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误入红尘  第三十六章 禁足

章节字数:3757  更新时间:08-05-06 08: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父皇,你召儿臣进宫有何吩咐?”

    卫元朗行过叩拜之礼后,抬头望向梁帝。

    “起来吧,”梁帝一脸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元朗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你的兄长都早就成家立室了,只有你还镇日里东游西荡的,你也当收收心了。”

    “父皇,儿臣……”卫元朗急切地看着梁帝,正想将自己的心事挑明了说与他听,却被梁帝给打断了。

    “南平王刘高昨日携着家眷进京,朕在宫里设宴招呼待。在席上见到了刘高的女儿,朕都不知道刘高生了个女儿呢。唉!当年刘高离京时自己都不过是个翩翩少年,如今女儿都这般大了,真是时光不饶人啊,一晃就快二十年了,朕也都老啦!”卫帝絮絮叨叨,缅怀着过去的时光,眼中有些微的迷蒙。

    卫元朗默默听着,心头微微有些不安,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

    梁帝收拾起对往日的缅怀情绪,看向卫元朗:“那郡主刘宜婷秀外慧中,温柔知礼,朕见了很喜欢。朕已经问过刘高了,郡主尚待字闺中。元朗啊,父皇决定将她指与你作王妃,你看好不好啊?”

    “不!”卫元朗大惊失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急急叫道:“父皇!儿臣不要。儿臣已经有了心仪之人,儿臣非她不娶!”

    “你是说那原随心吧?”梁帝的声音变得很冷淡。

    “正是。父皇你都知道了?”卫元朗一脸殷切地看着梁帝。

    “那原随心有什么好?令你为她连命都不要了?”梁帝脸一沉。

    卫元朗暗暗叫苦,那日在悯阳发生的事怎么会传到父皇的耳朵里去的?不过既然父皇知道了,他也就不用掩饰了:“父皇,您既然已经知道了儿臣的心意,就请父皇成全儿臣,让儿臣娶随心为妻。”

    梁帝看着卫元朗一脸的热切、渴盼,眉头直皱。原本他不想让这个自己最疼爱的孩子介入到他兄长之间的王储之争中,便利用了原随心想将他的心思引开,却没想过他会陷得如此之深!

    当日悯阳官粮被劫、酒楼遇刺之事很快就传回了京里,他立即就派人调查,虽然说元诚离京去了季州,但种种迹象都将矛头隐隐地指向他。他不希望有兄弟相煎之事发生,只是事情一步步背离他的初衷。元诚真的太令他失望了,官粮被劫、酒楼遇刺两件事竟然都与他有关!为了争储,他将社稷安危与兄弟情义全部弃之不顾!他当日真该遵照神谕所示,绝了元诚为储的念头。而元朗,竟然会为了原随心以身涉险,更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所以他便动了心思,想要为元朗指一门婚事,不让他再与那原随心纠缠不清。昨日见了刘高的女儿,颇为满意,询问了些情况后,今日便将卫元朗召进宫来。

    “你也知道你自己是堂堂皇子,怎么能娶民女为妻?更何况这个原随心来历不明。”

    “父皇……”

    梁帝截住卫元朗欲开口的辩白:“你不要当朕不知道,朕派人调查过她,却连她究竟来自何州何府都查不出来,朕绝不许这样的女子入我皇室之门!”

    卫元朗心头惨然,果然不出随心所料啊。只是父皇啊,父皇,你恐怕想不到吧,随心她根本就不稀罕嫁入帝王家。

    梁帝见卫元朗垂头不语,以为自己说动了他,口气变软,柔声道:“元朗啊,那刘宜婷才貌双全,性情也很适合于你,你会喜欢上她的。”

    卫元朗重重地磕头:“父皇,儿臣不要什么郡主,儿臣只要随心。父皇,您一向最疼儿臣,这一次也请父皇遂了儿臣的心愿吧。”

    “不行!朕决不答应!朕已经决定了,你必须娶刘宜婷,朕这就降旨赐婚!”

    “不!儿臣决不娶她!”

    “元朗,你要抗旨么?”

    “父皇,你要逼死儿臣么?”

    “你!”梁帝勃然大怒。

    “父皇,儿臣是认真的,你若是硬要儿臣娶郡主,不如就杀了儿臣吧,儿臣情愿一死!”卫元朗抬想头来,决然地看着梁帝。

    梁帝紧紧盯着卫元朗,卫元朗也毫不退缩地迎向他的目光。两人对峙半晌,梁帝到底还是最心疼这个小儿子,终究先让了一步:

    “罢了,你若是一定要那原随心,朕也不为难你。朕许你,待你与郡主大婚之后,可以将她收入房中,这样总成了吧?”

    “父皇,儿臣不能!儿臣不想辱没了随心,儿臣只想娶随心做妃子,儿臣只要她一个!”

    梁帝气极,没想到这样还不能令元朗满意,他究竟是被什么迷去了心窍?

    “来人,送六王爷回桓王府,给我好好看着他,不得朕的旨意,不许出门!”立刻,门外的侍卫拥上前捉住了卫元朗。

    “父皇!您不能这样!”卫元朗大急,用力挣扎,试图摆脱侍卫的掌握,可惜寡不敌众,被侍卫架了出去。远远地,还听得到卫元朗的喊叫声。“父皇!父皇!放开我!放开我……父皇……”

    ※※※※※※

    “秀儿,你家公子这几日可好些?”

    靖王府的书房中,卫元琛一脸关怀地望着秀儿。

    “多谢王爷挂怀,我家公子已然好得差不多了,柳太医说了,如今只要注意饮食调养,滋养血气就可以了。”

    “噢,那本王就放心了。这一次悯阳赈灾累得你家公子险些丢了性命,本王心里一直过意不去。本王这里有一盒雪参,你且拿去给她服用,希望可以让她的身子快些康复。”

    卫元琛目含内疚,看着站在下首的秀儿。

    秀儿欢欢喜喜地接过仆人递过来的雪参,应道:“多谢王爷赏赐!”

