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天下随心  第二十八章 印迹

章节字数:4824  更新时间:08-08-16 22: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爷,少喝些吧,伤身子。明日还要赶路呢。”

    “赶路?往哪赶啊?”卫元朗模糊一笑,“巫刚,你认为还有赶路的必要么?”

    巫刚无语。他陪着王爷出来,也有两个多月了,看着王爷为原姑娘忧心烦恼,担惊受怕,更是饱受相思煎熬,实在是无奈又心疼。

    前些日子爷得了原姑娘的确切消息,欢喜兴奋,谁知道,还是失之交臂。这些日子来,更是打听不到什么与原姑娘有关的消息,爷的情绪也越来越低迷,时常醉酒。像今日,一进客栈,爷就叫了酒来,一直喝到现在。

    巫刚轻轻一叹,却不知该如何劝慰。爷这两年真的变了许多,以前的爷潇洒风流,从来都是从家姑娘小姐追逐的对象,他从未想过,有一天爷也会为情所苦。

    卫元朗从未有一刻如这般后悔过!他与随心似乎愈行愈远,相见遥遥无期。而他却连一样可以聊慰相思的东西都没有。当初随心在身边时,他竟从未想过帮随心画幅画像留下来。在他还不知道燕十三身份的时候,他有信心一定能找到随心,当他知道了燕十三就是别离剑之后,他明白,若是燕十三有心藏匿,怕是他终此一生也无缘再见随心。

    随心,难道他们真的就这般有缘无份么?卫元朗只觉得心中一阵阵揪痛,闷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将壶中剩余的酒液一气灌入喉咙,用力一掼,将酒壶摔于地上。他不服,不服啊!若是他能遇得上随心,至少还可以公平竞争,可是,如今,让他连竞争的机会也没有!他好恨!

    卫元朗用力握紧拳头,牙齿咬得咯吱吱作响。眼中俱是不甘。

    巫刚默默地出门,吩咐小二进来收拾一地的碎片。

    “等一下,那是什么?”

    卫无朗忽地叫住了正在收拾打扫的店小二。小二刚刚从床脚处扫出个纸团,他竟然觉得有些眼熟。

    “对不起,对不起,客倌,小的上回屋子没打扫干净……”小二忙不迭的道歉。

    卫元朗不耐得打断道:“我没问你这个,那纸团,拿过来我看看。”

    “是。”小二忙递上纸团。

    纸团一到手,卫元朗的眼睛立时亮了起来,都不必展开细看,光凭显露在外面的痕迹,他就能肯定,这是随心家的蝌蚪!他急切而小心地铺开纸团,果然见到满纸横七竖八的蝌蚪文。

    随心!

    “说!这纸团是谁留下的?她现在人在哪里?”卫元朗一把揪过店小二,大声喝问。

    小二吓一大跳:结结巴巴道:“小的,小的,不,不知道啊!”

    “你怎么会不知道?快说,住过这屋子的人呢?这是什么时候留下来的?她走的是哪个方向?”一连串的提问,小二给问晕头转向,他的前襟被揪起,勒到脖子,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爷,您先放开他,您快把他给勒死了!”

    巫刚连忙出声,总算及时解救快要被卫元朗勒死的店小二。

    卫元朗放开小二,强压住激动兴奋的心情,慢慢询问。终于,在反复仔细的盘问推敲之下,探听出大约在两日前,有位姑娘入住过这里,那位姑娘很喜欢写写画画,那住姑娘走的是南下的方向……

    卫元朗欣喜若狂,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他终于有了随心的消息了。他判断得没错,随心真的是在南下,随心大约是准备要回家了。

    “巫刚,去,吩咐店家打些热水来,我要沐浴。洗去这一身酒气,好好休息一番,明日还要早起赶路!”卫元朗兴冲冲地吩咐着。

    巫刚见了卫元朗整个人又似活了过来,变得生气勃勃,忍不住心酸。爷啊,你也太痴了些!他简直不敢想象,万一,爷要是再一次失望……

    ~•~•~•~•~•~•~•~•~•~

    没效果,一点效果也没有!

    被谢冷二人抓到已经有十多天了,她几乎在所有入住的客栈里都留下记号。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十三没有追来,他没有看到那些暗记!随心灰心又失望。

    怎么办?难道她真的无法脱身了么?

    这一刻,随心是说不出的后悔,千不该万不该在遇到谢冷二人之后,大意得没有防范二人,更不该草率地离开十三,弄得现在再次成为人质,还是打着亲情名义的人质!

    “天岚,下车吧,咱们在宁安歇息一宿,再要不了几日,就可以回洛水山庄了。”马车外,冷川呼唤道。

    到宁安了?随心掀起帘子,探出头来,四下张望了一会。真是宁安!

