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孩子的故事(上)

章节字数:3131  更新时间:16-12-04 09: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孩子的故事(上)

    文/艾月魂

    西北风正满把满把地将雪花、砂石、尘土拌成的混合物,从前面的高处使劲儿拔撒下来,击打在一前一后弯曲如弓的一个大人和一个孩子的脸上。

    孩子感觉太阳望上去像十五、十六的月亮似的停在高处,毫无刺目的感觉。

    大人是位脸色黝黑,中等身材的男人。孩子是位同样脸色黝黑,十二三岁的少年。两人的情形,仿佛一位父亲引着自己的儿子在赶路。

    他们并不是父子。

    男人叫李玉明,是学校一位专抓学生思想教育的老师。男孩叫郭天龙,是位刚上初一两三个月的学生。

    昨天,王欣第一次与同班的郭天龙、哈斯站在李玉明面前的时候,李玉明并没觉得这个孩子比其他两位孩子更特殊。

    但,今天却要他亲自登门拜访了。

    谁特殊谁就会得到特殊的优待,不论这优待是好的还是坏的。

     昨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只是习惯性地刮着当地那种已叫人不在意的小风。站在阳光下,透过穿着的棉衣,甚至还能感觉到几分温暖。

    在这么好的冬天的早晨,三个男孩正慢慢行走在镇里主街道旁的墙根下。这是三个因无事可做,懒散走着的孩子。

    他们刚从一家网吧出来。他们在那里已呆了两个多小时。

    身上仅有的四元钱都交给网吧老板以后,又恋恋不舍地看别人玩了二十分钟左右,他们才心情落迫地相邀了出来。

    钱是郭天龙和哈斯这星期省下的早点钱。他们的家长每天给他们一元早点钱,他们没舍得花。

    刚从网吧出来时,他们还有一句没一句地谈话。他们在讨论“反恐”游戏中的一些技巧。后来就谁也不说话了。

    哈斯不断将脚前相遇的小石子踢到旁边。王欣不停划啦着顺路边儿裁着,剪成屏障的榆树技,偶尔停住折上一技,在屏障上抽打几下,又随手扔掉了。郭天龙不时对四面咳咳地喊着,伸展几个拳脚。

    “咱们上哪儿玩呢?”郭天龙说。

    “不知道。”两个人几乎同时说出了这个话。

    镇里实在没有什么好玩的。

    “没有钱什么也玩不成,没意思透了。”哈斯说。

    “你能不能上你家弄些钱?我上次已经从我家弄了二十了。”郭天龙说。

    “从去年我拿了家里五十以后,我妈把钱都存银行了,现在我连我们家钱的鬼影也见不到了。”哈斯说。

    三人继续往前走,旁边是县政府大院儿的铁栅栏。栅栏外贴着“学习‘十八大’报告,全面贯彻‘十八大’精神。”的横幅。

    哈斯一面走,一面扭了脖子一个字一个字地大声读着横幅。

    “我想出个弄钱的办法。”一直没有说话的王欣,这时忽然说。

    “怎么弄?”其余两个立刻凑过去。

    “我们去弄辆自行车到废品收购处卖了,不就有钱了吗?”王欣说。

    “上哪去弄呢?要是被人抓住怎么办?”郭天龙担心地问。

    “没事儿。我以前就弄过一辆卖了,现在也没人问起过。”王欣说。

    三个人拐过政府铁栅栏院墙的拐角,走进了旁边的巷道。这时他们已排成一排在走,神情严肃,不再说话。

    王欣对每一个没上锁的大门都要扒在门缝上向里面望上一望。他的这一行为虽然做得轻手轻脚,但还是惊动了养狗人家院里的狗,立刻爆发出一阵临敌时的狂吠。

    因狗的狂吠,使郭天龙和哈斯变得胆战心惊,他们不断回头四处张望,压了嗓子提醒王欣:“有人来了!”或者“小心点儿!”渐渐的,两人与前面王欣拉开了二十步的距离。

    王欣此时却变得义无反顾,大步走在前面,甚至还故意学里面叫起来的狗子,大声叫两声,同时回头冲后面躲在墙拐角的两个男孩咧嘴一笑,挥挥手说:“走吧!”仿佛他正指挥着一个小分队深入敌后。

    李玉明和郭天龙走在这风雪交加的早晨,是要赶到王欣的家里去见他的父亲。

    郭天龙的父亲和哈斯的母亲,在昨天下午后两节课的时候来过学校。但王欣的家长却没来。

    今天一大早他来学校找王欣时,班主任高远却告诉他仍然没有到。

    在又等了半个小时仍没结果之后,他决定采取行动。这样,哈斯和郭天龙又一次站在了他的面前。

    哈斯对王欣家的情况表现出一无所知。但郭天龙却表现出无所不知。他急不可耐地对李玉明说出了一大堆话,使他了解到了王欣家庭的一些大致情形。

    在知道王欣是一位母亲得白血病死了,父亲从一家矿业公司下岗失业后整天以酒为乐的家庭中的孩子时,他最终下了要亲自家访的决心。

    当郭天龙搞清李老师要带他去王欣的家里时,望了眼窗外横扫而过的雪片,说:“王欣他爸不在家。”

