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章节字数:3046  更新时间:17-08-28 09: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说到舂陵,这里不得不作下交代。

    舂陵侯国,故地在现在湖南省西南部的宁远与道县之间,比其王府所在地长沙更遥远更偏僻。从节侯刘买到戴侯刘熊渠再到熊渠的儿孙们,舂陵侯家在这里繁衍生息了四代,前后八九十年。刘熊渠薨后,他的长子刘仁袭爵,史称舂陵考侯。舂陵偏远不说,恼人的是地势低湿,常年有洪涝渍害,而且山林中还不时有毒气冒出,侯家深受困扰。所以到刘仁当舂陵侯时,再不愿在这个地方住了。于是上书当朝天子孝元皇帝,恳求徙往内地。元帝宽仁慈爱,览奏后不但准其内迁,还命有司在荆州大郡南阳境内给其另择封地。时南阳境内已有不少县份有刘氏封国,唯独蔡阳没有,于是有司乃选定蔡阳县的白水乡为舂陵侯新封地。而且为了族谱记载和称谓上的方便,把白水乡改为舂陵乡。所以刘仁后来虽然北迁了几千里,封号还是舂陵侯。

    于是刘仁与从弟刘回并其他宗族兄弟携家带口数百人北迁南阳,定居于新的舂陵封国;南阳境内,一下又多了许多刘氏皇族。

    或许正是这支刘氏皇族迁居到这里,这个舂陵乡才在后来的某一天忽地出现了一种令人惊叹的奇异景象。而这时,王莽篡汉已经三四年了。

    发现这一景象的是一位叫苏伯阿的游方道士。这一天他路过舂陵庄时,忽然看见村庄上空有祥气蒸腾,郁郁葱葱,极其壮观,不觉大惊道:“此天子气也!昔高祖隐于芒砀山泽间,而山中常有祥气蒸腾,高祖乃最终贵为天子。今此庄上也现此祥气,预示此庄也必出天子!——将来推翻新莽而重建汉家社稷者,岂此天子哉?!”看罢良久,还不住地惊叹:“此庄必出天子!”

    然而肉眼凡胎的舂陵人没人能看出这天子气,更不知道这个庄上将来还要出天子。至于美少年刘秀,他同样也不知道,他还是照样念他的书,种他的地;除了长得好聪慧知礼外加勤快以外,与庄上其他族兄族弟们没多大区别。而且,比其他兄弟还要腼腆得多,谁也看不出他将来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不过,刘秀有时也不腼腆,而且还语出惊人,能把一帮高人惊出一身冷汗。

    刘秀的二姐喜欢刘秀,二姐夫邓晨更喜欢刘秀;只要来舂陵庄,他总要和这位聪慧俊秀的三小舅见见面说说话。有时来了见刘秀不在,还要向刘良喊:“叔,俺三弟是不是在地里头?”等刘良回答一声“是”,他必要跑到地里头,和刘秀见上一面才走。

    其实这个邓晨倒是和刘縯的性格相仿,为人豪爽,爱交结朋友,南阳各县的许多人都知道新野县的邓晨邓伟卿是个不简单人物。

    刘秀令一帮高人惊出一身冷汗,邓晨就是直接目击者。

    邓晨喜欢刘秀,不单单是到家里地里和他见见面说说话,有时还带他去逛蔡阳城和新野城。邓晨说:“三弟,别光闷着头念书种地,也该到外面见见世面开开眼界。你看你大哥天天不着家,你二哥也好出去转,怎么就你老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走,跟姐夫出去转转去。”刘秀经不住姐夫再三拖拽,只好放下锄头换上衣服跟着姐夫去“见世面”。这一转开了,刘秀还真觉得外面的世界就是不一样。所以后来姐夫再要拉他出去时,他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的勉强推托,不但去新野蔡阳,有时还去全南阳最大最繁华的地方——郡府宛城去转。而这期间,刘秀转眼也长成个二十二三的大小伙子了。

    这天,郎舅两个又来到宛城。邓晨说:“三弟,我今天叫你见一位高人。”刘秀说:“高人?什么高人哪?”邓晨说:“这个人姓蔡,名少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三教九流,无所不晓,是咱南阳首屈一指的高贤之士。当然了,你以前就知道闷着头种地,哪知道人家这样的人呢。”刘秀说:“既然人家是这样的高人,咱能进得了人家的门槛啊?”邓晨说:“放心,我是蔡府的常客,他家经常一大堆一大堆的人,都是南阳境内饱读诗书的人物。这些人天天在一起谈天说地,评议时政,在这里可以知道不少事。”

    于是刘秀跟着姐夫进入蔡府。

    一进入大门,便见正堂上一二十人围坐在那里热烈交谈。坐在正中的一位红面银须,精神矍铄。邓晨示意刘秀:“那位便是少公先生。”

