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误入红尘  第八章 探秘

章节字数:4725  更新时间:08-10-24 11: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马代步情况便大不相同。腿脚轻松不说,还减轻负担。包袱等物可挂于马背不费人力,而且也不容易错过宿头。随心简直满意得不得了。这才有个云游的样子嘛,前面那整一个跟逃难的差不多。

    这一日,来到岱州无量山。

    本来,从宁安城出发,一路向北,只须经过宝成府,便可直达上京。可是随心一路游山玩水,渐行渐远渐偏西,竟是走入了岱州地界。岱州多山,或巍峨;或险峻;或奇秀。她又是最爱爬山,逢山必登。简直爬了个不亦乐乎。

    打马登上无量山山腰,随心满心欢喜。这一路看遍了山川锦绣,自觉心胸开阔,生出许多豪迈洒脱之气。望着眼前巍巍青山,拢起双手放在嘴边大声呼喊:“喂!你好吗?”听到群山传来阵阵回音:“你好吗……好吗……”哈哈大笑。道:“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燕十三随后跟上,看着眼前的女疯子。他真的觉得随心很疯狂。一路上她自得其乐,纵马高歌,全然不顾他人侧目。所唱之曲俱是闻未所闻,曲调节奏都颇怪异,曲词也极为大胆。现如今又对着青山问好。无奈之余,只能暗自摇头。不过虽说如此,他也明白,与随心相处的这一段时日,是他平生最悠闲的一段时光。没有刀光剑影,也无须时刻谨惕。除了宰杀过几只山鸡野兔外,他的兵刃都不曾见血。

    随心见到跟上来的燕十三,觉得他眉宇之间的郁郁之气少了许多,眼神也温暖了些。心中颇为安慰,看来山川能涤荡人心这话是一点也不错。冲着燕十三眨眨眼,道“我先走一步,来追我啊。”大笑声中,扬鞭纵马,向前奔去。

    原来,随心与燕十三是一人骑马,一人步行。倒不是她不愿为燕十三置办马匹,只因为燕十三坚持不要,随心也不好勉强。好在她骑的是小马,脚程不快,看着燕十三跟在后面好像也挺轻松,随心也就放下心来。一路行来,她御马的技术越来越好,偶尔便也会和燕十三开开玩笑,看看他脚力究竟如何。到目前为止她好像还不曾赢过。

    随心纵马先行,燕十三却皱起了眉头。心道:山路崎岖,也这样玩,真是不知轻重。忙追了上去。转过一个山坳,眼看就要追上。忽听一声惊呼“啊!”只见小马骤失前蹄,随心从马上一翻,直直地坠下崖去。燕十三飞身跃起,直扑崖下,后发而先至,很快便追上随心。同时,右手在腰间一探,扯出别离剑,甩过去,卷住她拉过来,左手接住抱在怀中。这时随心已晕了过去。燕十三身上多了个人,下坠之势立时大增。他腾出右手,一边用别离剑卷住身边的树枝,减缓下坠之势,一边四下打量寻找可以借力的地方。忽然发现右侧下方有块突出的岩石,可容人站立。于是慢慢勾着树枝靠了上去。上去之后才发现,那里竟然是个洞口,只因四壁藤蔓滋生将洞口掩盖,所以方才才没看出来。

    燕十三抱着随心走进洞,正准备检查一下,看她哪里受了伤,这才发现她已经醒了。他将随心放下来,退了一步,脸一沉,冷冷问了句:“哪里不舒服?”

    “对不起。”随心道歉。她掉下山崖,除了开始时被树枝刮到外,因燕十三施救及时,倒也没什么伤,不过是被吓晕了。刚才在燕十三身上,便已经醒了,只是神志还不大清楚。等到她清醒过来,正对上燕十三的冷脸,直觉道歉,随后便忆起了前因后果。

    燕十三见她惊魂甫定、可怜兮兮的样子,耳中又听到她道歉,暗叹了口气,终于缓声道:“好了,没事了。”

    “嗯。”随心应了声,依旧抱着身子瑟瑟发抖。燕十三无奈,上前轻抚了抚她的背心。随心立即揪住他的衣襟。燕十三一僵,随后又慢慢放松,任她埋在自己的怀里。

    过了好一会儿,随心放开燕十三,又低低地道了声歉,这才真正缓过来。燕十三此时正在研究这个山洞,他发现这个山洞像是有人住过,十分奇怪。谁会住在这悬空的山洞里呢?

