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天下随心  第三十六章 不平

章节字数:2752  更新时间:08-09-12 15: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儿臣拜见父皇。”

    昭凤殿内,随心盈盈拜倒。

    “免了,免了,快快起来。”越帝以手抚须,面上笑意融融,“天岚啊,这几日可习惯了宫中的生活?”

    “一切安好,谢父皇关心。”

    “唔,那样就好,你在外这些年受了不少委曲,父皇心中明白,如今回来了,父皇一定会好好补偿于你。”

    “谢父皇。”

    “对了,天岚啊,那公主府尚在修缮,你暂时还是先住在你母妃这里,陪你妃说说话儿。唉,你母妃这些年时时惦记着你,为你担惊受怕,也苦了她了。”越帝说着,拍了拍坐在他身旁的慧妃季如歌的手,一脸疼惜。

    “皇上,臣妾,臣妾……”慧妃泪莹于睫,感动不已地望着越帝,爱慕流溢。

    “好了,好了,不必说了,朕都明白,方才朕说这些可不是为了让你流泪的,快别哭了。”越帝轻轻地抚慰了几句,眼中泄出淡淡情意。慧妃身子向着他轻悄悄地倚了过去,面上似悲似喜。

    随心默立一旁,垂下眼帘。那对尊贵夫妇正上演爱情戏码,她可不适合瞪着眼看八卦。

    过了一刻,慧妃止住了泪,慢慢端正了坐姿,看见随心立在一旁不语,想到在小辈面前有些失态,面上有些发热,越发正襟危坐起来。

    越帝脸上闪过些微笑意,把头转过,对随心道:“天岚,陪父皇到御花园里走走。”

    随心应了一声,随着越帝离开了昭凤殿,把那个掩耳盗铃的慧妃娘娘留了下来。

    御花园里,随心走在越帝身后,一步之远的距离处。静静地陪伴着他。越帝用余光扫了扫身后的这个流落民间多年的女儿,弯了弯唇,面上隐隐现出几分自得。

    听了冷川的报告,越帝这几日愈发仔细观察着自己的这个女儿,初时,他看着随心寡语少言,还当她初入宫廷,有些胆怯。很快,他便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随心虽然沉默,但态度却很平和,他安排她去见见各宫走动,应对也颇得体。更难得的是既不因为曾经流落民间而生出些自卑之意,也不会因受过委曲而生出骄纵凌厉之气。竟比宫中教养出的几个公主还沉稳大度。

    “天岚,听说你在上京时曾襄助过靖王卫元琛,是也不是?”

    随心微微一惊,知道这事定瞒不过越帝,静静答道:“是。”

    越帝也不回头,续道:“你也不要怕,漫说当时你并不知道自己本是公主,即便知道了,这事你也做的不错,父皇还要夸奖你呢。”

    随心一听便懂,大梁乱了,对越国自然是百利而无一害。

    “这些年历练果然是不错的,如今回来了,自然当为父皇出力,为社稷出力。”说到此处,越帝慢慢转过了头。

    随心惊讶地看着越帝,轻轻皱了皱眉道:“父皇,儿臣是女子。”

    “哦?”越帝轻轻一哦。

    随心补充道:“女子不能干政。”

    越帝眼中几不可察地闪过一抹微光,口中道:“不过是想听听你的一些看法罢了,如何就扯到干政了?”

    “儿臣所知不过是些妇孺浅见,如何敢涉及天下大事。”随心从未想过原来她也有非常赞同这种迂腐无聊观念的时候。

    “那引水灌田,神谕世人可断不能称为妇孺浅见。莫非,天岚你想要糊弄父皇?”

    “儿臣不敢!”随心连忙躬下身子,心中叫苦不迭,为什么都不肯放过她啊?她已经很忍耐地学着做瞎子哑巴了。

    “好了,好了,也不用做出这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来,朕的御书房目前正缺个研墨的,你左右无事,就来帮帮父皇,你看如何?”

    堂堂公主竟然被当作小太监用,这算什么事!随心一边暗自腹诽,一边暗呼倒霉,面上却丝毫不敢表露出来。听口气,越帝是打定主意要她从旁听政了,连研墨这种手段都使了出来,她除了应承还能如何?

