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天下随心  第三章 爱重

章节字数:3670  更新时间:08-11-03 12: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哥,随心呢?”

    卫元朗一脸风尘的闯进帅帐,劈头就问。

    卫元琛与欧阳远宏等人正研究如何才能尽早夺回石头城,却被闯进来的卫元朗打断。卫元琛抬头见到一脸黄土沙尘的卫元朗,目露异色。

    “六弟,你怎的会到这里来?父皇许你出门了?”忽的,他目光一凝,“不对,你是偷溜的!六弟你怎的如此糊涂!你给我赶紧回京去!”卫元琛脸上一沉。

    “三哥,随心呢?怎么见不到随心?随心到底怎么了,你倒是快告诉我啊!”卫元朗一路马不停蹄,奔赴边关,路上听说石头城失守,几乎急晕了过去,如今进了军营,却见不到随心,一颗心便提到了嗓子眼上了,对卫元琛的斥责置若罔闻,只不停地追问随心,一脸惶急。

    “请各位将军先回去休息,稍后再议。”卫元琛将众官打发出去,沉下了脸,看向卫元朗。

    “六弟,你心里就只有原随心么?为了她你什么都不顾了?你就这般态度与三哥说话么?”

    “三哥!你知我担心她,就不要再难为我了,快告诉我她在哪?她怎样了?”卫元朗皱起了双眉,急切而不耐。

    卫元琛怒极,连连冷笑:“她被人掳去了!”

    “什么!”卫元朗听了,就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眼前金星直冒,五脏六腑翻绞在一处,心上仿佛被人狠狠扎了一刀,疼痛难忍,高大的身子晃了晃,跌坐在地,四肢冰凉。

    “六弟?六弟?”卫元琛大惊,忙伸出手来搀扶他,心中颇有些后悔。“六弟,你怎么了?军医,军医!去喊军医来!”

    “不必了。”卫元朗咽下喉咙里的腥甜之气,直直地盯着卫元琛,“三哥,你为什么要带随心来,为什么要让她涉险?”

    卫元琛慢慢地收回手去,站起身来:“你这是在指责三哥我吗?”

    卫元朗不语。

    卫元琛大恨,原本心中的那一丝后悔也褪得干干净净:“原随心既答应报效于我,我带着她又有什么不对?”

    “三哥!”

    “哼!”

    “我要去找她,我要去救她!”卫元朗不想再与卫元琛起争执,更是心急救人,爬起来就待向外冲。

    “站住!”卫元琛大喝一声。

    卫元朗顿住脚步,却没有回头:“三哥,你不要拦我,我一定要去救她!”

    卫元琛脸色变来变去,终于长叹一声,道:“唉!六弟,不用去了,她应该没什么危险。”

    卫元朗回过头看着卫元琛,目露怀疑。

    卫元琛不情不愿道:“也不算是被掳吧,她应该是被那姓燕的护卫给带走的。”

    “燕十三?”卫元朗震惊莫名,“他不是在三哥府里么,怎么可能会来此带走随心?”

    “应该错不了。我大军初到玉蝶关的那一夜,他就来劫人了。初时,三哥还以为是敌军偷袭,派兵营救原随心。不过营救的将士说原随心似乎认识那人,后来,三哥我又收到了王府的传书,说是燕十三跑了,我还特意询问过他的形容相貌,几相印证下,我断定那人必是燕十三。”

    卫元琛这番话半真半假。当日燕十三带随心出帐不久,他就收到了王府的飞鸽传书。立刻派人前去查看,发现被绑在床上的侍卫,问了情况后,即刻便下令抓人。只不过燕十三逃进鬼见愁之后,搜捕不易,又值战事吃紧,于是便罢手了。反正他也留了后着,倒也不纠缠于追杀。

    “燕十三不是武功俱废了么?怎么可能有能力带走随心?”

    “那我就不清楚了。”卫元琛耸了耸肩。

    这一刻,卫元朗心头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了地。不管怎么说,燕十三必不会伤害随心,想必他也是担心战场上危险才会前来劫人。随心安全了就好,至于她的下落,自己再慢慢查访就是。

    卫元琛见他平静了下来,观了观他的神色,略一沉吟,叹了口气,道:“六弟,三哥带上原随心,其实也是为了你好。你因她与父皇闹僵,父皇一直不快,对随心不满。我带她离京也可平息父皇怒气,转移目标。我答允过六弟你照顾她,此次我离京平乱,放她一人在府上也不安全,万一父皇要有个什么举措,我远在千里之外,岂非鞭长莫及?再说了,若是她此番立了功,三哥我也更好向父皇呈情,助你鸾凤和谐。六弟,我知道你宝贝她,但三哥此来带了足足六十万大军,难道还护不住她原随心么?一听说她被劫,三哥立即就派人搭救,后来知道那人是燕十三这才放弃搜寻,没想到如今却换来六弟你的责怪。唉!六弟,你真是伤了三哥的心。”

    卫元听了,一脸羞愧,呐呐道:“三哥,对不起!”

    “罢了,自家兄弟,就不用说什么对不起了。你能明白我的苦心就好。”卫元琛见了卫元朗羞愧感激的神情,眼中微微现出些满意之色,又接道:

    “方才三哥也是气到了,才会故意呕你,倒是害你受伤了,如今还是先让军医来给你看看,莫要落下什么病根,其它的事么慢慢再谈也不迟。”

    卫元朗点头。如今心神放松,他便觉得浑身都疼,胸口更是闷得难受。也是真的要调养一下,再好去找寻随心。

    *

    *

    *

    “两间上房。”

    柜台前,燕十三伸手从怀中摸出一大锭元宝,放在桌上。随心懒懒地跟在他身后。

    随心醒转的第二日,燕十三便带她离开了鬼见愁。自进了鬼见愁之后,卫元琛便再没有派兵前来搜捕。燕十三行前还出谷查察了一番,打听到卫元琛的大军已经开赴前线,加紧攻城,试图夺回石头城。据此分析,此时他必定无暇顾及其它。于是,燕十三决定离开鬼见愁。随心体内之毒尚未拔清,身体更是需要调养,鬼见愁却绝对不是休养之所。

    掌柜的初见他二人衣衫破碎形容狼狈,本不欲理,但燕十三那一大锭元宝一拿出来,他立刻眼睛发亮,笑容成堆。

    “小二,领两位客官去上房。请!请!”

