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天下随心  第二十一章 罗煞

章节字数:5436  更新时间:08-07-26 11: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燕十三孤身仗剑直赴神仙教。

    这件事,他早就该做了,只因随心一直生死未卜,他脱不开身,才未能成行。现在,随心已经安好,为了避免随心可能会有的阻止行为,趁着她尚未醒转,他要将该解决地一次都给解决了。

    原本,他从卫元琛手中救回随心后,只想与她逍遥天下,笑傲林泉。以前的恩恩怨怨,他也不想再记较了。可是没想到,他难得起了一回善念,人家非但不领情,更没打算放过他。这样也还罢了,明枪暗箭、弄阴耍狠,全冲着他来就好,那些人千不该万不该将念头动到随心身上,害她险些丢了性命!只要一想到随心奄奄一息的脆弱模样,他心头的怒火便怎样也按捺不住。他决不容许有人危害到她的安全,他要扫除一切隐患!

    如今的他身负绝世武功,真可谓所向披靡,不过一会的工夫,他便轻轻松松地杀到本部之外。

    大厅里,灰袍人才听守卫报告完毕,撞击声,惨叫声,便清晰入耳。他心头一震,一面惊讶燕十三好快的动作,一面暗怒外面的那帮属下难道都是死人不成!

    灰袍人轻拍手掌,大厅后面立刻跃出八名黑衣人。

    “叫上所有影子,并各组杀手,全部给我出去迎敌!我要他来得去不得!”灰袍人沉声吩咐。

    影子领命,四人飞速跳出大厅,另外四人则分别窜向四个不同方向。

    灰袍人迈着沉稳地步子,走出大厅,红姑娘紧紧尾随。

    本部前有一大片广场,一条轻盈矫健的青影在阳光下翩然飞舞,身姿优美如画,动作迅疾如风,手中长剑银芒闪耀,剑光所至,便有人身首异处,血肉横飞。

    燕十三此来打定主意要血洗神仙教,因此不管名头大小,功夫深浅俱是手底无情,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人宰一双。从山谷外司守之职的喽啰到各部堂主,一路杀过来,真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神仙教众人但觉得如遇修罗恶鬼,阎王索命,被他杀得心都寒了。只能不住地后退后退再后退。即使如此,依旧避不开燕十三手中的追魂利剑。

    就像现在,身陷广场上的众人,被燕十三剑风所罩,是想避无处避,想走走不脱。

    “住手!”

    灰袍人一声断喝,燕十三长剑一扫,撂倒身边的几名敌人,身子轻轻一闪,跳到圈外。经过一场厮杀,他的身上却不沾半点血迹。

    场内的众人顿时压力一减,忙不迭如潮水般退了下去。而燕十三则立刻被后来跟上的影子与各组杀手团团围住。

    “十三,你这是干什么?跑到我神仙教里来大开杀戒,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义父么!”灰袍人声色俱厉。

    “义父?”,燕十三听了灰袍人的话,从鼻子里哼了哼,“原来,这个神仙教是你弄出来的!”如今,他对于这个义父,心中已再来无半丝敬意。

    “十三,我一向待你不薄,你……”灰袍人怒斥。

    “待我不薄?”燕十三轻轻嗤笑。

    灰袍人眸光一闪,语气转缓:“十三,关于宝成之事……”灰袍人正要开口,燕十三冷冷打断道:“宝成之事,真相究竟为何,你我都心中有数,义父就不必多言了。”灰袍人眼中寒光顿现。

    燕十三微勾嘴角,挑了个讽刺的笑意,又接道:“你虽待我不仁,我却本不想对你不义。但是,”他的话锋一转,声音变冷,“你万万不该去动随心!”

    红儿自出来,见了燕十三优美矫健地身影,眼光痴痴地落在他身上,就再也没转开。此时,听了燕十三的话,妒红了双眼,嘶声喊道:“那个婊子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护着她!”

    燕十三听了,脸上一变,手中剑一抬,“嗤”地一声,一缕剑气穿喉而过,红儿不敢置信地瞠大了眼,张着嘴,从喉咙里发出两声短促的“咯咯”声,一头栽倒,不甘死去。

    “好霸道的剑气!”