    “上哪儿去了?”李玉明问。

    “听说是到外地找工作去了。”郭天龙说。

    “为什么不在咱们这儿找呢?”李玉明问。

    “咱们这儿找不到工作吧。”郭天龙说。

    “那我们更应该去看看,关心一下同学,你说对不对?”李玉明说。

    ”那我带你去吧!“郭天龙激情澎湃地说。

    于是,他们走在了这天气恶劣的早晨里。

     一直往前走的王欣忽然踅回来,指挥郭天龙和哈斯站在两边的房角望人,说:“要是有人来,你们就喊对方的名字。”

    随后,王欣很快走到一家院门前,伸手将院门拉开,闪进院子。很快就推了一辆半成新的自行车出现在院门口。还顺手把门拉上,骑上飞快的从哈斯旁边冲过去走了。

    哈斯跑了两步想坐上去,但听王欣说:“不要坐,后面跟上来。”风驰电掣般的急速掠去。

    骑过四五个巷口,顺路走到另一条街道上,王欣停下来等郭天龙和哈斯。直到两人喘着粗气赶上来。

    三个人站在那里,回头看看,并没有人跟过来。四处望望,也并没有人注意他们。这才开始商量怎么办。

    王欣很有经验地决定了上哪家收购处去卖。

    三个人又走在了路上。王欣骑了车慢慢地在路面上溜,郭天龙和哈斯相随了在后面走,两个人都是神情严肃,不断地注意看过路的行状,走的很端正,就像上体育走队形一样。

    王欣不住地笑着,一会儿迅速将车几下蹬到前面去,又拐回来。一会儿,又快速把脚蹬倒了,猛蹬几圈儿。嘴里一遍遍地说着:“这车还挺溜!”

     

    走出来只一会儿,李玉明就感到冷气像几十根针,一下一下扎在皮肤上,他问郭天龙:“你冷不冷?”

    郭天龙尽管穿了半新的羽绒服,但脸蛋还是变成了两个半熟的紫苹果。他说:“冷。”并咧了咧嘴,想做个笑模样,可是劲风过来,将几粒砂子投进了他的口中,使他的这个动作立刻被遏止了。

    李玉明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要给郭天龙系在脖子上,郭天龙躲着不让系,但李玉明硬是一把将孩子拉过来给他系上了。

    他们所去的方向正好顶着风,把围巾给了郭天龙,李玉明感到更冷了。便拐到街旁的房角下走。觉着风比当街走小了些,招呼郭天龙也到墙角下走。

    半个小时以后,他们站在了一户人家的院门口。

    郭天龙说:“就这家。”

    李玉明说:“有狗没有?”

    郭天龙说:“没有。”

     

    当三个孩子走到一家院子里堆满了各种瓶子,饮料桶,铁丝铁块等杂物的院落前时,后面的两个人停住不走了。

    王欣说:“走吧。”

    两人说:“我们不敢进去。”

    王欣说:“那你们在外面等着。”

    王欣推了自行车往收购的那家院儿里走,郭天龙和哈斯则向刚才来的路上走,一直走到离收购点儿有一百米远的一个巷口。

    哈斯说:“就这儿吧?”

    两人停下来。

    王欣推了自行车进了那家院子。

    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从挂着很旧的棉门帘的屋子里走出来,问王欣干什么。

    王欣说:“大爷,你这儿收不收自行车?我家的这辆自行车旧了没人骑,我妈让我来收购站卖了。”

    老头走到自行车跟前转着看了看说:“你卖多少钱?”

    王欣说:“我妈说能卖多少给多少,比卖费铁强点儿就行,你看着给吧。”

    老头说:“十块。卖不卖?”

    王欣说:“就给这么些儿?你看这自行车还半新的呢!还挺好骑的。”

    老头说:“不管好骑不好骑,来我这儿都是按费铁的价卖;你卖不卖?不卖就骑回去吧。”

    王欣说:“给三十块钱不行吗?”

    老头说:“多一块也不买。”

    王欣说:“那就卖给你吧。‘

    老头回家拿钱,王欣站在外面等。

    王欣有点儿不放心,走到大门口向外面看了看,见远处的墙角露出郭天龙的半个身子和哈斯的一个头。

    老头一边在屋里的那只柜子里找钱,一边扭头从窗玻璃上向外看着王欣。

    坐在炕上的老伴儿问:“外面那孩子是卖自行车吧?”

    老头说:“是;我给十块钱他就卖;这自行车还有多半新呢,究竟是孩子,估量不住价。”说着走出了屋子。

    老头把钱给了王欣说:“十块。你数数。”

    王欣接了那几张一块的零钱说:“你数对就行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