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三十九章 与小师弟相遇(求收藏求枝枝)

章节字数:3081  更新时间:17-10-18 22: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所谓鼎炉,不过是你们下仙界的仙修为了一己私利掩盖丑恶杜撰出来的叫法。被誉为鼎炉的人,是因为天生体内拥有一种灵气,可以洗髓调息,与之相合是有益处,但恶意的采补,不过是害人的手段,夺他人修为性命为自己增益的恶毒手法,与那些夺人内丹的魔修并无不同。但这并不是鼎炉的使命,这只是那些道貌岸然的人定义的,把人家当成人形灵草补一下,还要取个合适的名号,真是好笑!在很久之前,这些人,其实是上天的宠儿,并非鼎炉就是废材,只是前期力量集中不起来,体内的灵气和外界冲突,若是突破融合,则进步神速,且不易出现心魔。所以,你不必担忧修行的问题。”

    “我第一次听见这种说法……”林平汐沉吟,鼎炉一词在下仙界并不陌生,一旦被印上鼎炉二字,基本这一生就被钉死,从来没有听说鼎炉飞升成功的,无论男女最终都逃不过嫁人平庸一生早亡的命运。

    “大概是因为嫉恨吧,早之前这些人到了后期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惹来一些心理不平眼红的。嫉妒是一种可怕的毒魔,会使人疯狂丧失本性,到最后时间推移,这些本是上天的宠儿却反而成了最底层的人,被看不起,被轻视,大都不敢让人发现自己的身体情况,担心被采补杀死。”

    “你的意思是,我若想最后修炼成大乘修为,甚至飞升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林平汐不敢相信,转头盯着小馒头,压抑不住惊喜,急促问道。

    “这并不困难,只是目前你还无法突破,丹修修为越高,练出的丹药越精粹,等级越高。你是木灵之力,应该可以感知灵草的位置,越珍稀的草药越能调整你目前的内息,当你气息融合之后,随着修为的加深,所谓木灵,就是草木之力为你之力,一切皆为你所用,一花一叶皆有灵,任听你调遣。”

    “……可我目前感知不出,只能找到一些低阶的灵草。”林平汐目前的修为高阶的灵草他无法感知。

    “你可知你说的那个人,他是怎么用木灵之力在当年神魔之战中对抗上古魔族?”小馒头提起这个有些莫名的骄傲。

    林平汐想了想道:“很少有关于他的记载,我是很久之前在师父的书阁里看到的,只有寥寥数笔,我才知晓他是与我一样的身体,也是木灵之力,却是难得的剑修!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位神君,还是别人杜撰,可不否认,看到这的时候,我心活了,或许我还有其他出路!只是没料到……”他说到此闭嘴不再继续,小馒头知道他是想起最后的惨死,到了依然没有逃过早亡被采补的命运。

    “这么说吧,这世间只要有木灵存在的地方,都是他的兵卒,都是他的武器,哪怕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漫山的花草树木,甚至你现在手里细弱的草药,只要他想,就会立刻变成杀戮的利器,他就是木灵的主宰。”小馒头指着四周入目不尽的翠绿,木灵的力量若真的到鼎峰,是难以想象的威力。

    “木灵相比较其他四灵属性,偏柔和不算凸出,不如水火破坏性强,不如金灵攻击力好,也不如土灵防御性佳。木灵多为治愈。”林平汐随手摘下一片树叶,翠绿油亮,柔软脆弱。若是说木灵有如此大的杀伤力,怕是很难有人相信。

    “嘁,井底之蛙。我……嗯,我听说他当年和战神星玑神君合杀魔蛟,闯过幽冥深渊,谁敢不要命说他是鼎炉?他就是与你一样的木灵之力,五灵相生相克,不要小看任何一种。”小馒头语重心长道。

    林平汐沉默,若说他懂事后知晓所谓的鼎炉是什么,而自己偏偏就是最稀有的那种,心情可想而知,几欲崩溃。

    之后他资质平平,修为总是不上不下,唯有炼制丹药方面还算有些天赋,也庆幸他遇见的是凌华,没有指责他,而是让他专攻此道,走丹修的道路,希望他可以打破鼎炉的桎梏。

    到后来,他在凌华的书阁看到一本没有署名的书,里面介绍了一些天界的神仙,让他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息衍灵主,与他同样是木灵之力,却是主修最难的剑术,万年前神魔之战,他只身对抗上古魔将,带领天兵对抗魔族,与战神星玑神君是至交好友,这具身体于他来说从不是束缚。

    林平汐第一次觉得,他并不是没有希望,他的未来可以有无限可能!就如同这位神君一样,无人敢轻视,若是达到顶峰,就是鼎炉又如何,只可惜书上记载的不多,最后说那位神君因为一些事情,落入轮回,也不知后来如何。