    “御剑术!”

    “天!这是什么功夫!”

    惊呼声此起彼落,众人倒抽了口凉气,面上俱都变了颜色。原本立在红儿身边的灰袍人片刻也不迟疑地一退丈余。贴身护卫他的八名影子也跟着退后。

    燕十三森寒的双目扫了一圈后,才慢慢地,一字一顿道:“我决不允许有人污蔑她,污蔑者死!”

    众影子和杀手为他气势所迫,不由自主地退了退。

    “十三,你是打定主意不顾往日的父子情谊了?”灰袍人还死咬着父子关系不放,有意无意地做出燕十三寡义薄情地模样,背在身后的双手则悄悄地作了两个手势。站在他身侧的两名影子立刻偷偷向后遁去。

    看着灰袍人肩头耸动,而后影子悄然离开,燕十三却视若未睹,冷冰冰地开口道:“要我放手也不是不可以,交出暗算随心之人,解散神仙教,我立刻罢手!”

    这种让人众叛亲离,声名扫地的条件灰袍人怎会答应!

    灰袍人脸色狰狞:“燕十三,你不要张狂太过,即便是你如今功夫见长,我神仙教也不是吃素的!”

    “天字一、二、三组,布阵,月落潮生!”

    围在燕十三周围的众人立时排出阵行,潮水般,一浪一浪地打了过来。

    天字组的杀手,是灰袍人手中的王牌,既负责在外暗杀,也负责在内挟制神仙教教众。这一回灰袍人见势不妙,更是摆出了最霸道的月落潮生阵,单只是累,都能把人累死。若非天字组的杀手只听命于灰袍人,那一夜要也摆出此阵,恐怕燕十三与司空展就走得没那么容易了。

    但今日,他却还是错估了燕十三!

    燕十三早已今非昔比,他抱元守一,稳稳地站在浪尖上,任凭它浊浪滔天,也无法撼动他分毫。

    月落潮生阵就好比涨潮时分的大浪,一拨杀手攻上去,无论得不得手,随即退走,另一拨再又跟上,如此循环往复,几个回合下来,虽然没有伤了燕十三,但到底将他困住了,灰袍人面上渐露笑意。

    突然,在又一波杀手潮涨来时,燕十三不再随波而走,他身形不停,逆向疾转,带动着攻上来的杀手也随之而动,谁知粘上去后,众杀手顿时觉出了不对,不由得在心中叫苦不迭,因为他们退不了!燕十三周围仿佛有股引力,牵动着他们不由自主地跟随。

    这一浪打上去,退不下来,后面的浪头已经跟进。

    “噗嗤!噗嗤!”

    “啊!……”

    惨呼声中,后面的杀手将兵器全都招呼到前面不及退避的杀手身上去了,月落潮生阵顿时溃不成形。

    燕十三手起剑落,不过一会,就将身边的几名杀手斩杀殆尽。

    “退!”灰袍人大惊失色,厉喝道。

    余众慌忙退避。

    “结阵,射!”

    不知何时,外围出现了十余名黑衣人,手中不是短弩就是黝黑的圆筒。灰袍人一声令下,箭雨纷纷,星芒点点,尽数向燕十三身上招呼过去。

    长啸声顿起,燕十三手中剑舞动如风,光芒暴涨,整个人就如置身光瀑之中。箭矢针芒不但被挡在其外,还受其反震之力,四散飞射。周围不时有人惨呼栽倒,便是发箭发针之中也有人遭受反噬。神仙教众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这些针箭都是绝毒无比,中者无不立时毙命,灰袍人这一回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偷鸡不成倒蚀了把米。

    眼见残局再难收拾,灰袍人恨恨地盯了场内尚未脱身地燕十三一眼,当机立断,带着几名影子迅速后退,向大厅里逃去。

    教主都走了,神仙教里更是人心涣散。余下人等只要尚有一口气的,都忙不迭地夺路而逃。

    燕十三冲着灰袍人退却的方向直追下去。他知道,一旦走脱了灰袍人,将会后患无穷。

    灰袍人才退进大厅,燕十三便追击而至。

    “上!”

