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天下随心  第四章 旅途

章节字数:3961  更新时间:08-05-28 10: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三,我们这是要去哪?”

    随心从马车里钻出来坐在燕十三的身边。

    燕十三说她的身体弱,不宜骑马,又购置了一辆马车,虽然没有原来的那辆车大,但舒适程度却毫不逊色,甚至应当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沛都。”燕十三转过脸来看了看随心,她的气色还是很不好,脸庞极为苍白,双唇也几乎没什么血色,只有一双眼睛依旧从容洒脱,更不吝展露笑容。

    “噢。”随心漫声应了句。说实在的,她根本就不知道沛都在何处,也根本就不在意它是哪里,不过是在车厢里闷得无聊,想与燕十三闲聊罢了。

    燕十三用眼瞟了瞟她,想起自己并未与随心商量就决定了去处。

    “随心,你是不是有想去之处?”

    “随便,你决定就好。”随心无所谓道,反正她哪有什么一定要去的地方。

    “沛都有一种药草对你的身体极有助益,待你的身子全好了,我便带你回宁安。”燕十三解释。

    “为何要回宁安?”随心有丝不解。

    “你不是宁安人氏?”燕十三诧异。

    “我几时说过自己是宁安人氏了?”随心挑眉笑道。

    燕十三忽然忆起随心初到上京时说过的话,迟疑了一刻,小心翼翼地探问:“随心,你是何方人氏?”

    “何方人氏?”随心呆了呆,敛去了笑,口中低低呢喃,“其实,我也很想知道。”思绪飘离,不知所终。

    燕十三虽然耳力极佳,也没能听清随心含混的话语。偏头望着随心迷离恍惚的眼神,心中异样,停了好一会,再次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没打算回家么?”

    不打算回家吗?随心恍恍惚惚地想。家,在哪呢?

    “回不去了。”随心笑得很无奈。

    燕十三看着随心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心中阵阵抽痛。他腾出一只握着缰绳之手,包裹住随心搁在腿上的手,郑重严肃地对她道:“无论你家在何方,我保证,一定想尽一切办法送你回去!”

    随心的眼神愈发迷离难测,慢慢地,她绽开一个让人无法捉摸的笑容:“多谢你,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燕十三的脑子飞快地转动。是了,随心一直女扮男装,即便是现在也没想过换回身分,更是曾经小心掩饰过自己的容貌,莫非她是因为某种原因而逃出家门的么?她到底遭遇过什么?是否还有人要伤害她,因此才不能回家,被迫浪迹天涯?那些人是谁,为什么再没出现过?随心是因为知晓已经安全了因此不再易容,还是因为相信自己的保护?为什么随心会知道那许多闻所未闻的事物?这会是她逃离的原因么?燕十三思来想去,总觉得有某些地方说不通,不过他不敢再问下去了。怕触及随心的伤处。只现在的这般模样就让他万分后悔自己刚才的问题。

    马车缓缓地在铺着细碎的石子的官道上行驶,车轮碾过碎石,发出特有的吱吱咯咯的声音,马蹄溅起的些微沙尘很快便消失在秋风中。路边的梧桐树上,垂着几片残叶,一只乌鸦被惊起,“嘎”地一声振翅飞上了苍茫的碧空。

    “随心?”燕十三轻轻唤醒她。不想放任她沉浸在他所不知的情绪中,那令他感到很不安。

    “嗯?”随心拉回思绪。

    “随心,咱们找个地方定居可好?”燕十三的眼睛专注地盯着前方的路面,天知道他只是不敢看向随心。

    “那怎么行!”随心想也不想地否定。

    不愿意么?燕十三身子一僵,握缰的手青筋暴起,恍如一头栽进冰窖,冷嗖嗖地寒到了骨子里。

    “我的云游计划还没完成呢!好容易如今重获自由,岂能白白浪费?怎也该好好四处游玩一回才是,如何能现在就定居?”随心的眼睛闪亮,充满兴奋,笑盈盈地偏头看着燕十三,寻求保证:“十三,你答应过的,要陪我云游天下的,对不对?”

