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误入红尘  第三十四章 情深

章节字数:3887  更新时间:08-11-03 10: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一箭正扎在随心的肩头。

    随心惨叫出声,眼一翻,晕了过去。卫元朗大吼一声,丢了手中的钢刀,抱住她软倒的身体,不停摇晃:“随心?随心?”随心肩头的箭伤处,流出乌黑的血来,不多久,她的脸上弥漫出一片黑气,再过一会,嘴唇也变得乌青一片。卫元朗颤颤地伸出手探了探随心的鼻息,气息奄奄,几不可察。

    那些立在屋顶黑衣此时手中弩箭也已用完,他们当即丢了短弩,持剑跃下房檐,冲卫元琛等人杀了过来。卫元朗此时眼中什么也看不见了。只紧紧抱着随心虚软的身体木立当场。

    巫刚反手拔出手臂上的箭矢,点住几处穴道制止毒性漫延。提剑退至卫元朗身旁,回首见自家王爷神情呆滞,连忙推了推他,急道:“王爷?王爷!那些贼人杀上来了。您赶紧避到后面去。”

    忽然,卫元朗狂吼一声:“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将随心往巫刚手中一塞,抢过一旁护卫手中的剑便向那些杀手扑了过去,状如疯魔。

    巫刚吓了一跳,反手将随心交给一旁的护卫,冲出去保护卫元朗。几名护卫也跟着冲了出去。卫元琛见六弟双目猩红,神情狂乱,也是大大吃惊。连忙吩咐道:“快,将六王爷拉回来!”转脸看着一旁面色青黑的随心,皱了皱眉头,对张放道:“去看看原公子,可还有救?”

    此时,留守府衙的亲兵也得了消息,飞马来援。那些杀手登时显得势单力薄。一番混战之后,只走脱了一人,余众全部伏诛。

    “呛啷”一声,卫元朗弃了手中长剑,晃晃悠悠得来到随心身旁。此时,随心已是一脸死气。卫元朗蹲在她身旁,伸出手揽起她的身子,抱入怀中,轻抚着她冰凉的面颊,低声道:“随心,都是我害了你。”说着,将脸埋在随心的肩窝处,再不肯抬起头来。

    张放在一旁插嘴道:“六王爷,您先别急,属下刚才点了原公子的心脉周围的几处要穴,她还有一口气。柳太医不是尚在府衙么,说不定还有救!”

    卫元朗豁然抬头,眼眶泛红。不错!柳清风在府衙!他大吼道:“那还废什么话!快去请柳太医!”

    *

    *

    *

    卫元琛回京了!

    燕十三得到这个消息,“腾”地站起身来。一个月了,不知随心此行还顺利么?她可安好?

    “请带我去见原公子。”他对门外的守卫如是说。

    守卫知道他家主子与自家王爷达成见面协议,更得了六王爷的许可,由他去见原公子。如今王爷回京,他要去见主子也是应当,于是点头应承。

    走过花园又撞见了丽夫人,两个侍卫拱手见礼。燕十三心急去见随心,不等丽夫人先行,匆匆从她身边越过,便要离开。

    “站住!”

    丽夫人柳眉一挑,喝止燕十三。燕十三顿了顿脚步,继续向前。丽夫人冷哼了一声道:“一个小小护卫,也这般狂妄!见到本夫人都不知道见礼吗?”

    燕十三不欲理她,丽夫人眼中怒色一闪而过,突然变作幸灾乐祸:“燕护卫,你这般匆忙想必是要去见你的主子吧?可惜呀,她可没回来呢!”

    燕十三脚下一停,回过头来:“不是说靖王爷回京了么?”

