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误入红尘  第二十二章 事泄

章节字数:4753  更新时间:08-04-13 13: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卫元琛自随心走后,对她要救之人十分好奇。更着急想知道随心究竟会弄出什么样的神谕来给父皇,毕竟离祭天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一旦圣旨一下,事成定局,再想要挽回局势必会更难,到时候怕就真的只有兵谏一途了。于是一大早就拉着卫元朗一同来到别馆。

    在来别馆途中,他便旁敲侧击的问了元朗是否知道随心救人之事,元朗果然不知。他观随心的态度,认定原随心所救必是男子,且与她关系匪浅,才不敢让卫元朗得知。他虽然要借重随心之才,但私心里还是认为她不过一名村姑,配不上他的六弟。他一直觉得六弟元朗对随心太过重视了,怎能任由个女子左右自己?如今更是怀疑她与人有私,他知道这两日元朗为了父皇立储之事奔忙,试图说服朝中的一些大臣联名上书进谏,因而不曾去得别馆,随心必是趁了元朗不在,才如此放肆。他想让元朗心生警惕,莫要再沉迷于她。而且若随心果然与人有私,元朗娶了这样的女子,必丢了他皇家的脸面。只是这种话他不便明说,且他目前尚须借重随心之才,所以只能让元朗自己来看了。

    兄弟俩来到别馆,馆内的仆役将昨日之事报与了卫元朗,卫元朗听了仆役之言再联想方才三哥路上所言,心中有些微异样。不过他知道随心一向很爱护下人,当日她自己不也是为了秀儿才受的伤么?对燕十三如此也未必就有什么,只是自己既然得知燕十三回来了,且又受伤中毒,少不得也要去探望一番,免得随心心生怨言。

    不料兄弟俩来到门外,正好听到随心说到敷衍他卫元琛,卫元琛心下一沉,顿住了脚步,站在外边听墙根。卫元朗也不知出了何事,于是也立于一边偷听。说来也是很巧,本来这兄弟俩前来此处,卫元琛又一向是有众多从人跟随,脚步嘈杂,没道理随心会一无所觉,可是今日卫元琛是因为所问之事乃是绝对机密,所带之人只是几个心腹侍从,行止悄悄;而卫元朗却是因为时间尚早,他又深知随心贪睡,不想打扰她休息,再加上多多少少心中有些芥蒂,不免生了几分窥探之意,于是轻手轻足。而偏生燕十三毒伤初愈,新丧武功,听力大减,没发觉动静。于是随心的一番要命的言论便全落入了他兄弟二人的耳中。卫元琛只气得浑身发抖,面色铁青。他一生还从未被人如此耍弄过!

    他内心深处始终认定随心是心机深沉的女子,一直未对卫元朗的情意表明态度,不过是玩弄些欲迎还拒的手段,摆高了姿态,吊着卫元朗,为自己将来在王府中地位多做些打算,偏偏卫元朗深陷局中,让他不好相劝,所以今日才会拉着他一起,也是想让卫元朗看清真相。他从没想过原随心竟真的会弃六弟而去,全不留恋荣华富贵。因他认定随心必然会赖在别馆之中,所以竟没想过要派人跟随监视。今日若不是因为自己心急神谕之事,前来探问,怕是真的就要让她主仆二人逃之夭夭。卫元琛怒火中烧之下,恨不能立时将随心碎尸万段。抬脚一踹,踢开房门,走了进来。

    随心听到外面卫元琛的声音,知道大事不妙,面色惨白,再见他踢门而入,面上狂怒,就知道自己今次是真的死定了。

    卫元朗听了随心的一番话也是又惊又急。惊的是随心竟敢戏耍三哥:急的是三哥如今是怒火填膺,真是不好收拾,他都未必能劝得下来。至于随心要弃他而去的事一时之间竟不曾思及。

    卫元琛进得房来,对随心切齿道:“哼,原随心,想跑?没那么便宜的事!来人,将她拉出去,给本王砍了。”

    卫元朗急道:“三哥,不要!”

    卫元琛怒目而视,道:“六弟,你如今还要护着她!她只想着要逃之夭夭,弃你一片深情如敝履,这种不识抬举的女子你还要心心念念么?”

    卫元朗闻言一呆,抬眼望向随心,目露怀疑与期待。“随心,你真的是一点也没有想到过我么?”

