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会短命的

章节字数:2669  更新时间:16-06-18 20: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是嘛!”声音很轻,轻的就像无法承受这样的结果,会马上崩溃一样。

    “是。”肯定极了。

    “可是…明明就是浅浅。”抱着怀中人儿坐在一棵大树干下,埋首秀发之中,没有接受那样的说法。

    “都说了不是,你这人有毛病啊!放开我……”石浅浅没有打算妥协,她不要那么狼狈,不要那么心痛,所以就算这样大的脾气会恼了男人,有可能会招来杀生之祸,她也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可笑的笑话。

    演什么好戏呢?师徒情深嘛!

    真是抱歉,她现在是个彻彻底底的普通凡人,没有一丁点儿利用价值,所以不用这么委曲求全,这样不适合你,曾经的师父。

    你还是适合高高在上,这样柔水温柔的性格真的很不适合你。

    石浅浅眼底嘲讽之意正浓。

    墨闫峫看到了,却当做没有看到。

    他的浅浅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不过没关系,他会陪着浅浅,一直陪着,直到她心情开怀为止。

    “浅浅,为师很想你。”埋首秀发之间,那么依恋,那么珍惜。

    在浅浅心里,肯定是无法原谅他的吧!

    不要紧,他会用以后所有的时间让浅浅看到他的忏悔,看到他的真心。

    所以浅浅,不要抛弃他,不要离开他。

    他不知道再一次失去浅浅,自己会不会毁掉所有的一切,不仅仅是疯魔。

    是的,他疯了。

    无比疯狂。

    在亲眼看到浅浅生死魂灭的那一刻,他就不是自己了,他疯了,在那一刻,他才清楚的知道,他根本无法承受失去石浅浅的后果。

    那一刻心底的答案,那一刻的撕心裂肺,让墨闫峫失控到发狂,想要毁灭所有一切,只为换回他的浅浅。

    本来墨闫峫已经决定这样一直自我放逐下去,直到生命终结,不愿活在没有浅浅的世界里,不愿清醒的面对他已经失去生命中最重要至宝的事实,所以疯魔成狂,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也不肯承受真实的一切。

    从来没有想过,甚至连奢求都不敢。

    他的浅浅竟然活着,竟然活的好好的。

    那么鲜活熟悉的味道,绝对是他的浅浅,那灵魂的熟悉感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是他的浅浅,他独一无二的浅浅,这样的狂喜让他想要仰天长啸。

    这一次,是不是上天对他的机会,唯一的一次机会。他不会主动去问浅浅的情况,要是浅浅不愿说,他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他只要好好的守护着她就好了,永远不分离。

    所以,我的浅浅。

    你,注定是我的。

    永远都是。

    墨闫峫如此肯定的认为着,就是石浅浅完全不领情。

    想她,想她死吧!

    石浅浅真的很想知道,这个男人是凭什么像个没事人一样说想她,他怎么开得了口。还是说那颗所谓的玲珑药心脏因为没有灵魂注入的功效,是不是没法救起那个什么瑶儿的人,所以见到自己后,依旧想要用糖衣炮弹,用温情冷暖来欺骗她。

    她就这么好骗,这么天真,天真到只要他施舍恩情重视,她就会心软,就会傻傻的奉上生命。

    不会,两百年的养育之恩她已经还了,以生命的代价,完全够本还账。

    所以他怎么就能这么不要脸,这么脸皮厚的说想她。

    她会觉得恶心,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

    “浅浅,我想你。”即使你不相信,可我就是想你想到发疯发狂,想你想到连死都不敢,害怕轮回中找不到你的身影,因为我找不到也感觉不到你的灵魂所在,那样的孤寂,那样的煎熬,他真的想要毁灭所有的一切。

    灰飞烟灭,多么可怕的词语,天地间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他不敢死,在自己没有受到足够的惩罚前他不能死。所以他才活着,在疯狂中一次次回忆属于他们的时光。

