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天下随心  第五十一章 迷惘(上)

章节字数:2972  更新时间:09-12-29 13: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卫元朗再次醒转时,天已将明。他勉力坐起,转动眼珠四下察看,屋里很安静,金炉里的熏香只余残灰,薄纱宫灯里的烛火光芒微弱,丫环秋月坐在他床榻下的锦墩上,以手支颔正打着盹,这一切的一切与平日并无不同。可是……

    “秋月……”

    到底不愧是桓王府里最资深的大丫环,不过是这般气弱的轻唤,便立即惊醒了打盹儿的秋月,她打个激灵睁开双眼,见到卫元朗坐起了身,又惊又喜,又是担忧。

    “王爷,快躺下,您身子还虚着,可别着了凉,您想要什么,奴婢帮您拿。”

    “昨个夜里,可有什么动静?”卫元朗尚在狐疑。

    “什么动静?奴婢不明白。”秋月莫明所以,不过这一点点不明白轻易被由衷的欣喜所取代,“柳太医可真是神了,昨儿夜里替王爷您施过一次针,今个王爷您就能起身了!”

    说到这里,秋月有些羞愧,昨夜也不知怎么了,她和秋星两个竟然双双睡了过去,醒来时,柳太医正从王爷身上取针下来,交待下来让王爷好好休息,然后就歇息去了。没想到今个王爷便似乎有些精神了呢!柳太医的医术还真是不同凡响。

    “难道是我在做梦?”卫元朗轻喃,颓然倒下,顿时又没了精神。

    秋月见自家王爷倒下去,又成了那副死气沉沉的模样,心慌了,这是怎么回事?王爷方才似乎是有些精神来着,怎么转眼间又成这样了?

    “奴婢这就去请柳太医来看看!”秋月匆忙来到外间,唤起秋星,让她守着,自己则去请柳太医。

    没过多久,柳清风匆匆走进屋来。

    昨夜,柳清风刚出门,便晕了过去,醒来时,发觉自己靠在椅子上,秋月秋星也都东倒西歪地昏睡着,心里一惊,连忙去察看卫元朗的情况。

    卫元朗也昏睡着,不过他体内却多了一股气,在胸口处盘旋。柳清风探出那股气于卫元朗有益无害,于是取了金针,因势利导将它化入卫元朗体内。看样子有人暗中相助六王爷呢,只不知是否自己猜想的那位?可惜,他被弄晕了,不知情况,无法结论。

    此时,他被秋月唤来,路上听着秋月讲述卫元朗晨起时的情况,心中更有了八分把握,也只有那人才能引得出卫元朗的情绪了。

    只是,这般昙花一现的现身,恐怕不能彻底解除卫元朗的心结,若非他确信自己是被弄晕,更肯定自己当时已经出了门,只怕也要当自己因为疲累而小睡了一刻。

    唉!他要不要和卫元朗谈一谈呢?

    “你们都退出去,老夫要再仔细为王爷诊察一番,断不能被人打扰。”

    “是。”秋月与秋星应声退下,顺手带上了门。

    见屋里没了旁人,柳清风看着木然躺在床上的卫元朗,径直开口:“王爷夜里可是见着了什么人?”

    卫元朗豁然睁开眼,“先生你也见着了?”

    柳清风摇摇头,“不曾,不过老夫能肯定来过人。”

    卫元朗反问:“先生以为我见着了谁?”

    “难道不是王爷心里想着的那人么?”柳清风陪着他打哑谜。

    卫元朗不吱声了。

    柳清风察言观色了一番后,眉头锁起,“既然她来过了,想必已经对王爷解释过前事,王爷为何还郁郁于心?”

    卫元朗惊讶地看着柳清风:“先生你都不知她说些什么便信她?”

    柳清风满是风霜的老脸上展露出慈祥的笑容:“王爷,难道你不觉得,只要她肯来,便是最好的解释?”

    卫元朗不语。

    柳清风叹道:“王爷,莫要当局而迷,你想想,以她的身份,以及如今我朝中张榜捉拿她的这种情势,她甘冒奇险前来探望王爷你,难道只为了再次对你撒下弥天大谎么?她既然已经抽身去了,如今是何理由令她再度归来呢?”

    卫元朗原本就不是笨人,只因当初得知随心是南越公主时打击太大,后来又钻牛角尖太深,所以才一直转不过这个弯来。现在听了柳清风的一番分析,终于有几分豁然。只是……

    柳清风见卫元朗脸上变来变去,忽怨忽怒,颇有些好奇:“她究竟都说了什么?”

