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天下随心  第十七章 夜袭

章节字数:7548  更新时间:08-07-09 14: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月初月末,总是极适合作些黑暗勾当的。缺星少月,天黑如墨。今夜,便正是如此。

    栖霞庄这两日里更是来客众多,高明扬十分得乐在其中,司空展趁着笑语喧哗,与燕十三不动声色地离庄而去。

    二更时分,两人来到了神仙教总坛。荧荧灯火,森严壁垒,给这个坐落在沛都以南三十里处一座山谷里的神仙教总坛蒙上了一层诡秘的面纱。

    “说!神仙膏放在哪?”制住一个巡夜的头目,司空展逼问道。

    “在,在仓库里。”那人战战兢兢地回道。

    “仓库在哪?”

    “我不知道。”

    “怎么?不肯说?”司空展脸一沉,手掌摁在那人的肩上,一股炽热的气旋钻入那人的经络,顿时,他觉着体内的经脉像充气般不住地鼓胀,直要炸开了一般。

    “我真的不知道!”那人挣扎着喊道,“我只负责外堂,神仙膏归,归内堂管,不许其它人过问。”刚说完,体内的热气倏忽不见。他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司空展与燕十三对视了一眼,这神仙膏果然是看得很紧啊。

    知道在这个外堂头目嘴里问不出什么了,司空展反手拍晕了他,丢入一旁的草丛里。

    摸进内堂,二人正犹豫着应从何处下手,突然,听到脚步声响,两人立刻闪入暗处。

    “跟我去库里取些神仙膏来。”

    “这么晚了,红姑娘还差人来取神仙膏么?”

    “不要多问,照做便是。”

    “是。”

    燕十三与司空展二人听了大喜,忙缀了上去。

    二人跟着前面那两个,来到山谷后的一处巨大的岩石下。燕十三二人就见带头之人伸手在石壁上的某处点了两点,又伸掌一拍,“轧轧轧”声起,石壁洞开一扇门来。那两个走进去,石门很快合上,一丝痕迹也无。

    燕十三与司空展对视了一眼,如果不是跟踪至此,这仓库还真是不大好找呢。

    两人迅速凑上前去。燕十三本就擅长机关消息,更又亲眼见了那人施为,很快便找到机括,指点掌拍,石门二次洞开。

    司空展正待迈进,燕十三拦住他道:“我先!”抢步走了进去。

    石门内是一条很深的隧道。两旁的石壁上点有油灯。燕十三凝眸观察了一遍,踩着左三右七的步子向前走去。司空展跟随在后。不多会,两人来到一处岔道。

    燕十三略打量了一下,选了右边岔道走过去。司空展挑了挑眉,却并不迟疑,立刻跟进。刚走了几步,前面便传来了脚步声。那两个取药之人回头了!

    燕十三与司空展二人不退反进,迅速向前。

    “啊!”惊呼声一响就断,剑起箫落。两具尸体倒在地上。燕十三与司空展相视一笑,第一次联手便合作无间。

    或许是因为这仓库十分隐秘,又或许是因为神仙教自建教以来,一直一帆风顺。除了机关暗道外,这仓库再无人守卫。解决了那二人之后。燕十三二人再没遇到其它麻烦。行动竟然出乎意外的顺利。

    他们很快来到一间巨大的石室中,室内堆满了成箱成箱的神仙膏。二人约略地检查了一下,立即开始点火。

    本来,以他们最初的想法,销毁神仙膏要用火烧。引火后,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到避人耳目,因此随心才会想到用霹雳弹。炸药护人,一举两得。没成想,这神仙膏的仓库却是设在山洞里。点火后如无意外,一时半会的根本就不会有人发觉。

    二人立刻改变计划,不用霹雳弹,直接用火烧。更不易惊动旁人。为了销毁彻底,两人带了许多松香油脂等物。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很快,大火熊熊而起。

    眼见任务完成的不费吹灰之力,两人倒有些失落。此行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

    才循原路退出,便发现外面喧哗大作,搜索戒备,竟似他们暴露了行藏。

    二人蹑足潜踪,转出山谷,就看见数十人手执兵刃,高举火把向后奔来,方才被拍晕的外堂头目恰在其中。二人迅速飘身上树,隐入枝叶之中。

    果然如此!司空展暗悔自己心慈手软,没有了结了那人性命。“红姑娘命张堂主去取药,也有一会工夫了,还不见出来,莫不是真的出什么事了?”

    “快给我去查!”

    “是!”两名教众从人群中迅速窜出,抢先去了。

    不多会,二人便返回了,一脸惨白:“堂,堂主,不好了,仓库里起火,神仙膏,全,全烧了!”

