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宣战

章节字数:2630  更新时间:18-01-25 06: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菲儿认为:此刻她必须要表现的得体,给这个自己心怡的男子,留下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夏菲儿坚信,一切都能被自己的这个无所不能的哥哥给搞定了。

    从小到大,她的这个哥哥可是最宠着她的了。除了大哥想要的张凤义她不能动之外,至于是其他的人,或是他大哥拥有的东西她都可以动。夏菲儿此刻已经在幻想着,跟方龙行约会时的情景了呢!

    “哪里的话啊!方公子真是太客气了。这人啊!有的时候,要是太低调了,反而让人感觉到在故意炒作,莫不如干脆就高调一些。虽然高调让人看起来有些张扬与俗气,但大俗即是大雅啊!张扬才会让更多的人知道你,看到你的存在。”

    许啸宇很有意味的看着方龙行,心里面也在做着各种的推算:“难道小义就是喜欢他的谦逊吗?还是他看起来比较稳重的言谈与举止呢?他的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小义呢?以至于这么多年,让小义对他都是魂牵梦绕、死心塌地的?”

    可是许啸宇又转念一想:“这个人为什么会一直阴魂不散的缠上小义呢?还是他对小义抱有着其他的目的呢?会是真的爱上了我的小义吗?我的小义在个人感情上,真的是很单纯,而且还是毫无任何的心机。不行,无论从什么角度出发,我都有权力与义务来保护好我的小义,免得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许啸宇这个人对待张凤义的感情,始终都是复杂且矛盾的。他一方面想要得到张凤义这个人,一方面又希望张凤义过得幸福。一会儿又把他当成生死与共的爱人,一会儿又把角色互换成最要好的兄弟、同学、朋友。

    如果不是方龙行的出现让他本人感到措手不及,相信许啸宇还会一如既往的以这样的方式,跟张凤义保持着一定距离上的接触。但方少爷的出现,才让他感觉到了危机感的存在。于是许啸宇现在、以后才做出了很多另人费解的疯狂事情。

    “人与人是不同的,我们不能一味的要求其他的人跟我们雷同,只要保持本心做好自己就好,正如你我都有自己的轨道一样。”

    方大少爷说这句话的目的性也是非常强烈的,他也急于想表达自己内心中的想法。这无疑也就是在告诉许啸宇: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永远都是不同的。你只要做好你自己,你也别想取代我,而你也只要在自己的轨迹上行驶就好,不要打扰到别人的正常生活。

    “那不尽然,生活就是要有交集,各种各样的交集。我们的生命中不会有平白无故出现的人,或是遇到的事情。无论是好是坏,是喜是悲,或是其他的什么,这也必须要接受与面对。”

    许啸宇的表情很是傲慢,也是一副痞气十足的样子,他的个人形象倒是真的适合演旧时上海滩的大佬儿。从表面上看来他就是在与方少漫不经心的谈吐着。在与方龙行“宣战”的时候,摆出这种姿态,很显然就是根本没有把方大少爷放在眼里,也没有把他当成自己强大的对手。

    “看来,许公子不愧是凤义的老同学,这讲起话来,还是很富有诗情画意的,同时也是充满了幽默与诙谐。至于许公子所描绘出来的愿景,我想我们之间不会有任何的关联。不过有机会我倒是希望能跟许公子你请教一番,毕竟我是初来乍到,这里的很多情况也不是很懂,还望许公子不吝赐教。”

    方龙行还依然是一副温文尔雅的姿态,不软弱,不造作,柔中却带着千层厚的钢板。他这种临“大敌”(情敌也算是大敌的一种,哈哈哈!)而不乱的样子,才是真正的强大。

    明明自己心里面的战火,已经是燃烧成为了熊熊大火,表面上表现出来的确是一副怡然自得、云淡风轻的样子。更应该说:“方大少爷,你才是真正的没有把许啸宇这个人放在眼里。在你的眼中,许啸宇充其量也就是一盘儿水煮豆芽菜,比鸡肋还鸡肋。”

    在一旁的夏菲儿也是听得一头的雾水,这是怎么个情况?他们两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生意场上的客气话?!作为富家的千金大小姐,她从小就被耳濡目染的面面俱到。

    可是她听到这两个人的谈话内容,完全是没有按照套路出牌,而且让她听得有些感觉到:越听越不对劲儿的感觉呢!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哥哥跟他不是朋友吗?!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夏菲儿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懵了!