    随心无言以对,默立当场。

    卫元朗只觉得魂断神伤。

    卫元朗一直以来不曾娶妻,一来是因为父皇放纵,不曾强迫他早早成婚。再来就是他觉得那些个有意于他的闺阁小姐要么矫揉造作,言语无趣;要么任性狂妄,咄咄逼人。

    后来他与随心相交便是爱她博学多识,又率性自然,与自己极为相似,当他得知随心竟是女子更是喜出望外,只想着他若与随心结成夫妇,既得良朋益友;又得如花美眷,人生至此别无所求。便自顾自一头栽了下去,将自己的满腔情意一股脑的倾注到随心身上。虽然后来发觉自己似是太过自信,随心浑不在意他人品出众;也不在意他家世显赫。他依旧认为凭自己之能,最终会令随心倾心,必可抱得美人归。他愈是百般用心呵护,自己愈是深陷其中,而今早已情根深种。他万万想不到随心竟会丝毫不为所动,这怎不让他心神俱碎?

    随心见卫元朗神思恍惚,心中愧疚。如果不是自己自私,想贪图卫元朗的照拂,久居于此,又怎会令卫元朗如此?低下头,她掩住面上的关切之色。不能接受他的感情,就让他恨自己吧,希望这样能令他好过些。

    卫元琛见他六弟神伤,更添怒气,手一挥,道:“拖出去,一齐砍了!”一旁侍卫就要上前拿人。

    卫元朗抬手阻住,道:“慢!三哥,请你饶了她,让她走吧。”

    “你!”卫元琛愈怒,“元朗,就这样你还要护着她?”

    卫元朗背过身去,轻声道:“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眼见她死在我的面前。”

    随心豁然抬头,她没想到,到了如今这一步,卫元朗还肯对她回护至此!

    卫元琛断然拒绝:“不行!不杀她难消我心头之恨,况且若不杀她,日后岂不是人人都敢来戏耍本王了?”

    卫元朗目露哀求,道:“三哥,就算做弟弟的我求你了,看在我的面上,你就放过她吧。”

    卫元琛异常恼怒,没想到原随心如此厉害,元朗为她竟不顾惜颜面,自己若坚持要杀不免伤了兄弟感情。可是若不杀她,这口气怎么出得去?

    坐在床上的燕十三忽然道:“靖王爷,随心一身本领杀之可惜,若是燕某能劝他相助王爷,王爷是否能饶她一命?”

    卫元琛正怒于不知要不要跟元朗翻脸,听了此言,冷冷道:“本王为何要听你所言?”

    燕十三道:“王爷要杀随心不过因为她伤了王爷的颜面,才有此泄愤之举。随心本是人才,王爷求贤若渴,杀了她不免让世人认为王爷妒才,不能容人,且也伤了您与桓王的兄弟感情。不如让我劝她归顺于您,既保全了兄弟情义,也显出王爷您宽宏大量,更得一贤才,不比杀之强多了?”

    卫元琛思索片刻,哼了一声,道:“好,本王就听你一言,若她还是不识时务,本王拼着被元朗怨恨,也必杀她!”

    燕十三转脸向着随心,淡淡一笑,道:“随心,你如今可后悔救了我?”

    随心不知道燕十三要劝她什么,她当然也不想死,只不过认为就算是她如今再改口说归顺靖王,卫元琛势必也不会相信自己,又何须多言?而且难道真的要卷入政治斗争之中么?就算她能助卫元琛登上大宝,自己依然难免一死,卫元琛看上去就是如曹操一般的枭雄人物,“鸟尽弓藏”是亘古不变的至理。何况自己又如此欺骗于他,异日他皇权在手,就是自己丧命之时。听到燕十三问自己后不后悔,她唯有苦笑。后悔,她当然后悔!

    燕十三又道:“若是你早知会赔上自己的一条性命,你还会救我么?”

    随心闷闷答道:“我以为我把一切都算好了,只待你一康复,便可溜之大吉。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早知道要搭上自己的一条命,我恐怕就不会救你了。”反正已是将死之人了,又何必说些什么漂亮的门面话?于是实话实说。

    燕十三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听了这话低低地笑出声,后来更大笑起来,竟是从未有过了肆意开怀。

    随心暗道:不会是气疯了吧?死到临头笑得那般开心做什么?

    燕十三笑了一阵,终于止住,道:“我现在终于信你了,你是真的没有要让我感恩的意思。要知道,你如是说,便是我心存感激也要大打折扣的。”

    随心咕哝道:“我本就没想过要你感恩带德嘛,何况现在感不感恩的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

    燕十三望着她,眼神竟是前所未有的温暖。这世间还是有人和义父不一样的。

    卫元琛在一旁听燕十三东拉本扯全没提到劝说的事,只当燕十三拖延时刻,正待发怒,就听得燕十三话锋一转,道:“随心,你听我的劝,全力帮助靖王爷吧。”

    随心不语。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真的就要混于这黑暗的宫廷争斗之中么?就算她为靖王鞠躬尽瘁也未必就有了好下场,不过就是多活几天,而且还必须赔上人身自由。

    燕十三见她不语,又道:“随心,你还记得在无量山时,你同我说过的话么?”

