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误入红尘  第十章 非恩

章节字数:6614  更新时间:08-11-02 22: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随心留下秀儿,又立下平时的规矩。放下了心,心思便转到其他事物上。看到自己买回来的丝棉还散落在床上,心中一动,想起了秀儿曾说过的话来。

    “秀儿,你说你是以绣活儿为生的,对吧?”

    “是。”

    “那你一定能缝制衣物了?”

    “爹爹的衣服与秀儿身上穿的都是我自己缝制的。”

    “哦?”随心打量了一下,秀儿身上一件白底子青色碎花布的小袄,下身一条青色的襦裙。虽然不过是粗布棉衣,但密实服帖。手工真是不错。心中高兴,道:“正好,我这有些丝棉、细布,你看看可能为我缝件夹袄?”

    “这样的夹袄奴,呃,我从未做过,不知如何缝制。”

    随心虽然不会做,但却是见过别人做的。当下就和秀儿详细解说,秀儿心灵手巧很快就明白了,两人仔细地讨论了裁剪、缝合的要领。趁此机会,随心将现代服饰观念带了进去。她来到古代这么久,却一直很不习惯古代的服饰。没有扣子,没有拉链,什么都要用衣带绑着,里三层外三层的,穿着头痛。无奈她自己做不来,只能买成衣,因此只得忍耐。现在可好了,有个会做衣服的在身边,那还不赶紧按着自己的需求来?拉链虽然是没办法啦,扣子还是可以办到的。

    秀儿觉得随心要求她做的棉袄很是奇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不做得出,心中忐忑。随心发觉她有些紧张,安慰她:“不要紧的。你就按我说的做。即便做坏了也没关系。多试几次,我们一定可以成功。”

    “是。”秀儿心中稍安。

    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于是,随心便让秀儿去歇息。

    “秀儿先伺候公子歇息,然后再去睡。”

    “不必了,你去睡就是,我不需要人伺候。”

    秀儿不肯。坚持去打了盆水,拧干了布巾递给随心,待随心洗了脸,又去打水,要给随心洗脚。随心无奈,这样子弄得她跟废人差不多,实在是颇不习惯。坚持自己洗了脚之后,秀儿将洗脚水端去倒掉,随心便脱衣准备上床。反正她不睡,秀儿也不会去睡。她又惊又吓也累了一天了,还是早些让她安心休息算了。随心脱了短袄正准备上床,就听到背后想起秀儿的惊呼:“啊!你,你,你……”回头一看,秀儿指着她,张口结舌。

    “怎么啦?”

    “你,你是女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自从她请了燕十三后,脸上的妆也不化了,本来缠了胸的,后来也不缠了,反正气候日渐寒冷,虽然尚未入冬,但薄棉衣已是可以上身,衣服厚重,不细看是不明显的。她仗着有燕十三保护,也不想费心掩饰,毕竟缠胸是很疼的,何苦找罪受。她方才棉衣在身,可现在衣服一脱,女性体征立刻便显露出来,秀儿一眼就看了出来,吓傻了。没想到这斯文好心的公子竟是女子,心中隐约有一丝失望。

    “不错,我是女子。不过,秀儿,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你都还是称呼我为‘公子’,听明白了吗?”随心认真交待。她暂时还没有换回女装的打算,毕竟穿男装可比女装方便多了,出门在外的,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可如果让秀儿人前公子人后小姐的喊,难免会有说漏嘴的时候,不如固定称呼,让她养成习惯。

    “是。”秀儿点头。

    一宿无话。次日,随心起床时,秀儿已早早候在门外,等着伺候她。随心知道如果是什么都不让秀儿做,她必定不安,干脆随她,就当请了个过分尽责的保姆好了。梳洗完毕,叫了早点,吩咐秀儿去请燕十三。与燕十三碰面时,随心给了个询问的眼神,见燕十三微点了下头,知道事情已经解决,更是心情大好。吃罢早饭,就带着秀儿出了门。

