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二十六章 你竟然想上我(求收藏求枝枝)

章节字数:3028  更新时间:17-10-04 12: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等胥蠡把林平汐放下的时候,林平汐嘴唇有点肿,转身抱着熟睡的儿子卷曲在床榻,背对着胥蠡,方才挣扯的衣衫凌乱,此时抱着孩子的蜷缩的青年,看着有点可怜,仿佛被蹂躏欺负的小媳妇儿,又怕孩子醒来看到,委屈又害怕……

    林平汐不说话,也不看他,胥蠡看着他的模样有些愧疚,他并没有打算这样欺负他,只是想给他们父子送衣服,却没想迎面就看到他和颜妙雪在一起,两个人牵着孩子,好像是一家人,尤其是今日他回来的时候师弟们都在议论,颜妙雪承认是孩子的母亲。他自是不相信的,但是凭空冒出个叫林平汐爹爹的孩子,如今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胥蠡觉得有些刺眼。

    结果竟然鬼使神差的把他们叫过来谈什么魅影谷的事情,别说他前世就去过魅影谷,对魅影谷的情况十分了解,把魅影谷说的这么严肃危险都是他故意的,他就是不想看着那三个人待在一起!

    “师弟。”胥蠡虽然心知这样急促不好,可从他回到这里,看到活生生的林平汐就一直想这么做。把他拥进怀里,感受他的体温,气息,才能告诉自己,这一切不是梦,梦里的冰冷狰狞的尸体只是幻觉,如今才是真实的,他活着,真好。

    那些噩梦胥蠡并不打算让林平汐知道,他只希望这辈子他能好好的活着,平安无忧。

    不过……胥蠡打量着蜷缩远离他的二师弟,今天估计把他吓到了,可见他这样面无表情低着头抱娃受欺负的模样……心里感觉还挺开心的怎么回事?并且还有种更想恶劣欺负他的冲动……他是不是不太正常?

    这种欺负自家媳妇儿儿子的错觉,二师弟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感觉还不错,胥蠡摸着下巴,打量着越缩越紧的师弟,啧啧,师弟其实有点贤妻良母的潜质!

    至于被胥蠡评上贤妻良母的林平汐,他心里骂了胥蠡一万遍,又有些忐忑胥蠡到底想做什么,亲了都亲了,总该放人回去吧?他这样堵在床边欲言又止是怎么回事?

    咋滴你还想来全套?我跟你讲,师弟现在是正经人,至于重生之后为什么胥蠡开始不正经,林平汐不想研究,亲几口就算了,他也不亏。但是你要是想睡我那咱俩就要好好谈谈了,我都把你当兄弟了,你不能这么不仁义!马上就遇见小师弟了,你还想夺了我的贞操然后再追你的真爱?接着一脚把我踹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师兄,他今天真是开了眼了!

    我拿你当媳妇儿时候你拿我当兄弟!等我想开了,要拿你当兄弟的时候……你特么竟然开始撩我!亲我!还想上我!竟然还想当着我儿子的面!

    道德沦丧!

    对于大师兄越来越不要脸的现象,想想马上就要出发去魅影谷遇见大师兄的真爱,以后他会沦落到什么坑爹的境地,林平汐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上辈子都让你占完便宜了,结果你点评一个不配,这一回你还想直接来?吃屎了你!

    尽管林平汐在心里告诉自己,不恨胥蠡,上一世胥蠡也没有任何错,他只是不爱他,难道就因为这个他就把所有的错推给胥蠡?那就太不讲理了。

    他爱胥蠡,给胥蠡下了药,明知道胥蠡和小师弟情投意合,也知道小师弟是为了救大师兄而受伤,宋云轩对胥蠡的情不比他少,而他们二位才是真正的两情相悦。甚至他也知道大师兄决定小师弟身体恢复之后就会和他结为仙侣,而他也是因为接受不了这个事情,垂死挣扎,以小师弟的伤为要挟,做了不少让人反感的事情,最后弄得众叛亲离,连向来包容他的师父和师弟都对他失望,而最后更是恬不知耻的对胥蠡下了药。

    胥蠡见死不救,他怨恨,可也知道,胥蠡多半是厌恶他至极,他就像故事里阻碍两个主角儿恩爱的绊脚石,到最后一定不是好结局的处理。

    所以,他遇见了歹人,受尽折磨,死不瞑目。

    然而,就算他明知道这一切,就算他心里清楚不该怪胥蠡,可是他依然会恨,会怨。也许在大师兄和小师弟的婚礼上,所有人享受着喜悦,觥筹交错。而那时他正躺在一个个男人的身下受尽凌辱,被踩断骨头和内脏,留下那一具肮脏可怖的尸首。