    上一刻,燕十三还觉得自己陷足炼狱,这一刻便宛如置身天堂。他转过脸,不甚放心地再求证一遍:“你是想要先玩够了再定下来?”

    “那当然。”随心忙不迭地点头,浑然没用心领会燕十三的言下之意。“你想啊,等我老了还怎么出去玩啊?就这路,这马车,我的骨头非给颠散了不可!”这可不比她原来的世界啊。

    燕十三的双眼亮如晨星,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他微闭了闭双目,稳了稳心神,方道:“你想去哪都成!”

    眼前的道路宽阔平坦;风拂在身上说不出的舒爽宜人;金黄的梧桐叶随风起舞;就连那吱吱咯咯的声音也悦耳动听。燕十三手握缰绳轻轻一提,“驾!”马儿跑得欢畅。

    ※※※※※※

    陶然楼上。

    燕十三与随心坐在靠窗地桌旁。

    “再吃些。”燕十三将一盘醋溜鱼片推到随心的面前。

    随心苦着一张脸,可怜兮兮地看着燕十三:“拜托!我真的吃不下了,别逼我!”

    燕十三皱紧了眉头,他也知道随心没什么味口,可是若不多吃些她的身体怎么好得了?

    “我已经尽力了,再吃下去,怕是连刚才吃下肚的也要吐出来了。”随心再一次声明。这些日子她依旧时常会吐,只要是吃得多些便会想吐,常常将好容易咽下肚的东西又尽数吐了出来,吐过后味口会变得更差,什么也吃不下去。

    燕十三抿紧了双唇,眼神变得暗沉,隐隐有火星在眼底跳跃。随心知道燕十三又在责怪自己了,她不想他总是浸淫在这种晦涩不愉的情绪之中,连忙抓起筷子,夹了块鱼片:“我再吃一点好了。”

    一双筷子压在了鱼片上面,随心疑惑地抬起了头。

    “不想吃就不要勉强。”燕十三淡淡道。

    “呼!”随心立即放下筷子,丝毫不掩饰地松了口气。燕十三见了,牵了牵嘴角,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陶然楼的生意似乎非常得好,一拨一拨地客人不断涌上楼来,楼上的位子很快就坐满了。喧哗之声也愈来愈大。

    “要回客栈么?”燕十三见随心皱了皱眉,询问道。

    “不,”随心双手托腮,略摇了摇头,“再坐会儿吧。”

    她将目光转向窗外,静静地看着街上的路人与商贩。已经很久没有这般平静自在的心情了。虽然可算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终于自由了。如今只要她远离京师,应该再不会有麻烦找上门来了。

    “燕兄?”

    忽然一道兴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心回过头,就见司空展一脸惊喜地来到他们的桌旁。

    “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燕兄,果真是你?!”依旧一身白衣的司空展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燕十三,“你没事了?”

    燕十三微颔首,抱了抱拳,却只说了两个字:“正是。”

    他承司空展的人情,要不是他,当日他便已死在了宝成,不可能再见随心,更不会有今日,因此,他虽不愿再牵扯上江湖,却无法拒绝司空展。

    司空展这时才将目光转向了随心:“原公子?”

    随心笑着点了点头:“司空大侠,别来无恙?”

    “你们认识?”燕十三挑起了眉。

    “嗯。在悯阳时曾见过。”随心答道。悯阳之行令她几乎丧命,燕十三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因此她根本就没敢提在悯阳的经历。

    “司空大侠如不嫌弃,就请坐下来,一起用饭可好?”随心热情的招呼道。

    司空展心中正有许多疑问,闻言也不客气,拱了拱手,道:“那就讨扰了。”说罢,一撩衣摆,坐了下来。

    随心回头招唤:“小二,再添一副碗筷来,加两个菜,再弄壶好酒来!”