    随心茫然,怎么又扯到无量山去了?她在无量山上说过什么,她哪还记得。于是道:“我不记得我说了什么。”

    燕十三道:“你说生命可贵,好死不如赖活着。”

    这是她说的吗,她怎么没印象?脱口道:“我几时说过这样的话了,我怎么都不知道?”

    燕十三大皱其眉,无奈摇头,道:“在无量山遇险,你差点摔下山崖,我好容易救你性命,将你安置在那处,去寻找出路,当时你脚上有伤,还手捧诗书,说是哪怕折了双脚,成为废人,也要努力活下去,怎么你就记不得了么?”其中“诗书”二字说得是既慢且重。

    “胡说八道!”随心刚想反驳,忽然反应过来,那日之事燕十三一清二楚,没道理胡乱编造。他有什么目的?啊!她明白燕十三的意思了!燕十三如此拐弯抹角只为了告诉自己一件事,提醒她在无量山山洞中得到的那本破玉神功之书!他要她暂且忍耐,待他功成,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于是她激动地颤声道:“你是说……你是说……”果然见燕十三轻轻点头。

    随心欣喜若狂,叠声道:“好好好,我听你的,听你的。”得了燕十三的保证,她心头大定,如今就暂且忍耐吧。于是,她对卫元琛道:“靖王爷,我听从十三之劝,从此归顺于你,尽全力助你登上大宝。”

    卫元琛在一旁听得他两人的对话,虽然尚存疑虑,但一时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对,见随心应允归顺,决定暂时按下胸中杀机。他是一心想杀随心,但他也想能得到随心的一身所学,至少要先让她将神谕之事解决,反正现在随心命操他手,什么时候不能杀呢?今日不杀也可免伤兄弟和气。于是道:“好,本王就再信你一回!你若是建立功勋,助本王登基,本王不但饶你性命,日后还有重赏。”

    随心知道这不过是骗人的安抚之言,但她依然答道:“多谢王爷!只是,我还有一个条件。”

    卫元琛怒气又升,阴冷地说道:“你还有条件?”

    随心道:“这个条件并不会令靖王为难,我只要求十三能跟在我身边。”她知道虽然自己答应了相助卫元琛,他也不会尽信于自己,自己必然是要被他软禁,不得自由的。所以才会提出这样的条件来,她必须确保燕十三无恙。

    卫元琛见随心如此看重燕十三,当初求药也是为他,到如今还想要护着他。不由心头一动,他或可以此钳制随心。不过她会不会是另有目的?他挑眉示意贴身护卫张放上前检查。张放上前,抓住了燕十三的脉门,一探之后随即放开,道:“爷,他确是一身功力俱无,如今不过是个废人了。”

    卫元琛放下心来,更是替自己的六弟不值,随心竟然为个废人背叛六弟。不过他却正好可以好好利用一番,遂道:“不行!我只能允你一个月见他一面。”

    “不行!我不答应。”随心摇头。一个月时间太久了,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卫元琛阴恻恻道:“要知道,本王立就可取他性命。”

    随心决然道:“那就连我一起杀了吧。”

    卫元朗忍不住问:“他对你很重要?”

    “那当然。”随心毫不犹豫,“我可是赔上了我的自由了呢。”肚子里头更道:我还指着他救我出去呢,能不重要么?她没看见身后的燕十三眼中闪过一抹说不出的欢喜。

    卫元朗脸色一黯,他知道随心有多爱自由,他数次请她相助三哥,随心都不肯答应,如今却为了他甘愿为三哥所用,更是要挟三哥。只觉心中苦涩异常。

    随心又对卫元琛恳求道:“我只不过要求有燕十三做伴,这并不难的,靖王也不肯么?”

    卫元琛也不想逼急了她,于是道:“本王最多只能允你每隔五日见他一面,你若还不答应,那就一同受死吧。”他已知随心心意,不过是想保证燕十三的安全罢了,反正燕十三已是废人一个人,自己不妨就大度点吧,他知道随心必然会答应的。

    果然,随心点头应允。她也知道这是卫元琛的底线了,保证燕十三安全的目的也算是达到,她不能要求太多了。

    双方谈妥了条件,卫元琛对卫元朗道:“六弟,如今我要将原随心带入我靖王府去,你不会有意见吧?”

    卫元朗已是心灰意冷,反正随心的命已经保住了,他也是真的不想再见随心,于是漠然道:“随三哥的意好了。”

    卫元琛手一挥,侍卫们上前押着随心与燕十三二人出门,经过卫元朗身边时,随心低低地说了句:“对不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