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天下随心  第三十九章 说服

章节字数:3365  更新时间:08-10-06 22: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右将军府

    “先生,你来见老夫,所为何事?”

    山谷道人将手中拂尘轻轻一摆,枯瘦的脸颊上扬起朵淡淡的笑容,“荆布兄,贫道与你相识有多少年了?”

    “有三十年了吧!”冷老将军冷荆布喟叹了一声,“如白驹过隙,真真是岁月不饶人哪!”

    想着这几十年,他大生感慨。

    冷川自进了一趟宫,回来后,便变得有些激进,镇日里忙着改良弓矢,整肃军纪,说是要打造一支无敌铁骑。那弓弩之策倒有些新颖,只是这整肃军纪一事,过于严苛,弄得军士们怨声载道。

    想来,这必是那个天岚公主的意见了,只是,这天岚在圣上面前扮痴装傻,却大模大样的指点冷川,此事终究有些不妥当,真不知她到底安的什么心哪!

    今日,山谷道人造访,想必是陛下那边要敲敲他的边鼓了。他与山谷道人交情深厚,也就没打算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地直问其事,谁知道,山谷道人他倒扯起交情来了,看样子,这一回,麻烦不小啊。

    “是了,”山谷道面上也有些慨叹之意,他略顿了顿,“荆布兄,你我相识几十载,不知你如今可还信得过贫道?”

    “先生说得哪里话来,你我多年老友,你还是川儿的恩师,又何须谈什么信不信得过?”不妙啊,不妙,这一回他所提之事,只怕比收留一个公主还要麻烦上千百倍。

    山谷道人灰白的眉毛抖了抖,伸出手来,捋了捋须,缓声道:“贫道这里有几点治国浅见,想听听荆布兄你有何看法。”

    他此行正是替越帝说服冷家,为新政保驾护航。他对冷荆布的脾气知之甚深,知道对他这种忠义之人,越是给与足够的信任,就越好说话,事情也就越好办,因此虽然他也知道此次要想说服冷荆布会很困难,他也不打算藏着掖着,那样,日后会更加难处理。

    他将随心在御书房提出的改革方案转诉了出来,并不时观察着冷荆布的反应。

    冷荆布听着,听着,心也一寸一寸地沉了下去。他虽是武将出身,但浸淫官场数十年,很快便听出其中利害,并准确地把握住了山谷道人此行的目的:要他效忠陛下的承诺,要他为新政撑腰。

    只是,这一回,他迟疑了。

    他希望越国繁荣昌盛不假,他冷家愿为陛下效忠是真,但他冷家不是他一个人的冷家!如此改革执行下去,最终会有什么后果他明白得很,当他帮助陛下将其他世家阀门收拾了之后,接下来就该轮到冷家了!难道他冷荆布辛辛苦苦做下这一切后,就是为了让陛下将来好铲除自己的宗族么?难道他要亲手将自己的家族引向灭亡么?

    “这般计策是天岚公主提出来的?”这话虽是提问,但已无须作答。

    “不错!”山谷道人难掩眼中的快慰与得意。

    “果然好谋略!”冷荆布神情肃穆,“先生想让老夫怎么做?”

    他倒要看看,山谷道人心中还有没有他这个朋友!

    “荆布兄,”山谷道人一叹,“贫道的来意你还会不明白么?”

    “哈哈哈!你倒果真敢开口!”冷荆布站起身放声大笑,不过片刻,倏地收住了笑,脸一沉,直呼其名:“山谷,你当老夫与你一样是孤寡之人么?!老夫忠心可问苍天,陛下前些年怎么待冷家的,你也一清二楚,这些老夫都可以不计较,老夫也不是夸口,若老夫也如山谷你一般,为陛下,便是舍了这条老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冷氏一族百余条性命,若因老夫而毁,老夫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冷荆布双手一背,转过身子,冷冷开口:“你走吧,你今日所说,老夫只当没听到过,他日保家为国之时,我冷家也决不会少出一分力就是!”

    山谷道人喟然长叹:“荆布兄,你我三十余年的交情,川儿更是我的弟子,你真当贫道是冷血之人么?”

    冷荆布重重一哼,负手不理。

    “越国自武帝开国以来,不过两百年光景便颓败至此,荆布兄也一直引以为恨,心念光复大计,因此,虽然陛下时有猜忌,兄也每每以大局为重,这一切,贫道如何不知?”

    “这些年来,朝堂之上,尽是争权夺利之事,又有几个忧心天下大势?陛下每每为摆平各族势力而心力憔悴。如今眼见有大计可改变朝堂格局,中兴越国,难道你要为家族私利,要置天下不顾?”

    “你说得倒轻巧!只是私利二字那么简单?”冷荆布讽道。

    山谷道人正色道:“荆布兄,你若肯听我的,我保证冷家损失的不过一些田产,土地,冷家诸人不但性命无忧,还可最大限度地保有在军中的势力!”

    “哦?那你说说看!”冷荆布声音虽淡,到底给了山谷几分面子,将身子转了回来。

    “荆布兄不重物欲,钱帛更是身外之物,就是将族产分了,荆布兄想来也无二话,何况,荆布兄本就有意将这些田地分了,也曾在族中提起过此事,是不是?”

