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天下随心  第八章 思月

章节字数:3862  更新时间:08-06-09 22: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碗漆黑的汤药静静地摆在桌上。

    看着那令人厌恶的药碗,随心的心情直落谷底。中药就是这一点实在让人苦恼,为什么不能是药丸子呢,那样的话无论如何也要好咽一些吧?她鼻子眼睛全皱到一处,盯着那药碗半晌,恨不能生出魔法,让它就此消失。如果燕十三没就坐在旁边,如果燕十三的眼睛没盯住她不放,或许她真的会做出偷偷将药倒掉的事来。

    趁着理智尚存,她长长地吸了口气,端起碗,一鼓作气地将汤药灌了下去。燕十三看着她的动作,暗暗松了口气,眼底划过一抹爱怜。

    忍着翻腾欲呕的感觉,随心抹去嘴角的药渍,摆出个甜甜地笑脸,望着燕十三:“十三,我觉得自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你看,这药是不是可以不用再喝了?”说着,下意识地以手拍了拍双颊,试图让脸色红润些。

    燕十三默默地看着随心,一双瞳仁深不见底,幽暗清冷,让人兴起深究的欲望。随心盯着燕十三的双眼,本打算谄媚一番,看能不能就此不再喝那可怕的汤药,可不知怎的,看着那深幽的双眸,倏地,心头一跳,生出些异样的感觉来。她慌忙垂下眼帘,不敢再看向那墨色的瞳仁。莫明地,有股子燥热从胸口窜起,很快地爬上了双颊。

    “不能。”燕十三慢慢地答道,声音清冷,熨帖上随心的耳膜。

    “什么?”随心脑壳正发蒙,浑不记得自己刚才的问题。只觉得有种奇怪地不适,一种让她不敢也不愿深究的不适感觉在身体里乱窜。

    “你说什么?我没听明白!”她大声反问,音调突兀不自然。

    燕十三蹙起眉头,忧虑地看着随心,她已经忍耐不住了么?他正要开口,随心忽地反映过来,弄懂了燕十三的话,未及思索,抱怨便已冲口而出:“那究竟地喝到什么时候啊?!”

    话才出口,她立刻捣住了自己的嘴,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窘迫地看了燕十三一眼,很快地垂下了头,不敢再接触他的眼睛,生怕在他的眼里又见到自责。

    燕十三的确有些自责,但随心眼底显而易见的后悔深深地打动了他,那一点点自责的感觉迅速湮灭,取而代之的是可以将冰川融化的火热情怀与浓浓的怜惜。

    “随心。”他轻声唤道。

    “什么?”随心迅速抬起了头,小心地探究燕十三的神色。

    燕十三弯了弯唇,露出个淡淡地笑容,慢慢伸出右手,摊开手掌,三颗淡黄色,比荔枝略大些,晶莹剔透的果子呈现在随心的眼前。

    “这是什么?”随心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到这奇特的果子上来,她伸出手,拈起一颗果子,期盼地看着燕十三,“能吃吗?”

    燕十三轻轻点头。

    随心正是满嘴苦涩,见燕十三点头,二话不说,就将果子塞进嘴里,一口咬下,一股淡淡地清甜香气立刻在口腔中弥漫开来。她还未及细品,就感觉那果子顺着喉咙滑了下去。怎么会这样?这不成了猪八戒吃人参果了?随心半张着嘴,怔在了那里。

    燕十三见了,失笑摇头:“这果子入口即化,你若想细品,只能在果皮上微微咬破个小口,慢慢吸食。”说着,将右手掌伸到随心面前,温柔道:“都是你的。”

    随心欢欢喜喜地接过那两颗果子,放在鼻端嗅了嗅,却不再着急品尝,抬眼笑盈盈地看着燕十三,问道:“它叫什么?”