    丽夫人见他果然顿住的脚步,心中更是快意,趋前几步,来到燕十三身边,娇笑道:“王爷是回来了没错啦,不过……啊!你一定还不知道吧?听说王爷这一回在悯阳遇上刺客了。天哪!真是可怕呀。”说着拍了拍胸口,做出一副惊恐的模样。

    燕十三胸口一紧,垂于身体两侧的双手渐渐收紧,双眸死死盯住丽夫人。

    丽夫人见他如此,笑得更欢了。她故意顿了好一会,盼着燕十三忍不住开口询问。哪知,燕十三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眼中渐有风暴凝聚。却始终忍着不开口。丽夫人看着他脸色愈发阴沉可怖,隐约有丝害怕,不自觉得退了一步,才缓缓接道:“我家王爷洪福齐天,不但没受什么损伤还将那些刺客一网打尽。可惜有些人就没那么好的福气了。听说中了一支毒箭,唉呀,真是可怜哟。”说着捏着绣帕的两手轻轻一拍,一脸的不怀好意。

    “此话当真?”燕十三的指甲深深掐入肉里。

    丽夫人见燕十三神情紧绷,心中又是快意又有些妒忌,用绣帕掩住红艳艳的小嘴,眼眸一转,道:“哟,我怎忍心欺骗燕护卫呢,听说她当场就昏死过去了,唉哟哟,可了不得了,流了好大一滩子血呢,那个脸色呀,更是青黑青黑的……”丽夫人描摹巨细,宛若亲眼所见。更是不时偷眼观察燕十三的反应。

    “随心到底怎样了?!”燕十三差点没把自己的牙都咬碎了,终是忍不住出声打断她。冷森森地向着丽夫人迫进一步。

    “的确是险些丢掉一条小命呢,不过呢……”丽夫人瞄见燕十三铁青的面色,又退了一步,话锋一转,拖着长长的尾音,慢慢续道:“你家主子也算有些运气了,柳太医正好也随行在侧,硬是从阎王手中抢回了她的一条小命,只不过听说她中毒颇深,一直也不曾醒转,六王爷不敢让她舟车劳顿,只好延期回京了。”说到此处,倒有些酸溜溜了。

    燕十三盯了丽夫人半晌,一语不发掉头就走。

    丽夫人盯着燕十三匆匆远去的背影,咬着绣帕一角,心中又恼又妒。那个叫原随心的女人到底有什么魅力,让两个如此出众的男子为她牵肠挂肚?眼前的这位已是如此,听说六王爷更是为了她差点变疯魔了。

    回到屋里,燕十三想想方才丽夫人的话,恨不能插翅飞去悯阳。可是……,忽然,他恨恨地一拳砸向墙壁,登时鲜血直流。疼痛的刺激让他心神稍定。他思忖片刻,坐上床垂下幔帐,悄悄运功。近来他的破玉功略有小成,可以凝聚成形,可是他的真气总不能在丹田处汇集。身上的经脉也似乎被异物阻滞。不能收纳真气,每每使他好容易凝聚的一点真气散于无形。他深吸了一口气,重新聚敛身上的每一分真气。慢慢地,慢慢地,一小股气流在身体内盘旋,燕十三将它引向丹田处,但总不得其门而入。他心一横,强行闯关。

    “噗”的一声,燕十三喷出一口鲜血,重重地栽倒在床榻之上……

    *

    *

    *

    随心缓缓地睁开双眼,一时间弄不清身在何处。她试着动了动身子,肩上传来一阵巨痛,“唉哟!”她痛呼出声。

    “随心,你醒啦?你终于醒啦!”卫元朗从床头一震警醒,望向随心,脸上一片狂喜。

    “六公子,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般难看?”随心皱起了双眉。

    卫元朗形容憔悴,鬓发凌乱,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双眼中更是布满红丝。他摇头道:“我没事,见到你醒了,我总算安心了!柳先生说,如果你今日还不醒转,怕就再也醒不来了。”说着,卫元朗高大的身子战栗了一下,闭了闭双目,再睁眼,目中一派感激之色。低声道:“天可怜见,你终于醒了,要是你还不醒,我,我……”他握住随心放在床边的一只手贴上了自己的面颊。渐渐地将头埋了下去。

    随心隐约的感到手中略有湿意,迟疑了片刻,轻声唤道:“六公子?”