    “儿臣领旨谢恩。”

    自此,堂堂南越公主沦落为研墨小厮。

    ~•~•~•~•~

    谢心寰未到京师就与随心冷川他们分手了,他目前还是商人身份,更肩负着南越对大梁的谍报工作,不能暴露。

    将手头上的情报交与冷川呈给梁帝后,他回自家商号,采办货物,准备回程各项事宜。待手头上的事情准备得差不多了,这天夜里,他独自坐在院中,想起那个与以往全然不同的天岚公主,隐隐有丝后悔与愤怒。

    愤怒天岚是公主的这件事,他这个堂堂的情报头子竟然也被蒙在鼓中,直至这一次冷川北上,才被告知。

    后悔则是他从未想过离家不足两年,天岚的变化竟然那般大,与在洛水山庄时不可同日而语。当初天岚崇拜爱慕的眼光虽然让他十分受用,但是天岚极内向怯弱的性格却极不讨喜,所以,冷川将她寄养在洛水山庄,他不过是本着兄弟情义代为照看。对天岚的爱慕只作不知,视而不见,被天岚缠烦的时候,更会远远躲开。

    没想到,姜氏会做出那样的事来。天岚本就怕水,一向极少去荷花池,又怎会在那处不慎落水,而后又悄悄离庄而去?那时,他回庄后,听闻此事,便觉得有些蹊跷,看夫人姜氏的脸色,便推测出一二,再在府里一盘问,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如今,他看到天岚光彩自信,洒脱率性,见识了她的学识手段,再生受了许多冷落与白眼,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便在心中翻涌,原来,天岚也可有这般美丽。就像是蛹化了的蝴蝶展现出翩然之姿。

    想到天岚果然知道姜氏所作所为;想到这一路来,因此备受天岚冷落;想到天岚淡漠的、不再有丝毫爱慕之意的双瞳;想到天岚极有可能喜欢上了一介杀手;想到冷川说天岚是什么护国公主;想到此后天岚在南越的地位,一种极其烦躁的感觉从胸口升腾起来。他举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刚要放下杯子,面上一僵,捏着杯子的手,青筋暴了起来。

    桌子对面,多出了一个人,安然而坐。

    燕十三!

    谢心寰心头大惊,他没想到燕十三的境界竟然高到这种地步,无声无息地就坐到自己的面前。只是他怎么会到南越来的?是来杀自己还是来找天岚?

    “别离剑,此来为的还是宝成之事么?”

    谢心寰知道以燕十三如今的水准,杀他决非难事,但大丈夫立世怎能贪生怕死?因此他这句话问得平静得很。

    “你是随心的义兄,我不杀你。”

    谢心寰又是一震,燕十三如何知道此事的?

    “我来,只想请你告诉我随心现在何处。”知道谢心寰是随心的义兄,燕十三对他颇为客气。

    这句话便像一根刺,扎进谢心寰的心里,他重重一哼,“你既然知道我是他的义兄,你想我会让你去见她么?”

    “这是我与随心之间的事,虽说你是他的义兄,但她自有父母,此事你也无权干涉,又何苦定要与我为难?”

    “自有父母?哈哈哈!正是如此!”谢心寰听了仰天大笑,不平之气忽然一扫而空,“燕十三,你死了这条心吧,你与她天差地别,此生决无可能!”

    看着谢心寰狂妄的自信神色,燕十三生出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他悄悄握紧了双拳。

    “告诉我随心现在何处?”

    谢心寰见燕十三还不肯死心,冷冷一笑:“随心?你还叫她随心?她连真实姓名也不肯告诉于你,这意味着什么难道还要我来告诉你么?”

    “随心现在何处?”燕十三硬生生逼出这几个字来。

    谢心寰静静地坐在燕十三如刀的目光之下。半晌,他突然又笑了笑,道:“既然你这般想知道,我也不为难你,给你些提示罢。”

    燕十三拿眼瞪着他,一言不发。

    “随心生长于富贵之家,你说,这南越何处最富贵?”

    燕十三走了,得了这句话后,他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谢心寰看着燕十三冷清的背影,心中隐隐有丝快意,他真的很想看一看,当燕十三知道随心是公主时,脸上会有怎样的表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