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天下随心  第四十三章 隐患

章节字数:2670  更新时间:08-10-19 12: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随心冲出垂波楼,觅之无踪的那条青色身影正是燕十三。

    燕十三进京已经有好些日子了。

    自打从谢心寰处得了句“身在富贵”的提示之后,他直赴京师,因为京师正是南越最富贵之地。进了京,他直接摸进了右将军府,那句提示让他想也不想的排除了其他可能。然而,进了右将军府,却让他遭受了生平最大的一击!原来随心不是冷家之女,而是贵为公主!

    原来谢心寰说的是这个意思!这天下最富贵的莫过于帝王,可怜他竟然从未想过这个可能!越天岚,这,才是随心的真名实姓,当今越帝的女儿!当他得知这事实的那一刹,万念俱灰。难怪谢心寰当日会那般笃定地告诉他,他与随心绝无可能!

    随心骗得他好苦!燕十三从右将军府出来后,一路狂飙出京,漫山遍野地狂奔乱走,藉此宣泄胸中的伤痛。随心!随心……,为什么?为什么!

    痛过了,累过了,心中余下的依旧是无限不舍,反反复复挣扎过无数次之后,他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他也要再看随心一眼,这才能心甘情愿的远避他乡。抱着这个念头,他又重返京师。

    入了宫,见到了心心念念的人儿,燕十三发现远离的脚步想要迈出竟无比艰难。随心似乎因为陛下谋划朝堂之事而憔悴抑郁;随心的身子也没有大好;她的母妃正在为她择取夫婿……

    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又一个,看一眼再看一眼的理由,最终他决定,待看过了随心的夫婿,目送她嫁人之后再行离去。

    于是,他滞留在京里,三番五次地潜入宫中,眼睁睁地看着慧妃不停地在为随心择婿,强忍着胸中翻腾的妒忌。然后,他发现随心似乎在推拒婚事,然后,那一夜,他听见了随心睡梦中的呢喃,看见她脸上浅浅的笑意。

    随心依然挂念着他!这让他死绝的心隐隐又有了波动,而此时,他也终于肯向自己承认,其实随心除了在自己的身世上对他有所隐瞒之外,对他没有一丝一毫错待之处,他与随心相处的点点滴滴又那般鲜活的浮现在眼前,还有那句“我想要的从来就不是你的命”含意颇深,让他浮想联翩,无数遍在他的脑海中重复过的话。

    只是如今,这句话背后的深意他却没了向随心当面询问的勇气。

    他暗暗守着随心直到那一天,她在越帝面前拒婚,而后又立下了择婿的条件。

    他发觉他猜不出随心的真实意图,她究竟是纯粹为了推拒婚事,还是确实准备以此为条件?她的话语中有不计较身份地位之意,但是,她的条件重文轻武……,自己决不会是符合条件的那个人!他仿佛同时置身于冰雪与烈火之中,忍受着双重的、难言的煎熬。

    冷川带随心偷溜出宫,他悄悄缀在后面,为的是可以多亲近她一会儿。却没想到冷川带随心去了抱朴园,那个以才子风流闻名的地方。当他看到随心进了垂波楼,他终于肯定,她的确是要以那三个条件来选择夫婿。

    他的心,凉了。

    此时,他也终于意识到,他无法眼睁睁地看着随心嫁人。

    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为了避免他被妒意冲昏了头,而做出什么无可挽回的错事——比如说杀了那个将会娶到随心的家伙,他真的必须走了。

    夜里,他最后一次潜入清苑,定定地凝视随心沉睡的容颜,眼中满盛眷恋与哀伤。他看得那样深,那样久,仿佛如此就可以将之印刻于自己的心版。然后,慢慢地,他俯下身子,在随心的唇上偷了个极轻极浅的吻,终于转身,绝然而去……

    *

    *

    *

    “川儿,你带了公主出宫,还去了抱朴园闹了一场?”

    “师傅,你知道了?”

    “糊涂!你知不知道,你这般鲁莽所为可能会坏了大事!”

