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赌徒和他的女儿

章节字数:2152  更新时间:16-11-21 08: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文/艾月魂

    “村里咋没一点儿动静?”赵勇问王伟。

    “就是,别是被日本鬼子‘三光’过吧!”

    “我觉得村里应该鸡飞狗跳毛驴叫才对。”

    “咱们先找一家进去问问。”

    两人走进旁边虚掩的院门,穿过空荡荡院落。挨近窗户时,突然听到女人一声欢天喜地的尖叫:“糊啦!”接着,一阵麻将的洗牌声响起。

    围坐炕桌四周的三女一男,看到门口骤然冒出两个穿戴齐整的男人,仿佛被点穴一般,呆若木鸡地看着,不知所措。

    “周海家在哪住?”赵勇打破僵局。

    “吓死我了!以为你们是抓赌的了!你们两人咋跟活鬼似的,悄没声息就进人家屋子来了!”那个胖女人用手拍着丰硕的胸脯责怪。

    洗牌声再次响起。

    赵勇和王伟按胖女人指点路线,找到一户新盖的还没勾墙缝的砖房。院墙由杂草和木栅栏围成。院里没一个活物。

    “家里有人吗?”不想再被误解为活鬼的王伟抢先大声问。

    一个女孩儿出现在门口:“你们找谁?”

    “你是周春柳?”

    “是了。”

    “我们是学校的老师,过来了解一下你咋突然不上学的原因?”

    “家里没钱?我爸不让我上了。”

    “我看你家新盖的砖房,咋会没钱供你?”

    “我爸说女人读那么多书没用,要把钱省下供我弟弟上大学。”

    “都什么年代了!你爸咋还这么封建!你们家几个小孩儿?”

    “五个。”

    “你家是典型的超生户呀!你弟弟最小?”

    “是了。为生我弟弟,我们家被罚了好多钱,现在是全村最穷的。”

    “你父母在家吗?我们找他们谈谈,劝劝他们,想办法让你去上学。”

    “他们都不在?我妈上医院看病了,我爸出去玩麻将了。”

    “你去找找你爸。”

    女孩儿立刻跑步从两人旁边经过,冲出院门。

    两人进屋,屋里果然没人。

    “顶棚也没打呀!”王伟望着感叹。

    “一看就是那种懒人住的家!乱得跟猪圈差不多。”

    屋内没有装修。粗糙的白灰墙上,被烟熏的有点儿灰暗,东一块西一块污渍很招眼。

    二十多分钟后,周春柳领着一个瘦弱的男人走进屋。

    “这是我爸。”

    “你咋不让孩子读书呀?”赵勇问。

    “没钱,前天卖猪的钱,昨天也输了!”

    “猪卖了多少钱?”

    “一千八。”

    “全输了?”

    “全输了。”

    “这一千八,孩子在学校一学期念书管够了。你算算,一学期四个月,四四十六,一千六百块,学校每月还给义务教育的学生补八十块。孩子一个月五百来块,伙食费够了。”

    “我原本想赢点儿钱让她上学,没想到又输了!”男人叹口气,蹲在地上,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纸条,又摸出一点儿烟丝,撒在纸条上,用粗糙而裂纹遍布的手指,卷起了喇叭烟。

    “周春柳是你家老几?”

    “老四。”

    “她那三个姐姐还念书的吗?”

    “早不念了,老大嫁人啦,老二、老三在外面打工。”

    “孩子没文化,将来生活不是更困难吗?那三个不念,就算了,这周春柳,你怎么也得供吧?这孩子学习一直不错,是个念书的好材料;将来念书有出息了,能改变你们家的情况呀!”

    “不是我不供,是我确实供不起,你看我这房,前年盖起,一直没钱装修,风吹雨淋的,又快变成旧房了!”男人点着烟,猛吸两口,把面孔整个罩进烟雾。

    “种地不行,你做点小买卖,是不是情况会好些?”赵勇提建议。

    “做买卖得有本钱,我上哪儿找本钱去!盖这房子,现在还欠人家两万多块钱没还上呢!债主整天追我要钱!你看家里,值钱的东西,全让那些债主搬走了!”男人猛吸两口烟,将烟屁股扔到墙脚,两手捂住脸,使劲搓了一会儿,抽了一下鼻子,又从口袋里掏纸条和烟丝,开始卷烟。

    “没钱,你还整天赌博呀?”王伟压着自己情绪,反问。

    “不赌又能干啥!赌还能赢两个活钱零花!”男人身体往后,干脆靠在炕沿半蹲在脚后跟上。

    “你把赌戒了,做不了买卖,把地种好,我看你家生活也不至于过到现在这种程度。”赵勇再出主意。

    “你以为现在地好种了!现在种地,也跟赌博差不多,种子,化肥,水费是赌本,一年比一年卖的贵,选种什么庄稼,就是压宝,压住了,种出东西来,能卖出去,挣两个,压不住,卖不出去,就培钱了!”

    “你不好好种地,还挺有理的呀!”王伟口气带了几分不满。

    “本来就这么回事么,就拿买种子化肥来说,买什么种子、化肥;买谁的种子、化肥,就是个赌!前年,我们村王二宝,买了假种子,种进去,长出一地野草;去年,李三锁买的化肥,上到地里,玉米全被毒死了!买另一家的人,就没事儿。”

    “买上假的,谁卖的找谁赔呀!”

    “找人家赔,人家不认账,你有什么办法?”

    “打官司呀!”

    “打官司更像赌博,咱一个老农民,能打过人家卖种子、化肥的大老板?谁告帐,谁举证,上哪找证去!买的种子全种地里去了!就是留下一些,咋能证明就是张三卖的,不是李四卖的?一个种子,好多人都同时在卖!官司打输了,还得掏告帐费!咱穷的连律师都请不起,现在的律师,哪个不是向着有钱人!”

    “你买种子时,没开**呀?”

    “咱一个老农民,又不是当官的,能在单位报帐,买个种子,谁还开**!再说了,你要人家开**,人家愿意便宜卖给你!”

    “这些人,就是借你们爱贪小便宜,乘机骗你们上当!这主要是你们没文化的原因,要有文化,就会识破他们骗人的手段了!所以,你我劝你还是供周春柳念书的好。”赵勇乘机插话。

    “我听说学**的好多都是教授了!你说我供孩子念书去,谁知道她将来会嫁到哪去?现在电视上整天说,研究生都不好找工作,我花大把钱把她供出来,她将来找不到工作,我的钱不是白花啦!这就相当于我赌输了么!平时我赌博也就输个几十、几百,给她投资了,就是好几千好几万啦!我们哪赌得起!”

    赵勇和王伟劝了周春柳爸爸两个小时,最终无功而返。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