    昨日,随心便发觉秀儿穿得有些单薄,准备帮她置办些衣物,谁知道来到富春衣庄,秀儿却死活不肯。在她看来,这里的衣服都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小姐才能穿的,她一个小小奴婢,如何敢当?随心不耐烦了,说了句:“难道说你想等到冻病了,让我来伺候你不成?”终于堵住了她的嘴。既然秀儿会做衣服,随心便又买了各色布料,准备从内到外大翻新。随后三人又来到马市,准备置办一辆马车。

    自打无量山丢失了那匹小马之后,随心便再也没有买马了。天气渐冷,两人又是一路向北。骑在马上颇为寒冷,所以都是雇的马车。可道路不平,车辆又很简陋,颠得她实在是难受。她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干脆买辆马车,现在多了个秀儿,肯定是个不会骑马的,这车子便是一定要买了。

    这样一来,行程便又耽搁了下来。好在本就是游山玩水,随心也不着急,身边又是不缺银两,便只想着尽量将马车弄得舒适些。终于,在五日之后,三人又重新上路。

    这辆马车很大,两边的木榻上都垫得又厚又软,上面还铺了层虎皮,车窗上也挂着厚厚的布幔,阻挡寒风。车厢一侧,随心舒舒服服地靠在厚厚的软垫上,手中捧了本闲书,正在慢慢翻看。秀儿坐在另一边,手中拿了针线,正在缝制衣裳。

    没过多久,随心便腻烦了手中无趣的书册,抛开手里的书,撩起窗帘向外看去。她们正行驶在官道上,路边的树木,叶子基本上都已掉光,只余光秃秃的树干,马车扬起了黄沙,同样也卷起了落叶漫天飞舞。万物萧条,晚秋天气果然不一样呢,随心暗忖。她掀开车帘,从马车里钻出来,坐在燕十三的身边。他们没有雇车夫。因为居无定所,没人便意跟着他们漫无目的地四处游玩,不知何日方可回家。好在燕十三会赶车,又不介意充当车夫,随心干脆就将马车交给了燕十三。看着他熟练地驾驭马车,随心觉得她认识燕十三实在是件幸事。他简直是万能的,样样精通,自己真是挖到宝了,要能一直留下他就好了。

    “十三,你为何会做杀手?”随心轻轻地问。

    燕十三用眼角瞄了她一眼,“没有什么,做了便做了。”

    “不可能!杀手目的不外是钱财,可你并不贪财,没道理会选择干这个,莫非有人威胁你?”

    “我无亲无故,何来威胁?”

    “要不,有人在你身上下了什么毒?”

    “你倒是会猜,不过并无人给我下毒,这世间也没有几样毒能毒倒我。”

    “不对!那一次我遇到你,你不就是中毒吗?”

    “那不过是个意外。”

    “哼,只要你继续做这一行,这种意外就会经常发生。”

    燕十三沉默不语。随心望着他,“真的不能不做吗?”

    燕十三看着随心眼中的关切、期盼,半晌才道:“我自幼被义父养大,他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这太过分了,他不过是拿你当工具!”随心怒道。

    “义父他对我有养育之恩。”

    随心望着燕十三固执的脸,低下头,一时沉默。

    “听过一首诗吗?”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看着燕十三,慢慢道,“‘养鸡纵鸡食,鸡肥乃烹之。主人计自佳,不可使鸡知。’十三,你认为那只鸡应该感谢它的主人吗?”