    两百年,对墨闫峫不过弹指一挥间,可因为有石浅浅的存在,那两百年对他而言便是永恒。

    可是在三百年前他把自己的永恒弄丢了,把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珍宝遗失了,找不到,寻不着,他的心,他的灵魂每日每夜都在淌血,都在哭泣,都在思念,更是在痛苦煎熬,绝望无助。

    浅浅,你快回来,回到师父身边,回到我的身边来好不好,不要淘气,不要任性了,师父好想好想你。

    可是没用,一天一天过去,一天比一天更加绝望。

    只有杀戮,只有肆掠残暴,只有痛痛快快的发泄,他的心才不会那么痛。

    为什么到失去的那一刻,才肯面对现实,才肯及时醒悟,彻底明白浅浅对他而言的意义,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

    “松开,想我,想我去死啊!”石浅浅无法沉默。

    被这个男人像抱娃娃一样锁在怀里,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算再师徒情深,也从没有像现在这么亲密过。

    可不就是亲密。

    现在墨闫峫跟石浅浅的情况,哪里是一对师徒该有的,分明就是一对深情的爱侣才会出现的紧密不分。

    这样的情况弄的石浅浅也顾不上什么承不承认身份的事情,使劲儿的挣扎,她不想这样,感觉太奇怪。

    还是说三百年的时间这个男人真的成了彻头彻尾的疯子,没有理智可言,行为更是摸不着规律的疯子,关键还是一个实力强大的疯子。

    白天天真无邪,脑子不清楚,晚上疯魔如血,执着难测。

    反正不管是哪一种,石浅浅都感到很无力。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自己分分秒就能被对方给禁锢起来,做什么都是无效的。

    实力啊实力,石浅浅从没有像这一刻这般渴望实力,与她的平静生活论背道而驰。

    要是她有足够的实力,怎么可能任由男人这样欺负她,这样封锁她的自由。

    不公平。

    而不公平的世界恰恰又是最真实的世界。

    因为,弱肉强食,此乃生存之本,生存之道。

    “不许说死,我不许,不准…嗯…………浅浅,不准你离开我…”本来还挺有耐心的男人,本来还温情似水的男人瞬间爆发狂怒起来。

    不过再怎么动怒,对怀中的人儿依旧呵护备至。

    死,他的浅浅不会死的,他不会允许同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他真的不敢保证,要是浅浅再遇到危险,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好好的活下去。

    所以一切有可能危害到浅浅的,都要通通毁灭。

    正是因为墨闫峫这种不顾一切的疯狂想法,在将来,不知道多少因为不小心招惹上石浅浅的人被墨闫峫彻底毁灭,无论对方实力强弱,只要惹石浅浅一点点不高兴,都是被墨闫峫灭杀的对象。

    因为害怕失去,所以行事更加极端疯狂。

    而石浅浅就看着墨闫峫突然嘶吼起来,接着又突然晕迷过去。

    看着被一团紫光包围住却昏迷不醒的墨闫峫。

    已经脱离掌托,能够自由行动的石浅浅就那么静静的站在旁边,看着男人的黑发开始慢慢变成红色,身形慢慢变小了些。

    目光触及到天边的朦胧光晕,心中有了了然。

    原来这个男人现在一到白天就会变成妖孽小青年,那么晚上他肯定就会变回原来的自己,那么……

    “拜拜,再也不见,不管怎么样?咱们就这么断了吧!”石浅浅没有任何犹豫的转身跑走,让她不准离开,凭什么?再说她从来都不是听话的人,要她留下等着他醒来,傻子才会那么做。

    她不知道男人什么时候会醒过来,所有她必须趁着这个时间赶紧离开这里。

    她什么都不会去想。

    哪怕让自己永远的生活在偏僻之地,她也不要跟这个男人再次牵扯上。

    他们之间的缘,三百年前就已经了断干净。

    她现在是石浅浅,也仅仅是石浅浅,不是什么奇宫小公主,不是什么奇宫小师妹,她就是她,最真实的自我,仅此而已。

    不奢求,不贪婪,就不会再受伤。

    平凡简单的自己,受不起高高在上的存在施舍的怜惜。

    会短命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