    卫元朗颇不忿,怒道:“她跑来臭骂了我一通,气得我晕了过去,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柳清风先是惊讶,旋即恍然,叹道:“她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先生你又帮她说话?”卫元朗更觉气恼,他长这么大何曾受过那等辱骂?柳清风与他一向交好,竟然不问缘由偏帮随心!

    柳清风失笑,“在老夫看来,她骂得好,不骂醒王爷你,难道还要任你继续折磨糟蹋自己么?”

    卫元朗一呆,随心的怒骂仿佛又在耳畔响起:“干什么拿自己的身体出气?这算什么?你好歹也是堂堂男子汉,你要是觉得我骗了你,来啊,来报复我啊,这般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就有用啦?就算是你为此死掉了,难道还算整治到我了么?你恨我也罢,怨我欺骗你也罢,拿出魄力来,要打要杀,我都接着……,我什么我!我现在不就站在你面前,可你又能拿我怎样?卫元朗,你是个没胆鬼!你就这样继续躺下去好了……”

    最后所有的怒骂声都汇成最开始的那句“干什么拿自己的身体出气?干什么拿自己的身体出气?……”而在他眼前恍惚又见到随心殷殷关切,泪光盈然的脸。

    卫元朗涣散的目光逐渐明晰,头却慢慢低了下去,痴痴低语:“她关心我!”

    柳清风颔首轻叹:“王爷你想明白了?”

    “她在哪里?我要见她!”卫元朗猛抬头,捉住柳清风的手,一脸焦急恳切。

    柳清风苦笑,“老夫如何知道?”

    是哦!卫元朗肩膀垮了下来。他到底虚弱太久,一番情绪激荡,本就有些支持不住了,现在后悔又兼失望,顿时扑倒在床上喘息不止。

    “来人!”

    柳清风向外呼唤,秋月秋星二人赶忙走了进来。

    “柳太医,您有何吩咐?”

    “去给王爷熬碗参汤来。”

    秋月惊讶又欢喜,转头望向卫元朗,“王爷,你要喝参汤啦?”天知道这些日子来,卫元朗有多么不合作,饮食汤药几乎都是硬灌的,他又是王爷身份,想要勉强他又是多么不容易。

    卫元朗有些困窘,亏得气血不足,黯淡的脸庞看不出什么红色。口里到底没有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来,这态度算是默认了。秋月秋星两丫头欢天喜地地准备参汤去了。

    柳清风颇为欣慰,只要卫元朗解了心结,肯用药,好生调养,这亏空的身子骨慢慢也就补回来了。

    *

    *

    *

    随心与燕十三离开了桓王府,回到刘七那里后,情绪低落。看到卫元朗变成这副模样,她实在很痛心。再这样下去,不用多久,卫元朗就真的完了!也不知道夜里这一激是否管用?会不会适得其反,铸成大错?只可惜以她目前的敏感身份,她无法留在卫元朗身边看着他。

    “随心,”燕十三唤醒她的沉思,“六王爷那里也已经去看过了,明日咱们就离京吧。”

    随心有些迟疑,“能不能再等等?我想看看六公子他……”

    “哼!”燕十三不等随心说完,重重哼了一声,拂袖出门。

    随心怔住,尔后黯然,十三生气了!他还从未如此对待过她呢!她这些日子来因为担心卫元朗忘了考虑十三的心情……

    她想追出去解释,迈出几步,又停了下来,十三现在正在气头上,未必听得进去,还是等他气消了再说吧。

    第二天起来,依旧没见着燕十三,看来这一回他气得不轻,随心有些内疚,有些烦恼,又有些怪异的失落与隐约地欢喜,这般复杂情绪下反倒愈发令她举棋不定,最终还是没有去找燕十三,只一人恹恹地躲在屋里胡思乱想。

    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很容易引发一些负面情绪,因山谷道人人为的干涉而使得她沦落于此的那种怨恨不甘,那种思家的渴望,在当时被她强行压了下去,后来更由于心忧卫元朗一直被埋在心底最深处,如今因为烦闷,因为忧虑混乱,又翻搅了出来。

    如果不是山谷道人那个变态狂人,她还好端端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过着她平庸却快乐的生活,她的父母,她的朋友,她熟悉的、喜爱的一切的一切,就这样因为一个荒诞的理由而被硬生生地斩断了,夺走了!原来,有个什么诡异的“九曜搜神阵”竟然可以打开时空大门……,

    “九?搜神阵”!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阵法呢……

    “砰!”地一声响,房门被重重的推开,惊醒了沉思中的随心,她一抬头,看到一脸紧绷的燕十三。

    “快点收拾东西,京里不能再呆了,咱们现在就必须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