    燕十三浑身一震,豁然转头,定定地望着随心。

    “答应我,别做那只鸡。那不是恩情!”随心一脸严肃。

    沉默半晌,燕十三终于道:“我会考虑。”

    “太好啦!你要是决定了,可要第一个告诉我。”随心一脸笑意。

    “为何?”燕十三挑挑眉。

    “我好继续请你做护卫呀!你这个护卫什么都会,不知道多好用。”

    “哦?莫非你想做那鸡的第二个主人。”

    “喂!我可没让你杀人哦,这性质可完全不一样,你别冤枉人。”

    燕十三嘴角一勾,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随心看着他,心中温暖。“你知道吗,十三,你现在可多了些人气,不像以前冷冰冰的。这样子多好。”

    燕十三目露深思。

    在马车外坐得久了,北风一吹,随心连连打了几个寒颤。燕十三看了她一眼,道:“外面风大,你还是回到车里吧。”

    随心钻回车内,见秀儿还在忙碌,道:“秀儿,休息一下吧,也不是急等着穿,不必那么赶的。”

    “秀儿又没什么事,况且这活儿也不累人。秀儿觉得公子的想法很特别,也想早些做出来看看是什么样子呢。”因为随心不许秀儿自称奴婢,我呀我的,她却不是很习惯,就干脆自称秀儿。无论如何总比称奴婢强,随心便随她。

    随心见秀儿做衣服的兴致高昂,也就不再多说,反正自个儿高兴就好。可这样一来,她便显得无所事事。虽然与秀儿谈天说地也未必能讲到一处,但总比不知道干什么强。前段时间,随心与燕十三一路跋山涉水,仗着天气尚不算太冷,沿途也欣赏了不少风光。可她本就是畏寒之人,如今有了舒服的马车,就不再原意感受风寒。但如此一来,便多出许多无聊时光。靠在舒适的软榻上,随心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弄一两样玩意儿出来打发无聊。

    道路迢迢,马车摇摇。靠在摇晃的车厢内,随心渐渐又生睡意,不知不觉,又沉沉睡去。秀儿见随心睡了,取了狐皮大氅盖在她身上,掀起车帘,告诉燕十三他放慢速度。

    “公子,公子。”随心被一阵轻轻地呼唤声给叫醒。她揉揉眼,道:“到了吗?”

    “没,燕护卫说赶不及进京了,我们就在这朝阳寺借住一宿,明晨再进京。”

    “噢。”随心漫声回应。伸了个懒腰,慢慢地下了马车,迈步走进寺中。燕十三已经和庙里的僧人交涉好了,包下了整个西跨院。这个跨院本就是供礼佛或出行之人借宿之用,所以院内一应俱全,甚至还单独配了个小灶间,方便使用。

    秀儿身为丫环,自然什么事都抢着要干。生火做饭这种事便是义不容辞。领着随心进了厢房之后,她便忙着去了厨房。随心暗想,难怪有钱的人都想着要请仆人,像这样事事有人代劳,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确是太舒服了。

    随心左右无事,便在这寺中到处转悠。

    寺院不太,但房屋坚固,四处的廊柱上油漆也基本完好,没什么剥落的现象,想来这小小寺院的香火也是很不错的。过了她所住的这处跨院,穿过两处小小的天井,便是寺里僧众的禅房了,僧人们现在正在大殿做晚课,这里没什么人,随心知道她毕竟是女子,在这里多有不便,于是退了出来。出了小小的角门,她来到寺外,这座寺院建在片竹林里,天色已晚,竹林里静谧安详,只有树叶被风吹动时,发出些沙沙之声。

    悠悠钟鼓,笃笃木鱼,果然是修行的好地方。可惜,没有多久,这一派安详便被一阵马蹄声打碎。马蹄声由远及近,很快便来到了寺外。当先是几匹快马,后面还跟着辆马车。

    当先一匹枣红马上坐着个身穿大红风衣的少女,几个护卫模样的人,骑马紧跟其后。少女来到寺门口,停下马,高声唤道:“王管家,去,叫开寺门,告诉庙里的住持,我们要在此借宿。”

    从后面的马匹上跳下个五十岁上下的人来,应了声是,便上前去扣门环。不大会儿,寺里出来个小沙弥。小沙弥双手合什,施了一礼道:“阿弥陀佛。施主,请问有何事?”