    冷荆布点了点头。

    “所以此计分得了其他人之人,分不了你冷家之心。你只须顺应其事也就是了。荆布兄所虑只在军中!”

    冷荆布不语。

    “荆布兄,你有没有想过,冷家军中独大本就不妥,与其日日招忌,不如主动放权。”

    “主动放权?”冷荆布沉吟。

    “陛下要大举开科,选拔天下士子,陛下眼前并不打算武举之事,荆布兄不妨主动提出,一可表示了支持陛下之意,二么,这军中原就有许多勇士,碍于出身,得不到重用,你正可大力举荐,参与武举,出仕者日后必定会承兄今日之情。便是日后,他们非但不会对冷家刀兵相见,还要为冷家在陛下面前多多美言呢!再来,荆布兄主动放权之举释了陛下疑心,他日君臣岂不是更好相见么?”

    “这个……”冷荆布重新坐了下来,认真思索着山谷道人的建议。不错,若他肯主动放弃部分权利,培植新人,那军中之人虽非冷姓,与他也有新故情谊,更何况去了独大之名,也的确可解了陛下部分疑心。

    “那日,天岚公主送了川儿八个字,‘令行禁止,上下一心’若荆布兄果然能训练出一支铁军,复国有望,陛下更不会对冷家如何了!”

    “罢了罢了,老夫听先生的就是了!”冷荆布思忖良久,终于叹了一声,应了下来。

    山谷道人,长揖不起,“贫道代越国百姓谢过荆布兄,荆布兄胸怀广阔,实是我南越之福啊!”

    *

    *

    *

    这阵子,随心的日子很不好过。

    在山谷道人说服了冷荆布之后,她提出的那些政见便开始缓慢而仔细地实施起来,因目前尚在初始阶段,必要先梳理各族关系,有针对性地,尽可能地挑动氏族内部矛盾,争取对新政的支持者,这些工作烦琐不说,还煞费脑筋,随心哪里吃得消这个?偏偏自那日被越帝抓住了痛脚,再避无可避,更是天天被抓来御书房议事。当然,是秘密议事。

    她只觉得自己是心力憔悴。她与别人不同,躯壳里装的是二十一世纪新新人类的灵魂,在天下的大格局中,自然比其他人有远见多了,但是官场争斗,她可不如那些浸淫此道数十载的老狐狸们强,更何况,在本质上她是蔑视王权的,知道王权才真正是这所有弊端中的极致,她的一些关于法制,关于官员监察的观点在这个时代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的。

    因而,一方面,她必须为自己先前多嘴说出的政见下些注解,更一方面,还得时时注意,让这些注解尽可能的不与王权相抵牾。

    自打进了宫本就睡得不香,如今夜里更是难眠了。

    二更时分,

    好容易今趟越帝早早放过她,让她休息,她却了无睡意。她明明身体很累,心更累,但她睡不着,她知道这是为什么,日日这般如履薄冰地,她没得抑郁症,也没发神经病已经很了不起了,睡不着实在算不得什么。

    自那日赶走了两名宫女后,她更不喜有人跟随,宫中定制必须派与的宫女太监也总是尽可能地让这些人离她远些,入了夜,回了自己居住的清苑,更是早早地将这些人赶了出去。她的父皇再没有提过公主府的事,另外赐了她入住清苑,与慧妃也分了开来。

    总算慧妃不能日日来烦她出嫁,她少了一层压力,至于为什么将她与慧妃分开,为什么不许她出宫,这般余事,实在不愿多想了。

    她孤单单地倚在窗边,单手支额,望着空落的庭院、或明或暗的映在夜幕中的枝丫,还有远处疏落的灯火。

    殿内没有点灯,她就隐在黑暗中。其实,她更希望自己能融入这夜色中,就些消失不见。

    一丝淡淡的忧伤与悲哀慢慢地袭上了她的心。从此往后,再没了自由了吧?或许在这宫中孤老便是她的归宿。

    她扯起嘴角,自嘲地笑了笑,这便算是自作孽不可活吧?

    算了,睡不着也去躺着罢,自虐实在不是她应该做的事。随心懒懒地移动脚步,离开窗户。

    脱衣上床,数了无数只小羊之后,恍惚中又回到了与十三相识之初,打马登山,兴致昂扬。那青山不停地对她招唤,“你好……你好……”她得意非凡,哈哈大笑,燕十三只不住摇头。

    她模糊的咕哝了句“十三”,脸上露出清浅地笑意,隐约间传来声轻悠的叹息,似欢欣、似感慨,更有无尽的凄冷忧伤。

    那叹息声深入骨髓般的熟悉,随心从梦中惊跳了起来,大呼了声“十三!”

    睁开眼时,微扬的幔帐,轻寒的夜风,同样空落的庭院,一座寂寞幽静的宫殿。

    ……

    *

    *

    (这两日,我这里的电网受打雷影响,很不稳定,因此没有及时更新,在这里跟大家说对不起了!估计过两日应该没事了,以后的我会及时更新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