躁,自从自己认识祀哥哥以来,就没有他搞不定的事,他知道,在自己看见看不见的地方,祀哥哥不知道处理过多少危险的事情,自己还是相信他吧,先看看再说吧。

    皇浦轩听着祀一为皇浦仁辩护讽刺道:“祀一,你什么时候学会护主了?我以前都不知道你竟然是忠肝义胆之人啊?说吧,你到底是如何害的孤的十皇子昏迷不醒的?

    黄浦轩刚刚说完,就有侍人从外面进来禀报说众大臣在外面要求参与十皇子被伤一案。

    祀一听到这个消息,暗暗舒了一口气。他之前无意间撞破了王上的秘密,知道王上一直想杀了皇浦仁,但是又不能明目张胆的,怕落了天下人的口舌。

    在被押来的路上,他就猜到估计皇浦轩会趁着这个机会除掉皇浦仁,估计就算自己把什么都揽到他身上,皇浦轩都不可能会放过皇浦仁。

    自己刚才还在想着到底怎么回答,才能将皇浦仁摘出去,没想到救兵这么快就来了。这池水搅得越混,他们两个活下去的希望就越大。

    皇浦轩听了侍人的报告,拧了拧眉头道:“宣。”

    不一会儿,众大臣都进了大殿,还不待众人站好,就见左相神色慌张的开口道:“王上,臣听闻十皇子在紫苑外被蛇咬了,不知现下十皇子伤情如何?”

    皇浦轩安抚道:“国丈不必担忧,霖儿只不过是半夜发起了高烧,现下病情已经稳定了,”说着话锋一转道:“可要不是霖儿高烧不退,孤王还不知道霖儿竟然被蛇咬上了,这皇宫内院的如何会有蛇?因为十皇子是在紫苑外被咬,故孤王叫十二皇子来问问,国丈如何看待这件事!”

    左相在知道十皇子并无大碍时,偷偷的松了一口气,他整了整衣襟道:“这十皇子被蛇咬是在紫苑外,无论这蛇是谁放的,都跟十二皇子脱不了干系!”

    左相的话音刚落,就听右相冷哼道:“笑话,说话可是要讲凭证的,谁不知道这十皇子是你外孙,你只说那蛇是在紫苑外,那你怎么不说十皇子私闯紫苑呢?这宫中谁人不知那紫苑可是被王上下了禁令的,十皇子不往那边跑,怎么会被蛇咬呢?”

    左相气道:“那十二皇子乃天孤煞星转世,靠近他的人都会死!那十二皇子本来就是不祥之人,他只会给别人带来厄运,本是不应该存于这世上的。”

    皇浦轩眼看着左相说话越来越放肆,咳了一声道:“国丈,好了。”

    祀一听到他们越来越放肆的话,心想希望小孩儿能够承受住这恶毒的话语,不禁转头朝着皇浦仁望过去,只见小孩儿倒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伤心,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皇浦仁听着左相和右相的争论,暗暗攥紧了拳头。原来他们都想自己死,他们当着自己的面讨论着自己的去处,丝毫不考虑自己的感受,这让自己如何不恨,这些,他都记下了。

    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到皇浦仁松开的指甲缝中的血丝,光看这血丝就知道皇浦仁这恨意有多深!

    皇浦轩扫了众人一眼,视线转到祀一身上道:“祀一,你来说说这件事吧!”

    祀一看了看皇浦仁道:“回王上,那条蛇乃属下所养,跟十二皇子没有半分关系,还望王上明鉴。”

    皇浦轩听后,朝着众大臣问道:“大家觉得应该如何处置它呢?”

    左相扫了一眼右相道:“回禀王上,这祀一在皇宫内院里养蛇这种阴毒的动物,不知是安得什么心?这次咬的是十皇子,下次就不知道是谁了?像这种恶毒之人,还是早早除去的好!”

    右相掸了掸袖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道:“左相这意思是在诅咒王上了?左相说别人恶毒,我倒觉得左相比祀一更恶毒,这祀一虽然在宫内养蛇是他的不对,但是也不能说这蛇就是祀一放的,再说,这十皇子还是祀一救得呢,这又该如何说?”

    祀一听着他们两个唇枪剑舌的争论,不由得觉得好笑。皇浦轩要怎么处治自己,估计心里早就有了打算,问他们,只不过是为了不让自己落了别人的口舌,这皇浦轩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背后里说自己专制,虽然他是真的专制。

    祀一知道右相看起来处处为自己和皇浦仁辩解,但他知道,这右相可不是真正为了他们,这宫中人人都知道这左相和右相一向不和,而这右相以与左相唱反调为乐,现在估计又是老毛病犯了吧。

    可是,小孩一直呆在紫苑,对这里面的名堂并不知晓,他可千万不要被眼前的局面迷了眼啊,想着就担心的朝着皇浦仁望了过去。

    只见皇浦仁听见右相的话,歪着头,露出了不屑讽刺的笑容。祀一看到这一切才把吊起的心放了下来。

    左相听到右相的话,朝着皇浦轩拜道:“王上,老臣恳请王上处死祀一。”皇浦轩似笑非笑的看着右相不语。

    右相赶忙上前道:“王上,千万不可,这祀一可是十皇子的救命恩人,您要是处死了他,天下人会说王上处事不公的,王上万万不能落了别人的口舌啊!”

    皇浦轩用衣袖拂了拂龙椅道:“左相右相不必再争了,这蛇虽然是祀一养的,但是毕竟十皇子也是他救的,他就暂且关押在地牢里吧,十皇子什么时候痊愈了,再什么时候放他出来。众大臣还有什么异议?”

    半晌,众人无一人发出声音。

    突然人群中传出一声:“王上,那十二皇子呢?”众人不由诧异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望过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3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