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误入红尘  第二十七章 蝌蚪

章节字数:5561  更新时间:08-04-12 09: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今日又是五日之期了。

    燕十三静静坐在房中,每到这一天,燕十三都觉得自己似乎没办法保持一种平静的心态。这一段日子他日日在夜里偷偷练气。只不知为何,丝毫没有进展。那本破玉功的书早就被他毁了。书中的练功口诀他也烂熟于胸,原本,他是打算退出江湖后,再觅地慢慢修习的。只没料到竟是在这种中毒失去功力的情况之下来修炼此功。不知是否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破玉功才始终不得寸进。

    随心从不曾在他面前表露过什么,他自然知道随心一是怕隔墙有耳,再则也是不愿增加他的负担。那日陪随心过新年,见到随心酒后落泪,他十分难受。暗暗立誓,一定要尽快恢复武功,助随心脱困。这几日他愈发加紧练习。只是依旧见效甚微。

    燕十三想到这心绪更是不稳,眉头深锁。正在这时,听到外面脚步声起,随心在门外喊道:“十三,我来看你了。”

    燕十三收拾起浮躁的心情,打开门,见随心正笑盈盈地立于门外,后面跟着秀儿,手中还拎了个食盒。靖卫派给随心的两个侍卫也跟在后面。他默默地请随心进来。随心让侍卫在门外候着。虽说是侍卫,实际上就是监视之人了,只不过如今卫元琛说服秀儿之后,便让两个侍卫放松了监视,以便秀儿能探听出什么来。因此这两人就不再跟进跟出了。

    随心接过秀儿手中的食盒,对燕十三道:“十三,今日我给你带了些好吃的来,你看看。”说着将食盒打开从里面取出几个小碟子,碟子上有几样精致的点心,又从食盒的最下层小心翼翼地端了盅汤来。道:“这里还有盅参汤,给你补身子。你毒伤初愈,都一直没有好好养养呢。”

    燕十三心头暖融融,轻声道:“我的伤早就好了,你不必挂心。”

    秀儿在一旁插嘴道:“是呀,我早就说了不用了,公子就是不肯,忙了一个早上。”说着,瞪了燕十三一眼。

    随心笑道:“左右无事,做点东西给你吃,打发时间罢了。秀儿,你也别念了,顶多下回你不舒服了,我也弄给你吃就是了。”

    秀儿笑着摇头,道:“公子,那我可担不起呢。可不像有的人,净给公子惹事。”说着白了燕十三一眼。

    随心有丝不快,正色道:“秀儿,不许胡说!”

    秀儿撅嘴。

    燕十三自打回来后,见到秀儿,秀儿对他就没个好脸色,他想必定秀儿是知道了随心被困于此的原因,因此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今日听了秀儿的话,并不辩白,只静静地端了参汤慢慢喝。

    不大一会儿,参汤便喝完了。秀儿在一旁道:“公子,咱们也该回去了,六王爷说了今日要来呢,可别让他等急了。”

    随心不以为然,道:“急什么?六公子天天来的,让他等等又有何妨?我在这不过才坐了一会,再陪陪十三吧。”

    秀儿站在随心背后,又瞪了瞪燕十三。

    燕十三看看秀儿一脸的不耐与期待向往,眼中闪过一抹深思。本来他只以为秀儿不过是怪他连累了随心,如今看来,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他想了想,忽然道:“秀儿,公子的狐裘呢?你怎的让她就这样出门了呢?去,将公子的狐裘取来。”

    随心笑道:“不妨事,是我说了不要穿的,不过就是几步路而已。不会冷的啦。”

    不料,燕十三颇为坚持:“不行!今日风大,还是穿上的好。秀儿,去帮公子取来。”

    随心无可无不可,秀儿却不肯离开,撅嘴道:“公子都说了她不冷。”

    燕十三忽然将手中的汤盅往地上一摔,厉声道:“怎么?我说的话,你就听不得了吗?如今连你也要欺我是个废人了么?”