    没想到啊,就回到宁安了。这近两年的时光,仿佛就像是发了一场大梦,那么的不真实,却又那般深深地被镌刻入脑海之中……

    宁安,一切似乎都是由这里开始。在这里,她初遇卫元朗;在这里,她与燕十三相识;她从这里北上,如今又重新回到这里。如果,她不曾遇见卫元朗,不曾与燕十三相识,现在又会是何种光景?

    随心痴痴地立在马车上,心潮起伏,一时难以自己。

    “天岚,怎么了?”

    冷川本已进了客栈,见随心迟迟没下马车,面上神情恍惚,又倒回来,关切地询问。

    “我想在这宁安多留一日。”随心回过神来,对冷川轻轻道,语带恳求。

    这可是天岚妹子第一回对他好言好语呢,无论如何他也不想拂了她的意。他对随心伸出手,道:“天岚,先下来,好好休息一宿,明日,哥哥我陪你在宁安逛逛。”

    随心对他展露了相遇以来的第一个笑脸,轻声道:“多谢!”

    翌日。

    用罢早饭,冷川与谢心寰伴着随心一起出了客栈。

    宁安城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熟悉的街道,似曾相识的人群,熟悉的叫卖声,依旧是那些贩卖着相似货物的小贩……

    随心慢慢地在街上行走,感受着那熟悉又陌生的气息。

    “天岚,你对宁安很熟悉嘛。”谢心寰在一旁试探地询问道。

    “是。我在这里住过好长一段时间。”随心轻轻点点头,声音平和。头一回,她对谢心寰没有冷颜相向。

    “你离开洛水山庄之后,就到了这里?”

    “不错。”

    谢心寰再问:“我也曾在宁安寻找过,却不曾发现天岚小妹你的踪迹,那时,你就扮作男子了?”

    随心微微点头。

    “那你都以何为生?”

    “以何为生?”随心淡淡一笑,“你很快就会知道。”

    醉仙楼还是原来的醉仙楼,金字招牌在阳光下烁烁生辉。而在它斜对面的第一楼,招牌也同样闪亮。不过,醉仙楼下,原本立于门口,招徕来客的小二以及大红菜牌子却已经不见了。

    随心立在醉仙楼下,细细打量了一番,迈步走了进去。

    “小二,把你们的招牌菜都端上来给我们尝尝。”

    “好勒!”

    随心选的并非用饭的时候,因此客人不多,不多会,菜就陆陆续续地都摆上了桌。她浅尝了几口,叫住了店伙计:

    “小二,这些菜色还是老样子嘛,没什么新变化。”

    “客倌,这些可都是咱们店的招牌菜,人人吃过都是赞不绝口的。”小二以为随心对菜色不满意,连忙分辩。

    随心微微点头:“我知道,当初我就吃过了。我是说记得原来你你们醉仙楼每隔一阵子就会变化新鲜菜色的,如今怎么没了?”

    “客倌,你尝过咱们原大厨的手艺?”小二眼睛一亮,仿佛遇到了知心人。

    随心笑着点了点头。

    “客倌,那你就知道,当初,咱们醉仙楼那可真是风光,达官贵人都是争着抢着要来醉仙楼一品原大厨的手艺。原大厨不但手艺好,点子也多,要不是他,咱们醉仙楼那时就会被第一楼给挤下去了……”

    小二说得是神采飞扬,唾沫星子乱溅,随心不得不打断他:“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是想问,如今为什么不用原师傅当初的点子了?”

    “唉!”小二长叹了口气,“没多久,原大厨就走了。后来第一楼的当家大厨也回京了。也不再有人向原大厨那般喜欢琢磨些新点子,慢慢地,就淡下来了。”

    随心微微牵了牵嘴角,她明白了。张老板本就不是什么有大志的人,他的醉仙楼保住了,能守成,他就已经满足。她走了,自然也不会有人愿意费心研究新的菜色花样。而第一楼也不和他们竞争了,自然就变成如今的模样了。

    她挥手打发了店小二,再没了吃下去的兴致。想当初,花费了她那么多心血,结果只是刹那间的辉煌,她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天岚妹子,那个什么原大厨就是你么?”小二一走,冷川就急急地问道。

    “不错。”

    “你几时厨艺这么好的,我怎么不知道?”谢心寰更是无比惊讶。

    “死过一回的人,总会有些变化的。”随心淡淡道。

    “你怎么和师傅说一样的话。”冷川颇为讶异。

    “是吗?”随心漫声应了句,没有再继续下去的意思。

    离开了醉仙楼,随心依旧随意地在街上闲逛,只不过情绪上有点低落。

    正走着,忽然,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子不知怎的冲到随心身旁,她闪避不及,被重重地撞了一下。那孩子正要从她腋下穿过去,后脖领被谢心寰一把揪住。

    “拿来。”谢心寰冲他伸出了手。

    “什么?”小孩子一脸无辜。

    “不要装蒜,你从她身上摸出来的东西!”