    卫元朗闷声答道:“我没事。对了,我要请柳先生来,看看可还有什么问题。”说着,他匆匆站起来,迅速转身,走了出去。恍惚间,随心见到他眼角似有水光。

    接着,随心就听到外间传来嘈杂的脚步声,秋月与秀儿双双抢了进来。

    “公子,你可醒了!要不要喝点水?伤口还疼吗?想吃些什么?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头晕不晕?……”二人围在床头,七嘴八舌,问个没完。

    “停!”随心轻声喝止了她们,面上露出些无可奈何之色,道,“你们俩到底想让我先回答什么问题?”

    “啊,咱们有些高兴过头了呢。”说着,秋月和秀儿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先扶我起来吧,我睡了多久了?怎么还觉得浑身没力气?”

    秀儿一面抢着小心翼翼地扶起了随心,一面回答道:“公子,你都昏迷了五日了。六王爷也守了你整整五日,他将我们全赶了出去,不许咱们陪,喂药喂水也不肯假手于人。公子,你要是再不醒的话,六王爷也要垮了呢。”

    一股难言的滋味漫上随心的心头。她眸光幽暗,晦涩难明,片刻后,微微闭了闭双目,忍住了鼻端的那一丝酸意。

    匆匆脚步声起,柳清风快步走了进来。他来到随心床前,二话不说,伸手便搭在她的脉门上。卫元朗也随后跟了进来,一脸忐忑地望着他。

    约一盏茶的工夫,柳清风睁开双眼,慈祥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好了,没什么大碍了,毒也都拔干净了。剩下的就是将肩上的伤养好便可以了。”

    卫元朗神色一松,双腿发软,几乎坐倒在地。

    柳清风接着又道:“如今咱们可以准备动身回京了。悯阳的药材不足,京中有上好药材。有助于原姑娘你尽快康复。”说着,又将头转向卫元朗道,“六王爷,你如今可安心了?也当去好好歇歇了吧?”

    随心抬眼望着卫元朗憔悴却满是欢欣的一张脸,轻轻道:“六公子,你去好好睡上一觉好么?”

    “不,我不累。”卫元朗摇头。

    “六公子,你想让我愧疚死吗?”随心目露哀求。

    “那,我就在这椅子上靠一会就可以了。”卫元朗指着随心床头的一把椅子,说道。

    “那怎么能睡得的好?”随心蹙眉,“六公子,还是到床上去歇息吧,好不好?”

    “可以的,我只要靠一下就好,不必再去别处了。”卫元朗坚持不肯离开。

    面对他少见的固执,随心也全无办法,不得已,只好命人搬来一张软榻,靠近自己的床榻,卫元朗这才肯躺下休息。连日来,他一直提着颗心,又过度辛劳,如今总算踏实了,躺下去,不过片刻,便坠入了黑甜乡。

    “六公子睡着了么?”随心听着没了动静,轻轻地问着喂她喝药的秋月。

    秋月转头看了一眼,回道:“嗯,睡着了。王爷这几日可真是累坏了。”

    随心愈发感到心中似苦似甜,默默地喝了汤药,对秋月与秀儿两人道:“你们也去休息吧,这些日子辛苦大家了。”

    秋月轻轻摇头,扶着她慢慢躺下,替她掖好被角,低声道:“我与秀儿轮流在此候着,也好照应公子与王爷的需要。公子,你的毒才解了,再睡一会吧。”

    可能真的是身体太过虚弱,也可能是柳清风在她喝的药中加了些安神助眠的成分,没多久,随心又慢慢沉睡过去。

    同再睁开眼时,已是月上中天。随心感觉到有人握着自己的手,她微转过头,正迎上卫元朗带着些许释然意味的目光。

    “六公子,你就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

    卫元朗不错眼地盯着她,轻声道:“我怕你睡过去又不醒了。”

    随心只觉得胸口一热,几乎落下泪来,半晌,方幽幽一叹:“六公子,你这是何苦,你知道的,我……”

    卫元朗伸手掩住她欲出口的话,道:“随心,什么都不要说,我只盼着你快快好起来,便心满意足了。”

    随心一双水眸对上卫元朗一脸坦荡荡的情意,在心底无言叹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