    随心和秀儿都吓了一跳。秀儿见燕十三两只森冷的眼睛盯着自己,心中害怕。不由得退了几步。随心见状,赶紧道:“秀儿,就听十三的吧,去帮我拿狐裘来,麻烦你了。”

    秀儿慌忙跑了出去。随心只当燕十三心情不好,劝慰道:“你别放在心上,秀儿没那个意思的。”燕十三摇摇头,也不答话,脸上却也没了怒色。他伸出食指,蘸了杯中的茶水,在桌子上写道:“秀儿有点不太对。你要多注意。”

    随心看了差点惊呼出声,忙用手捂住嘴,看着燕十三,连连摇头,低声道:“不可能!”

    燕十三又写道:“我觉得可疑,你多留心吧,希望是我多虑了。”随心还是觉得难以置信,连连摇头。

    燕十三淡淡道:“我自认善于识人,多年来曾有误,只除了义父……”眼中隐现悲伤。

    随心自从燕十三受伤后,还不曾与燕十三谈及此事,如今听到燕十三说起,知道他心中难受,安慰道:“其实这样也好啊,你看清了,你也算是死过一回了,欠你义父也算还清了。日后就再也不用觉得有愧不也挺好的么?”

    又续道:“十三,你应当感激,感激因为这件事你看清了他的真面目。那,就当是重生了,值得庆祝啊呀。”

    燕十三听了随心的话心头安慰,轻轻点头应道:“嗯。”

    不过一会,秀儿就跑回来了,手捧狐裘,喘呼呼的。随心见了有些奇怪,道:“你跑什么?我会在这等你的呀,着什么急?”

    秀儿喘道:“我怕公子等得急。”

    随心笑道:“我镇日无事,急什么?”忽然,心中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再想到燕十三的话,心里竟真的生出一分疑心来。

    回到东院,随心暗暗思索秀儿这几日的言行,发觉她对燕十三的意见真是太大了些。原本她只认为秀儿是为自己抱不平,但回过头来一想,其实这件事的真相,秀儿是不可能知道的,自己没跟她说过,卫元朗也不可能会说,所以没道理秀儿会对燕十三有如此重的敌意而且秀儿近来对卫元朗也太关照了些,时时在她耳边说卫元朗的好话,卫元朗待她的好她也很清楚,但秀儿表现得好像是卫元朗的女婢一般,这未免太过了。便是卫元琛,秀儿也似乎颇有好感,偶尔她流露出对卫元琛的厌烦,都会被秀儿好言安抚,她本以为秀儿是抱着“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态度,如今想来也有些问题。许多事细细思索,真的越想越可疑。再来就是秀儿实在是太过自由了,以往她只当卫元琛没将秀儿放在眼里,可是如今细思,就发现不对,卫元琛没理由会如此相信于她,秀儿说要出门基本上都能得到许可,两个守卫对她简直就是不闻不问,这太不合理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她知道卫元琛是不会深信于她的,莫非秀儿真的被卫元琛收买了?随心想来想去还是不太能肯定。毕竟她全无证据,而且有这么样个故事她是听过的。就是说某人一开始怀疑邻居偷了他的东西,便怎么看怎么觉得邻居就是贼,后来自己的东西找着了,又怎么看怎么觉得邻居不是贼了。“疑心病”可是要不得的。她自己方才受了燕十三的影响,所以也很有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

    不过这件事倒是提醒了她。估且不论秀儿是不是奸细,她与燕十三之间无法互通消息是不争的事实。她二人都顾忌着隔墙有耳,所以一切与未来有关的话题她二人都避而不谈,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怎样才能想个招儿,既能让她与燕十三交流又不虞他人知道?哈!有了!随心眼一亮,这么简单的办法怎么早就没想到呢?

    “秀儿,去,帮我买些笔墨纸砚来。”

    “哈!随心你要笔墨做什么?做诗么?”卫元朗笑嘻嘻地走进来。

    秀儿见卫元朗来了热情地迎上去,道:“六王爷,你今日怎么来得这样晚啊?”

    卫元朗随意答道:“没什么,在三哥那坐了一会。”

    秀儿还待要说话,随心皱起眉,道;“秀儿,让你去买笔墨呢,快点啊,我要画画。”

    卫元朗伸手拦住了秀儿,道:“不必去买了,这种东西,三哥府上多的是,你去找三哥要一些就是了。”秀儿应声去了。

    卫元朗转头对随心笑道:“行啊,随心。你总是要给我些惊喜。我怎么从未听说过你会作画呢?你到底还藏了多少本事?”

