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五十四章 你一直心悦我

章节字数:3065  更新时间:17-11-02 1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什么时候见死不救?”胥蠡心中悲戚,突然听见林平汐这声恨意的质问,一怔,抬起头,抹去脸上的水迹,不解。

    林平汐看到他的眼泪也是一愣,道:“当时你让我滚,我想先下山走走,等你消气再回来,结果遇见宫涟。”他停顿了一瞬,似需要勇气,过了一会儿再次开口道:“他见到我们的事情,发现我的身体,在山下截住了我,我技不如他又被你打伤,就被他轻薄,然而你当时从不远处经过,看了这边一眼,我想向你求救,无奈无法说话,只希望你看到我救我,却不想你明明见到我,竟然转头就走!”

    “宫涟?我什么时候……”胥蠡刚要辩解,突然想起了什么,眸子一寒“你走后我冷静下来,想要给你个交代,就去找你,却被告知你下山了,我下山没找到你,却看到宫涟抱着一个女子亲吻,非礼勿视,我就离开了……”果然是他!胥蠡脸色发青。

    “你以为我会信?”林平汐冷笑。

    “平汐,我没必要骗你,就算你不信我对你的心意,但你我师兄弟这么多年,我胥蠡还没有那么不堪!”

    “我回了山上,沅岖就找我和师父说魔修的事情,傍晚你还没有回来,宫涟也没有回来,我觉得不对劲,想起白日的事情,等我察觉不对劲质问沅岖,他却矢口否认。我到处去找你,在洺巍山发现了魔气,而赤降说宫涟并没有回仙海山,我找不到你,哪里都找不到你。”胥蠡好像回到那个时候,他到处都找不到林平汐,不停的找,却没有一丝他的消息。他把沅岖揍的不成人形,也不怕得罪仙海山,直接带着沅岖找了掌门宫玄。

    “你失踪的第三天,宫涟回来了,怀里抱着一个和我那天看到的一模一样的女子,都说没见到你。”胥蠡眸子冰冷,道:“我假装离开,两天后午夜他们往魔云崖飞去,我跟了过去,却没有找到你,后来有人给我传信,说你在洺巍山后明云山的义贤洞,等我赶到的时候……”胥蠡说不下去,拳头紧紧攥住,寒眸冷若冰霜,阴煞可怖。

    林平汐呆在那里,好像傻了一样,他听着胥蠡的诉说,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脑海里一遍遍都是那些人在他身上放肆的凌辱,恶心的恨不得他把肉割去!可就算如此,那些事情也改不不了,死了他也不干净。

    “平汐,平汐?”胥蠡发觉他的不对劲,连忙抱住他,捧着他的脸让他对视他的眼睛。

    “那些都是梦,没有发生,你听我说,我当时给你安葬在后山的枫树林里,结果我在刻你名字的时候,突然四周空间开始撕裂成碎片,整个空间扭曲,等我再次醒来就回到现在。那些不是真的,它是老天预示给我们的梦,只是梦!平汐。”

    “……梦?”林平汐呆滞的动了动眼珠,重复问。

    “对,只是梦,不是真的,别怕。我绝不会再让你受伤。”胥蠡跪在地上把林平汐抱进怀里,低吻他的头顶,一遍遍柔声安慰,两个人衣服早已在挣扎时候沾满泥土,头发也有些散,尤其胥蠡,身上还有着方才与狜虬打斗时候的血迹,可二人此时谁都没有在意,好像两只疲惫不堪的劳燕,这一刻终于得到团聚片刻的安和。

    “不怕,不怕……”胥蠡低声哄着,自己也不知说了多少遍,他一直在重复,给林平汐也给自己,那些只是噩梦,都过去了,林平汐好好的活着,在他的怀里。

    过了许久,林平汐才恢复了过来,他伸手推了推胥蠡,却被他抱的更紧,林平汐脑子一团乱,他有点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胥蠡的意思是,他当初并非见死不救,而是一直在找他,也是他给他收的尸,而今也与他一样重生回来了,若说对他愧疚还有情可原,之前对他表白是怎么回事?

    他没有和小师弟成亲?他不是答应宋云轩了吗?而这次又对宋云轩不是很亲近,林平汐对胥蠡的反常很是怀疑。

    “你喜欢宋云轩?”林平汐沉吟了片刻,不想啰嗦,直接问道。

    胥蠡抬起头,看着他,摇摇头:“我从未喜欢过他,无论梦里的前世还是现在。”

    “你当我瞎了?没长眼睛?”林平汐一把推开他站起身,不屑道。

    “我没有骗你!”胥蠡急切道:“当初我在魅影谷救了他,与他相熟,他是云州宋家的嫡长子,云州与我娘失踪有些关系,我一直在寻找她的下落,当年她把我送到仙海山就离开了,直至今日我也没有见到她,我一直按照她的吩咐修炼,没有心思儿女情长,我对他从未有过其他心思。”

