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三十五章 传闻中的宋云轩(求收藏求枝枝)

章节字数:3278  更新时间:17-10-14 20: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今日玩的比较疯,回去的时候寻花会已经散了,小馒头走了不少路,倒是听话没有再吃,到了后来又累又困,开始哼哼唧唧要抱,胥蠡抱着他哄睡了。

    二人慢慢走着洒满月光的路上,人群大都散了,偶尔能看到几个稀稀拉拉的行人,胥蠡看着怀里熟睡的孩子,旁边的那个人好好的站在他的身边,月光深深,他多希望时间静止在这一刻,也许今天玩的比较开心,林平汐对他的戒备少了不少,起码二人可以这样聊天,并肩走在月下的小路。

    “二位回来了?”徐叔站在门口见他们回来走来道。

    “回来了,掌柜的还没休息?”林平汐问。

    “还没有,孩子睡了?”徐叔看着胥蠡怀里的孩子,本来他打算把自己儿子带来,结果那小子不来,不过还好这孩子睡了,应该不会打扰到少东家……

    回到房间,胥蠡把小馒头放到床上盖上被子,林平汐才想起来,他们两个今晚要同住一张床!

    “去梳洗吧,早点休息,这几日养足精神,魅影谷处处危机,容不得半点马虎。”胥蠡头都没有抬,似乎根本没在意,给小馒头盖好被子,见林平汐站在那里,有些无奈,道:“只有两间房,总不能让颜姑娘与我们挤,这个时候客房紧张,忍耐一下,小馒头睡中间,我怕他晚上不老实掉到床下。”

    林平汐看了他一会儿,他总觉得自己好像不认识胥蠡,又好像他一直都是这样只是他没有发现,或者……忘记了……

    他总能察觉出他的心思,却又以让他不尴尬的形式说明,让他安心,变相告诉他,不用担心,小馒头睡中间,不必紧张不自在。

    不会直白的让他尴尬下不来台,他一直知道,胥蠡是个体贴细心的人,只是对他冷漠大于温和,让他把他认定成是一个冰冷严肃的仙修。好像很久之前胥蠡不是那么横眉冷对,他刚来的时候,他对他还没有那种心思的时候,胥蠡对人不算热情,但是也是心思细腻,他还记得那个总是冷着脸的少年会在寒冬给采药回来的他送一杯热茶;一起去林子里,他冻的发抖,那个少年把他的外袍递给他;还有一次他贪玩结果打碎了师父心爱的宝珠,又从架子上摔下伤了脚,是胥蠡给他背回来,他求他不要告诉师父,怕师父罚他,那个少年沉默看了他一眼,低头帮他正骨,每到傍晚都会过来给他上药,直到他康复,众人都不知他闯祸伤了脚,而师父至今不知道是谁把他心爱的宝贝摔碎了。细想想,有很多,或许正是如此,他才一点点沉沦。每次睡不着他就会敲墙壁,或者半夜溜进隔壁,只可惜这段友情最终只持续了三四年,到后来这份感情渐渐变了味道,也许正是这种突然的转变才让胥蠡难以接受,他只是把他当成师兄弟,而对方却说喜欢他,那么这么多年他所做的是不是有着什么恶心的目的,不管是谁,只要想起曾经师兄弟的亲密,而对方却对他有着肮脏的心思,都会犯恶心,浑身不自在,他记得他第一次被胥蠡撞破他用着他穿过的亵裤自渎时,胥蠡傻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是失望震惊,冷冷的厌恶。

    从那之后,他们的关系就变了,他执迷不悟,他不堪其扰,关系越来越冷,直到后来他亲手扯碎他们之间最后的情谊。

    林平汐似想通了什么,垂眸笑了笑,点点头,道:“行,我先去梳洗,今日玩的太晚,都早些休息。”

    深夜,二人躺在床上,中间隔着一个五岁的孩子,尽管做好心理建设,可二人一时间都有些睡不着。

    “睡不着?”胥蠡听见林平汐不断翻身,睁开眼睛问。

    “大师兄你没睡?”林平汐吓了一跳,转头对上胥蠡的眼睛。

    “嗯。”胥蠡没有再说话,他看着林平汐,今夜月色正好,可以清晰的看到对方的容颜。

    “睡吧。”林平汐错开视线,轻拍了拍小馒头,低声道。

    “好。”胥蠡应声,直到林平汐闭上眼睛,他才随之闭上,轻声道:“汐汐,好梦。”

    林平汐一震,猛然睁开眼睛,胥蠡已经闭上眸子睡了,他没有出声,缓缓合上眸子,他是孤儿,是凌华给他捡回来的,名字也是凌华给取的,据说他家原姓林,汐汐是他的小名,只是后来随着年纪增长,他觉得这个名字像个小姑娘,太娘气,除了师父和胥蠡没有人知道这个小名,之后也没有人再叫。当初和胥蠡关系还好的时候,有一次惹怒了他,为了哄他开心就把这个娘唧唧的小名告诉他,他只叫过几次,一般都是他惹他不开心,胥蠡就会冷着小脸,吐字清晰的喊他汐汐。