    司空展已经将注意力放回到燕十三身上:“燕兄,你吉人天相,逃脱死劫。我真是替你高兴。”司空展话音诚挚,毫不作假。脸上更是一派欢欣。燕十三知他是真的为自己高兴,也颇动容,忆及当日更是多有触动,没想到真正关心自己的不是义父,也不是一起长大的同伴,而是自己的对手。

    “多谢!”燕十三颔首称谢。此时,酒已经取来,随心为他二人满上。燕十三举起杯,冲着司空展说了声“请!”,一饮而尽。

    司空展也饮尽了杯中酒,心头却惊异至极。无意遇见燕十三,知他完好如初,固然令他惊喜,会与燕十三同桌共饮更承他主动敬酒则出乎意料。燕十三会因他当日赠药之事而感激他,他一点也不奇怪。但他并不认为从此两人便成了朋友,燕十三介意他的身分的心思他明白的紧,可今日他再见燕十三,却明显发现,他身上的气质与往日迥然有异。燕十三素性冷淡,双目中更有掩不住的愤世嫉俗、讥诮世情之色。而如今,燕十三的双眼中却多了温情,柔软。身上那种孤寂冷清的气息也淡了许多,这实在让他称奇,忍不住将眼光转向随心。

    “咦?原公子比起在悯阳初见时瘦了不少,气色好像不大好,莫不是病了?”这一看,司空展才发现,随心比起在悯阳时消瘦了许多。

    燕十三听了眼神一黯。

    随心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淡淡一笑:“只是一点小毛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打转,反问司空展道:

    “司空大侠,你怎会在此处?”

    “说来话长,当日我追踪杀手集团而去,最后终于找到了他们的本部,暗夜山庄,却发现庄子已经空了。唉,正当我懊恼又扑了个空的时候,却擒获的送上门来的荀十一。”

    “荀十一?”燕十三目光闪动。

    “正是。”司空展点头。“抓到了荀十一,也算没白忙一场,我便想从他口中挖出杀手集团的主事之人。真没想到,荀十一竟然不知道暗夜山庄里的人已经全走空了。”

    燕十三聪明剔透,很快想通了原委,嘴角一勾,眼神似讽似笑:“义父将他也丢弃了么?”

    “不错!我也是如此猜想。”司空展点头,“荀十一他身上伤得不轻,我盘问过,听说他奉命刺杀靖王失手,才又逃回暗夜山庄想寻求庇护。谁知……”

    “荀十一便是在悯阳刺杀靖王之人?”燕十三身子一绷,面上立刻布满杀气:“他现在何处?”

    司空展只当他想为自己报仇,不由得微现出犹豫之色来:“这……,燕兄,那荀十一,我知你欲杀之后快,可是我已与他达成协议,他会尽力助我找出杀手集团来,我则要饶他不死。所以,我不能将他交给你。燕兄,对不住!”

    燕十三眼中立刻杀气暴涨,恶狠狠地盯着司空展。司空展暗暗苦笑,燕十三是否会因此又与自己断交?

    随心自然知道燕十三会如此的真正原因,急忙插嘴道:“十三,不要!”

    “你又要让我放过他?!”燕十三转脸瞪着随心。

    “那个,那个,”随心脑子里乱哄哄,不知要如何才能说服燕十三不再执着于报仇。好容易抓到了一个理由:“我现在还病着呢,你不会想撇下我吧?”

    燕十三身上杀气尽褪。不错!他如何能放心留随心一人?可是不杀荀十一又如何甘心?他气闷得抓起桌上的酒狠狠地灌入喉咙。

    司空展更是啧啧称奇,竟然有人可以左右燕十三!

    随心万分后悔拉了司空展入座,又问东问西,扯出这种事来。忽然,她抱住了头,脸上皱成一团,道:“我头有些疼,十三,我想回去休息了。”

    燕十三神色一紧,起身扶住她,道“好好的,头怎么又疼了?”顿了顿,又埋怨道,“就说让你多穿点,死活不肯,如今必定是受了风寒了。”言罢也不等随心答话,抱起她匆匆下楼。

    司空展木呆呆地看着楼梯口,刚才的那人是燕十三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