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孩子的故事(下)

章节字数:3301  更新时间:16-12-04 13: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孩子的故事(下)

    文/艾月魂

    李玉明推开门,按照郭天龙的指点来到南房。

    南房里放了一张双人床,床上的被子还滩开着,床上睡着一个人,弓着身子缩在被子里。床旁边的地上堆了差不多两吨煤。床角上支了一个火炉。

    “王欣,你现在咋还不起床?李老师来找你了。”一进门,郭天龙就大声地冲床上的人喊。

    床上的人立刻惊坐起来。裸了上身呆望着进来的两个人。肩上和胸部的骨头历历在目。

    “快穿衣服吧,还愣着!”郭天龙向不知所措的王欣大声喊。

    床上的王欣拉了旁边的衣服低着头穿了起来。

    李玉明用指头拔开火炉的炉盖,看看里面,里面一丝火星也没有。问:“你昨天晚上没生火?”

    “没。”王欣说。坐在床沿划拉上鞋,弯下腰开始系鞋带。

    “没生火不冷?”李玉明问。

    “冷。”王欣说。站了起来。不知道该干什么,看着李玉明。

    李玉明走到床的另一边墙角垒着的那个土炉台前。掀开锅盖看了看,锅里的水中泡着的几个碗筷正冻结在里面。炉台挨着的水缸里只在缸底里有点水,也结成了白白的冰。

    “李老师坐在床上吧。”郭天龙说,走过去把床上还滩开的被褥往里推了推。

     

    王欣从收购点出来,郭天龙和哈斯立刻从远处的墙角迎了过来。在距收购点五六十米的地方相遇。

    当两人知道一辆自行车只卖了十块钱时,认为王欣上了老头的当了,让他要回自行车重找一家去卖。

    王欣说:“已经卖给人家了,怎么要?”

    哈斯说:“你刚才不是说你妈让你卖的自行车吗?你就和他说是回跟你妈说了,你妈说卖的有点儿太便宜了,让你来要回。”

    郭天龙说:“就是!怎么也得卖二三十块钱。”

    王欣说:“以后再弄到了再说吧。”

    三个人正说着,只听有人喊:“喂!卖自行车的那个小孩,你回来,给错你钱了。”

    王欣回头看看说:“是买自行车的那个老头;你们在这儿等我,我去看看。”

     

    “你爸上哪儿了?”李玉明在床沿上坐下来,问垂手站立的王欣。

    “不知道?”王欣说。

    “咋同他联系?有电话号码吗?”李玉明问。

    “没。”王欣先摇摇头才说话。

    “他什么时候回来?”李玉明问。

    “不知道。”王欣说。

    “你怎么吃饭?”李玉明问。

    “他每开都自己做饭吃。”旁边的郭天龙插话说。接着还又补充了一句:“有时候他姨姨也端过饭来给他吃。”

    “谁是他姨姨?”李玉明问。

    “就是他们雇房这家的。”仍是郭天龙说。

    “你姨姨现在在吗?”李玉明问。

    王欣依然定定地站着,好像在想什么事儿,没说话。

    “李老师现在问你话呢!你姨姨现在在不在?”郭天龙冲王欣喊道。

    王欣把呆滞的眼神停在郭天龙严肃的脸上迷惑地问:“哪个我姨姨?”

    “你傻了吗?就是你们雇房这家。”郭天龙急着说。

    “不知道。”说完,看看郭天龙,又看看李玉明好像在断定这话该回答给谁合适。

     

    王欣一进收购站的院子,老头就把院门插上了说:“你先进家,我刚才少给下你钱了。进家我给你。”

    王欣就在老头的前面进了屋,老头也把屋门关了,站在门口对王欣说:“你把钱拿出来数数,看看是不是钱数儿不对。”

    王欣从裤袋里掏出那卷钱来,捏在手里一张一张地数,数完了说:“对的,是十块。”

    老头说:“你再数一遍,肯定是数错了,你数那么快。”

    王欣这回果真放慢了速度数,数完了说:“还是十块。”

    老头说:“你拿来我数。”

    王欣把手里的那卷由一元组成的钞票递到老头手里。

    老头接了钱一边数,一边用嘴读出所数的数字来,他数的慢吞吞的,对每一张钱都要怀疑地用手指搓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两面张重叠在了一起。

    数完了仍不放心,又数了第二遍。

    王欣呆呆地盯了老头数钱的手一下一下地动着,最后停下来。

    老头说:“是十块,不信你再数数。”说完递到老女人手里。

    老女人接了在手里数了起来,老女人数的更慢,对每一张钱都要仔细地捏搓几下,才放到数过的下面去。

    这时,外面响起了摩托车声,越响越近。

    随后是摩托车的熄火声。

    最后,两个男人走进了院子。

    王欣从窗子上望着院儿里的人径直走向屋门口,一动不动。

     

    李玉明对郭天龙说:“你去看看在不在。”

    郭天龙飞快地转身出了屋子。

    李玉明盯着王欣看了一会儿,看的王欣很不自在,将头别过一边儿,又别过另一边儿,重复了好几个来回。

    李玉明说:“把衣服上的拉链拉好。”

    王欣低头开始拉拉链。

    这时,郭天龙风风火火地将屋门撞开来说:“她姨姨在呢。过来了。”

    随后,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女人出现在郭天龙身后的门口。

    李玉明说:“你是他家的房主?”