    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见这个名字,他神色有些复杂的看向胥蠡,不明白他为何突然会喊他这个名字,思索了半天无果,揉揉头,还是睡觉吧,不想了。

    第二天早上,小馒头是被挤醒的,他费力的伸胳膊伸腿结果好像有两堵墙,小馒头不满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两个平坦的胸脯。

    林平汐腿搭在胥蠡身上,胥蠡胳膊搭在林平汐身上,夹在中间阻碍二人亲密的小馒头很不开心,一把推开胥蠡的胳膊,自己抱上去,一头拱进林平汐怀里。

    他这一动作,林平汐和胥蠡都醒了,胥蠡眯眼瞅了瞅埋进林平汐怀里的小脑袋,心里有些不爽。

    林平汐默默收回搭在胥蠡身上的腿,一时间二人相顾无言,拉好被扯的乱七八糟的被子,转过身躺在床上,对着床帐,研究着该如何开口,起来也不是,继续睡就更不是。

    直到门外一阵敲门声响起,林平汐猛的坐起身,一手抱着他家还想睡的馒头儿子一边胡乱往身上套衣衫。

    颜妙雪等了好半天才等到林平汐开门,颜妙雪打量了一眼林平汐,衣衫还算整齐,不远处的床榻上,床帐掀起了一半,床上有些凌乱,被子还没叠,胥蠡慢悠悠的系着衣带,另一个睡的迷迷糊糊的小家伙屁股朝外,头拱进被子里,衣服穿了一半卷的皱皱巴巴。

    颜妙雪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应该过来。

    “平汐……”颜妙雪想说什么,最终拍了拍林平汐的肩膀,转身离开,弄的林平汐一头雾水。

    本来颜妙雪想过来问他们吃不吃早点,看样子不用了,不知为何,方才的一幕总觉得像是一家三口刚起床的场景,相公刚起来,儿子不愿起,床榻还没来得及收拾……

    颜妙雪一边下楼一边回想,没注意脚下一空,她反应的也快,顺势飞跃下楼,这突如其来的出场,引的楼下用餐的人们齐齐望过来,又看到她的容貌,眼前一亮,无不惊艳。

    颜妙雪没想引出这么大动静,她叫了点吃食找了处空桌开始用餐。

    “掌柜的有客房吗?”一名身穿皂色长衫的少年走进来,白皙秀气,眸子大而明亮,笑容温软。

    “这位小兄弟可是来晚了,不巧,客房早就满了。”胖掌柜笑道。

    “看来是我来晚了,问了好多家客栈都是无客房。”少年倒是没太多反应,显然是意料之中。

    “那先弄点吃的吧,赶了几日的路,腹中很是饥渴,掌柜的,可有什么吃食?”

    “这个时候只有早点。”

    “也好,两屉冬瓜饺,一碗三豆粥,一碟脆双丝。有劳掌柜的了。”

    少年与掌柜说完,转头寻找空位,早上吃早点的人很多,偏偏又赶上这个时节,大堂内坐满了人,根本没有空桌,连空位都很少,他扫视了一圈,目光停在楼梯旁的一处空位,对面坐着一个正在用餐的姑娘。

    “打扰姑娘了,大堂内没有空桌,不知可否与姑娘共用一桌?”颜妙雪正在吃饭,听见有人走过来,抬头看着这个陌生的少年,他有些不好意思,歉意道。

    “请。”颜妙雪点点头,这店又不是她的,想坐哪随意。

    少年也不是聒噪的人,颜妙雪不说话,他也不会自己找话,安静的坐着等待上菜。

    他看着面前身姿纤细的女子,桌旁放着三个空笼屉,两个空粥碗,而她还在吃着一碗汤圆,少年面上不显,心里暗暗惊叹这女子不小的食量,偏偏她的动作不粗俗,不紧不慢,加上她长得美,怎样都是赏心悦目,从他落座开始,四周的目光无形的剜着他,尤其男子,大都不善。

    “姑娘也是要去魅影谷?”一直坐着也是尴尬,少年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气氛,开口打破沉默道。

    “嗯。”

    “听说魅影谷危机重重,姑娘是一个人?”

    “不是。”

    “相逢就是缘,不如我们一同结伴……”

    “不行。”

    “……姑娘家是该警惕些,不过我不是坏……”他想要解释。

    “你太弱。”

    “……”

    宋云轩有种一口老血卡胸口里的不上不下的憋闷,从小到大,虽说他不是什么绝世美男,但也是容貌不俗,他身边向来不缺追求者,男人女人,甚至烦不胜烦,那些女子见到他都是巴不得贴在他身上,他躲都躲不及,方才进来寻找空桌时,不少女子在窃窃私语,目光热切的看着他,让他寒毛直竖,好不容易离开云州那个地方,又看到这样的女子,他目光巡视了几圈,只有楼梯口那名女子从头到尾都是低头安静用餐,他走过去,直到那名女子抬头他才看清她的相貌,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美。

    她真的很美,美的让人惊艳,只是她看他的目光很平静,好像他和其他路人没什么不一样。

    他第一次开口说和一个姑娘结伴,她没有高兴羞涩就罢了,说他太弱是怎么回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