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被阴谋笼罩的婚姻

章节字数:3086  更新时间:16-11-24 13: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被阴谋笼罩的婚姻

    文/艾月魂

    我二叔去世前任沙湾乡信用社主任,去世时年仅四十七岁。

    他的死同二婶和他的朋友赵二拴有关。

    在同二婶结婚前,二叔在沙湾乡信用社当职员。

    他的个子不大,又瘦,看上去很单薄。我奶奶说那是从小营养不良的结果。     

     二叔不满一周岁,姑姑出生了。从此,他就再没吃到奶水,只能拿野菜和着高梁玉米面充饥。    

    人们给他起了个绰号“瘦猴”。这名称渐渐就叫出去了。     

    那一年,给信用社做饭的厨师不干了,来接工作的是位十七八岁的姑娘,这就是我二婶。    

    当时的二婶,同那时绝大多数人一样,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脸骨突出,一双大眼睛几乎占去半个脸。     

    信用社的人开完笑说,他俩真是天生的一对儿。     

    哪天吃顿好饭,人们便故意将自己一双肉质的嘴唇吧嗒出快板声说:“瘦猴媳妇的饭做得真好吃!”     

    另一个也跟了贫嘴:“瘦猴真是有福气,一辈子能吃这么好的饭,让我们羡慕死了!”     

    这种玩笑是在饭厅里开的,二叔和二婶都是在场的,便全开口回敬。这回,他们就更找着话说了:“你看!你看!这才叫夫唱妇和呢!”

    二婶凶了脸拿起勺子晃悠着:“再说!再说我就拿这勺子把你的狗嘴挖下来喂猪。”

    “瘦猴,我们弟媳拿勺子要给你挖饭了,还不快把碗伸过去。”     

    众人哈哈大笑,二婶也被逗笑了。     

    后来,有一天的晚上,信用社主任郭玉龙将我二叔叫到他的办公室说:“你和李雪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呀?”     

    李雪是我二婶的大名    。

    二叔说:“主任,你别听他们瞎说,我和李雪根本就没那么回事儿!”     

     郭玉龙说:“李雪可真看上你了。今儿晚上你知道我在哪了儿喝酒来着?在李雪她们家。”    

     二叔不说话,瞪眼看着郭玉龙。    

    郭玉龙接着往下说:“你小子真有艳福,能娶到这么漂亮一位姑娘。”说着,伸手在二叔肩上拍拍,“他们家托我为你和李雪做媒。”     

    “真的!?”二叔问。     

    郭玉龙说:“当然是真的。我估计你小子也挺高兴的。”    

    不久,在郭玉龙这个大媒人的主持下,二叔和二婶订了婚。    

    订婚时的二婶,已不象先前初来信用社时的模样。身子比过去胖了几分,两个脸蛋粉嫩嫩的,越加漂亮了。     

    婚礼是在那年的正月初八举行的。婚后,他们就将家安置在由大媒人郭玉龙主任特许的一间办公室里。     

    结婚以后,二婶继续当厨师,第二年他们就有了一个儿子。

    孩子过满月时,全信用社的同事都来道贺。摆了几桌,大家伙热热闹闹的吃喝了一顿。

    吃完饭,都过来看孩子。主任看了孩子说:“真是个好小子,大花眼,我看和他妈长得象。”     

    接着,就俯下身去逗孩子,伸个手指头在孩子脸蛋上按按。孩子便冲他咧咧嘴。     

    郭玉龙嘿嘿笑了说:“你咧什么嘴,是不是想咬我。你得对我态度好点儿,若不是我给你爸你妈牵线搭桥,哪儿有你小子。”     

    众人听了,一轰而笑。    

    笑声没停,郭玉龙的大嗓门又响起来:“这孩子给起下名字了吗?”     

    二婶说:“还没起呢,主任给起一个吧。”     

    郭玉龙用手摸摸下巴,略一思谋说:“这小子,看着就惹人亲,叫鹏飞怎么样?长大象大鹏一样飞得高。”     

    众人都说好名字。     

    郭玉龙笑着说:“小子,你记着,你的名字是我给你起下的。这名儿本来是给我自己的儿子起的,现在就送给你了。”说着,郭玉龙俯身在孩子脸上亲了一口。     

    一位职工开玩笑说:“主任,你这么爱儿子,明儿真该让嫂夫人给你生一个。”     

    郭玉龙说:“我那老婆就会生丫头片子。我早对她没信心了。她生第一个丫头片子时我就把儿子的名字起好了,可她一口气生了四个丫头片子。这辈子就爱个儿子,可是就没那个命。有时候我想抱一个得了,我那老婆又死活不同意。”     

    又一位职工说:“主任,干脆你将鹏飞认个干儿子,问题不就解决了。他们俩口的红绳是你牵的,儿子的名字又是你起的,你也快顶鹏飞的半个爸了。”     

    郭玉龙说:“你小子这个主意不错!就是不知道人家两口子怎么个意思。”     

    二叔和二婶都说主任做这孩子的干爸是好事儿。怎么会不同意?       