    随心发现燕十三研究这个山洞,也跟着一起打量。山洞大约有寻常一间居室大小,一边洞壁有张像是床铺的石台,地上还散落了几个瓷瓶瓦罐。随心好奇地走上前去,用脚踢了踢那几个瓷瓶,瓷瓶滚动发出“骨碌碌”以及“叮叮当当”的碰撞之声,瓶内却是并无任何东西滚出。随后,她发现在原来瓶子所在之处现出块黝黑的石头,石头不过半个巴掌大小,圆圆的。她拾起来一看,原来是两块石头合在了一起形成一个圆形。她微一使力掰开两块石头,立刻就发觉石头有吸力又粘了回去。

    “咦?原来是吸铁石。”

    “什么?”燕十三走过来。

    “哦,就是磁石。”

    “拿来我瞧瞧。”

    随心将磁石递给燕十三。燕十三一看,真是磁石。道:“用来对付梅花针刚刚好。”

    “真的?那分你一半。”

    “你要它有何用?”燕十三不解。

    “我要用它来做样东西,以后在山中就不会迷路了。”这段时间,要不是有燕十三在,随心早就陷在山里出不去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没有燕十三,她也不敢在山里转。

    燕十三不怎么信任的看了看她。随心皱皱鼻子:“等我做出来你就知道厉害了。”燕十三眉一挑,摆出一副等着看笑话的神情。随心知道她现在拿不出成果无法让燕十三相信她,只能悻悻地“哼”了声,径自走开,来到石床之前。石床上空无一物,满是灰尘。随心用手拂拭了一下灰尘,坐了上去。

    “十三,你说谁会住在这种奇怪的地方?”

    燕十三没有说话,只细细观察洞里的其它情况。忽然,随心用力拍了一下石床,正想大声说“我猜到了!”然后发表一番关于武侠小说中的高人隐世之类的妙论。耳中却听得沉重的“咂,咂”之声,吓得大叫一声,跳下床,直奔燕十三扑了过去。她现还是只惊弓之鸟,受不得一点风吹草动。抓住燕十三的衣襟,定了心神,这才注意到,洞中竟又冒出个新的洞口。

    随心回过头来看向方才坐的石床,才发现石床一角,凹下去了一块。她先前恰巧坐在床的一头,刚才心中得意,一掌正拍在床角。不想那恰好是个机关,被她用力一拍,触动了机关,这才又多出个洞来。

    燕十三早已凝神戒备。本来以他的谨慎,在不明情况之下,断不会随意触动机关。偏偏遇上原随心马虎莽撞,偏生还正中红心。好在等待了一会儿之后,发现除了洞开一扇石门外并无其他状况发生。

    他取出火折子打开,慢慢地向石门走去。随心扯着他的衣袖紧紧跟随。两人进了石门后,发现这里面竟是间小小的石室。石室很小,两人往内一站,便没剩多少空间了。四周洞壁上凿开不少四方的石格,上面放了许多与外洞相似的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书册。

    随心见这内洞之中并无异常,胆怯之念一消,好奇之心顿涨。放开燕十三,便去摸那些个瓶罐书册。瓶子多半都是用来装丹药的,因为瓶子上写了些什么“道心丹”、“辟谷丸”之类奇怪的药名。她拿了几个晃了晃,发现基本上都是空的。随手丢开空瓶,拿了本书一看,封面的写了“金石丹药”四个大字。她翻了翻,原来是本炼丹书,遂放下。又翻看了其他的几本,发现多是阴阳五行道家修仙之说与天数星象之学。她随意读了几段,发觉太过深奥,根本是不知所云,于是弃之不理。终于,她找到了一本名为《机关百变》的书,里面还附有许多奇阵图。这个她喜欢,谁让她看多了武侠小说呢。兴致勃勃地拿起来认真地看了下去,谁知细读之后才发觉更是如堕五里雾中,不由得大为沮丧。

    她放下书,抬眼四面观望,忽然看见左上角有个石格上却放了个雕花木匣子。随心走上前,把它抱了下来。入手便感到非常沉重,打开一看,哇!竟是满满一匣子的金条,边上还放了两颗龙眼大小的珠子,烁烁生辉。石室中立时明亮了许多。

    “十三!十三!我们发财了!”随心大喜,忙唤燕十三,可是没人回应。抬起头来一看,只见燕十三捧着本书,却正发愣。

    随心心里奇怪,走上前,探头一看,正瞧见八个大字: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这是什么?”她问道。

    “破玉功。”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随心念道:“不会是要废了武功,重新学吧?”