    “呵呵……”林平汐嗤笑不语。

    胥蠡叹了口气,继续道:“你总是太过极端,性子刚烈,你可知这样一直逼迫会让人喘不过气。我和宋云轩从未有过苟且,你却一次次针对他,他与我来说是一个合作伙伴,当时同意与他结为伴侣,一方面是他为我挡了魔修的攻击,二是他是个优秀的伙伴,结成伴侣,也算给他一个交代,也……让你死心。”

    林平汐已经不想多说,他做的事情他心里清楚,胥蠡的选择没有错,若是他,他也会选择一个懂事默契的得力助手,而不是一个只会无理取闹拖后腿的蠢货。

    “我早就对你动了心,只是不敢面对。当年……我有点难以接受。”胥蠡有些窘迫,那时年少,他看到林平汐拿着他的亵裤自渎,一片白色的浊液喷到他亵裤上,那团白乎乎的东西刺激的他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僵了。

    也是这件事导致他们关系恶化,每次看到林平汐都会想起,他用他的私物喷的到处是白液的情景。

    林平汐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皱眉,侧过头,耳边赤红。

    “你送我的东西,我都留着,一件也没有丢。”

    “……你没扔?”林平汐转过头,惊愕问,简直不敢相信,他以为他送完转身走了,胥蠡就给扔了,毕竟他那么厌恶他。

    胥蠡被他这么直白的一问,也有的不大好意思,点点头:“我没扔。都藏着,在我屋里。”

    林平汐看他的目光变了,他没想过胥蠡是个这么闷骚口不对心的性子。

    “若我当初没有逼你太紧,没有宋云轩的到来,你会不会接受我?”

    胥蠡看着他的眼睛,道:“我不知道,毕竟梦里前世的那个我,是个自欺欺人的懦夫!”明明一直留着林平汐的东西,最后却还是否认,答应了宋云轩的请求,这种自我欺骗的人,很难醒悟。

    “你的意思是,一直心悦的是我?”林平汐逼近他。

    胥蠡看着近在咫尺的林平汐,他的唇离他很近,他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抱住他,用力吻上他的唇。

    他想告诉他,他心悦他,从梦里前世到今生,从幡然醒悟的绝望到感谢老天爷的垂怜,他用力的抱着他,将他揉进自己的血肉,让他知道,他又多想他,多渴望他,他动心的,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林平汐。

    霸道倔强的林平汐,犯傻认怂的林平汐,放肆嚣张的林平汐……无论他什么样子,都深深的刻在他的心口,就像那些他藏下来的礼物,每一份都小心珍藏,却又死死掩盖藏住怕人知晓。他明明就在他的胸口,他却视而不见。直到最后,追悔莫及。

    “唔唔……胥……”林平汐有些喘不上气,胥蠡好像要将他生吞了一样,有些渗人,强行撬开他的唇齿,勾扯他的舌,胳膊勒得他有些呼吸困难,口中又被堵着,他不停推胥蠡,却被胥蠡吻的更深。

    胥蠡松开林平汐,林平汐半靠在他怀里,不停喘息,露出的一截白皙的脖颈,随着他的喘息微微颤动,胥蠡眸子深了深。

    “啊!”林平汐吓了一跳,后颈突然被衔住,吓得他不敢动弹,被胥蠡抱紧在怀里,咬住后颈。

    “胥蠡!”

    “我恨这个梦,也庆幸这个梦,让我敢面对自己的心意,不会白白浪费蹉跎那么多年。”胥蠡抬起头,指尖轻抚摩林平汐后颈的牙龈,引得林平汐一阵轻颤。

    “那宋云轩呢?”林平汐还是有些适应不了他太过突然的转变,一直是他追着胥蠡跑,突然跑在前面冷着脸的人回头站住,还变了脸,笑呵呵的反过来追他,让他有点难以置信。

    “这也是我想跟你说的。”胥蠡收敛了笑意,思索起今日的事情,面容有些严肃。

    “梦里的前世,是我救了宋云轩,所以我们渐渐相熟,后来他入了洺巍山。而今却是颜妙雪救得他,他想去无欢谷,上一世我没有遇见妖兽群也没有狜虬,一切都很顺利,而今……”

    “你是说……很多东西已经改变了?”林平汐听他说完也是一惊。

    “嗯,若是说只是巧合,也就罢了。就怕所有的一切都是人为。”

    “人为?”

    “我手里的这份地图,只有两份,赤降和宫涟一份,我们一份,而且地图与前世一模一样,可却遇见这么多麻烦。”

    作者闲话:

    疯狂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求收求收~~~

    谢谢奇舞飞扬童鞋的黄瓜还有柳川童鞋的香蕉……至于君叔和墨的兽型羞羞~宝贝儿你们变污了!!ヽ( ̄▽ ̄)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