    见燕十三追上来了,灰袍人领着身边的影子齐齐拥上。

    ……

    身旁的人都被杀绝了,死尽了。灰袍人也被斩断了一只手臂,退倚在一面墙壁处。

    “燕十三!老夫真是后悔当年捡了你!”

    灰袍人已经知道无路可逃,咬牙切齿地瞪着燕十三。

    燕十三慢慢垂下滴血的长剑,淡淡道:“义父,我说过,如果你不去动随心,我本不想找你麻烦。”

    “原随心,哼!”灰袍人重重一哼,“燕十三,你不要当我不知道,那原随心是什么人?虽说只是一布衣女子,但才思灵敏,秀外慧中,当今圣上对她赞不绝口,六王爷卫元朗对她真是情深义重。你却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卑贱的杀手,亡命之徒!更是一手血腥,天下间想杀你的人不计其数,难道你就不怕,跟在她身边会再次连累她?难道你敢肯定她真的不会介怀你的过往,愿意与你共渡一生?你又确定你真的能配得上她?听说,六王爷已经一路来寻找于她了,哈哈,燕十三,你真能肯定赢得了六王爷?我诅咒你永远得不到她!像你这样的人只配下地狱!难不成你想让她陪着你一起去?哈哈哈哈!”

    灰袍人不遗余力地拼命打压诋毁燕十三,燕十三的脸色愈来愈难看,不停地倒退,最终忍耐不住暴喝一声:

    “住口!”

    灰袍人见燕十三心神松动,膝盖一曲,一只弩箭激射而出:“去死吧!”接着,他身子一翻,滚入了一个忽然冒出的地洞之中。

    燕十三提剑一格,“叮”地一声,震飞弩箭。但就这一挡的工夫,灰袍人已经踪影全无,那个洞口也消失不见……

    ~•;~•;~•;~•;~•;~•;~•;~•;~

    西南道上,平安酒家。

    “喂,听说了没,神仙教让人给挑了。”楼中一张桌子上,坐了几位走江湖的,嗓门颇大。

    “真的?”

    “哪个门派做下的?”

    “神仙教如今势力正大,谁有那本事,你不会是蒙咱们的吧?”

    周围的几人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连旁边几桌的注意力都给吸了过来。

    那发话的见一石激起千层浪,心中颇为得意,但听到有人说他唬人,又十分不满,大声道:“谁说不是真的。这事在沛都早就传开了,相信过不久,江湖上就会人人俱知了。”

    “啊!”

    那人见众人皆惊,得意非凡,声音更大了:“你们知道是谁做下的?”

    众人皆配合地问:“谁?!”

    那人故作神秘地四下看了看,又压低了声音,当然,那声音依旧人人都听得见:“别离剑!”

    “什么!”

    “他以一已之力就能挑了神仙教?”

    “是不是真的啊?”

    “天,不愧是第一杀手!”

    众人又是一阵七嘴八舌。

    那人头一昂,大声道:“何止是挑了,根本就是血洗神仙教。最后,还一把火,把神仙教总坛烧成焦土。”那摇头晃脑的得意模样,仿佛挑了神仙教的那人是他!

    “神仙教究竟做下什么事得罪了那个煞星?”不知何人问出众人心中所想。

    那人又压低了声音:“听说是为了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

    “是。听说那别离剑相中了一个女人,神仙教教主也看中那女的了,想要抢过去做个押塞夫人什么的。两边大打出手,神仙教打伤了那女的,把人带走了,结果别离剑冲冠一怒为红颜,立刻找上了神仙教,杀得血流成河,终于把人给抢回来了。”那人搜肠刮肚掉了句“冲冠一怒”的文出来,说得仿佛亲眼所见。

    “那女的是谁?叫什么名字?”众人急急问道。

    “那个,那个,”那人拼命搔头,结巴了半天,“叫……叫,”猛然一拍大腿,“对了!叫什么随心!”

    “随心”二字一出口,靠窗的一个桌上,一位锦衣华服相貌英俊却是一身风尘的人,立刻“腾”地站了起来,大步走了过来。

    “你刚才是在说随心?你知道原随心?随心在哪?”他一迭声地提问,手也冲那人抓了过去。

    那人手一翻,反掌就向他拍去。谁知被横出来的一只手牢牢握住:“你敢!”