    他们之间的谈话,竟然还提到了张凤义?!在夏菲儿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念头,因为只要是涉及到她以前心怡的男神的事情,他的这个大哥首先就会自己先乱了方寸。

    别的长辈们不知道,许啸宇的个人感情世界具体是怎么个情况,也不知道许啸宇的婚姻具体的状态。但许啸宇在夏菲儿的面前,可是从来都没有隐瞒过——他喜欢张凤义的这个事实,他也是个Gay。

    “这个人不会又是跟凤义大哥能扯上什么关系吧?要不大哥怎么看似对他并不友善,甚至在谈话中还充满了火药味儿呢?这么风流潇洒的极品男神,他不会是喜欢男人的吧?看着也不像嘛!难道他是一个Gay?呸!呸!呸!夏菲儿,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宇哥都怪你,我这是完全受到了你的影响了。得!得!得!我还是先搞清楚状况再说吧!”夏菲儿在心里面不断的琢磨着,还不停的碎碎念着……

    “赐教?!不敢当!应该被方公子赐教的人是我啊!本以为自己起手的是一把天听牌,我本来的计划是想靠自摸来和牌,这样赢得也能翻倍,结果是这自摸的和牌也一直都不到手。

    这也就罢了,想着剩下的牌还有那么多呢!自己总是有机会赢的吧!那就等吧!或许还有人能给点炮儿的吧!你猜怎么着?终于等到有人给点炮了,却被在不知不觉中早就已经上听了的上家给截胡了。如果方公子遇到了这么滑稽可笑的事情,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想法?”

    这些看似许啸宇在与方龙行切磋牌桌上的事情的话语,其实却道尽了许啸宇这些年来的过往。他与张凤义之间,却是如此。作者:錦澜绣弦

    可以说这将近二十年的光阴里,许啸宇真的是一如既往的、始终如一的对张凤义敬爱有加,他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他的心里面能不感觉到憋屈嘛!更多的也是包含着极度的委屈的!

    只要是一想到以前自己与张凤义之间的种种,许啸宇就会感觉到心酸,心中也是有一丝的幽怨的。他怨自己没能早日看清楚对张凤义的感情,怨自己的胡来,以至于错过了跟张凤义最佳表白的时机等等。凡是没有能使他跟张凤义走到一起的事情,都是许啸宇心中的结。

    只要是一想到:他的小义已经是投入到了别人的怀抱,许啸宇就是会撕心裂肺般的难受。尤其是通过这段时间他对两个人的观察,也被他们幸福的生活,与甜蜜的时光给彻底的刺激到了。

    许啸宇梦寐以求的就是跟张凤义的这种生活,现在自己所有的念想几乎都要泡汤了。更确切的说他这些年的所有努力,都已经是付诸东流了,他能不感觉到失望与失落嘛!

    当一个人所有的希望与信念都被别人击溃,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自暴自弃的随波逐流、完全的丧失信心、彻底死心、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另一种就是调养生息、愈挫愈勇、奋力的反击、垂死也要拼尽全力的挣扎、不到最后永不认输!很显然许啸宇是属于后一种。

    作者闲话:

    (求枝枝、各种求!)千言万语、万语千言,汇成一句感谢各位的话。谢谢亲爱的们一直以来对錦澜绣弦的支持!愿亲爱的你们生活顺意、平安吉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