    郭玉龙亮起嗓门说:“大家听着,我今天就是鹏飞的干爸了。你们说认儿子,我是不是该送他点儿什么东西呢?”     

    郭玉龙在衣袋里掏了一会儿,往小孩手里一塞说:“干儿子,你干爸今儿什么也没带,这几张票子就算见面礼了,改日再送你东西。”             

    从这为后,郭玉龙就成了鹏飞的干爸。每天上班中间,总上二叔屋里来看几回鹏飞。鹏飞能吃水果的时候给买水果,能玩玩具的时候给买玩具。        

    后来,人们都说我二叔接替郭玉龙的职务,就是沾了这个光。    

    总之罢,自从郭玉龙认鹏飞做干儿子为后,我二叔的好运道就来了。先是当先进,随后入党,随后又当出纳员,随后又当会计,随后又当副主任。郭玉龙升任县城市信用社主任的时候,我二叔就成了沙湾乡信用社的主任。一直干到他死。     

    二叔家的生活水平也随着他工作的变化,不断发生改变。先是从信用社的办公室搬入外面买的一个房子里,当主任后不久,又在城里盖了新房,将二婶和孩子搬回县里住城市。     

    到鹏飞念完初中,又安排到县城市信用社当职工。鹏飞结婚时在城里盖起一百多平米的砖瓦房。     

    二叔有个从穿开裆裤时玩大的朋友叫赵二锁。只念了不过三年小学,一直在我们村当农民。地种的不怎么样,又好喝点儿酒,吃点儿肉。家里有点儿钱,都干了这两样。村里许多人都翻盖了新房,他还住在五十年代盖的破败和老土屋里。      

    村里谁家盖房给屋子封顶那天,总要大宴村人,喝点儿酒,吃点儿肉。这种场合,赵二锁一定在场。渐渐的他捉摸出个赚钱的主意。     

    他去找我二叔,要贷款,开砖窑。二叔知道他没钱还贷,不愿给他贷。     

    他就请二叔喝酒,说等赚了钱两人平分。二叔也看出开窑能赚钱,就动了心了。但又担心赵二锁干的不上心赔了。便让赵二锁立了一个字据,如果不能按期还贷,赵二锁家承包的土地使用权转让给信用社。    

    赵二锁开窑很快就赚了钱。二叔从中就得了不少好处。后来,干砖窑的人多了,钱开始赚的少了。 赵二锁又想出一个新点子。他从村子里纠合了一帮子人进城去当包工头,给人家盖房,先盖平房,渐渐的就有了十几万、二十几万的资产了。有了钱,胆子也大了。他看中盖楼房更赚钱,便想盖楼房。    

    盖楼房需要很多钱,赵二锁又去找二叔贷款,给二叔许下,等楼房盖好了,给二叔五万元好处费。二叔就给他贷了三十万。     

    楼房盖到第三层。质量不合格,要求重盖。重盖只能往进赔钱。赵二锁就不往下盖了。不往下盖,投进去的钱就算白扔了。    

    赵二锁赔了,听到这消息,二叔去找赵二锁要贷款,赵二锁说没钱。再要,就找不着人了。后来到赵二锁家找他媳妇要,他的媳妇说她和赵二锁早离婚了。拿出离婚书让我二叔看。     

    离婚协议书上写的明白,儿女和房产全归赵二锁的媳妇。        

    二叔说:“你们搞假离婚,我去告你们。”     

     赵二锁的媳妇说:“你只管告,赵二锁跟我没关系。我们在他贷款以前就离婚了!”     

    二叔只好自己还贷了。    

    家里的东西全卖了,连二个儿子一百多平米的砖瓦房也卖了。二个儿子都领了媳妇孩子挤到他的房子来住。     

    二叔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后来头开始浮肿。有天晚上,满脸黄豆大的汗珠,手捂胸口说上不来气,等送到医院,人已经死了。    

    二叔死后五个月,二婶走了,留下二个儿子在那所旧房子里住。     

     再后来,听说二婶在地区所在地缤水市住着,同她住一块儿的,是现任地区农行副行长的郭玉龙。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