    燕十三眸光微闪,摇了摇头,道:“不过是山里的野果罢了,有什么名字?你喜欢吃就好。”

    “是什么好吃的?让我也尝尝。”司空展笑嘻嘻地推开虚掩着的门。

    随心略犹豫了一下,还是摊开了手掌:“喏,是这个。”

    “这是……”司空展惊讶地看着随心手中的果子,走近前,正想伸手,被燕十三一口打断:“山里的野果子而已,他不会喜欢的,你自己留着就好。”说着,警告地看了司空展一眼。

    司空展摸了摸鼻子,微咳了一声,道:“还真的就是普通地野果罢了,普通的很,我吃得多了。”

    随心摩挲着手上的果子,轻声咕哝:“真是的,我怎么就从来就没见过这种果子?要不也多采些来。”言下大有惋惜之意。

    司空展睨了燕十三一眼,见他一脸淡然,浑似什么也没听到。他忍不住又摸了摸鼻子,自动转开了话题:

    “关于寻找神仙膏的制药基地之事,我想我一人便足矣,燕兄就不必去了。”司空展知道燕十三放心不下随心,不可能留她单独一人,而此行也确实凶险,更是决不可以带上一个不会功夫且身体不佳的人。他思考了一夜,还是决定单独行动算了,免得燕十三为难。至于随心所说的让她想想办法之事,司空展全没放在心上,他不认为手无手无缚鸡之力的随心能起什么作用。

    “不是说好了,让我想想办法的么?怎么改主意了?”随心惊讶地看着司空展,连连摇头,“这事也不急这一时,你还是不要一个人冒险才是。”

    司空展正不知如何开口解释,一旁的燕十三淡淡道:“再等一两日也不妨。”他知道司空展的想法,但同样也不想眼睁睁见他一人冒险,遂也开口阻止。随心或许真的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毕竟他见识过随心的许多奇思妙想。

    司空展不再抗拒他二人的好意,摊了摊双手道:“好吧,我听你们的。”

    阻止了司空展,压力便又回到了随心肩上。她不由自主地蹙起了双眉,一时间,真的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总不能指望弄来飞机大炮炸平了那里吧?等等,炸平!啊!她倏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差点摔个跟头。

    燕十三抢上前,欲伸双手搀扶她,又迅速收回了左手,垂放在身侧,只以单手托住随心:“怎么了?”

    “有了,有了!”随心笑逐颜开,没注意燕十三的不对,揪住了他的衣襟站稳身子,正要说明,又想起了什么,“啊,不行不行!”脸上的欢愉神色又消逝无踪。

    燕十三与司空展面面相觑,不知随心在搞什么鬼。

    “随心,你想到了办法了?”到底是燕十三对随心比较了解,开口试探道。

    随心迟疑道:“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

    “不过什么?”司空展忍不住插嘴。

    “我的办法是用炸药,但是我虽然知道配方但自己却并不会做。啊,要是刘七在就好了,他一定知道怎么做。”随心一脸苦恼地看着燕十三。

    “炸药?”燕十三与司空展都是不解。

    “哎,你们要称它霹雳弹啊雷火弹啊什么都好,反正差不多就是那种东西啦。”随心随口说了两个武侠小说中常见的名字。

    “霹雳弹?百器堂的镇堂之宝?”司空展怪叫,“你说你知道配方?”

    “啊!还真的有叫霹雳弹的啊?”随心张口结舌。

    “随心,你知道百器堂的霹雳弹的制作方法?”燕十三小心求证,“我记得你并不清楚百器堂之事。”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百器堂这个名字都是刘七告诉她的。

    “百器堂是什么,我怎么会知道?”随心挑眉,压根儿忘记了百器堂,她现在的心思全被“霹雳弹”三个字吸引,“你们说的霹雳弹是什么样的啊,威力大不大?”她像好奇宝宝般热切地盯着燕十三。

    燕十三哭笑不得地看着随心,说知道霹雳弹制法的人却连霹雳弹都没见过?司空展也有些瞠目结舌。

    燕十三无可奈何地解释道:“霹雳弹是百器堂的镇堂之宝,从不出售,我也只是知道它的威力极大,据说见过它的人都已经死光了。如今百器堂是否真的还有霹雳弹一直是个迷。”

    “那么神秘啊?”随心皱了皱鼻子。

    “你又是从何处听来了霹雳弹的名字?”燕十三不掩好奇,关于随心的一切,他无法不关心。

    “我不过随口说说的。”随心一脸尴尬,谁能想到不过是随口说说,还真的就说着了?