    “什么!”那被唤作堂主的人面色大变。

    “给我将出去的路都堵上,我要生擒那两个小贼!”

    “是!”立刻便有人分头行动。

    “生擒那两个小贼么?好啊,就让我瞧瞧,你是如何生擒的?”一道冰寒刺骨的声音钻入他的耳朵,接着,一条墨色的影子悄无声息地站在他面前。

    那堂主倒也并不惊慌,反应迅捷地拔剑挺身,率先攻了过去。身边跟着的十余名教众也纷纷挥刀相向。

    燕十三从鼻子里哼了哼,脚步微抬,向后退了半步,伸手探向腰间,别离剑出鞘,他抬手举剑,划了个半圆。“叮叮锵锵”一阵金铁交鸣声响,“哎哟!”“扑通!”声不断,只一招,就将众人迫了开去。

    “别离剑!”

    那堂主面上现出惊惧之色。接着,他狠狠咬了咬牙关,叫道:“都给我上!”再次攻了过来。

    燕十三在众人围攻之下依旧游刃有余,乒乓扑哧声不断,不时有人躺倒在地。那堂主终于慌了,脚底抹油,就要开溜。

    燕十三剑走灵蛇,追击而至。那堂主丧了斗志,剑法大乱,更是不堪抵挡。盏茶工夫不到,便被别离剑洞穿咽喉。余众胆寒,四散溃逃。

    “怎的尽是些乌合之众?”燕十三收剑停步,并不追击。

    司空展从树上飘落下来,笑道:“燕兄,你好歹也留两个给我松松筋骨啊!”

    “这种货色你也要?”燕十三不屑道,“那正好,出去时,那些人都留你对付。”

    司空展摸了摸鼻子,连连苦笑。在树上时,他就看出这些人身手一般,即便是那个什么堂主也不是什么十分高明的角色,因此根本就没想过要下来帮燕十三的忙,乐得在树上看热闹。

    哪知道下来与燕十三开小玩笑,便立刻被嫌脏了手中剑的燕十三算计,把后面的打斗全留给了自己。

    接连两战,都轻松过关,燕十三与司空展失了隐匿行踪的兴致,大模大样地闯了出来。

    “十三哥,十三哥来了?他在哪?”一身火红的红姑娘匆匆奔出大厅。身后跟着内堂的几名堂主和数十名黑衣人。

    明烛火把下,燕十三与司空展并肩而立,一个淡漠傲然,一个潇洒自如。

    “别离剑,断肠箫!”有人惊呼出声,众皆哗然。

    “十三哥,你真的和断肠箫混在一处?”红姑娘微讶地打量了一下司空展,立刻热切地盯住了燕十三,丝毫不掩饰脸上的思慕之意,“十三哥,自古正邪不两立,他不过是利用你,你聪明过人,难道连这都不明白么?十三哥,你回来,咱们还像从前一样,好不?”

    燕十三不答反问:“你知道我还活着?”红儿师妹的脸上一丝惊讶也无,分明是早就知道他还活着的事情。

    “那当然,我早就见过你了。”红姑娘兴奋道,“你终于肯回来了。”

    燕十三听了,隐隐地生出些不妥当的感觉来。

    红姑娘见燕十三不语,转了转眼珠子,又道:“你在宝成中毒之事,是荀十一背着我爹做下的。害得十三哥你险些丧命,爹爹知道后大怒,他一回来便受到爹爹的严惩,已是身首异处。我们也算是为你报了仇。后来因为一直没见着你的尸首,我和爹爹总抱着一线希望,四处打探你的下落,可惜都没有消息,如今见到你还活着,爹爹必定也十分高兴。十三哥,你回来好不好?一切都和从前一样,你依旧可以自由自在的。”

    燕十三暗暗冷笑,若非他知道荀十三杀他之后还参与过悯阳之事,更知道他现今还活着,说不定还真的被糊弄过去。

    红姑娘见燕十三不言不语,面上还似乎有些许讽刺之意,心头怨怒,忍了忍,又道:“十三哥,今日之事,我知道你一定是受了断肠箫的欺骗,我不会怪你的,还会在爹爹面前帮你说话,只要,只要你拿下他即可。”说着,一手指向司空展。

    燕十三慢慢开口:“义父当日便应过我退隐,我们之间已再无瓜葛,今日事毕,我也不会再涉足江湖,至于宝成之事,是真是假我也不想再计较,看在义父养大我的面上,我不与你为难。”

    红姑娘见燕十三一心一意要离开,猜想他必是为了原随心,妒火攻心,面目扭曲,全然忘记了方才的伪饰,愤然道:“你在想着身边的那个病秧子对不对?告诉你,你休想!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燕十三瞳孔骤缩,厉声喝问道:“你怎会知道随心之事?”