    随心立刻明白了,小偷!她急急伸手入怀:钱袋子没了,还有那玉璧!

    她急了,厉声道:“还我!”

    那孩子见被人认破了,怯怯地摸出刚刚偷来的东西。随心一把抢了过来,看了看,玉璧还在。她大大地松了口气。

    “为什么偷东西?”玉璧没掉,随心的态度便和缓下来。

    那孩子防备地瞪着她,却不答话。

    随心见他面色菜黄,身体瘦弱,心中一软,算了,何苦跟个孩子计较?她从钱袋里挑出块碎银子,塞入那孩子的手里:“拿去买些东西吃吧。”

    那孩子吃惊地看着随心,眼中的防备却并没有褪去。

    随心淡淡地笑了笑,温声道:“你放心,我不会拿你去见官,也不问你为什么要偷盗。你应该饿了,这钱不过是给你买些吃的填填肚子,收下吧。”

    说罢,她转脸望向谢心寰:“让他走吧。”

    谢心寰手一松,那孩子一溜烟跑了,很快地转入街角,没了踪影。

    谢心寰从鼻子里哼了哼,道:“你这根本就是妇人之仁,我观那孩子必是盗窃团伙中的一员,你给他的银子,是要上缴的,他能得到两个馒头就算不错了。”

    随心平静道:“就算是那样,至少他完成了今日的任务,可以得到一顿饱饭。除非我能抓住他们这个盗窃团伙的头目,否则,为难一个孩子又有何用?说不定还害了他一条性命。”

    谢心寰沉默了。

    随心不再说话,慢慢地向前走去。看到这个如乞儿般的孩子,让她想起了一个人。或许她只能靠他了。

    宁安北门,依旧是那棵老槐树,依旧是那个小乞丐。

    随心忍住内心的激动,装作不经意地走近那个乞儿,再从身上摸出块较大的银子丢在了他面前的破碗里。

    “谢小姐赏!谢谢,谢谢!”那小乞丐速度奇快地收拾起那锭银子,口中一叠声的道谢。随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小乞丐还是老样子啊。

    “你叫什么名字?”她随意得与他搭话。

    “嘿嘿,那个,大家都叫我六子。”

    “噢,六子。”随心慢慢点了点头。“家里还有什么人要靠你养活吗?”

    六子眼睛先是黯了黯,然后又满不在乎地道:“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随心微微有些内疚,扯出了别人的伤心事了,但是,她却不得不继续与他搭话。

    “你……”随心还待说些什么,谢心寰打断了她。

    “女孩子家的,注意身份,与个乞儿谈话,成何体统!”

    “和他说话怎么了?乞丐也是人!今日我不但要和他说话,还要请他饭!”随心眉一挑,睨了谢心寰一眼。

    “小兄弟,我请你吃饭,你赏不赏脸?”随心转脸看着六子,热情相邀。

    六子听了那句“乞丐也是人”,再看着随心丝毫不带鄙视的眼神,只觉得热血上涌,大声道:“小姐相邀,敢不从命?”

    随心大喜:“好,咱们吃饭去!”

    “你!”谢心寰双眼一瞪,随心也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

    “大哥,算了,难得小妹今日高兴,就由她吧。”冷川在一旁打起了圆场。

    谢心寰哼了哼,敛去了一身怒气。

    随心也不理他,和六子一前一后走进了酒家。

    店伙计对这几人的怪异组合好奇得很,不由得多看了两眼,除了随心,其它三人都感到有些尴尬。

    六子刚才的那股子冲动劲过去了,更是觉得坐立不安。随心却无视这一切,径自对六子道:“你想吃什么,自己点,千万不要客气。”

    “那个,小的点不来,小姐赏什么,我就吃什么。要不,门口买两个肉包子也行!”六子很局促。

    随心心中更是愧疚。请乞丐下馆子,本不是什么好主意,异样的目光,最能打击一个人的自尊心,如果不是她,六子本不必承受这个。

    她不再勉强,随意点了几个菜,并不刻意叫些大鱼大肉。陪着六子静静地吃了起来。六子吃得很快,不过一会工夫,桌上的菜便被他扫了一大半。

    “饱了?”见六子放下碗筷,随心轻声问道。

    六子抹了抹嘴,连声应道:“饱了,饱了。”

    随心淡淡一笑,转头唤来小二:“小二,取些笔墨来。”

    很快,她就画了一幅鱼虾图,边上还有几个古古怪怪的小蝌蚪儿。

    “六子,这幅画送给你。我画得不好,这画不值钱的。只是相识一场,给你作个纪念。日后,只要你拿这画来见我,我就请你吃饭,成不?”随心将画递给六子。

    六子将画卷起来揣在怀里,道:“谢过小姐。我一定会好好留着这幅画的。”

    随心笑开了,道“对了,我都忘了告诉你我住在洛水山庄,日后,如果有什么为难的事,带这幅画来见我,我也一定会尽力帮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