    女人说:“我是;你们学校的老师是该好好管管这孩子!”

    李玉明说:“这孩子怎么啦?”

    女人说:“你不知道,他不几天就引一些一般大的孩子来这里同他住,他说是不念书的,我看就是你们学校的学生。一人夹着一只烟吸,把家能抽成蓝的;有时候还喝酒。”

    “我什么时候喝酒了?”王欣猛然抬头冲女人瞪了眼睛吼道。

     

    三个孩子被带到了镇派出所。他们分别由一名警察引到一间办公室进行单独询问。

    这三名警察每个人手里拿来一支笔和几张纸。三个孩子说什么,他们就在那上面写下什么。

    郭天龙说把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地告诉了警察。他是让警察叔叔知道,这一切事情都是王欣一个人独立完成的,跟自己没有关系。

    哈斯坚持说那辆自行车不是偷的,确实是王欣家的,是他妈让他去卖的。在这件事情中,他们三个都是无辜的。并强调说这辆自行车王欣上小学的时候就骑过。

    王欣一口咬定这辆自行车是他家的。除此之外只是持续地沉默着。

    问完之后,三个孩子仍然被分别关在三个办公室里等着,三个警察到所长室向所长汇报。

    三个警察分别讲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

    接着对三个孩子进行了第二轮的谈话。结果就全出来了。

    管片的民警去找来了郭天龙的父亲和哈斯的母亲。

    王欣的家长没来。因为他们谁也找不到,也没人知道如何才能联系上。

    最后,三个孩子由三名警察一起送到了学校。

     

    女人用颤抖的手指了王欣说:“你看,这还是个学生吗?我亲眼见他们聚在一块儿喝酒,他就是不承认;酒瓶子还是我卖的。”

    “那是他们几个喝的,我又没喝。”王欣说。

    李玉明问:“你知道在哪儿能找到王欣的家长吗?”

    女人说:“不知道。他爸走的时候,只告诉我招呼着点,钱也没给我留,他还欠着我的房租呢!”

     

    三天后的晚上,学校食堂里灯像往常一样熄灭了。

    三个小时后,一个孩子的身影飘过了校墙,出现在了学校食堂的后面。

    孩子四处里望望,校园里一片寂静。校园外路灯的光辉淡淡的散落在校墙的上沿和办公室的屋角。

    孩子的脸上绽出了一个灿烂如春的笑。他正站在那张缺损了一块玻璃的窗户前。

    立刻,孩子已经跃上了窗台。那个洞开的窗眼为他打开窗户提供了充足的条件。

    很快,孩子的身影消失在窗户里。又以同样快的速度出现在厨房里。

    孩子的手抓在了最上面那只白铁皮做的笼屉上。

    厨房的灯忽然像闪电似的把屋子照的雪白。孩子的身影立刻暴露无遗。

    一个嗓门儿不大,但在孩子听来却惊天动地的声音说:“我终于等上你了。”

    孩子被叫到了厨房旁边那个给教师们吃早点用的小餐厅的一张饭桌前。

    桌旁坐着两个男人,一个肥胖低矮,一个粗壮结实。

    孩子认识他们,肥胖的是食堂里的厨师,也是老板。孩子们背后都叫他胖猪。粗壮结实的是校警。

    两个人面前的桌子上摆了三个盘子,一个盘子里是腌制的黄瓜,一个盘子里是用植物油炸过了的花生米,一个盘子里放着的分明是一只香味四溢金黄色的烧鸡。

    胖猪说:“说说吧,你一共来过几次?”

    孩子说:“四次。”

    胖猪说:“玻璃是你打碎的吧?”

    孩子说:“是。”

    胖猪说:“你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进食堂偷东西?”

    孩子说:“是四次。”

    胖猪说:“对,是四次。我问你为什么?”

    孩子说:“我饿。”

    胖猪说:“你叫什么?”

    孩子说:“我叫王欣。”

    胖猪说:“你就是前几天偷人家自行车的那个王欣?”

    孩子说:“是。”

    胖猪说:“你知道为抓住你,我都给校警买了两只烧鸡了!没想到抓住的竟是你。”

     

    第二天,胖猪走进了李玉明的办公室,李玉明正在写着什么。

    胖猪说:“进我们食堂偷东西的那个贼昨晚抓住了。”

    李玉明说:“是谁?送派出所了吗?”

    胖猪说:“没,我把他又放了。”

    李玉明说:“好容易抓住怎么又放了呢?”

    胖猪说:“不仅放了,我还请他吃了烧鸡。”

    李玉明说:“咋回事儿?”

    胖猪说:“他是王欣,就你那天去他们家回来后,同我们说过的王欣。”

    李玉明说:“你不为你丢的那些东西可惜了?”

    胖猪说:“这种孩子,也真可怜。就算我积一回德了。”

    李玉明说:“那天我看了那么小的一个屋子,堆了那么大一堆煤,火炉就生在旁边,说烧起来就烧起来了,我是天天都在担心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