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四十六章 不是厌恶我吗(求收藏求枝枝)

章节字数:3085  更新时间:17-10-25 23: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个能行吗?”林平汐伸手拾起一块石头飞入花海,石头还未落下,只见原本无害娇弱的花朵,瞬间张开,里面锋利的尖刺在阳光下闪着冰冷的寒光,犹如利箭般迅速枝条抽起,仿若活物一口吞下石头,再次张开花苞,几撮细碎的粉末从花瓣间簌簌落下,而那块小儿拳头大小的石头再无踪影,一切仅仅发生在一瞬间。

    槃梧:“……”

    “你确定?”林平汐打量着怀里这个薄薄透明的四角钟,询问小馒头。

    槃梧闭眸,双手合十握紧,两手食指中指竖起默念咒语,林平汐怀里的四角钟,突然飞起,众人视线被吸引过来,那钟没有停留,直直飞向花海,瞬间无数条花枝伸过来,却在触碰的一瞬仿佛被烫伤,纷纷收回枝条。

    林平汐待那个四角钟平安回到他怀里,才招呼众人过来进钟里,小馒头叉着小腰,挑衅的看着指尖夹着式神符纸的胥蠡:“大师伯,要不要上来啊?”

    对比四角钟,胥蠡手里的符纸显得有些寒酸,胥蠡倒是不在意小馒头的挑衅,平静的收下符纸,抬腿就上了四角钟,一只手扯过还在叉腰叫嚣的毛头小子,伸手揽住他爹的腰,眼睁睁看着他爹挣扎半天无果,气的小孩扑上去就想咬他。

    “再动我就亲你。”胥蠡一手毫不费力的将小馒头扯开丢到旁边,头颅凑近林平汐耳边低语道。

    林平汐推他的手一僵,傻愣愣的看着胥蠡,完全不相信他能说出这话来。

    胥蠡到底吃错什么药了,之前他还会维持一点假象,哪怕他们住在一个房间,他都没有逾越,正经的仿佛之前在洺巍山把他压倒强亲的人只是他做梦的错觉。

    后来胥蠡又恢复了正常,摆正师兄弟的位置,林平汐安心了一阵,却不料这次不知是怎么刺激他的,好像从妖兽群的事情之后,他就越来越奇怪,再也不想忍耐和他虚与委蛇,直接撕开那层纸,目的直接,也越来越霸道不讲理,林平汐有种感觉,好像这才是真正的胥蠡,那些曾经的温润如玉,严肃疏冷都只是一层假面,胥蠡骨子里根本就没有那么好相与!

    可是问题是!胥蠡是怎么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他的?什么时候的事?难道他回血丹炼错了炼成思春丸给胥蠡吃多药了?

    他到现在也不明白,胥蠡怎么就突然喜欢他了,一个厌恶你数十年的人,前一天还在反感,第二天就死握着你不放,又亲又表衷肠,这不是脑子有病就是别有用心。

    仔细想想,他喜欢胥蠡什么,除了那张脸,喜欢他看着冷淡实则体贴温暖;喜欢他严谨正经,喜欢他不假辞色,生活简单不勾勾搭搭;喜欢他总是那么聪明,天资好,为人良善正派;喜欢他的温和有礼,喜欢多年前,还是少年的彼此,轻敲墙壁听着对方低闷的回应,喜欢那时的少年无忧,跃入胥蠡的房中,不顾他皱眉嫌弃,掀开被子钻进去,侃侃而谈大半夜,与他抵足而眠。

    正是少慕知艾的年岁,不知从何时起,看着胥蠡的侧颜会心跳加速,目光会不自觉的被他吸引,无论白日黑夜,大半的思绪都是被他占据,他说的每句话他都会记住,都会认真,他的每个触碰都会让他心口灼热发烫,明知道该止步,可偏偏又想要更多,想要占据更多,就像一个贪得无厌的贪财鬼,只不过,他贪图的,是胥蠡的情,胥蠡的回应。

    他做梦都想听见胥蠡说一声,平汐,我心悦你。可他不敢说出来,怕胥蠡因此厌恶他,第一次偷偷喊着胥蠡的名字泄身,林平汐就知道自己完了,无药可救。

    而今,真的听见一声,我心悦你。他最爱的人亲口告诉他,甚至比梦里还要热情,握着他,亲吻他,怕他离开,恍若一场可笑悲哀的梦。却又荒诞离奇,仿佛是掌心戏耍的木偶,一次次撩拨着他的心弦,只怕他最后真的信了,便是再次病入膏肓,药石无医。

    “大师兄无赖至此,真让师弟大开眼界!”

    听闻林平汐的话,胥蠡只是淡笑,手并没有松开,他也不介意这里面还有其他人。

    林平汐说他是不是疯了?

    胥蠡知道林平汐此时在想什么,他也明白应该循序渐进,一蹴而就反而打草惊蛇。所以他从洺巍山那夜林平汐的反应来看,他就知晓自己该做什么,他一直没有越过师兄弟的界线,给他足够的空间和时间。

    可是妖兽群冲散了他和林平汐的时候,他就彻底疯了,又一次!又一次他看着他生死未卜,而什么都不能做!他说太晚了……而他又何尝不是太晚太蠢了!