    进了房,靠在椅子上,随心便没什么精神了。

    燕十三关切地望了望她,道“还支撑得住么?”

    随心尽力展开一个笑容,道:“我很好。”

    燕十三出去吩咐小二帮他们买两套衣服,又吩咐准备热水。回过来对随心道:“你先歇一会,我已经吩咐小二烧些热水来,沐浴过后,会舒服一些。”

    “好。”随心懒洋洋地应道。

    不大一会儿,浴桶便被抬了进来。接着,两名伙计轮流提水进来,注满浴桶。燕十三叮咛了她两句,便帮她带上门。

    随心泡在浴桶里,热乎乎的水消除了部分疲乏,她好像有一个世纪没洗过澡了。如今泡在水里便发觉似乎全身的毛孔都在欢呼。她舒展了下双臂,长长地吁了口气,泡了一会,才抓起布巾慢慢地清洗身体。

    忽然,她忆起自己大腿上的伤,忙低头查看:腿上的瘀青已经淡得快看不出了。原先擦破皮的地方也基本上好了,新生的皮肤,呈现出粉红的色泽。

    “幸好,幸好。看样子不必再搽什么药膏了,也省得被十三盘问。”她抚了抚伤处,自言自语。

    “笃,笃。”扣门声起。

    “谁呀?”

    “是我。随心,你洗好了么?”燕十三知道随心身体尚弱,不甚放心,前来探问,“你身子尚虚,别泡得久了。”

    “就好,就好。”随心急忙应道。匆匆地洗了两把,便从浴桶里站起,擦干身子,套上一旁的干净衣服,打开了门。

    燕十三单手捧着个托盘,立在门外。看见随心的模样,微微皱起了眉。抬脚进门,放下托盘,取了块洁净的软布,来到随心身后,意欲帮她擦拭尚在滴水的头发。

    “嘿嘿,那个,我自己来,自己来。”随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燕十三将布巾交给随心,道:“下回擦干了头发再来开门,免得着凉。”

    “省得你站在外面等嘛!”随心一边擦头发,一边冲着燕十三笑。

    “我多等一会不会怎样!”燕十三的口气变差。调转身,拿起搁在一旁椅子上的狐裘披在随心的肩上。

    随心苦笑,不至于吧?别人棉衣还没上身,她就要穿狐裘了?“我没那么弱!”她不满地抗议。伸手要取下狐裘。

    燕十三的手摁在了随心的肩上,眉头蹙起,却放柔了声音,道:“你不能再受寒了,听话,穿上。”

    “什么嘛,当人家是小孩子管啊?”随心不满的咕哝,到底还是将狐裘穿上了身。

    燕十三看着低头穿衣的随心,目中柔情尽现。待随心再次抬起头,他却已恢复了平常颜色。

    “我替你叫了粥,还有两样清淡的小菜,快来吃吧。”燕十三将托盘中的饭菜摆上了桌上,坐在了一旁。

    “你吃过了?”随心看着桌上只有一副碗筷,有些惊讶,“那么快?”

    “嗯。”

    “干嘛不等我啊?一起吃不好吗?一个人吃饭多没意思!”随心有些嗔怪。

    “下次不会了。”燕十三轻咳了声。到底还是他自己扭捏了些,太过注意男女之防了。以前不也都是一起用饭的么?为什么经过了这些天,自己反倒拘谨了许多?想到方才意欲帮随心擦拭湿发之举,又觉得自己矛盾虚伪得紧,再想到在鬼见愁的山洞,不知怎的,觉得面上的些发烫。他猛得站起身,道:“你且在这慢慢吃,我有些事要出去一趟。”说罢,不待随心回应,转身匆匆出门而去。

    “搞什么?古古怪怪的!”随心一头雾水地看着燕十三匆促的背影,隐约地竟似有些仓皇。

    深夜,燕十三悄悄地走进随心的房间。淡淡的月光下,随心神情平静,呼吸细缓悠长。他伸出手去,放在随心的额前,停了一会,又替她把了把脉,接着从怀里摸出个扁平的小盒子,伸手正要掀开被子,又顿住,略一踌躇,却拂上了随心的睡穴。这才轻吁了口气,将被子掀开,褪下她的裤子,伸指拈了盒子中的透明膏药,仔仔细细地涂抹在伤处,反复按摩,直至药膏被全部吸收,确认没留下任何痕迹,才又帮她穿妥亵裤,盖好被子,悄悄退了出去。

    回到自己屋里,燕十三长出了口气,轻抹了把脸,这才发觉额上竟然有薄薄的一层汗珠,不由苦笑。

    他放心不下随心身上尚未痊愈的伤处,却也无法将药膏交给随心让她自己涂抹,那实在是太尴尬,不得已,只能像小偷般潜入随心的房中帮她上药。他不曾细说当日的情形,随心只道自己昏睡了几日,对于发烧,呕吐等事,全然没有印象。更不知自己都对她做了些什么,虽说为的是疗伤治病,燕十三依旧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卑鄙。尤其是今日之举。

    想着随心坦然信任的目光,他忍不住再一次长长叹息:“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