    那王管家道:“阿弥陀佛,小师傅,烦你告诉住持,天色已晚,我们却错过了宿头,请他行个方便,让我们在此歇息一晚。”

    小沙弥道:“阿弥陀佛,施主来得不巧,庙里的客房已是有人住下了。”

    一旁的少女听了,道:“让他们搬出来!我们可是京兆尹王府的家眷,我姑姑更是要进宫做娘娘的,难道敢让我们在外露宿吗?”神情傲慢骄纵。小沙弥一听,这施主来头可不小,不敢得罪,忙道:“施主请稍候,我这就去请住持来。”

    过了好大一会,寺里的住持匆匆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人,却是燕十三。原来,小沙弥进去和住持长老一说,住持荒了神,这来的是官宦人家,他可是得罪不起,但是,燕十三在商洽住宿时,给的香油钱很丰厚,而且衣着打扮也是不俗,他也不敢贸然得罪,于是便只能去和燕十三商量,看他是否肯让出一两间。

    燕十三不愿,住持却不敢得罪京兆尹,无奈之下,便请他出来,让两家自己交涉。

    王二小姐在外面正等得不耐烦,看到住持出来,正想大声呵斥,忽然就瞧见了走在后面的燕十三。实在是燕十三长得太好,让人想不注意都难。帅哥面前,身为女人怎样也会注意一下形象的,王二小姐收起了将出口的斥责,也掩住脸上的骄纵气息,问道:“这位公子,也是在此借宿吗?

    燕十三不理她的搭讪,径直问道:“便是你们要我让出地方来吗?”声音冷淡无情。

    王二小姐到底是骄纵惯的,难得的释出善意,却无人答理,立时这脸上就难看了,忆起了自己的身分更是骄气大涨,道:“不错!我可是京兆尹府的二小姐,要在此歇宿,你还是快快把地方给我们让出来,不然……”

    “我要是不让,你待怎的?”燕十三冷冷截道。王二小姐大怒,道:“不然就要你好看!”说着,手上的鞭子一挥,劈头便向燕十三打来。

    燕十三一抬手,抓住鞭子,轻轻一扯,王二小姐的鞭子便脱手而飞,她的身子也向前一栽,险此摔下马来。这还是燕十三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收敛了力道,要不然,只怕立时便要受伤。王二小姐长这么大几时吃过这种亏?当即叫道:“给我打!”身边的护卫纷纷跳下马来,直扑燕十三。可惜不过转瞬之间,便一个个倒地哀号。

    王二小姐见手下的一班打手,倾刻间便被燕十三全收拾了,更是气极败坏,叫道:“一群没用的废物!平时一个个趾高气扬,没想到现在连一个人都对付不了,我养你们有何用!”她素来骄纵,仗着父亲爱宠,带着一帮护卫,在京师里一向张扬惯了。她又是一个女孩子,长得也颇为貌美,即便是一些王公大臣们见了,也让她三分,于是更是肆无忌惮。如今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一时竟也全无对策,只指着燕十三叫道:“你,你,你……”

    忽听有人道:“十三,算了,就让两间给他们吧。反正本来也有一间空的,另外一间,今夜,我就和秀儿挤一挤也就是了。出门在外的,与人方便与已方便嘛。”说话的正是随心。她其实已在一边看了好一会儿了。从听到马蹄声起,她便在一旁好奇观望,到后来燕十三出门与王家交涉,她便在一旁观看,反正有燕十三在,他自会将这种事打理妥当。没想到两方一言不合便动起手来。

    燕十三自然早就看到随心在一旁,不过随心既然没有说话,他就按自己的方式来。出手惩戒了王家小姐的家仆,看谁还敢在他面前嚣张。谁知此时,随心却让他放他们一马。

    一旁的住持早已是一头大汗,这京兆尹府上的家眷在他这里被人打了,他这间小小寺庙怕不久就要被拆了。可是眼见燕十三一脸无情,随手便将一帮家丁全打翻在地,他也是不敢上前相劝。如今见有人阻止,连忙上前搭腔:“阿弥陀佛!这位小施主说的是,出门在外,大家相让一二,便可相安无事。善哉!善哉!”