    他又为何不恨!恨胥蠡的视而不见,恨自己的愚蠢疯狂,恨没有一个人去救他,恨自己最后竟落得一个如此可笑污秽的结局。更恨的是那群凌辱他的畜生!那些个罪魁祸首!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圣人,之前性子也不算多好,如今乖觉了,痛怕了,就算再次见到众人,理智上明白不应该恨,可也做不到心无芥蒂的亲近。他忘不了自己如何在失望中绝望,那个时候,哪怕只有一个人,师弟,师父……没有人,没有一个人来救过他,直到死。

    而胥蠡如今的转变在林平汐眼里,就像一场老天给他的笑话,他生不出一丝悸动,只有恐惧,和越来越压不住的怨和恨。他每靠近他一次,他都会记起自己的愚蠢,自己的惨死,和他曾经对他的冷淡。若是二人如以往一样相安无事,他只会躲在自己的地盘老实修炼,不见不厌,只当个普通师兄弟,最后去找那几个畜生报仇。

    而今这到底算是什么事儿?难道是老天为了补偿他的惨死,送了他一个这样的礼物让他得偿所愿?

    他真想看看,胥蠡如今这么对他,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倾心于他,若是过段时间到了魅影谷遇见小师弟之后,他又是什么嘴脸?真是期待啊,期待这对苦命的小鸳鸯相逢的日子,嚯,他还不知道当初他们是如何相逢的,估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他看看热闹也挺不错。

    “平汐。”

    “大师兄,我该回去了。”林平汐抱着小馒头坐起身,打断胥蠡要说的话。

    胥蠡负手而立,他看了林平汐许久,他本以为林平汐是害羞了,他站在床边,特地侧过头去看他的脸,却惊讶的发现,林平汐并不如他想象那般脸红无措,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就是这般没有表情才让他心慌,甚至他唇边微挑起的一抹冷笑,即便稍纵即逝,却依然尽数被胥蠡收在眼底,他一丝一毫的细微表情,胥蠡皆没有忽略。

    嘲讽、不屑……多疑、恨意……

    是什么让林平汐会有这种反应,三天前他还在追着自己,殷勤讨好,甚至他回来那日师父还说林平汐想随他一同去云叠峰,而偏偏他采药回来之后就变了,而白日他说一起去云叠峰的时候,他没有丝毫惊喜,反而是惊慌推拒,试问一个三天前还自己请求去云叠峰的人,怎么会一夜之间改变成这样,确切的说,是从三日前,他的态度就已经变了,好像是换了一个人……

    换了一个人!胥蠡心中一凛,三日前!他是三日前回来!那么……

    胥蠡突然有些慌,如果真的如他所想……那么这一切也就可以解释清楚林平汐对他态度的转变,他是恨他!那日他对他的冷言冷语,若不是他说了那些话,林平汐也不会下山离开,也就不会遇见那些事情!

    胥蠡望着躺在床上安静乖巧的人,心中只觉得凄苦难受,记忆里的林平汐从不是这般性子,当初的遭遇吓怕了他,而他如今对他的所作所为,在林平汐眼中又是多么虚伪?

    他转身走向桌前,拿起茶盏一口喝下,茶水冰冷,方才的旖旎早已经消失殆尽,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悔恨和空虚。

    储物空间的衣服今日是没法送出,不管林平汐是不是与他一样,他都不能让林平汐知晓他的秘密,只有这样,他才能以一个师兄的身份在林平汐身边,林平汐不至于和他撕破脸,还能与他维持表面的平静。

    若说他卑鄙也好,虚伪也罢,如今这层师兄弟的假象已经被他自己撕开,林平汐就是想远离他,和他做普通师兄弟,也不可能了。而他不会与林平汐说他重生的事情,对于一个十年前什么都没有做的胥蠡,林平汐躲不得骂不得,胥蠡指尖摩擦着冰冷的杯沿,那双锐利黑沉的眸子有些阴冷,修长的眼睑,长睫落下淡淡的阴影,他从不是什么好人,当年离开仙海山不是没有缘由,只是这么多年在与世无争的洺巍山做惯了好人,清冷无垢,看着像一朵高洁的莲,只可惜众人只看到莲的纯净,却忘记它是站在污泥里生出,踩在腐烂的成泥的血肉里吸取着养料,才会生出这么看似纯粹受人追捧的东西。

    他一直都是一个虚伪至极的人,却遇见了一个愚蠢的瞎子,可偏偏这个瞎子后来不仅不瞎了还开始变得聪明了,然而,他却想让他继续瞎继续傻怎么办?

    最好,一辈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