    “随心?哼!叫得可真亲热啊!”红姑娘恨恨道,既而疯狂大笑,一脸恶毒,“爹爹早就命天字组的杀手去刺杀原随心,可惜,一直没找到下手的好时机,没想到啊,你们今夜竟然一起离开那婊子身旁,哈哈,她死定了!”她气不过燕十三一颗心全挂在随心身上,故意扭曲事实,将活捉说成刺杀。

    “你该死!”燕十三双目尽赤,身剑合一,直扑红姑娘。

    红姑娘旋身后退,周围的内堂各堂主及那些黑衣人一起围将上来,拦住燕十三。

    红姑娘退至后面疯狂大笑,不住地刺激燕十三:“再告诉你一件事,那一次客栈里的事,也是我指使的,可惜那婊子命好,竟然被你给抢了回去,不过这一回,我看她往哪里逃?!”恶意布满红姑娘娇艳的脸庞。

    燕十三狂怒,别离剑施展开来,根本就不管四周围了多少人,见人杀人,遇鬼斩鬼,直逼红姑娘,誓要将她碎尸万段。

    司空展挥舞着玉箫也冲进人群,见燕十三乱了方寸,杀红了眼。大急,狂呼道:

    “燕兄,不可恋战,救原姑娘要紧!你赶紧先走,我为你断后。”

    燕十三一震,灵台瞬间恢复清明,立刻意识到自己的糊涂。

    “好!”燕十三挥剑划了个圈,迫退身边的几个人,冲天而起,向墙外直扑过去。

    红姑娘恶意的笑声还不断地在他身后响起……

    司空展一接上手,便发现这一批人比方才的身手可要高明多了。更兼人多势众。很快,他便陷入团团围困之中。

    顾不得回头看司空展地情况,燕十三催足内力,发足狂奔。

    现在的他忧心如焚,只想尽快赶回去,盼着一切还来得及……

    ~•;~•;~•;~•;~•;~•;~•;~•;~•;~

    栖霞庄

    初更了,酒席还未散去。随心慵懒地倚在花园的一角。看着川流不息的仆妇端酒送菜。今日来客众多,大厅里安排不下,酒席一直摆到了院子里。

    她早就趁乱离席了,只是无聊得紧,才会躲在此处发呆。

    “原公子,你身子尚虚,还是回去歇息吧。”刘七在一旁劝道。他受命照看随心。

    “我睡不着。”随心摇了摇头,“十三他们也不知道怎样了,我有些担心。”

    “他二人都是当世顶尖高手,更何况还有你的霹雳弹作掩护,不用为他们担心啦。”刘七轻轻一笑,“倒是你自己,这么晚了还不去睡。嘿嘿,等你那铁面护卫回来,我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想到燕十三最近跟个唠叨的老婆子似的,随心也有些好笑,眼中暖暖地盈满了温柔。

    刘七在一旁暗察颜色,见了随心的表情,心中大大欢喜。燕十三可不是一头热呢。难得这个好姑娘不介意燕十三的身份,更不在意富贵权势。中意于燕十三,他真是为他高兴。

    “嘿!刘七师傅,你怎么躲在这啊?”一位醉眼醺醺的汉子来到刘七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刘七抬眼一看,原来是西河派的沈东山,今日到来的客人之一。

    刘七也是个不爱应酬的,见了沈东山醉醺醺的模样,愈发不愿搭理,只不过不能摆在面上,于是勉强敷衍道:“是沈少侠啊,你为何离席了?”

    沈东山大着舌头,打着嗝道:“我,嗝,这一回可是特地,特地冲着您的面子来的,一向,听道上的人说,刘七师傅,对,对各门各派的暗器颇有研究,嗝,我特地带了样,好,好东西来,想请教请教。”

    “明日再说吧。”刘七见他酒气冲天,愈发不耐,敷衍道。

    “刘七师傅,你,你瞧不起我,认为我的东西不值一看?”沈东山瞪起了醉眼,接着又做出些神秘的样子来,“刘七师傅,我可告诉你了,我带的可是闻名江湖的‘搜神针’。”

    随心在一旁听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呢,原来是早就见识过的搜神针啊!

