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深藏的秘密

章节字数:3067  更新时间:16-11-29 08: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深藏的秘密

    文/艾月魂

      三十二岁的陈玉玲,突然失眠了一个晚上。

      那晚,一个叫杨刚的男人,鬼影似的在她脑子里徘徊,咋也赶不走。以后,这鬼影就悄悄入驻了她的大脑。

      陈玉玲第一次见杨刚那天下午,绿原县审计局组织全体员工学习,杨刚讲课。杨刚是文化局副局长,刘局长专门请来的讲师。

      杨刚四十岁,讲课风趣幽默,收放自如,一下吸引了陈玉玲。听课中间,陈玉玲感觉杨刚的目光从她脸上扫视了好几遍。当时,一个奇怪的意识突然蹦入陈玉玲的脑海,心随之狂跳不止,脸上像烤了火,阵阵发烫。后半截课,陈玉玲几乎没听,她的心,随着杨刚的声音,像风中的秋千一般荡漾。

      十四岁开始,陈玉玲一直幻想自己的白马王子会从天而降。直到二十九岁,白马王子也没现身。

    婚前,陈玉玲共相了多少回亲,心中已无数据。她常开玩笑自嘲有一个连。每次相亲,开头虽异彩缤纷,结局却千篇一律:陈玉玲看不上对方。

    陈玉玲每次相亲失败,都像一巴掌抽在她父母的脸上。

      陈玉玲父母都是绿原县机关干部,父亲曾任信访局长。五十二岁,组织部找陈局长谈话,让他退岗,给年轻人让贤,并提出两个特殊待遇让他挑:一个是安排一位子女进机关工作;一个是给他上调三级工资,每月再多给一千块特殊补助。

      陈局长只有陈玉玲一个小孩,工作二年前已找劳动人事局安排在审计局,就选择了后一个条件,领着高收入,闲坐下来,每天为女儿婚事发愁。没三年,一头乌发,白了大半儿。

      老伴儿整天唉声叹气,像个怨妇,一有机会,就向陈玉玲下最后通牒。

      传说三十岁,女人是道坎儿。三十岁以前算年轻女人,过了三十就成了老闺女,超龄剩女。剩女,就和剩饭剩菜成了同类,味儿不那么新鲜了,愿意吃的男人就少了。

      尽管陈玉玲模样漂亮,但也在镜中仔细看出了眼角的鱼尾纹。鱼尾纹,配合老妈的唉声叹气,与老爸的苍白头发,像三座大山,整天压着陈玉玲,叫她吃不好,睡不安,身上原本不多的肉,使劲儿往下掉,渐渐成了一副骨头架子。被同事戏称为骨感美人。终于身心疲惫,不堪重负,屈尊下嫁比她小二岁的刘海明。

      刘海明迷恋陈玉玲的容貌,陶醉陈玉玲的姐姐情怀,愿意做陈玉玲眼中的乖孩子,一切行动听指挥,一张小嘴,把陈玉玲哄的像“老佛爷”。

      刘海明找到了自己的“老佛爷”,高兴的要死,恨不得像侍候月里嫦娥那么捧着陈玉玲,不知道陈玉玲却整天为没找到自己的“老佛爷”,苦恼重重。

      头一年,新婚燕尔,浪漫温馨,倒也过的有点滋味儿。然后,就是怀孕。怀孕时,整天挺着大肚,体型变化,让陈玉玲失望至极,感觉这辈子就这么毁掉了!也不再多想青春年少时那个没兑现的梦。安心享受刘海明无微不至的照顾。

      孩子出生,使陈玉玲陷入母性责任重大的忙碌,直到孩子三岁,才逐渐从中解脱,完全交给刘海明照看。其间,陈玉玲经历了身体从极瘦到极胖,再瘦回去的巨变。

      身材恢复,陈玉玲逐渐找回美女的自信。孩子交由刘海明照看,陈玉玲的心灵上也再次找回久违的空虚。

      恰在此时,陈玉玲遇到了杨刚。这男人,外形硬朗,气质优雅,像道闪电,从天而降,猛击在陈玉玲心上,击得陈玉玲神魂颠倒,一时不知云里雾里。茶不思,饭不想,熬过几天,终于无法克制,冲动之下,打问到杨刚电话,发了个短信。说他自从听杨刚讲课后,感觉他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崇拜至极,很想和他找机会交流一番。

      很快得到回复:“那天讲课就注意到你,晚宴上也留意着你,你给我留下了美好的记忆!很期待与你有更深的交流。什么时候我请你吃饭,时间地点你来定。”

      又一个不眠之夜,陈玉玲幻想出无数种见面场景,每一种场景都像春风吹皱湖水,荡起圈圈动人心弦的涟漪。

      早晨起来,陈玉玲在镜里看到布满血丝的眼球,暗淡的眼圈儿,心里怨恨不已。费了许多功夫,拭了好几种眼霜,也没把眼睛活力唤发出来,只好强压心中冲动,把见面的日子使劲推向明天。

