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误入红尘  第十七章 嫌隙

章节字数:2973  更新时间:08-10-24 15: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府

    秦铮一下朝,回到府中,管家就来报说是小姐回来了。秦铮微有些诧异,这也不是什么回门的日子,怎得又回来了?这三天两头的回娘家成何体统!不等他来到后院,便见自己的幼妹秦婉如跑了出来,口中直呼道:“哥哥,这一回你可得帮帮我!”

    秦铮见婉如面色惶恐,脚步凌乱。不知出了何事,沉声问道:“出了何事?慌慌张张的,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也没有!”

    秦婉如神情有些不安,吞吞吐吐,却半天没说出什么东西来。秦铮有些不奈,道:“有事就说,吞吞吐吐地,哥哥尚有事要办,没空和你在此磨咕。”

    秦婉如终于期期艾艾道:“哥,我把月娘腹中的胎儿毒杀了。”

    “什么!”秦铮跳了起来。

    秦婉如头一昂,道:“这也不能怪我,要怪就怪那个小贱妇,平日里与我在相公面前争宠也就罢了,可恨竟然怀了相公的孩子,如果让她把那孽种生出来,她母凭子贵,我在将军府的地位如何能保。我堂堂相府千金怎能让她欺到头上!”

    “你!”秦铮用手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好容易定了定神,道:“此事可有人知?”

    秦婉如嗫嚅道:“就是不小心事泄了嘛,我正让人灌那贱妇喝堕胎药,不知为何婆婆却来了,我,我就跑回来了。”

    秦铮一个巴掌打到秦婉如的脸上,秦婉如“啊”了一声,捂住脸颊,嘤嘤地哭泣起来。“愚蠢!你既是要做此事,就当小心些不能落下把柄。可你倒好,竟然被抓个当场。你也知自己是堂堂相府千金,那一个小小的妾室,就算是生下孩子,又如何就会危及到你的地位?你自己的肚皮又不争气些,嫁入将军府也有两年了,也不见有何动静。如今惹出这种事来,让我如何帮你?哭!哭!你还有脸哭!”秦铮气不打一处来,道:“来人,将小姐带回屋去,没有我的吩咐,不许出门!”随后他又吩咐人准备上好的人参、燕窝之类补品等,命人送去大将军府。自己则背着手在厅中踱步。

    想他秦家一向以文官出仕,族人多不擅弓马,所以秦家的势力一直无法伸入军中,军务一直是欧阳家与王家把持,欧阳弼自己便是大将军,两个儿子都是将才,如今一个拱卫京师,一个北上镇边。欧阳弼一直对朝中重文轻武颇有不满,更瞧不起他秦家文人弄权。好容易自己将秦婉如嫁给欧阳弼的长子欧阳远宏,自己与欧阳家的关系渐渐缓和。不料小妹又弄出这么一番事来。欧阳氏子嗣一向不丰,妾室月娘腹中的更是欧阳家的第一个孩子,谋杀胎儿真是犯了欧阳家的大忌。

    不过多久,仆人回府来报:“禀相爷,欧阳老将军说了,月娘不过小小的妾室,当不起相府的重礼,命我等将礼物抬了回来。”

    秦铮苦笑,怕是信不过他相府的补品吧。道:“欧阳将军还说了什么?”

    仆人垂首低声道:“老将军说了,秦小姐娇贵,怕他将军府照顾不周,如今既然回来了,就请相爷自己照顾。”

    秦铮一屁股坐在了椅上。欧阳弼虽碍于自己的面子,没有明说休妻,但已然不肯再将小妹接回,自己和欧阳家的姻亲关系怕是没了。听闻王寒食已托请靖王做媒,与六王结亲,若任其两家结成姻亲,靖王在朝中的势力必然大涨,自己又得罪了亲家,到时在朝中难保欧阳弼不会倾向靖王,他几年来苦心经营的一切便付诸流水。

    如今想要与欧阳家重修旧好已是暂无可能。看来只能想法子阻挠王家与桓王的联姻。只是该用什么办法呢?秦铮坐在椅上苦苦思索。

    *

    *

    *

    卫元琛最近也有些苦恼。原本自己策算无遗,谁料想那骄纵的王艳雪竟然上门将随心打了,卫元朗一怒之下掴了王艳雪一巴掌。如今王府怪他六弟不给面子打伤了宝贝女儿,卫元朗又责他事先不与他商量便做主与王氏联姻。更恼王艳雪伤了他的心头肉,已经撂下话了,绝不会娶王艳雪那泼妇进门。弄得他是两面作难。

    此时,伍怀云走了进来,面有喜色。“王爷,秦铮与欧阳家的联姻怕是破了。”