    燕十三冷哼一声,负手而立,竟不答腔。

    那边王家的马车上也下来个小姐,一旁丫环扶着,对二小姐道:“雪儿,出门在外,不要生事。”又对随心道:“多谢公子让出两间屋子供我姑侄二人歇息。”口中虽说谢谢,却是连欠个身也没有。随心暗想,这位王家姑姑倒是个狡猾的角色。方才以为凭兄长京兆尹的官威便可镇住,便任由侄女胡闹。如今见在燕十三手上没讨到好,正是不好收拾,自己主动相让,立刻便就坡下驴。她只说是让侄女不要生事,却是一句道歉也无,这就是燕十三身手好,反制住了他们,如果换成别人,那打了岂不是白白被打了?

    那小姐又回头对管家说,“还不快点将二小姐的马鞭给拾起来?”

    王管家将马鞭拾起来交给王二小姐,王二小姐头一次惹事生非没上到上风,满肚子火无处可发,接过管家递过来的马鞭,对着那帮护卫,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阵乱抽,“还不全给我滚起来,难道还要等着本小姐去扶你们吗?”又对着住持道:“老和尚,还不快点带路!”

    住持长老不敢怠慢,赶紧领着他们一行进入寺中。

    等王家的人都走了,随心方叹道:“嚣张跋扈,天子脚下,尚是如此,这天下可见一斑。”

    “那你为何相让?”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燕十三想起随心曾说过不惹事的话,道:“这也不是你惹事,我是你的护卫,有责任保护你不受委曲。小小京兆尹,我还不放在眼里。”

    “总是麻烦。我们还要进京呢。况且,你方才也见到了,以那王小姐的脾气,今日受了气,必然不肯罢休,我们可以一走了之,这寺里的和尚却是跑不掉的,到时必然遭殃,又何苦让他们为我们所拖累。”

    燕十三默然。

    两人回到西跨院,院中正是鸡飞狗跳。那王二小姐一条鞭子劈里啪啦作响,丫环仆人个个遭殃。就听得她用鞭子指着一个婢女道:“死丫头,当初你在街头要饭,是本小姐见你可怜,收留你,如今你跟在姑姑身边,我倒是叫不动你了,端杯茶来,有这么慢吗?你想渴死小姐我是不是?”

    那婢女道:“奴婢不敢,只是厨房里的水一时还没烧开,所以便耽搁了。”

    王二小姐劈头又是一阵乱抽,“还敢顶嘴!我打死你个小贱人!”

    那婢女抱着头,口中连呼:“奴婢不敢了,奴婢不敢了,求小姐饶了我吧。”

    随心叹道:“唉,又是一只鸡。如此相待,便是畜生也不如,这样子,难道还要人感恩带德么?”

    随心说这话也是别有深意,希望可以借此点醒燕十三。果然便又见燕十三露出深思。

    那王二小姐见随心与燕十三两人进来,收敛起嚣张的态度,冷哼一声,道:“死丫头,还不快给我端茶去。”说着,掉头进屋去了。

    随心与燕十三走进屋秀儿早已把饭菜摆上,等着他们呢。随心边吃着,边问燕十三:“十三,你可认识什么手艺高超的工匠?”

    “你寻工匠做什么?”

    “我想请人帮我做几样东西。”

    “京城里就有个叫‘鬼手’刘七的,擅长做各式物件,只要你说得出他都能帮你做出来。”

    “那太好了,我要的就是这样的人!等我们进京就立刻找他去。”

    “公子,你想做什么东西?”秀儿好奇的问。

    “别问那么多,做出来,你就知道了。”随心答道。

    一夜相安无事。

    第二日清晨,随心三人便起程,直奔京城。

    *

    *

    *

    *

    (很久之前就发觉了在处理王家两位小姐的关系时,犯了个错误,虽说古代帝王家的确关系混乱,但是明显的姐妹身份分别嫁与父子的事,还是不太合适,这辈分是可没法交待的,不过一直懒,就没改过来,这一次趁着整理文中的错别字,一并改过,见谅见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