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四十二章 重生有问题(求收藏求枝枝)

章节字数:3080  更新时间:17-10-21 23: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若不是后来回洺巍山林平汐闹的太狠,变本加厉欺负宋云轩,被胥蠡发现四次饭菜里下了巴豆和白发哀,白发哀是一种吃了会让人快速变老的丹药,他一直在打宋云轩脸的主意,两次打宋云轩,一次推进水里,大家都说二师兄疯了。正赶上赤降来信说袁长老有事要告诉他,他为了不发生更多事,就把宋云轩一起带去了,袁长老和赤降也认识宋云轩,只是在回来的途中遇见魔修,宋云轩为了救他中了魔毒,奄奄一息。

    他躺在床上苦苦哀求,说他的心意,说他的喜欢,请求他答应,他们是最合适的伙伴,就应该在一起,经历这么多,没有人比他更适合,他们可以一起寻找胥蠡的母亲。

    最终,胥蠡答应了,他看着面前的男子,或许他也喜欢他吧,至少觉得他们合作的不错,只是不知为何下意识脑海里划过另一张脸,哪怕如今已经狼狈不堪,却奇怪的还是能够记住他每一个表情,欢喜的,局促的,脸红羞涩,亦或是嫉妒疯狂……

    如今这样也好,也该让他死心了。

    “这里十分凶险,师兄很是担心,况且,方才师弟不就是丢了吗?”胥蠡抬起握住的手掌,正色道。

    “……”

    林平汐抽了抽没抽出来,放下手,他就看着他今天到底想发什么疯。

    “二位感情真好。”宋云轩叹息,同门之间情谊深厚成这样实属罕见,都有点腻人。

    “呵呵……”林平汐觉得这情况有点怪,勉强扯出一抹笑。明明前世他旁边这位和面前这位二人都要成亲了,结果如今一个死握着他的手不放,一个还一脸戏谑,总觉得有点诡异。

    “爹爹。”小馒头适时打破了尴尬,解救了林平汐,被他这么一打岔,宋云轩目光被这个漂亮的孩童吸引。

    “抱抱。”

    林平汐立刻点头,抬眼看向胥蠡,示意他放手,他要抱儿子,需要两只手。

    “要抱?”胥蠡转眸看向小馒头,俯身一只手抱起他,轻松的就像捏了个小鸡仔。

    林平汐父子:“……”

    “此地不宜久留,早些离开。”胥蠡想起森林的事情,皱眉道,一手抱着小馒头,一手牵着林平汐,一脸严肃,抬脚往前走,一切到了安全地方再说。

    莫名感觉好像被稀里糊涂喂了狗粮,一直沉默当背景的颜妙雪与宋云轩:“……”

    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你们俩在这里叽叽歪歪!又是握手不松开又是替人家抱儿子,你当我们瞎?一点不觉得你现在的状态和你那张正经的脸很不符吗?

    “地图有问题?”颜妙雪施了个诀,弄干净身上的污秽,问胥蠡。

    “地图没有问题,路线都是对的,只是路上会遇见什么东西就难说,一切小心为上。”胥蠡一直在想地图,路线方位都没有错,多了浓雾,多了妖兽群,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若是有人故意为之,目的是什么?

    这个地图几乎进来的人手一份,但是与他一般详细的,却只有两份,他一份,仙海山赤降与宫涟一份,而他一路上并没有遇见宫涟和赤降。

    赤降不会害他,至于宫涟,胥蠡微眯眸子,他与他曾经算是师兄弟,关系不好也不坏,彼此不算交好也没什么过节。当年他与沅岖一起护送他与宋云轩回洺巍山,一直没有走,然而就在林平汐离开的当天,他就在山下看到宫涟与一个极高挑女子的拥抱亲吻,宫涟向来风流,这种情景非礼勿视,他又急着找林平汐就没多注意。

    可就在那天,宫涟也不见了,沅岖说他临时有事回了仙海山,最近魔修不太安稳,不少仙修死于其手,并且叫来胥蠡和凌华,说商量是否联合抗敌。

    到了傍晚林平汐还没有回来,胥蠡坐不住了,打断沅岖的话,要去寻找林平汐,他总觉得心慌不安,脑海中忽然闪现下午看到的那名女子,他猛的坐起身,一把揪起沅岖质问林平汐到底在哪里?

    沅岖不明白他在说什么,胥蠡让凌华看好沅岖,他立刻追过去寻找,却在洺巍山不远处发现魔修的气息。赤降传信给他说宫涟并未回仙海山,一连三天,他到处都找不到林平汐,不眠不休犹如困兽,他才知晓,他早就把这个人藏进心里,只是自己不愿承认。厌恨林平汐对他猥琐的心思,厌恶他把他当成兄弟,却无意间撞击林平汐用他的亵裤偷偷自渎!厌烦他不知廉耻的骚扰和嫉妒丑陋的心思,他不信自己会喜欢上他,会喜欢这样的一个疯子!