    “师傅?”冷川不解地看着面有忧色的山谷道人,他不过是见到天岚在宫里闷得紧,带她溜出去玩了一回,能有什么大事?即便陛下知道了,也不至于借此而怪罪于冷家吧?

    “唉!川儿,你实在是太莽撞了!”

    山谷道人瞪了满脸不明所以的冷川一眼后,摇头长叹,“当年为师收你为徒之后,曾和你说过,为师曾是越氏国师,只因南越积弱,朝纲腐败,为师心灰意冷之余才悄然离去,将心思全放在了修真之道上。”

    冷川点点头,暗里却奇怪师傅怎么又提起往事来了?

    山谷道人续道:“后来,为师观星占卜,得出天下将有一统之象,并且因缘显示正在南越宫中,为师这才又重新出山,来到京师,觅得公主,见证卦象。”

    冷川再次点头,这些他早就知道,只不明白师傅重提此事是为何故?

    “后来公主所作所为也证明了为师当初判断,为师心中着实宽慰啊!”说到此处,山谷道人的眼中掠过一抹奇异之色。

    冷川愈听愈糊涂,师傅他老人家到底想说什么啊?

    “你可知道为何有了如此多的佐证,证明公主有护国之力,为师却没有同意陛下加封公主为护国公主,并宣告天下?”

    “弟子不知。”冷川的确不明白,本来,如果封赏了公主,昭告天下,加强百姓对朝廷的信心,实在是百利而无一弊。

    山谷道人摇头,拿冷川的鲁钝没辙。

    “如今大梁朝堂暗流激荡,是谁之功?”

    “是公主。”

    “大梁西南地时有骚乱,又是因何而起?”

    “因公主而起。”

    燕十三因随心之故血洗了神仙教,总坛虽然挑了,但是许多分堂还在,各个堂主们在没了灰袍人钳制后各自吞没了手中的现有的力量,组成了独立的江湖组织。又因为原本控制这些手下人主要靠的是神仙膏,仓库被毁后,各堂口纷纷抢夺剩余的神仙膏,因而就时有械斗。再加上一些服食后上瘾的各色人等久等神仙膏而不得之后,也参与到争夺中去,大梁的西南地面时不时发生流血事件。朝廷被此事搅得头痛不已,不得不派军前往,以期维持地方上的安宁。

    “大梁愈乱,我南越愈是可能借机修养生息。可是若是被大梁朝堂得知挑起这一切的是公主,你以为会如何?”

    “啊!”冷川惊呼出声,脸刷的白了下来。

    “那首诗是公主化名原随心时在梁帝面前所作,万一此事被有心人得知,传到大梁,不但公主原来的心血会毁于一旦,也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冷川额上冷汗津津,手心冰凉,“师傅,那现在怎么办?”

    “如今只得先将此事压下来,再慢慢消弭于无形。、那日在抱朴园的众人,先派人监视着,不要让他们与生人接触;派人查出柯飞云手中诗作的来源,除掉任何可能的知情者,消除隐患。那首诗以后也再不要提了。还有,再也不许私自带公主出宫!”

    “是,弟子这就命人去办。”

    “记住,不许弄出什么大的动静来,免得反而惹人注目。”

    “是,弟子明白。”

    *

    *

    *

    穆相府,书斋

    “爹,燕子关的布防图早就传到大梁了,为何一点动静也没有?”

    穆秋实微微沉吟,“梁国如今北要抵挡胡人骚扰,西面又不太平,恐怕是担忧兵力不足。”

    穆关之皱眉,“那怎么办?陛下有军中支持,族中又人心涣散,如此下去岂非要坐以待毙?”

    穆秋实嘴角勾起一道阴冷的笑意,“无妨,就算大梁想要暂时按捺,我也会逼得他们打这一仗!再不济也要让公主无法再为陛下谋划其他。”

    穆关之眼一亮,“爹,你有何妙计?”

    “柯家老二那个蠢货在抱朴园出了大丑,这几日缩在府里,再不提做诗之事,这般有趣之事怎好不多寻些人来分享,关之,你附耳过来,……”

    *

    *

    *

    *

    (哈哈,平静的日子就要结束,所有的纷争即将开始,阿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