    司空展苦着脸看向随心:“这种事怎么拿来开玩笑,会吓死人的知不知道?幸好听到的是我与燕兄,这要是被其他武林中人听去,又要惹出一番腥风血雨。”

    随心倒是换上了庄重的神情:“这种事我怎会拿来开玩笑?你们说的那霹雳弹威力如何我是不敢肯定啦,但我是真的知道一种配方,我相信如果有人能还原我的想法,那必定是真正的霹雳!”

    “你确定?”燕十三挑眉。

    “十三,你不信我么?”随心定定地看着燕十三。

    “我信!”燕十三毫不迟疑。

    “现在,我需要刘七,或是与他一样心灵手巧之人。”随心扁起了嘴,“我自己可做不来的。”

    “刘七远在京城,这一来一回快马加鞭,也得半个多月……”燕十三也皱起了眉。

    “刘七不在京城!”司空展突然开口。

    “那他现在何处?”随心与燕十三异口同声。

    “刘七如今正做客栖霞庄。”

    “栖霞庄?”随心以眼神询问燕十三。

    “吏属凤仙府,距此不足二百里。”

    “那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去找他!”随心大喜过望。

    “不必那么急,你且好好休息,咱们明日动身也不迟。”燕十三不愿随心太过劳累。

    “相信我,我们一定能做出威力无比的霹雳弹来!”随心郑重地看着燕十三与司空展,声音里充满了自信。

    ===============

    是夜,燕十三又悄悄起身,正要步出客栈,隔壁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司空展走了出来:“燕兄,又准备去采那普通的不得了的‘思月果’了么?”

    燕十三淡淡地看着他,并不回答。

    “那‘思月果’专长在绝壁险峰之上,一树不过结三五颗果子,百里方圆不过一两株……”

    “你究竟想说什么?”燕十三冷冷地打断他。

    “燕兄,那果子是极难得之物,你昨夜既然找到了一株,就应当知道这周围很难再找出第二株来,你又何必……”

    “我可以。”燕十三再次打断了他。

    “你可以告诉原姑娘实情,我看她也是明理之人。”司空展建议。

    “她就是太明理了。”燕十三脸上一软,低低叹息,话语中有太多的爱怜。忽然,他声调转厉,“不许你多嘴!”

    司空展一脸无辜:“你白天也听到了,我可是什么也没说。不是吗?不过是想看仔细些,都让人像防小偷般防着。唉!”他作势一叹,揶揄燕十三。

    燕十三冷冷地盯着他,一语不发。他的柔情只放在了随心身上,对于其他人冷淡依旧,又如何会回应司空展的取笑?

    司空展见燕十三全无回应,只得收了玩笑之色,从身上摸出把匕首递给燕十三:“燕兄,你如果一定要去,那至少要带上把匕首吧?若是右手也伤了,那你又该如何掩饰?”说着,瞄了瞄燕十三藏于袖中的左手。这一天,从未见燕十三伸出他的左手。

    “闭嘴!”燕十三低喝道,淡漠的脸庞微显狼狈,“不许让随心知道!”

    司空展苦笑摇头:“我像是会多嘴的人吗?”

    燕十三望随心的房门,眼中柔情毕现。他也不回头,轻声叮嘱司空展:“帮我照看她。”说罢,飘然而去。

    司空展轻唤道:“喂!匕首!”

    “我已经备了。”远远的,一道极细的声音飘进了司空展的耳朵。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