    少公众人见邓晨到来,都纷纷打招呼:“哟,邓伟卿来了?快请坐,请坐。”邓晨拉刘秀在靠门边的竹席上坐下,一边说:“大家接着聊,接着聊。”大家谈兴正浓,谁也没去留意邓晨带来的小青年,就又接着谈论。只有蔡少公注意到了刘秀,眼中不觉露出几分惊奇。而刘秀似乎没有觉察到少公惊奇的目光,只是坐在邓晨身后,静静地看着人家高谈阔论。

    只见一个人说:“我看他大新朝就是瞎折腾,什么五均六管,托古改制,都是胡闹!他们哪一条成功了?哪一条对老百姓有好处了?非但如此,他们条法苛繁,刑律严酷,百姓举头犯法,摇手触禁,被逮被关的无计其数!现在各地刑满为患,监狱里的人犯都盛不下了,这成什么世道了!”

    一人说:“对,他就是瞎折腾。就比如货币,本来人家汉家的五铢钱使用了多少年,十分便民利市。可是这个新主不知哪根筋错了位,改用什么金货、银货、龟货、贝货、泉货、布货等等二三十种,搞得市场混乱,交易废滞,很多商家的买卖越来越不好做;新朝币制每改一次,生意人身上就被剥一层皮,搞得很多商户几乎没法干了。”

    一个说:“他的瞎折腾何止这些?最近听说王莽所建的九庙完工了,接着还要建造什么灵台、八风台。那九座祖庙,座座规模宏大,富丽堂皇,耗费资财数十亿,累死工匠徒隶超过万数啊!据说夏天的时候尸体掩埋不及,长安皆臭!”

    一个说:“如今又要起造灵台、八风台,还不知道又要花费多少钱财,累死多少无辜。照这样下去,大新朝迟早得完蛋!

    众人都说:“是啊,照这样下去,老百姓迟早要造反的!”

    蔡少公说:“其实已经有人造反了。听说在徐州琅邪,有一位吕母者,已经聚众杀死县宰,然后逃入海中了。”

    一个人说:“二十多年前有一位夏贺良先生,他在夜观天象后曾说:‘汉运中衰,当再受命’。结果,汉室还真的衰亡,被王莽夺去鼎鼐。不过,这个‘当再受命’又说明了汉室还要再兴而王莽必亡。可是,这个‘再受命’的人将会是谁呢?他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呢?或者说,他出生了没有呢?”

    “哟,这还真不好说。”众人都咂下嘴说。

    一人忽然扬脸高声:“哎,对了,我正想说这件事呢。我最近听到这样一句谶语,叫:‘刘氏复兴,秀为天子,李氏为辅’。这不明明在说,这个‘再受命’的人叫刘秀嘛。”

    邓晨和刘秀一听这话,立刻惊异地互看一眼。

    蔡少公说:“对了,我也听到了这句谶语。可是这个刘秀究竟在哪儿,或者出生了没有,还真的不好说。”

    一人说:“咳,蔡公怎么也这么说?这个刘秀不但早出生了,而且就在长安,还做着王莽的大官呢——王莽的国师、嘉新公刘秀不就是其人嘛!”

    众人都瞪大了眼:“哟,就是。国师公刘秀,不但才华盖世,更是刘氏后人。这个“再受命”者,很可能就是他。”

    蔡少公摇头:“我看不可能。国师公虽然是刘氏后人,可他的原名不叫刘秀,叫刘歆,刘秀是他后改的名字。何况,他为了巴结依附王莽,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竟然连祖姓也改了——他现在不叫刘秀,叫王秀了,怎么可能是他呢?”

    邓晨说:“对,少公先生说得对。这个王秀只是王莽的奴才,他有几个胆子敢取代他的主子?”

    一人立刻站起,环顾众人说:“可这是天命,不是他有胆子就取代,没胆子就不取代!我们都知道,王秀是当今最知名的谶纬学家,也许他早就知道将来会‘刘秀为天子’,所以就早早改名叫刘秀,以应其谶。不然,他无缘无故地改名干什么?他现在叫王秀,或许是蹈晦之计;将来一旦时机成熟,他一定会重叫刘秀的!再说,当今论才华名望,有谁能比得上这位国师公呢?!”

    众人一时无言以对,现场一片沉寂。

    谁也没想到,靠最门边坐在邓晨身后的那个小青年这时竟然从容站起,一字一句地说:“嘉新公王秀,为了自己的富贵荣华,出卖祖宗,助纣为虐,充其量只不过王莽的帮凶而已,哪来的天子之命?那句谶言所说的刘秀,未必就不是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