    “怎么说?”卫元琛扬起了眉。

    伍怀云便将秦婉转如毒害妾室腹中的胎儿,被遣回相府的事与卫元琛说了。接着又补充道:“如今欧阳远宏身在北疆,抗击胡寇,这子息么,便更是紧要,听闻欧阳弼震怒,那妾室已经被接到老将军府仔细照看了。秦铮这回是无力回天了。”

    卫元琛听了也是大喜,可转念又一想,唉!自己与三弟、王家之间也生嫌隙,算来大家又不过是打了个平手,谁都没占到什么大便宜。

    *

    *

    *

    临波别馆。

    “出去,出去,别烦我,我不想吃!”丫头秋月被赶了出来。

    随心烦闷之极,她现在切身体会到残障人士的艰难。她两手受伤,生活不能自理,吃饭自不必说,连日常洗漱也要人伺候。卫元朗说话算话,第二天便挑了个丫头来伺候她,可惜她没那福气享受。平常端水喂饭也就罢了,那沐浴更衣全都要受他人摆布。被个陌生人在身上摸来摸去,虽说同为女子,她依旧很不能适应,几日下来她是心浮气躁。

    秋月托着盘子站在门外不知如何是好,如今别馆里上上下下都已然知道,这原公子原来是个女子。自家王爷更是将之捧在手心上呵护,吩咐自己小心伺候,绝不可怠慢。看这个样子,原姑娘离做王妃的日子不远了。这原姑娘倒不难伺候,也不喜责罚下人,只是这两日脸色却是越来越不好,除了一日三餐外,王爷送来的补品一概不吃,这要是王爷问下来,自己如何交待?

    卫元朗自打前日得知三哥竟然替王艳雪保媒,十分气恼。与三哥吵了一架后,怒冲冲回到桓王府,便忙于与王家撇清关系,两日来也无暇看望随心。今日匆匆前来,正见秋月端着托盘站在门外不知所措。道:

    “愣在这做什么?怎的不进去伺候?”

    秋月回道:“小姐不肯吃这盅人参乳鸽汤呢,奴婢劝不动她。”

    卫元朗知道随心并不刁难下人,道;“必是你伺候不周惹恼了随心,等一下自去敬事房领罚。”

    秋月正要应是,就听屋里随心道:“等一下!”说着来到门口,看了卫元朗一眼,闷闷道:“不是她的错,是我自己心情不好,不想吃,你不要牵累无辜。”

    卫元朗对秋月道:“还不谢过原小姐替你求情?”

    秋月道:“谢小姐为奴婢求情。”

    随心摇头,道:“不必了,对了,说了不要叫我小姐,叫我公子,原公子,要不然就叫我随心。”

    卫元朗面上闪过兴味,笑道:“如今还有谁不知道你是姑娘家,为何还愣要冒充男子?”

    随心无法解释。自从知道她是女子后,王府的下人们待她便与从前大不相同。从前待她虽说也是客气尊重,可现在明显多了许多巴结讨好之色。这让她很不舒服。所以说她矫情也好,说她掩耳盗铃也罢,反正她就是不肯让人唤她小姐。于是只能耍赖。

    “不管,反正我说公子,就是公子!”

    卫元朗莫可奈何,道:“好,好!依你,就依你。”转头对秋月吩咐:“以后让下人还唤随心为公子便是。”秋月点头称是。

    进了屋,卫元朗从秋月手中接过那盅乳鸽汤,喂到随心嘴边,道:“为什么不喝?不是你说要让自己的手快些好的么,那苦苦的汤药都肯喝了,这鸽子汤再怎么也不会比它更难喝吧?”

    随心道:“只是觉得自己跟个废人样的,不喜欢。”

    卫元朗眼中闪过心疼,道:“你且再忍耐些日子,嗯?”

    随心闷闷点头,不忍耐还能怎么着?

    卫元朗见她神情抑郁,气色不佳,想了想道:“不如这样,我带你去游畅春园如何?”

    “畅春园?那是什么地方?”

    “畅春园乃是皇家园林,那里种有各种名贵的花木,最妙的是园中植了百余株梅树,姿态各异,如今正是赏梅的季节,那些梅花想必已然开了,不如我们就赏梅去。”

    “皇家园林啊,我还是不要去了。”随心摇摇头。

    卫元朗知她心意,道:“这几日朝中正忙,父皇他们不会有空去,我们悄悄前去,一定不会被人发现。”

    随心这几日在别馆中闷坏了,听了卫元朗这番话,颇为意动,犹豫了一会,终是敌不过好奇贪玩之念,遂点头同意。

    卫元朗命人备马,先扶随心上马,道:“你手不方便,我们共乘一骑,以策安全。”见随心点头,便翻身上马坐在随心身后,打马向畅春园而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