    随心也笑笑,道:“我只会画一样,而且还画得很难看,所以我很少画画。”

    卫元朗不信,随心淡淡一笑。不再多言。

    不多会,秀儿便取来了笔墨纸砚。

    随心当着二人的面,铺开纸,饱蘸浓墨,在纸上写了个大大的拼音字母“a”。卫元朗奇道:“这是什么?”

    随心一本正经地答道:“这是蝌蚪。我管它叫‘啊’。”

    卫元朗听了哭笑不得,道:“就这画的是蝌蚪?还叫‘啊’?”

    随心洋洋得意地点头,道:“当然啰!”

    接着,又写了个大大的字母“g”,指着它对卫元朗道:“这一只,我叫它‘哥’。”

    卫元朗捧着肚子笑到不行,指着随心写的字母,道:“就这个,你叫它‘哥哥’?”

    随心不理他的嘲笑,手上不停,接连写了几个字母,也分别读了它们的发音,然后道:“这些都是我养的蝌蚪。”

    卫元朗眼泪都笑出来了。道:“难怪你从来不作画,就你画的这些蝌蚪实在是无法见人。下回我让人帮你去弄些蝌蚪养在鱼缸里,你好好看看吧。”

    随心皱皱鼻子,道:“你不欣赏没关系,下回我拿去给十三看,十三肯定会懂得欣赏。”

    卫元朗听随心如此说,收起了笑,道:“好了,我不笑你了,不过依我看,就算你拿去给燕十三看,若是你不说,包管他也认不出这是什么。”

    随心故意做出些着恼的样子,道:“你不要笑,我不但要让他看,我还要他拜我为师,学着画呐!六公子,你要不要也来学一学?”

    卫元朗忍笑摇头,道:“我看我就不必了,你还是让燕十三去学吧,希望你成功收得燕十三为弟子。”

    随心知他必不会学的,刚才不过是故意一说而已。她虽然不会怀疑卫元朗对她不利,但毕竟他与卫元琛兄弟情深,还是不能不防上一防。如今见他无丝毫怀疑,她也就安心了。她垂下眼帘,隐去了眼中的一丝愧疚,暗道:“对不起,六公子,我这也是不得已,你莫要怪我。”

    五日后,随心大大方方地将这些纸张带了去见燕十三。燕十三初见时也是不明所以,不过随心很坚持,不但教他如何写,更是反复强调了每个字母的发音,末了,随心一脸郑重道:“十三,我可是和六公子打了赌的,说是一定能收你为徒,你可一定要好好学,这些蝌蚪对我很重要,我可是花了不少心血的。”

    燕十三挑挑眉。虽然他觉出随心言外有意,可惜一时之间还是不能理解她的话外音。随心想了想,将一张写了声母的纸与一张写了韵母的纸拼在一起,发了个音,又取了另外两张也拼在一起发了个音,而后轻轻笑道:“看,两只蝌蚪在一起,就改名字了。十三,你仔细听听,有趣不?”接着又道:“有些蝌蚪总跑在前面,有些蝌蚪从来都是在后面跟随,十三,你可别弄错了。”

    燕十三本就长了颗玲珑心肝,听了随心的话,又仔细对比了随心前后不同的发音,隐隐便明白了随心让自己学这个的目的。立时来了兴致。道:“果然有点意思。随心,你再把这些蝌蚪的名字说一遍给我听听?”

    随心见他明白了自己的目的,兴奋极了,眨眨眼,道:“那我这个徒弟算是收到了?你可不许反悔哦。”说着又慢慢地将每个字母读了一遍。

    燕十三本就是过目不忘,如今全神贯注下更是不同,不过一遍,他就已牢记心中,并且按着随心的方法,试着自己拼了两个简单的音节,轻轻地说出它们最后的读音。随心挑起大拇指,赞道:“棒极了,你果然是天才!”又用笔快速地将其它的声母、韵母拼在一起,边拼边读,一气到底,最后道:“看,它们也都改名字了。你可都记住了?”见燕十三点头,随心心中狂喜。说实在话,她这样做还是冒了点险的。所以她不敢多次重复发音,便是拼读,她也只是读出最后的音节,前面的拼法,她却是含在口中没有发出声来的。她方才回过头扫了秀儿一眼,秀儿在一旁对他们的谈话颇为注意,留心之下,随心便觉得秀儿怕是真的有问题。幸好自己是背对着秀儿,她的口形只有燕十三看得见,秀儿却是见不到的。