    刘七却有些动心了,上次燕十三帮他弄来的搜神针,经他反复摆弄,已经摸出些门道来,只可惜手边再没了试验品。如今听说沈东山手中有一管,立刻来了精神,又掂着随心,这神情上不免就有些迟疑了。

    随心深知刘七的毛病,见他如此,知他必是动了心,笑道:“刘七,你尽管去看吧。”

    刘七想了想,终是敌不过诱惑,点头道:“那,我就去看看,你也早些去休息。”末了,再次叮咛随心。

    随心笑笑点头:“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尽管放心去吧。”

    刘七走跟着沈东山走后,随心又在园子里靠了会,觉得有些寒意,于是慢慢站直了身子,准备回房。

    转过身,没走几步,便觉得颈后一痛,立刻晕死过去。软倒的身子被一个一身青衣的年轻人稳稳地托住。

    “得来全不费工夫。”那人轻轻地嘀咕了一句,挟持着随心悄悄向前院移去。

    一路行来,逢人便简单地打个招呼。

    “张少侠,这就要走啦?”

    “我这位师弟酒量浅,醉昏了,我带他回去休息。”

    “噢!不能喝还要逞强,倒是累得你不能尽兴了。”

    “哈哈,师弟嘛,总当多多照拂。”

    ……

    来本近日庄中生面孔的就多,随心又是惫懒惯了,没几个认识她,更不知道搀扶着她的年轻人与她一丝半点关系也无。那张少侠就这样哼哼哈哈打着掩护,眼看就要出了前院。

    正走着,迎面差点撞上了人,张少侠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口中更是补充道,“师弟,看你,醉成这样,害得师兄我险些撞上人,来来来,小心些,小心些。”

    低头搀扶着随心就要离开。

    “站住!”那人忽然拦住了他。

    “咦?”张少侠抬起了头,看见面前站着一位英挺青年,却是洛水山庄的冷川。

    “冷少侠啊,不知你叫住我有何贵干?”

    “你要带她去哪里?”冷川冷冷地盯着那张少侠,刚才他是在喊天岚小妹师弟么?古怪古怪!

    “你是说我师弟啊?”张少侠心中微惊,面上依旧镇定,又将先前哄骗他人的话再说一遍,“他醉了,我这就要带他回去休息。”

    “你说她是你师弟?”冷川面色一沉,阴恻恻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家一点功夫也不会的小妹什么时候成你的师弟了?!”天岚小妹一向只跟着燕十三,司空展等有限的几人,不容他人近身,如今却这般昏迷不醒的倚在陌生人身上,决不正常。

    张少侠听了,面色大变,夹紧了随心立即向后闪。

    果然!一下子就让他诈出了不对。冷川眼一眯,暴喝道:“放下她!”说着,“仓啷”一声拔出身上的佩剑,剑尖直点那张少侠眉心。

    张少侠迅速后退,心中更是连连叫苦,没想到,就差临门一脚,竟会被人给识破了。

    张少侠伸指放入口中,打了个响亮的呼哨,黑暗中又窜出三个人来。

    “截住他!”张少侠大喊,说着,挟持着随心就向外冲。

    “大哥!”冷川一面抢上前阻拦,一面大声狂呼。生怕一个不留神走脱了那张少侠。

    谢心寰听到冷川的声音,“腾”得站起身。接着兵器相交的声音传来,惊动了酒席上的众人。

    谢心寰率先冲了出来。正见到几个黑衣人追着冷川,而冷川则拼了命地缠住一个年轻人不放,那人手中还挟了个人。

    “大哥,快,快!”冷川冲着谢心寰大叫,“他们抓了天岚……”妹子二字险些就要出口,忽又忆起暂时还不能露了小妹的身份,急忙顿住。

    谢心寰一惊,二话不说立刻加入了战团。

    “大哥,你去对付那个姓张的,原公子在他手上。余下的交给我!”冷川交待着,这一回总算记得改口。

    冲出来的诸人见了这一团混乱,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谢心寰与冷川高明扬介绍过,众人都认识,那张少侠好像是竹节帮的弟子,他手中的那人多数人都觉得面生的紧,大伙弄不清这究竟是否私人恩怨。竹节帮在江湖上名声并不差,势力也不小,多数人便采取了观望态度,不太想轻易趟这趟混水。

    高明扬看着这场打斗,也糊涂得很,他自然是认得随心,可是在他看来这人不过是个富家公子,与武林中人并无关联,可是为何冷川与谢心寰兄弟二人会这般紧张于他?

    咦?原随心那片刻不离的护卫为何不在?还有司空展,怎么也没了踪影?这时他忽然省起:入夜后,这两人似乎就再没见着了。

    无论如何,事发在他栖霞庄,若是他不闻不问,日后在江湖上就不用混了。更何况,虽说他还没弄明白这原随心是何许人物,但就冲着谢心寰兄弟,还有断肠箫都极重视于他的这情形,他也必须伸手。日后,或许还可以卖个人情给这几人?