    “对了,秀儿,这件事你不必告诉你家公子了,你家公子对我还是有些芥蒂的,本王不想她因此而不肯服用这雪参,倒是把身体耽误了。”说着,卫元琛一脸无奈,幽幽地叹了口气,“唉!”

    秀儿不解地看着卫元琛,道“王爷,您让奴婢将此事告诉公子,岂不是可以解开公子与您之间的误会?公子要知道王爷如此待她,一定会感激于心的。”

    “本王被她误会这不过是小事,倒也不必急于这一刻。你家公子的身体要紧,这种时候,就不要让她不舒坦了。”卫元琛摆了摆手,一派豁达。

    秀儿看着卫元琛,又是感激又是歉疚,捧着雪参,跪下磕了个头,道:“奴婢替公子谢过王爷!公子日后一定会明白王爷的一片苦心的!”

    “好,你下去吧,小心伺候你家公子。”

    “是,奴婢告退。”

    秀儿捧着雪参退了出去,卫元琛瞧着房门,面上再找不出一丝关怀内疚之色。六弟元朗前几日被父皇给禁足了,这样也好,省得他又来向自己吵闹,要求他放随心自由。他决不许原随心在他们兄弟之间制造隔阂。他要绝了六弟的心思!

    ※※※※※※

    随心靠在院子里的一张摇椅上晒着太阳。

    在她躺得快要发霉的时候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这真让她想高呼万岁。这些日子,她真是郁闷极了。哪有人伤在肩头却不许下床走路的?可是卫元朗看的很紧,自己天天来陪还不算,更是交待秋月秀儿她们看着她。不知什么时候,被卫元朗发现她不爱见人下跪的习惯,竟然使出了那样的阴招,只要她一想下床来活动活动,秋月与秀儿两人就会直直地跪在地上,直到她乖乖回到床上去。燕十三对于这种情况竟也乐观其成,按说他是习武之人,应当懂得适当活动有益于身体恢复健康,可是当她向燕十三寻求支持的时候,燕十三竟然声称她太像毛猴子了,为了避免她不小心弄伤了自己,还是躺在床上安全些。这实在太过分!当时,她听了这话恨不得一脚踹过去,无奈身陷床榻,有心而无力,只能咬牙切齿地努力瞪着他,却丝毫不见成效,燕十三根本就不当它一回事。于是乎,她的人权就这样硬生生地被众人剥夺了。

    如今她的伤已经全好了,只要不做大的运动伤口都不会疼。趁着卫元朗不在,她得了柳清风的支持,终于被允许下床走动了。

    暖洋洋地日光照射在身上舒服极了,随心满足地叹了口气。真奇怪!那个粘她粘得让她发疯的卫元朗这几日子怎么不见了?让她在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好生古怪。

    本打算问一问秋月的。可是她怕问了,被误会她对卫元朗有意思,更怕被卫元朗知道了,认为是在鼓励他,终于还是忍了下来。最近两天,秋月看她的眼神也很奇怪,似乎有什么不满,又似乎有点安心,实在诡异得紧。而且这几日她神神秘秘地总是外出,真不知在搞什么鬼。

    随心正沉思,燕十三走了进来。

    “随心?”燕十三见随心低着个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连自己进来都没有发现,秋月与秀儿两个丫头也都不在身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秋月和秀儿呢?怎的身边连个人都没有?还有,谁让你下床的?”

    听到燕十三的呼唤,随心回过神来。本来见到燕十三挺高兴的,听了这话,又生起气来,狠狠地白了他一眼,道:“我已经全好了,柳先生都说我可以下床了!谁再说让我上床躺着去,我就和他拼命!”

    燕十三也知道随心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既然柳清风都说没事了,那应该真的就不妨事了。他挑了挑眉,不放心地再证实一遍:“真的都好了?”

    “嗯!”随心重重地点了点头,生怕燕十三不相信自己。

    燕十三淡淡笑了笑,算是认可。随后,进屋取了张凳子,在随心身边坐下,静静地陪伴她。

    院子里的种了几棵梧桐树,早就全都换上了春装,几只小麻雀在树上吱吱喳喳地,穿梭盘旋。随心的眼光很快地就被吸引了过去。只见那几只小麻雀忽而扑扇着翅膀飞向树梢;忽而钻进浓密地枝丫中梳理着羽毛;忽而互相追逐嬉戏……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麻雀,慢慢地流露出些羡慕之色来。

    “六王爷有几日没来了吧。”

    忽然,燕十三开口打破宁静。

    “你怎么知道?莫非出了什么事吗?”随心听出些不对来,回头看着燕十三。

    “听说六王爷被陛下禁足了。”

    燕十三静静开口,一丝奇特的神情从他眼中划过。这消息是今日来东院的路上从那个叫丽夫人的女人口中听到的。这几次他来见随心总是会遇上丽夫人,丽夫人每次见到他总要故意挑衅,那娇美容颜上也时不时地流露出一些恶意与轻佻。

    “为什么?”难怪卫元朗没有来!

    “好像是因为陛下替六王爷指了件婚事,六王爷不肯答应,因此被禁了足。”燕十三淡淡道,

    难怪秋月看自己的眼光那般古怪!随心恍然大悟。卫元朗果然逃不开指婚的命运啊!随心幽幽叹息,说不清心底是什么滋味,脸上的神情也随之不断变换:惋惜、心疼、解脱、担忧……最后她锁紧了眉头。

    燕十三的眼睛紧紧盯着随心,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随心沉浸自己的思绪里,一无所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