    “你也知道?”燕十三诧异地望着她。

    “我瞎猜的。”,随心心中得意,原来武侠小说还没白看。

    “破玉功是数百年来最为神秘的一种内功。据说此功大成之后可以无坚不摧,所向披靡,欲习此功者,需已有十年以上的内家功力,而后再自行散功,方可修习。百年来,竟无一人能习成此功。”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不过是舍不得罢了。”随心听罢不以为然。

    “怎么说?”燕十三眉一挑。

    “舍不起,而不可得。习武之人最珍惜的就是辛苦练成的内力,苦修十年,却要散去,如何舍得?加上散功之后,可否练成神功不得而知,那就更不敢随便散功。没有了舍,神功自然便不可得。”

    燕十三深深地望着随心,半晌方叹道:“不错。”顿了顿,又接道:

    “这破玉功本就极少见传于武林,得者多已是武林名宿,身负数十年功力,且声名在外,自然舍不得自己的一身功夫。而且还得防着他人寻衅,更是不能随意散功,这神功自然是练不成的。”

    燕十三慢慢地合上书,以手轻抚书皮,尔后将它揣入怀中。随心忙问:“你该不会是想练吧?”

    “怎么?你认为我也舍不得?”

    “那倒不是。只不过你是杀手,仇人一定很多,散了功,很不安全。”

    “你怕我散功后,便无人保护你?”

    “啊?是哦。”随心一呆,随即嘿嘿笑道:“你还是不要练了好不好?”

    燕十三挑眉静静地看着她。随心赶紧转移话题:“啊,十三,告诉你,我们发财了。”说着,献宝样的指着方才的木匣。

    燕十三拈起一颗珠子,看了看,道:“是夜明珠。”

    “夜明珠?”随心非常惊讶,听不定过无数次,却从未见过的夜明珠?她小心地拿起另一颗珠子,只觉得珠子圆润光滑,倒看不出有什么特别。捧在手上,珠子散发出一种柔和的光芒。刚才她打开匣子眼前大亮,只当是金子发光,却原来是珠子的缘故。她看着燕十三手中的夜明珠,又望望自己的,笑道:“刚好,一人一颗。”接着,又取了一根金条递给燕十三。“你说这有多重?”

    “五十两。”

    “哇!那不值五百多两银子。”忙点了点,匣中共有二十根金条,折合银子一万余两。随心知道,她再不需要为钱发愁了。这一段日子以来又是置衣,又是买马,花销颇大。她除了燕十三给的那张五百两的银票外,已是所剩无几了。偏偏又摔下山崖丢失了马匹包裹,幸亏她那张银票是贴身放的,不曾丢失。但其余的散碎银两却是在包袱里,如今算是全没了。且等他们出去之后,一切又都要重新置办,又是一笔开销。她正担心无法完成云游天下的计划,没想到现在因祸得福,却是再不用为钱发愁了。她边盘算边随手拨弄匣子里的金条。突然“咦?”了声,匣底好像还有东西。忙把金条拿出来,发现匣底还铺了张很薄的丝绢。取出一看,竟是张地图,旁边还有数行小字:

    余曾行于岷山,得见前朝秘藏。武帝雄才,可怜子孙不肖,家业尽毁,空余秘藏。余心戚戚,绘图以示,留待有缘。匣中之物取于秘藏,不足万一尔。山谷道人

    “原来是藏宝图。十三,快来看看。”

    燕十三接过图细看:“岷山便在上京以东,这里我曾去过,没料到还有如此秘密。山谷道人是当世奇人,原来这洞里住的是他。”

    “真的?”

    燕十三将图还给随心。随心将金条装回木匣,随手捡了本书,将藏宝图夹了进去。

    “你不要?”燕十三一脸惊讶。

    “我可不是什么有缘人。”随心笑道。

    “此图为你所发现,便是有缘。”

    “好吧,其实我也不是不想要,只不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藏宝图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带在身上招人觊觎不说,就算是取得宝藏,也招人疑嫉,日防夜防,睡不安寝。你看我有这些金子,这辈子已是衣食无忧,又何苦自寻烦恼?”山谷道人要是知道,他刻意留下来做诱饵的金条明珠会起反作用,怕是气得要吐血。

    燕十三目光闪动,却没有说话。

    随心又拿起刚才那本机关消息学之书,递给燕十三:“这本书你看看,说不定用得着。”

    燕十三接过书,神色一动,默默地收入怀中。

    随心抱起小木匣,道:“出去后,将这些换成银票,一人一半。”

    “不必,我不需要。”

    “一人一半!”随心坚持。燕十三不置可否。

    两人又检视了一遍石室,再无感兴趣之物,遂退了出来。

    燕十三又拍了次床角机关,石门缓缓闭合,山洞便恢复原状。他让随心留在洞中,自己出来查看可有离开的办法。仔细留心之下,就发现从这个突起的岩石往下,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个不大的落脚点。常人虽然不行,但对他来说却已足可借力。想来山谷道人也是这般上下的。他计算了落脚之处后,便回洞叫出随心。复用藤蔓掩好洞口,便背着随心灵巧地纵下山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