    “我要怎样才能提升灵力,真正发挥木灵的力量?”林平汐问小馒头,尽管这个小家伙有时候不靠谱,可更多时候,他真的懂得很多他人不懂的东西,甚至看的比一些所谓的长老前辈还要透彻。

    “寻找灵草,平心静气,融合灵息,寻找制作炼药炉的材料,此事之后寻找一处木灵气息强的地方修炼,感知四周木灵与你本体的呼应,最后为你所用。其实丹修并不容易,反而更加繁杂,看似比较轻松,但是需要懂得的东西很多,炼制法器,符箓制作,有些药咒是在符箓上。火候,灵力的大小控制,剂量,当你一切越纯熟,丹药炼的就越好,同时感官越敏感,你会渐渐发现,你可以融入草木自然,寻找到的灵草就会越好,力量就越纯粹,随之突破也就不是不可能。”

    林平汐点点头,还想继续说什么,突然顿住了,蹙眉盯住不远处的一条小路,目光微沉,过了一瞬,敛眸轻笑,小馒头见他的表情一愣,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眉头渐渐蹙起。

    “平汐!”

    胥蠡与颜妙雪握着染血的长剑从森林里走出来,而身后还跟着一位白皙清秀的少年,胥蠡最先看到他们,似乎很激动,林平汐让小馒头降落飞剑,胥蠡衣衫有些凌乱,长剑血迹未干,显然方才经历了恶斗。

    胥蠡脸色不算太好,苍白泛青,那双黝黑的眸子阴郁的渗人,见到林平汐那一刹间好像傻了一样,呆愣住,久久不敢错开视线,紧抿的薄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直到林平汐平安无事的走下飞剑,他好似才明白过来,那双冰冷的瞳孔瞬间如冰雪融化驱散阴霾被惊喜代替,握着长剑的手僵硬发颤,看着面前一步步向他走来的男子,喉头滚动了几下,抬脚三步并两步,恨不得立刻站在他面前,贴近他的面颊,仔仔细细看清他的每一个角落。

    “大师兄你们没事吧?”林平汐忽然停住脚步,胥蠡握着染血的长剑一步步向他逼近,那双幽深的眸子深不见底,瞳孔中映出他身影,越来越近……若不是他苍白有些灰败的脸色,而他身后宋云轩好好的站在那,他都差点以为胥蠡是不是想把他灭了!

    只差一步的距离他就走到他的面前,胥蠡却停住了,另一只没有握剑的手伸过来似是想抚摸林平汐的脸,最后却在他即将要躲闪开的一刹那转手握住他的肩膀,极为用力,那双眸子一瞬不转的望着他,似要将他狠狠的刻在眼中,握的林平汐有些发痛,胥蠡松开了力道,唇扯出一个弧度,似笑似哭,衬着那张青白阴暗的容颜显得有些诡异可怖,握着滴血的长剑犹如爬出的恶鬼,却又莫名悲凉。

    连自己都无法做到原谅。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是没用!没用!差一点!差一点又……”胥蠡悔恨自责,他不敢想象若是他再出事,他该怎么办,他还能不能再次幸运的找到他,老天已经施恩给了他一次机会,为什么不把握!愚蠢!绝没有下一次!他一定要把他看的紧紧的,一刻也不能离开他的视线!

    “……有没有受伤?”胥蠡让自己冷静下来,询问道。

    “我没事,倒是你们……”林平汐摇摇头,见胥蠡收回手,他悄悄动了动泛酸的肩膀,胥蠡好像是在自责把他弄丢的事情,不过,他不是应该关心关心小师弟吗?

    林平汐抬头看了看胥蠡身后不远处的少年,那个少年对他笑了笑,眉若远山,秀长飞扬,清亮的黑眸弯成新月,灵动如水,唇角扬起,唇峰饱满,秀气挺立的鼻子白皙小巧,一身竹绿色的长衫,外罩淡青色的半袖长袍,墨发半束在脑后,手握长剑,爽朗清举,鲜衣繁花,陌上翩翩少年郎。

    不得不说,胥蠡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宋云轩的相貌正是时下最流行的美少年,长得好,性格也温和有礼,朝气蓬勃,聪明风趣,这样的人真的很难有人会讨厌。

    林平汐回了一笑,虽然他没有看到胥蠡如何与宋云轩走到一起,不过一切已经开始了,过不了多久,他们应该就会是人人羡慕的一对儿。这一回,他定不参合,当年若不是他破坏,说不定这两个人早就在一起了,还用得上十年?可怜的小鸳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