    高明扬厉声喝道:“哪里来的鼠辈,竟然敢在栖霞庄撒野!”

    “来人,守好大门,不要让贼人跑了!”他注意到场内情况,看出谢冷二人十分顾忌那原随心的生死,他除了吩咐庄丁守住出口外,其他的也不好随便插手。

    张少侠手中抓了个人,行动不便,几次险些被谢心寰拿住,全仗着几个黑衣人互相援手。再后来,他发狠以随心做武器,谢心寰深为顾忌。施展不开手脚。这才让他松了口气。

    “小心,小心!别伤到她!”冷川一面尽力咬住几个黑衣人,一面不时大呼道。他过多分心,立刻导致自己这边险象环生。身上接连被剑划伤,功势大减,缠不住众人。

    几个黑衣人腾出手,立即转向谢心寰,那张少侠得了空,再次打了个长长的呼哨,随即一扬手,将随心向外抛去,口中喝道:“接住,走!”外面又翻进一个夜行人来,伸手抄向随心。

    谢心寰大急,抢上去拦截,手指几乎就要触到随心的衣衫,只听到风声过耳,那张少侠一剑直扑他后脑勺。谢心寰侧身闪避,随心转瞬落入敌手。谢心寰逼退那张少侠,又来抢人。

    “高明扬,你怎么可以袖手旁观!”突然,一人在高明扬身边怒吼。高明扬回头一看,原来是刘七。

    刘七听到了打斗声,担心随心出事,忙出来查看,没想到出事的竟就是随心!而高明扬却在一旁袖手,他勃然大怒。

    高明扬连忙喊冤:“刘叔。我哪里袖手了?只是,你看,那几人以原公子为质,谢庄主与冷少侠二人已经是多有顾忌,我这是要再派人手上去,乱中出错,伤了原公子,那可如何是好?”

    刘七一听,再细看场中的情形,眉头大皱,急得直跺脚。真是该死!燕十三与司空展两人俱不在,就出了这等事情,万一随心要有个什么差池,他可如何向燕十三交待?

    “嘿!怎么大家伙都在这看热闹,也不上前去帮忙?”说话地正是沈东山,他跟着刘七也一起出来了。

    “以多欺少,老子可看不过眼!让老子来帮个忙!”他是个粗豪的汉子,见不惯众人的观望态度,更是多了几分酒意,因此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拔刀冲了上去。

    这边有了生力军,那些个黑衣人立刻又陷落下来,挟着随心之人被谢心寰死死咬住,怎样也脱不得身。

    那些人身手都很高明,又有随心为质,因此虽然陷落却不见败相,片刻后,场中形势又是一变,原来那些人被缠得狠了,又生出新的法子,将随心轮番转手,推来抛去,希望可以寻隙脱身。谢心寰与冷川因顾忌伤到随心,几次三番临敌时,被迫变招,险象环生。

    沈东山打得兴起,酒意散了八分,他的顾虑最少,因此有几回他的兵器几乎就招呼到随心身上去了,尽管后来他收了手,却还是划破了随心的衣衫,不过也因此,让他看出这些黑衣人也不敢伤了随心的性命。

    “嘿!原来你们也有顾忌啊,那就好办了,谢庄主,你手上紧一点,剩下,就看我的!”说着挥刀拍向那挟着随心的黑衣人。

    那人斗了几招,又故技重施,欲将随心抛向边上的黑衣人。谁知道沈东山竟然举刀推进,随心便直直地向刀口方向撞去。那人见状大惊,忙欲将随心捞回去。原本伸手欲接的黑衣人也收住势子。

    就是此刻!沈东山撤刀探手,一把抓向随心,攥住她的胳膊。立刻向回一带,却发现那黑衣人揪住了随心的一只脚踝。沈东山反掌拍向黑衣人,黑衣人也迅速回击,两人一手抓着随心不放,一手展开了近身肉搏。

    刘七在一旁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谢心寰知道事已至此,只能尽力抢回随心,受点伤也是无法可想的了。于是他从背后攻向那黑衣人。企图迫他回手自救。

    这帮黑衣人也做如此打算,俱拼命攻向沈东山,逼他收手。冷川则竭力抵挡他们对沈东山的功势。场中顿时呈现一种诡异的胶合状态。

    终于,中间的二人都吃不住压力,同时放手,将随心向空中抛去。

    谢心寰动作最快,电射而起,伸手抄住了随心。心头一松,再低头,却发现随心口中丝丝缕缕地逸出血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