      没想到,第二天,单位派陈玉玲和另一同事到省城学习一周,陈玉玲气的肺都要炸,鼓足勇气,找刘局长请求换个人。刘局长一口回绝:你分管口上的工作,你不去,谁去?没人去,上级部门是要给咱们单位扣分的!我也得跟着你被人家训斥。

    事情躲不开,陈玉玲只好为单位冲锋陷阵。坐在火车上,陈玉玲郁闷无比,忍不住给杨刚发个短信:“真没口福!今天被单位派到省城学习一周,你的饭只能等回来再吃。”

    杨刚很快回短信:“等你回来,我给你接风,想吃什么由你选!路上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吃好喝好玩儿好!”

    然后,两人通过短信,聊了好久。随后几天,仍不断发短信问候对方,或聊一会儿。

    第四天下午,陈玉玲正听课,收到杨刚的短信:“我也来省城了,办点儿事儿,能不能赏光一块儿吃个饭?”

    陈玉玲立刻从会场溜出,到美容院做美容,又到美发馆做头发,期间,两人联系好吃饭地址。

      晚饭吃的舒心,谈话也愉快,又喝了点儿红酒。晚上六点半开始,九点结束。然后,杨刚把陈玉玲送到住宿的宾馆外,分手。

      第五天晚上,杨刚再约陈玉玲吃饭,饭中,告诉陈玉玲买了两张电影票。看电影中间,杨刚把手抬起,从后面搂住陈玉玲脖子;陈玉玲顺势把头枕在杨刚肩膀上。

    从影院出来,路过杨刚住的宾馆,杨刚请陈玉玲上去坐,陈玉玲没推辞,跟上去。

    一进门,杨刚把陈玉玲搂进怀里说:“我早想抱你了!”

    陈玉玲笑吟吟看着杨刚说:“我早看出你图谋不轨!”

    杨刚问:“你看出来还敢跟我上来?”

    陈玉玲回答:“我不怕你图谋不轨。”

    两张嘴对在一起亲吻,顾不上再说话,手也跟着忙乱,整个屋子到处充斥着急促的喘息。

      以后,陈玉玲和杨刚经常幽会。为掩人耳目,他们幽会地点多半在临县。两人在绿原县都是公务员,他们不认识别人,别人也许认识他们,传开来,就是件天大的事儿。由于做的分外小心,这事儿,一直没什么风声传出去。

      家里有心疼自己的老公,每天做家务,侍候孩子;外面有自己心爱的情人,满足心里需求,陈玉玲生活过的有滋有味儿,色彩斑斓。

    孩子长到六岁,一天晚上,陈玉玲对刘海明说她还想再生个孩子。

    刘海明问:“咋突然又想要孩子了?”

    陈玉玲说:“我们现在是个女儿,再生个儿子,你家不就有后了吗?”

    刘海明反问:“要是再生一个女儿呢?”

    陈玉玲说:“那两个女儿,将来老了,我们还能两个女儿家转着住呢!等我们哪天见上帝了,她们两个也不孤单!”

    刘海明说:“那就生吧,听老婆话,跟党走,一点儿没错。”说完,要往陈玉玲身上爬。

    陈玉玲一把将刘海明推下说:“你急什么!话还没说完呢!为生个健康又聪明的儿子,从今天起,你和我都得做些准备。”

    刘海明问:“准备什么?”

    陈玉玲说:“傻瓜!要优生,就得先把我们的身体调理好,你从今天开始,要多吃饭,加强锻炼身体,每天坚持跑步一小时,我也要吃点调经血的药,加强锻炼,每天去广场跳健身操一小时。”

    刘海明爽快地同意:“那没问题,为生个强健的儿子,这算不了什么!不过,老婆,辛苦你了!”

    陈玉玲说:“还有件事,从现在起,咱俩不能再随便做那事儿了,我让你哪天做,你就哪天做,直到怀上为止,你同意吧?”

      刘海明回答:“没问题,为了儿子,我什么罪都能受!”

      在陈玉玲精心安排下,经过八个月不懈努力奋斗,他们终于合作成功。第二年,陈玉玲顺利生下一个儿子。把刘海明高兴的整天像生活在蜜缸里,儿子长,儿子短,叫个不停。陈玉玲只管给孩子喂奶一件事,剩下的活儿刘海明全承包了,仍然干的兴高采烈。

      孩子满一岁,陈玉玲借到省城办事的机会,带孩子和杨刚的头发悄悄做了个亲子鉴定。结果如她所料,果然是杨刚的孩子。然后,她把那张鉴定报告烧掉,以免被刘海明发现。目前,她也不想让杨刚知道这事,她想等将来某一天,必要时,再告诉杨刚,如果没必要,她将把这事当成一个永远的秘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