    若不是赶来的太晚,林平汐就不会死,若不是他悔悟的太晚,林平汐就不会遭遇那些事!赤裸躺在山洞里,下体一片污秽,林平汐经历了什么,胥蠡不是傻子!每一次只要想起那一幕,都几欲生生将他逼疯!

    而偏偏又一次,他就这样消失在他的面前,他找不到他,他觉得天地都塌了,眼前一幕幕都是林平汐死时的画面,他恨自己,恨自己保护不好他,恨自己愚蠢轻敌,恨自己放开他的手。

    他忽然明白,这世间若没有林平汐,他的生存毫无意义,甚至最后连死,都不能刻上他的名讳,连爱侣两个字都是奢侈。

    那他这一生到底所求什么?

    修炼,飞升,寻找把他留在仙海山从此杳无音信的母亲?

    若是最终没有他,他所求的又有什么意义。

    而今他穷尽一生,只希望这辈子老天给他一个机会补偿,好好待他,护他。

    妖兽群走散后,再次见到林平汐,胥蠡便不想再等了,不想这样毫无动静,只做一个师兄弟,他既然明白自己的心思,认定了这个人,难道还等他蠢啦吧唧把林平汐最后送进别人怀里?

    林平汐与他一样是重回十年前,有着过去的记忆,对他定然有怨恨,如果他不撕破不强横,林平汐不会靠近他。

    他吓怕了,而他又如何不是也怕了。

    真的怕了,怕他出事,怕他带着记忆回来决定放弃,更怕自己如同前世那般怎么都找不到他。恨不得时时刻刻都盯着,在他掌握的范围内,不敢一时一刻脱离他的视线掌控,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心,只有看着活生生的他,才能不一次次想起他死时候的噩梦。

    在客栈那几夜,是他自重生后唯一睡得舒服无梦的几日,睁开眼可以看到他熟睡在身边,好好的,呼吸平稳,才会松口气。

    与其循序渐进,潜移默化假装平静,不如直接走近,光明正大的把他护在他羽翼中。

    就如此时,可以站在他身旁,把他抱进怀里,十指紧扣。

    “你放开爹爹!放开爹爹!”小馒头气的上蹿下跳,没想到胥蠡这么不要脸,在他的地盘,还敢调戏林平汐!

    宋云轩和颜妙雪默默背过身,看向外面风景,颜妙雪有点后悔和他们两个一起结伴。

    “你到底想干什么?”林平汐躲开胥蠡的气息,皱眉问道。

    “师弟,可否……信我一次。”胥蠡看着他,瞳孔中倒映着他的影子,眉眼还是那个眉眼,他熟悉的模样,眼睑修长的孔雀眸,锐利幽深,却藏匿着他读不懂的涩然,哀求着,那双眸子毫不掩饰的深情,让林平汐一时语塞。

    林平汐想抽回手却被胥蠡握的死紧,他睫毛抖了抖,急促的眨了眨眼,几次张嘴都不知怎么回答。

    他心很乱,手指不自觉抠挖着,却忘记手里的那个手并不是自己的,他不敢对上胥蠡的眼睛,那里的深情,让他太过陌生。

    “呵呵……”林平汐连连摇头,怎么可能,他记得胥蠡多么厌恶他,眼神多么冷,胥蠡和宋云轩在外面相伴数年,他不要脸的爬上胥蠡的床榻,胥蠡恨不得将他杀了,从头到尾胥蠡都是铁青着脸,没有一丝陷入情欲的迹象,若不是他下了药,胥蠡可能对他连反应都做不到。

    呵,喜欢,而今小师弟都出现了,他林平汐难道要两世做一个笑话?他都放手老老实实做人了,老天爷还不放过他?

    “我凭什么信你!”林平汐扣紧手里的手掌,指尖深陷挖出了血。

    “我说了我不喜欢你了!你为何还不放过我!你不是一直厌恶我吗?我林平汐何德何能配得上你胥蠡的垂青!我不配!胥蠡。所以,别来惹我!”林平汐眸子仿佛猝了毒,内心深处的怨气再也压制不住,揪起胥蠡的衣领,压低声音狠声喝道。

    “你知道你这副嘴脸于我来说多么可笑?你不是让我滚吗?你不是恶心的连和我一同说话都不愿吗?你不是骂我不知廉耻,退避三舍吗?以后,你喜欢谁都与我没有关系,之前喜欢你我不怕满山皆知,而今不喜欢你,就不会过多纠缠!而你也别说什么突然醒悟回头,呵,我林平汐还没有那么廉价!我之前送你的东西,就当我年少无知,你烧了扔了随意,你我若能做师兄弟此事就此翻过,若不能,此次之后我会离开洺巍山,你我好自为之!”

    作者闲话:

    谢谢柳川宝宝和奇舞飞扬宝宝的大黄瓜(づ。◕‿‿◕。)づ~~~啵啵~~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