    燕十三兴致勃勃,低头研究那些个字母,在腹中默读,

    随心又眨眨眼道:“其实这些个蝌蚪还会唱歌的。看,在它头上画上角,它就会唱歌了。可惜,它们只会唱四种调子的歌儿。”说着,委曲地叹了口气,道:“十三,你不会不学吧?”

    燕十三眼中的笑意一闪即逝,道:“谁让我已经上了贼船呢?既然拜了师,就只好坚持到底了。”

    声调却是件不好掩饰的事,随心不敢说得太过明白,而且,目前这个也不是很紧要的,她不过是拿它来做个掩饰的罢了。于是她道:“那,眼下我只能教你一点点,下回我取了琴来,再教你,剩下的可都靠你自己去琢磨了。记住了,可别给我这个师傅丢脸啊,那样我在六公子面前会很没面子的。”

    随心伸手取了方才自己写了一串字符的那张纸,将它撕成碎片,道:“这张实在画得太不好看了,一串串的,跟糖葫芦似的。其余的,十三你就留着好好看吧。”只有这一张,看上去有文字的迹象。所以她必须毁掉。

    燕十三见了也想将其他的也撕了,随心忙用手挡住,笑着摇头道:“别,这可是留给你作样品的。你怎么就要撕了呢?等哪天,你出师了,若是不要,再扔给门口的侍卫,让他们帮你丢就是了,这些蝌蚪可是我独家所出。别无分号的哦!”说完又眨了眨眼睛。

    燕十三知道随心是让他放心大胆不必顾忌,这世上除了她再也无人识得这种文字。燕十三笑着点头,想了想,提起笔,在纸一拼了两个音节“高明”。

    随心看了一眼,得意道:“那是自然。”说着伸手拍拍燕十三,摆出师傅的派头,道:“你也不错,这么快就学会了不少。嗯!也算是没有辱没为师的门楣。徒弟啊,全靠你了,可别丢我的脸啊!”

    虽说这些话主要是为了掩人耳目啦,但何尝不是在玩他呢?燕十三莫可奈何地看着随心大笑着出门而去。

    当夜,这些个蝌蚪便到了卫元琛的手中。

    卫元琛拿着手中画得乱七八糟的纸张,看了又看,也瞧不出什么名堂,犹豫不定的问秀儿:“你家公子说这是蝌蚪?”

    秀儿兴奋地点头,道:“嗯,六王爷也看了呢,笑了半日,公子还给蝌蚪起了好些怪名字。公子还问王爷要不要学,王爷不肯,公子又被王爷笑得恼了,便说一定能让燕护卫学,燕护卫开始也不大乐意,后来被公子逼得无法,只得学了。”

    “哦?这些蝌蚪还有名字?”

    “是啊,”秀儿忍笑道:“什么‘哥哥’、‘阿姨’、‘小鱼儿’的乱七八糟一大堆。

    卫元琛听了,果然是些乱糟糟的东西,又想到随心既然敢当着卫元朗的面画,想来也不会是什么紧要的东西。放了些心,又问道:“秀儿,你家公子可曾私下写过什么给燕十三?啊,秀儿你可识字?”

    秀儿自信地说道:“王爷放心!秀儿虽不识字,但公子拿去给燕护卫的画纸都是交给我捧着的,便是在燕护卫那也是当着秀儿的面作画,秀儿寸步不离地跟着公子,不曾见过她给燕护卫写过什么这些蝌蚪以外的东西。”

    卫元琛皱着眉,又对着那些字母看了半天,依旧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还不放心,又问秀儿:“你家公子画这些蝌蚪还说过什么?”

    秀儿想了想,道:“也没什么,有时问问画得好不好看,再不就说这些蝌蚪会唱歌,说是下回要拿琴去,教燕护卫学歌。临走时,我见到燕护卫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公子回去后,自己还哈哈笑了半日呢。”

    卫元琛终于放心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