    那人只觉得手中似被铁箍箍上,他本就生得高壮,可是一抬眼却见到握住他手腕的是一个比他还高壮,如铁塔般地男人。

    “巫刚,制住他,我要好好问一问。”

    既然这位是巫刚,说话的那一位,不必说自是卫元朗了。

    卫元朗自离开他三哥卫元琛的军营,循着燕十三逃离的路线先到了鬼见愁,巫刚生死不同意他进鬼见愁,又反复解释提醒,终于说服卫元朗相信燕十三他们必定早已离开。

    而后他们漫无目标地四处胡走,时而往西,时而向南。好在有两点卫元朗是能肯定的:一个就是随心他们必定会远离京城方向,再就是随心畏寒,因此他们必定不会出关。于是便只剩下西南这两条路线。

    前几日,在客栈里打听到曾有两个相貌类似随心与燕十三的人曾经在此落脚,更打听到他们似乎是往西向沛都方向而去,卫元朗大喜,带着巫刚一路追了下来。

    果然,今日在酒家里听到了随心的消息。

    方才还在高谈阔论,得意洋洋的人,一招就被人制住。脸上的神色顿时又羞又气又害怕,他同桌的几个家伙也只是泛泛之辈,不堪一击,也都不敢乱动。而周围的方才才听了别离剑血洗神仙教之事,现在就碰上个找原随心的,都不想惹祸上身,更就没人上前。

    巫刚制住那人,对他道:“老实回答我家主人的话,我就放了你,不然……”手上一紧,那人头上的汗就下来了,脸上白一刻,青一刻。

    “你方才说的都是真的?”

    那人忙不迭道:“当然,当然。”

    “你说的那个随心姑娘可是姓原?”卫元朗急切地问道。

    “对对对,”那人连连点头,“好像就是叫这个名字。

    “随心现在何处?”

    “这个,我也不知,反正她现在必定和别离剑在一起。”

    卫元朗有些奇怪,随心不是一直和燕十三在一起么?怎么又会和那个第一杀手混到了一处?难道是弄错人了,还有别人也叫随心的?

    卫元朗想了想又问道:“你知不知道那个什么别离剑的名字相貌?”

    那人露了个苦笑:“别离剑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江湖上见过他相貌的人少之又少。”

    “啊,对了,现在他可不蒙面了,他找上神仙教的时候就是大模大样去的。那真是……”

    “少废话!”卫元朗不耐地打断他,“名字呢?名字也不知道么?”

    “名字,这个名字,”那人又开始搜肠刮肚,这些事他也是听道上的人说的。那些人是有提过别离剑的名字,但别离剑的真名一向少有人知,他听惯了也说惯了名号,如今哪还记得名字?忽然,他眼一亮,“我想起来了,他们好像叫他姓燕的!”

    “燕十三?”

    “是是是,就是这个名字。”那人连忙点头,管他对不对,先点了头,保住命再说!

    “原来他就是别离剑!”卫元朗恍然大悟。那,他身边的就真是随心了。

    卫元朗一则喜,一则忧。有别离剑燕十三护着,随心的安全他是不必过多担心了,但是,堂堂江湖第一杀手竟会一直委身为护卫守着随心……

    随心知道燕十三是谁么?卫元朗心头一动,忽地又忆起在悯阳时,随心与断肠箫司空展的对话。她必定是知道燕十三身份的!卫元朗满嘴苦涩。随心竟然宁愿跟个杀手,也不愿和他……

    不行!卫元朗又一转念,燕十三身为杀手不是杀人,就是被杀,就算他身手高明,也难保不出事,不然也不用随心找三哥要炽蟒丹了。况且随心一点功夫也不会,跟在他身边危机重重。啊!方才不就是说随心受伤了么!也不知道随心伤得重不重?现在怎样了?卫元朗又是心痛又是担忧。

    他知道在这人口中再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了,把手一挥,示意巫刚放人。

    “巫刚,我们走!”

    他决不允许再有这种事发生!

    他要找到他们,说服随心离开燕十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