    可偏偏,他动心了,从他把林平汐所有送给他的东西都收藏好,却又自己欺骗自己的掩盖在最偏僻的角落开始,他就早已经把这个人藏进心中的一隅。他到底在恨他什么?恨他让人窒息的感情,还是恨他对自己的心思?

    这个毫无廉耻的东西,骑在他身上放肆了一夜,告诉他说他就是故意的,他听见他和宋云轩的对话,想成亲?做梦!他就要毁了他!毁了他和宋云轩之间的关系!让他一辈子记得他,恶心宋云轩一辈子!说不定他还能因此怀个孩子,到时候好好膈应膈应你们,如今这情况,他倒想看看,你胥蠡还怎么成得了亲!

    气的他即恨他的放肆又恨他总是这样极端的让人咬牙切齿!非要撕下你一块肉来强迫你接受,记住他!

    这种爱真的会让把人逼疯!

    他能动之后,一拳将这个混账打倒在地上,而林平汐就算如此,还在冷笑嘲讽口吐恶言,嚣张的让人恨不得封住他的嘴。

    一怒之下,他烧光了他所有送给他的东西,说了绝情的话,与他彻底一刀两断。

    冷静下来之后,胥蠡想起林平汐身体的异样,想和他说清楚,却被告知二师兄下山了,胥蠡瞬间一股血上冲大脑,这个不省心的东西是一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若是被人发现!胥蠡不敢多想,立刻出门寻找,却不想……

    沅岖被他揍的不成人形,却一直喊无辜,仙海山传来消息说宫涟回来了,他即刻赶往仙海山,然而宫涟却带回来一个女子,样貌与他那日所见的一模一样,并不知晓林平汐的下落。

    胥蠡并不相信,却没有表现出来,装作离开,果然没过两天,沅岖和宫涟出门飞往魔云崖,他才惊知他竟然与魔修有联系!想起沅岖与他们商谈对抗魔修的大计,明显是拖延时间!林平汐失踪定然与他们有关系。

    魔云崖是魔修的老巢,他只身一人不能硬闯,只能智取,然而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线索突然断了,就在此时却有人给他送来纸条,说林平汐在洺巍山的一处小山脉的山洞里。

    此时林平汐已经失踪六天,这个纸条的真假难说,也许是什么阴谋,可胥蠡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急速飞回洺巍山,按照纸条的地址找到林平汐,却仅剩一具破败的尸体。这是他一生的噩梦,悔恨终生。

    若说此事与宫涟没有关系,他绝对不相信,先不说宫涟与魔修有牵扯,那么之前护送他们回洺巍山到底有什么心思?

    而今这份地图,他和宫涟都有,若是宫涟,那么他想对付谁?若是想对付他和林平汐,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毕竟按照前世的时间,这个时候他们并无多少交集,尤其是林平汐,与他还不相识。

    而他也操纵不了这么大的兽群和浓雾,到底是谁在背后动作?有何目的!最可怕的是,这个人,到底还知道什么?

    这场重生已经不能按照前世的发展来计较,一点点,很多事情开始偏离前世,又或者……根本就没有什么重生!

    只是一场预示的梦,警示他们未来会发生的事情,让他们有个准备。未来的走向,还会遇见什么谁都不知道,一切只能自己好好把握。

    这次魅影谷之行,怕是不那么容易通过了。

    “在下宋云轩,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宋云轩看了看胥蠡怀里的小馒头,又看了看他手里紧握不松的林平汐,询问林平汐道。

    林平汐转头看向宋云轩,胥蠡抽风,他却并不打算参合进去,不管胥蠡目前怎么想,和宋云轩是好是坏,他都不会参与,只是宋云轩没有先开口搭讪胥蠡,而是先问他,倒是让他有点惊讶。

    “林平汐。”

    “林仙修,这是你儿子?好俊俏的小郎君。”宋云轩由衷赞道。

    “多谢。”林平汐没有谦虚推却,他虽然不至于恨宋云轩,可也做不到多喜欢他。

    “一家三口,真好。”宋云轩羡慕的看着他们,轻叹了口气,不知道想起什么,笑了笑却有些苦涩,不过他很快调整过来,眉宇间的涩然愁绪一扫而空,只有少年的风华朝气。

    林平汐:“……”

    “你误……”

    “平汐,孩子饿了。”胥蠡突然开口打断了林平汐。

    林平汐:“……”饿了你告诉我干什么!活像我能给他喂奶一样!

    他倒不是真的不在乎儿子,只是胥蠡每次一说话,他就想顶回去,记得前世明明不是这样,怎么他现在越来越看胥蠡不顺眼?

    

    作者闲话:

    大师兄: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二师兄:呵呵……收藏上不来一切免谈!

    大师兄:……亲一下也不行?

    妻管严蹲墙角委屈脸(•̥́ˍ•̀ू)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月末了,大师兄带着二师兄一起求收,收藏多了就上炕!(ಡωಡ)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